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清穿奋斗日常 > 章节目录 第084章 一个都不选
    虽然雅利奇心里有数了要选哪一些人,但是她还是按照老规矩留复选通过了的秀女在皇宫里住大半个月,让人进一步的观察这些秀女的品行,丝毫没有注意到宫外面因为大选的事情已经小范围的闹翻天了。

    雅利奇立了一个新规矩,咋一看是争对那些贵女的,虽然实际上也是争对她们的。可总有一些人思想复杂得很,自以为是,以为自己智商比所有人都高。因此在大家都哀鸿遍野的时候,笑了起来,这自然是引起了大家的众怒。

    可别人也有话说了,你别看这事是皇后争对咱们,对咱们不利,可事情不能光看表面,的确这一次是咱们输了,可那也是有人做事太过了,过了不要紧还被人抓住了把柄,要不是没有明确的证据,恐怕早就满门抄斩了。

    这事看似不好,可我认为皇后娘娘的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这年头不要说汉军八旗的那些人,就是满洲八旗宗室里面,继承爵位的也是庶子比嫡子多,这其中未必没有这方面的原因。

    再说了,皇后娘娘考察的是什么?

    骑射!!!

    要想通过复选,就得练骑射这玩意可不是生来就会的,得练,咱们家里有钱不怕,可底下的那些小官了?恐怕一匹马都买不起,更不要说弓箭了,不过一次的时机而已,之后那可就是咱们占便宜了。

    这话听起来还真有那么一点道理,马匹和弓箭都没有,你练什么骑射呀!要知道这几样东西,在古代,尤其是大清朝价钱可不低。

    经过这人这么一说,大家总算是气小了那么一点点。可心里还是气得很,要知道三年呀,这期间又不知道会出什么样的事情出来,美人迟暮,女人就是一朵花。只有那么几年的时间最璀璨,一旦错过,那就再也挽救不回来了。

    不能将气发向皇后,那也只能发向那个做事不干净利落的人了。可这种事情。虽然雅利奇放了消息出来,可也正是因为她放了消息出来,导致了没有一个人承认自己干了这事,要想找出幕后凶手来很难,大家花费了时间最后获益的却不是他们而是皇后。可要是不找出来,众人心里的那口气又咽不下,实在是让人不知道怎么办好。

    所谓的联合就是这样,有利益的时候大家能拧成一股绳,可一旦没利益的时候那就是相互拆台了。

    雅利奇在皇宫里听到这个消息笑了,跟她斗,这些人还嫩了一点。雅利奇知道玩心眼她玩不过这些朝廷上的老油条子,可现在的问题是在身份上雅利奇是占据主动的,雅利奇是心机心眼都比不过这些人,可雅利奇却懂得一个道理。那就是如何坑人到肉疼。

    她改革大选是顶着风险的,可雅利奇经过后世的新闻轰炸,自然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干什么都要将自己带到民族和国家的高度上来,那样谁也不敢轻易开口反对,不然就是反民族反国家。

    雅利奇拿出了这么大一个大杀器来,谁敢在明面上的反对,那广大普通满人的吐沫星子也能淹死里。

    这句话绝对不夸张,不要以为这是古代就舆论了,或许在其他朝代不好搞,可在大清那简直是太好弄了。

    清朝是分满人和汉人的。满人少汉人多,因此一直满人都对汉人有所忌惮,不然即便是汉军八旗也是八旗,可能娶皇家公主的却只有寥寥数人。可满洲八旗里面做驸马郡马的人数就多了,这就是一个歧视问题。

    可偏偏领导清朝的是满人,因此满人在大清朝有特权的,满人不用交税,不用服徭役,虽然汉人服徭役给钱。但是满人可以不用服,满人必须出力的事就是打仗。满人犯法了,州府衙门也不能管,得交给都察院。在量刑时候,满人有一些优待,汉人就是按照国家正常法度来治理。

    最关键的是满人只要成年经过骑射考试就可以每年拿一份银两!

