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清穿奋斗日常 > 章节目录 第082章 复选中
    这是嘉庆皇帝登基以来的第一次选秀,后宫高位分又几乎全部空缺,自然引得无数有野心的家族和有野心的少女们准备入宫一搏。

    雅利奇是没有资格翻以前皇宫各项记录的册子,可瞧着好几大厚本的册子,纵使雅利奇心里有准备也吃了一惊“这么多呀!”

    程嬷嬷看着这厚厚的几个册子,眼皮也直跳“据户部统计上来的数据就有这么多。”见雅利奇不解,程嬷嬷感觉说道:“之前上一届大选还是先皇在世的时候,前头几届大选先皇可是都选了人入宫的。”

    得,程嬷嬷成功的回答了雅利奇所有的疑问,的确是有那些充满野心的家族愿意或者是说希望自己的女儿入宫一搏,为自己为家人博得一个锦绣前程,可这并不代表他们是傻子。

    在乾隆皇帝年纪那么大根本就让女人不能在怀孕的时候,让自己女儿入宫就是推自己女儿入坟墓,不但得不到任何的好处,还会被人耻笑。

    但现在不同,嘉庆皇帝不仅年轻身下也只有嫡长子一个儿子,任凭谁都知道嫡长子这东西也就是名义上好听而已,在争夺皇位的时候压根起不了多少作用。这对于那些有野心的家族来说,自然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恐怕这些人从乾隆皇帝驾崩之日起就开始在心里盘算这些事情了。

    “让内务府的按照规矩进行初选,可别说本宫没有给他们捞银子的机会。等着初选后,再将入选的秀女名单给本宫。”雅利奇嫌弃的瞧了那厚厚的几本册子“这些都拿下去放着吧。”连初选都过不了的秀女,实在是不知道雅利奇费心,若是有家世雄厚长相不过关的,早就已经求道她这里来了,既然没有人来求,那就说明大家对自己的闺女侄女还是挺信心十足的。

    “是!”程嬷嬷领着几个宫女将那几本厚厚的册子抱走了。

    内务府得了雅利奇的命令,很快就行动起来,于三月二十日举行的初选。初选并不难怪,除非你真长得歪瓜裂枣身上有狐臭或者是身子不贞,对于大选来说最关键的还是复选。

    雅利奇虽然穿越清朝来好几年了,可对于八旗关系网还真没有深入了解。只知道皇家和朝廷重臣的那几家的姻亲。为了不漏过一个,雅利奇特意召见了自己的额捏乌雅氏好几次,总算是将所有秀女的关系理清楚了,确定好必须要入宫的秀女外,其他的就任由雅利奇发挥了。

    在端午节后。雅利奇就派人通知内务府开始复选,秀女们在入宫应选的前一天,坐在骡车上,由本旗的参领、领催等根据满、蒙、汉排列先后安排次序。

    最前面是宫中太妃后妃的亲戚,其次是以前被选中留了牌子这次复选的女子,最后是本次新选送的秀女,分别依年龄为序排列,鱼贯衔尾而行,车树双灯,上有“某旗某佐领某某人之女”的标识。日落时分发车。入夜时进入地安门,到神武门外等待宫门开启后下车,先由户部司官维持秩序,再由太监按顺序引入顺贞门。

    雅利奇搭着程嬷嬷仪态万千地走进储秀宫,这里是此次进行秀女复选的场所,原本按照规矩是由皇太后和皇后一起复习的,可介于魏佳氏早完蛋了,于是雅利奇成了今天决定所有秀女命运的人,这些秀女不免心中紧张,听到太监高声报着:“主子娘娘到——”后。纷纷规规矩矩的见礼,齐声道:“奴才给主子娘娘请安,主子娘娘万福金安。”

    顿时整个储秀宫充满了各种娇嫩的莺声燕语,听在耳边倒是悦耳得紧。雅利奇身着金红色旗袍。装扮得亮丽高贵,扶着程嬷嬷走到体元臀的正上方落座,轻轻一扫将整个殿中的情况收入眼底,今个选阅的是正红旗和镶蓝旗的秀女,如今臀中五六人为一排站着,上百人一起行万福礼的场面十分的壮观。

