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清穿奋斗日常 > 章节目录 第086章 扫平亚洲指日可待
    “皇上,怎么又来妾这里了,这几天后宫里的醋坛子可打翻了不少。”雅利奇看着嘉庆皇帝调笑道。

    嘉庆皇帝看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就在一旁看笑话吧!”

    “妾看皇上什么笑话呀!皇上要让谁侍寝谁就侍寝,谁敢说闲话。新入宫的嫔妃们,没那么糟糕吧,难道说一个都入不了皇上的眼?”雅利奇继续笑道。

    “行了,行了,朕找你说正事了!”嘉庆皇帝有些恼羞成怒道。

    这话一出雅利奇也收起来了开玩笑的心情,一脸严肃起来“不知道皇上有什么事要和妾商量。”

    “两广总督的折子递到军机处来了,说是英国想要派遣使臣过来访问大清,朝廷上对于这个问题正吵得厉害了,连钦天监都插手了。”嘉庆皇帝一脸无奈的说道,谁让钦天监也有洋人了,谁让可能不是英国的,但好歹也是一个地方的人自然是力挺的。

    对于这个消息,雅利奇一点也不意外,因为这事就是她玩出来的,她在西方那么大的动静,虽然都是暗地里搞,可那些事情不可能让人一点都察觉不到,既然察觉到了,当然是扯虎皮聊大山了。

    雅利奇一点也不怕现在的英国,第一他现在还没有进行工业革命,第二他才刚刚在北美战争中失败了,纵然英国现在在印度有兵,可那点兵马连印度一国一时半会儿都干不掉,就不要说如今的大清了。

    因此雅利奇直接吩咐了,要说行踪暴露了,直接戴上大清特使的招牌,这个时候西方还真没人敢动大清特使,甚至于说对于大清特使,这个时候无论是西方哪一个国家都是热烈欢迎的。

    英国刚刚战败签约了丧权辱国的条约、法国资不抵债绝代艳后什么的就是一个十足的败家婆娘、美国刚刚成立各处拉拢关系抵抗英国的制裁、西班牙和荷兰已经走了一半的下坡路了辉煌早已远去只停留在记忆了,至于后来牛逼逼的德国还没建立了影子都还没有一个。至于东欧的那些国家,俄国于今年成立了黑海舰队主要负责黑海和地中海的事情,抵抗俄国都还来不及了。谁去管其他事情呀。

    这个时候的大清特使,说句欠揍的话,完全可以在西方横着走,当然这是也是在一定程度范围下的。任何一个人触动了一个国家最核心的利益都是完蛋的结果,也只有慈禧太后才能干得出来那些丧权辱国的事情。

    “那皇上是什么意思了?”雅利奇好奇的问道:“后宫可不得干政,这事皇上问妾,妾可不敢乱说,不然少不得被御史弹劾一个‘妖后’的罪名。不过既然皇上问起来了。那妾就说一点:万事就有缘由,反对的未必是正在反对,赞同的心里也未必是赞同,左右不出一个‘利益’二字就是了。”

    真当古人都是傻子呀,雅利奇让暗卫去江南调查了才发现,其实海禁虽然大清是禁止的,可两广那边天高皇帝远的,谁管得到你呀!还是有人偷偷的进行的,一般这些人背后都是有人的,不是宗亲就是朝廷大臣。

    为什么每次开海禁会有那么多人反对了?