    因此广大的普通满人对于清朝的维护,对于满人这身份的傲娇,那是比上面的人积极得多的,雅利奇打着为大清下一代思考的口号,或许上面的大臣不买她的账,可底下的广大普通满人却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占到雅利奇这一边来的。

    别看这些人身份不高,哦不,应该是说除了满人这个身份外就没有其他的身份,可也就是恰恰满人这个身份,也恰恰是在这个大清朝,满人这个身份比很多东西都好用。

    还是那句话大清原本满人就比汉人多,不然以前面好几个皇帝的眼光来看,明目张胆八旗的荣养银子是个巨坑,可还是鼓励满人多多纳妾生子了,目的还不是多增加一些满人的数量来维护自己的统治嘛。

    雅利奇这个口号很对大家的胃口,只是表面上是对了,怀上生下孩子都不算什么本事,能将孩子养大那才是本事了。为此雅利奇的话得到了,很大一部分人的认同。

    在这样的情况下,谁站出来反对那就是找死,就是嘉庆皇帝站出来反对,或许大家会妥协,可嘉庆皇帝也会大失人心。说实在的,这个时候的普通满人,尤其是京城的那些普通满人,很类似于后世的愤青,甚至于有些人中//毒还比较厉害。

    因此上头有野心的人,这段时间被雅利奇恶心死了,连发火也只能关在屋子里发,丝毫不敢在外面表露出来。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做完雅利奇身边的陪嫁嬷嬷程嬷嬷和张嬷嬷那是不可能不知道的,程嬷嬷有些愁眉苦脸的说道:“主子,您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了,得罪的人有些多了,老爷和太太那边……”

    雅利奇很是平静的说道:“我敢这么做,自然有我的道理,会有什么后果我也知道。朝廷上的事情你放心,只要他们不敢直接派杀手去杀死我全家,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无论是桂林还是乌雅氏都不是吃干饭的,就是她的两个哥哥也是厉害角色,不然你以为凭什么历史上的原主能够先是成功的成为乾隆后宫初封为嫔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嫔妃呀!

    之后更是被无子被追封为贵妃,要知道乾隆皇帝的后妃不是一般的多,可这么多人也就只有三位皇后。五位皇贵妃,五位贵妃。

    原主当时身下没有孩子,不是颖贵妃巴林氏那样是蒙古人有政治需要必须要特殊对待,也不像婉贵妃那样活到光绪年纯粹熬资历上位。更不像慧贤皇贵妃高佳氏那样有宠爱,而且她可比乾隆皇帝先死一年,能被追封成为贵妃,家世不可避免的帮助了她。

    雅利奇对桂林很有信心,而且让雅利奇说让自己的阿玛桂林受点挫折也好。免得他当上活着的国仗了就尾巴翘到天上去了。

    “主子噤声!”程嬷嬷和张嬷嬷都被雅利奇的话吓了一大跳,这种话能说吗?就算雅利奇有这个胆子说,她们还没有这个胆子听了。

    程嬷嬷一脸着急的说道:“我的主子,您是要吓晕我们两个老骨头呀!这种倒霉话,主子可千万别说了。”

    “哈哈哈,我以后不说了。”雅利奇做了一个无赖的表情“可事实就是如此,我对阿玛额捏有信心,他们要玩阴的我防着了,他们要是敢正大光明的玩,我阿玛可不是好惹的。”

    的确桂林是年轻气盛。很多人都看他不顺眼。可这也从侧面证明了桂林的优秀,他还没到岁数了就坐上了封疆大史的位子,就够惹人嫉妒了,可如今他竟然还成为了国仗,这就简直不是嫉妒那么一回事了,那是恨了。

    以前没人恨桂林吗?