    “都起来吧!”雅利奇淡淡地免了众人的礼。

    众人依言起身。虽然好奇皇后娘娘长得什么样,可这个时候却是决定她们命运的时候,没有人敢放恣,皆把头埋得低低的。

    放眼望去一片的脑袋瓜子,雅利奇一脸的黑线“都抬起头来让本宫看看!”雅利奇的声音依然浅淡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一众秀女连忙微抬颌首,只是目光低垂不敢直视上方。

    雅利奇端详着底下这些清秀稚嫩的脸孔,大多都只有十三四岁,只有前排的一些人年纪稍大,只是一眼望过去都是统一的着装打扮,不是特别出挑的根本看不出区别来,再加上离自己座位的地方有些远,她又不是远视眼,根本就看不清楚秀女们的容貌如何。

    第一次作为挑选的一方参加大选,雅利奇总算是知道这事有多坑人了,难怪后世都说大清国的选秀选得是家世。这没办法呀,除了家世就没法挑选了,人长得什么样都看不清楚,选毛呀!

    大清朝又不可能搞什么泳装挑身材,全部都是一片的蓝色旗装,胖瘦高矮虽然能瞧得出来,但也只是大致的,压根就比不出来实际的微小的差距。

    “原本今个考了这复选就完了,可本宫和皇上商量了一下,十日之后再加试一场。”雅利奇坐在上面缓缓的扔出一个重磅炸弹来。

    底下的秀女虽然惊慌,可也没出大篓子,一个个的也没交头接耳,看着倒是堪比后世大选军训时候的乖乖牌学生。

    “本宫也不怕提前告诉你们,这一次满洲、蒙古和汉军八旗都考女红,不限做什么,做荷包也好,做扇套也要,就是在手绢上绣一朵花也好,只要能让嬷嬷们看得过去都算过关。”雅利奇笑着说道。

    可底下不少的秀女都皱了皱眉头,这一场考得这么松,那想必之后那加试的一场,考得必然十分严格了,这对于某些心怀大志的秀女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

    “至于十日之后考什么,本宫也不怕提前和给你们说。”雅利奇脸上的笑容不变“咱们满人是马上打天下的从马背上得天下,国初之时八旗女子个个也是上马能随父兄打战,下马能管家理事的巾帼,如今虽然天下太平。但我八旗儿女却不该忘本。上弓马娴熟,上马能弯弓,下马能管家的能手,这才是咱们大清贵女的风度。十日之后其他的都不考,就考这个在御花园骑马射箭。

    到时候全部都给本宫换上旗装,每位秀女将得到一匹马、一张弓和十支箭,弓可任选适合自己的强度,只要在五十弹指间跑马至远处靶场射箭。可奔射亦可下马站射,百步外射箭只要一矢上靶即可过关,五十步三矢上靶亦可过关,若是当着力弱者可三十步远,但至少需要六矢上靶方可过关。凡是不能没有过关的,一律撂牌子。”

    雅利奇立的这个标准实在是太轻松不过了,若是在顺治康熙朝的时候,这标准起码得翻两倍才行,可现在是嘉庆朝,满人已经腐朽了的大清朝。别说这些秀女,恐怕就是正儿八经的八旗子弟要完成这标准某些人都有些玄乎。

    雅利奇这话一出,底下的秀女们再也忍不住了,纷纷低头议论起来,这标准对于现在的大清贵女们无疑是很困难的,有些人这一辈子都没有拿过弓箭了。

    没办法,自从康熙朝的孝懿仁皇后佟氏入宫后,大清朝的后宫就被一片娇柔如水的汉女做派,偶不准确的说是从皇太极的时候就开始的,只是海兰珠到底是蒙古血脉。而顺治皇帝那里又只有董鄂妃一人,没有形成大规模而已。

    康熙皇帝在后期宠爱的都是汉女,雍正皇帝虽然在乎血统,可他最喜欢的依然是娇弱且多才的年贵妃。至于乾隆皇帝就更不要说了,这位爷从皇子起就有喜欢扶柳迎风做派含泪欲言欲止的女子。