    不单单是因为海贼的问题。还因为开了海禁后,做生意的人多了,那会有损这些人利益的,自然这些人会强烈要求反对了。

    “你说的话,朕何尝不明白,朕派人去江南调查三大织造的事情,顺便让人去瞧瞧了江南的局势,结果商业是发达得很,但那些大商家的背后有多少人,别以为朕看不出来。都说黑心商人,黑心商人,朕算是见识到了。”嘉庆皇帝不傻,历史上能在乾隆皇帝的怀疑和压迫下顺利登基。还一生致力于反腐,他眼光不差,差得至少手段而已。

    其实若是,历史上乾隆皇帝能在嘉庆皇帝上位前的十年,不五年就调//教他对付朝臣处理政务的手段,大清后来未必会是那样的一个结果。

    所谓攘外必先安内。这是华夏这片土地上几乎所有人的想法,嘉庆皇帝也是这样,不是谁都是明武宗朱厚照,敢在压不下文臣没有处理好政务的时候,就自封大将军带兵打仗的。

    若是历史上嘉庆皇帝能有手段收拾了那些贪官,他以的目光未必不会放眼世界。他在历史上之所以循规蹈矩做一个守成之君,还不是因为在乾隆朝和嘉庆初年的种种事情,将他的野心和棱角磨掉了。

    如今的嘉庆皇帝少年继位意气风发,正是热血的时候,正是好奇心最强的时候,他还有进取心。

    雅利奇笑道:“可皇上您也不能一竿子打倒所有的商人了,没有了商人咱们是皇家有内务府无所谓,可那些小井市民可就没办法了,不说那些奢侈品,就是盐布料这些基本的生活用品都没法弄到,可见商人还是有用的。”

    存在即合理,既然他存在了,那么就有一定的合理性,一竿子的打倒可不好。

    “朕自然知道这个道理,因此下了特旨让人去江南调查了,朕瞧着某些商人和朕的好兄弟可脱不了关系。”嘉庆皇帝冷笑着说道。

    这些话其实他是不能说给雅利奇听的,比较算是迷事,可当年乾隆皇帝去逝储君未定的时候,雅利奇可是一手稳定着后宫,确保了嘉庆皇帝上位的诏书没有被人替换,再加上她又给嘉庆皇帝生下了嫡长子,在嘉庆皇帝心里的地位自然不一样,因此才会有这话。

    雅利奇有些疑惑的看着嘉庆皇帝“皇上,容妾说句大逆不道的话,您和兄长们的事情妾也知道,只是妾有些事情很是不解。咱们大清的前身是金国,在没有入关之前,咱们满人和宋国明国每年都要打仗,那个时候咱们国家的儿郎是多么的优秀,可如今了?不用妾说皇上也知道,更何况,妾心里有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什么想法!?”嘉庆皇帝好奇的问道。

    雅利奇转头看向嘉庆皇帝,小声的说道:“您说汉人实在是从一开始就把咱们给坑了!”

    “什么意思!?”嘉庆皇帝疑惑道。

    “英国想要派遣使团来咱们国家的事情,其实妾也是有所耳闻的,因此之前就让人去打听了英国的消息。结果一打听却让人大吃一惊。原来英国竟然打下了一片不亚于咱们国家的土地,之前那土地上的人造反将英国人赶出去了,英国人失败了为了利益于是又盯上了天竺,听说如今两个国家打的厉害了。听说英国在打天竺之前就灭了一个国家,抢了人家的国库搜刮了大户。”

    然后雅利奇就睁大眼睛疑惑道:“妾读过史书,咱们满人的前身是女真,无论是女真还是满人咱们之前一直都是四处征战四处掠夺的情况,掠夺其他国家的财物来壮大自己。即便是掠夺不到烧杀抢掠一番也是好的,也是消弱其他国家的方法。可皇上,你瞧瞧如今这情况,哪里还有咱们打别人的时候,都是被人来打我们。

    其他的妾不敢多说,就说着大选,今年秀女们骑射的成绩实在是让人汗颜,这还是我满人格格吗?比起那些缠了小脚的汉女能好到哪里去,长此以往,大清真的危矣。”

    嘉庆皇帝原本是准备冲着雅利奇发怒的。因为这些事情已经牵扯到朝廷上面去了,可听了雅利奇的话,却发现自己心凉凉的,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正眼盯着雅利奇“你还有是想法,就直接说吧!”