    不可能没有人,只是都被桂林给收拾了而已,要真说桂林的手也干净不到哪里去。

    “老爷是厉害,可那么多人……”张嬷嬷迟疑到,有些话她不想说出来。可也必须得说出来,这是态度问题,不是什么时候都能一言不发的混过去的。

    “放心,我也知道群起而攻之的厉害。不然我也不会让额捏出宫去散布那样的一个消息,真当我这翊坤宫是什么猫猫狗狗都能混进来的呀,不过是给他们找一个撕破脸的借口而已。”雅利奇冷笑道。

    翊坤宫的防卫怎么可能那么薄弱,雅利奇没有做武则天和慈禧的野心,因为那样太累,可也会借鉴她们的事情。

    武则天和慈禧最大的本钱是什么?

    不是什么花容月貌和手段。而是儿子!!!

    武则天生了三个儿子,慈禧更是生了皇帝唯一的儿子,儿子就是这后宫最强大的资本。

    雅利奇熟知历史,又怎么会不看重这一方面了。

    其次就是自己的身子,没有一个健康的身子,就算自己的儿子顺利登基成为皇帝了,那自己也是一个悲剧,比如康熙皇帝的生母孝康章皇后就是一个悲剧。

    最后才是帝王的宠爱和信任,卫子夫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美人迟暮呀!

    雅利奇对自己的性命看得非常重,因此翊坤宫根本就没有什么事发生,雅利奇之前的话其实是骗乌雅氏的,她只是想利用这个谎话大做文章而已。

    至于为什么敢说谎话,那就是因为雅利奇知道这种事情是不可能有人敢跑来也没那资格跑来和自己对峙的,一般都是在私底下自己调查,可这压根就是子虚乌有的事情,任凭你是大罗金仙下凡也没辙。

    可偏偏有些人心思重,越是调查不出来,就越是觉得这事不简单,幕后黑手的势力不小。然后就会神经兮兮的觉得,后宫有一直看不见的黑手,他们连皇后那里都跟伸手,那自家孩子这里了?

    某些时候疑神疑鬼的可不好。

    这事乌雅氏不知道,可张嬷嬷和程嬷嬷却是知道的,张嬷嬷思索了片刻才说道:“这事虽然能引起他们内部的不和,可三年后下一次的大选,为了利益他们还是会再一次的联合起来的。”

    “下一次,哈哈!!!”雅利奇笑了,笑得风情万种“下一次游戏就不是这么玩的了。”雅利奇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疯狂来“三年,三年的时间足够我做更多的事情了,我老实和你们说,那些秀女我是一个也不会让她们入宫的。”

    “什么!?”张嬷嬷和程嬷嬷都大吃一惊,没有想到雅利奇打着得竟然是这样的主意,程嬷嬷稍微沉不住气一些,因此她抢先开口“主子,您这样可不行,这一次因为我们占理占先手,因此他们不敢说什么,可下一次他们做好了准备前来,那可就不好打发了,而且皇上那边也不好交代。”

    大清选秀选的可是家世,不是其他的,容貌和性子品行都是其次的东西,雅利奇要这么干,那可是挑战潜规则的事情,然而潜规则什么的,不是硬腕就最好不要去挑战,不然你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那可是国策呀,而且程嬷嬷默算了一下,雅利奇要刷掉的那些秀女的家世背景几乎占据了大清上流的七成势力,这样大的势力就连皇上都不敢惹。

    当然了,你说下一次选秀雅利奇再玩这么一出来不就解决了。

    可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这种事情一次就够了,干多了那就是自寻死路,即便雅利奇是皇后也不敢这么玩,这简直是在找死。

    雅利奇摸了摸手中的手镯笑道:“程嬷嬷你放心,我还没那么傻了,你放心好吧,要是这三年完不成我想的事情,那我肯定不会在下一次大选上和朝廷大臣对着干。可要是那个时候我抓住了主动权,那可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其实程嬷嬷和张嬷嬷都不知道,雅利奇为什么要这么做,雅利奇是在害怕呀!害怕这个世界上有另外一个穿越者,要是本国的还好一些,可要是外国的,那就无比之操蛋了。

    这种事情虽然上辈子没有哪一个作者会写,可群穿都来了,大清的天都是塞子了,那外国来一个穿越者也不稀奇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