    有人说皇帝的爱好就是女子美的标准,从某种程度上讲这句话是真理。因此唐朝以胖为美,而宋朝以瘦为美。

    现在大清朝的皇帝都用实际行动告诉了大家,他们喜欢汉女做派的女子,那么对于那些有野心的家族来说。自然是投其所好比另辟蹊径成功的几率大得多。

    “都给本宫安静!”雅利奇厉声道。

    瞧着底下一个两个的秀女都是一脸不服气的样子,雅利奇笑了“想康熙爷在世的时候,咱们大清贵女是何等的风采,可如今了?一个两个就像被折了翅膀的鹌鹑一样,连老祖宗的本事都忘记了,本宫真对咱们满人的未来不抱有希望了。”

    雅利奇刚刚那话说得有些严重了,眼瞧着底下就要发生暴乱了,雅利奇继续说道:“别说本宫是故意为难你们,八旗儿女本就当不忘国本,既能上马弯弓,又能管家理事,这才是咱们大清八旗儿女的风采。

    选秀最重要的是挑选最出色的秀女入宫为皇家开枝散叶,可瞧瞧你们这弱不禁风的样子,本宫真怕一股风出来将你们全部都吹走了,就这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模样,如何能为皇上为皇家孕育健康的子嗣。

    再说了,你们今日是秀女,来日即便是不会入宫为嫔妃,不会加入皇家,也会为人妻、为人母,若是连上马驰骋的力气和弯弓狩猎的魄力都没有,将来凭什么为夫家生下健康有力的后代?连国本都忘了,又凭什么教养出慷慨豪迈的八旗儿郎?

    想想看如今咱们八旗中有多少爵位家族是有汉人妾室所生的子嗣继承的,真正八旗贵女所生的子嗣能平安长大的都有多少?你们还以为本宫是在故意为难你们吗?

    今个本宫就在这里把话给搁下了,从这届大选开始,每次骑马射箭都为必考项目了,目的不是为了难为你们这些秀女,而是给大清一个强壮的未来。”

    雅利奇说得很是激扬澎湃,在现在这个时代没有人比满人更加看着自己的血统,哪怕就是汉人蒙古人也没有那么执拗,这事来自于他们满人先人打下了汉人庞大无边的江山的傲娇,沉浸在骨子里的傲娇。

    满人身上传承着草原民族好战激情的血脉,这种血缘的牵绊只会沉淀却不会消失,只要用对了方法,这股血性很容易被激发出来。不说原本就满是傲娇的上三旗秀女们,还有一向以骑马射箭摔跤拳头为大力量为美的蒙古秀女们,就是那些汉军旗的秀女们也同意激动不已。

    其实真说起来满人蒙古人的家族对于这些事情还好说一下,因为他们比旁人都看着血脉,除非万不得已不然不会让庶子继承家业。

    相反,反而是那些汉军旗的身上有一半满人血统一半汉人血统的人家,他们就像是雅利奇说得那样,一旁主母当家太太是八旗贵女,可另外一边各种的小妾又是正经的汉女。

    八旗贵女应该是一朵火辣辣的玫瑰花,却偏偏要去学白莲花的柔弱,自然是学了一个四不像,得不到丈夫的喜欢。人都是颜控生物,而人心都是偏的,很多家族都出现过因为宠小妾爱屋及乌宠庶子的事情,典型人物就是康熙皇帝的小舅子隆科多,他和那位李四儿的故事,可是让人说了不知道多少遍。

    对于古代人来说,儿子和女儿完全是两个概念,即便是某些人看着宠爱女儿一些,可真到了较真的时候他们偏心的还是儿子。因此不少汉军旗的秀女都吃过这个苦头的,那些汉人侍妾可不是好对付的,尤其是那些扬州瘦马。

    “行了,时间也耽误得有些久了,开始吧!”雅利奇见秀女的情绪稳定了后,感觉说道。

    她如今是满人的身份,是大清国的皇后娘娘,想要完成她心中的梦想,那么她就只能维护满人的统治,反正华夏也是文化传承不是血脉传承,谁统治谁都不重要,只要文化没有丢那还是华夏,不然后世那些专家教授也不会认成吉思汗是华夏人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