    “妾只是觉得,汉人似乎在压制我们满人的热血,似乎想要让我们变得和他们一样愚昧无知软弱无力,不信皇上让人考考如今的八旗子弟,或许有些人连骑马都不会了。”雅利奇瞧着嘉庆皇帝一脸不相信的模样。连忙急切的说道:“妾之前也不敢相信这个事情,可有一件事情给了妾佐证。”

    “什么事情!”

    “皇上还记得在康熙年间咱们和俄国签订的《尼布楚条约》吗?虽然那次是由满人领头的,可商量条约条款的时候却有汉人在。在咱们大清入关之前,您能相信咱们会签下这种条约吗?”雅利奇一脸天大笑话的样子。

    “咱们大清才是胜利者。可咱们这个胜利者却要割地,但俄国这个战败者就没有割地也没有赔款,这还是战败者?”雅利奇一身怒气的说道:“我看说俄国才是战胜者还差不多,纵然那些地方咱们用不上,可这却是一个态度和一个开始,然后咱们胜利了。其他国家也这样来要挟咱们那咱们怎么办?再说了……”

    雅利奇看来一眼脸色特别不好的嘉庆皇帝“纵观咱们女真族的历史,还有汉人的历史,战胜国割地的只有宋国,宋国的历史是怎么样的皇上不会不知道。而且妾记得咱们满人有族规,说即便是战败也不能割地,族规是依照长生天的旨意定下来的,在康熙朝被人破坏了,所以皇上您看,从那个时候起,咱们大清几乎战争就没有听过,而且都还是别人来打咱们。

    可你看那些汉人,每次遇见这种事情,总是扯和平,还偏偏有满人上当了跟着起哄,整的大清朝狼烟四起。难道他们汉人忘记了一件事吗?他们自己的兵书上可是写了的‘御敌于国门之外’这才是最高战//争的境界。

    依着妾看,这些汉人都是心怀鬼胎的,他们汉人有一句话说得好‘非我族内其心必诛’,人家英国连大清朝一个省的地方都没有了,却打下了我们大清这么大的一个地盘,纵然现在被人推翻了,可他们国家还在,也就是说明他们的实力巨大。

    如今他们又对着天竺虎视眈眈,天竺离大清和不远。若这些汉人有心,未必不会借着这些人的势力将咱们满人收拾了,即便是汉人没有这心,可这些英国人瞧着咱们这么落魄下去未必无心呀!”

    雅利奇的话虽然有夸大的部分,可却是事实,再过几十年就有会大炮轰开了大清的大门。

    其实这些话雅利奇是不想和嘉庆皇帝说的,因为这完全是大逆不道的话,但时间不等人呀,对于历史推进最迅速的就是这二十多年的时间,她必须要抓住。雅利奇也不是没有想过干掉嘉庆皇帝自己上位,可太难了这事,不是让人都能当得了慈禧的,即便是慈禧对于某些事情也得妥协。

    因此雅利奇才只能将这些话告诉嘉庆皇帝,即便是嘉庆皇帝不能做的很好,可也比没有强把,等着自己儿子上位后,好歹也有个基础,有个前例不是?

    三年不得改政!

    这可是对于新帝的要求,除了那些篡位上台的,不然顺利继位当上皇帝的人,没有一个敢无视这一条,这也是历史上康熙皇帝对于四大辅臣一忍再忍的原因。

    当然了,雅利奇敢说自然是做好了一切的准备了,眼看着嘉庆皇帝眼中心中的怒火,就要喷出来了,突然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压制了下来。

    嘉庆皇帝默默的看着雅利奇,抱住了她的身子,轻轻的开口道:“傻女人,这些话也就只有你敢对着朕说,那些汉人臣子……算了,不说也罢!”

    “皇上,妾是您的皇后,是一辈子都会陪伴在您身边的人,妾都不会对您说实话了,那皇上您这个皇上做起来不是太没有意思来了吗?

    让妾说,英国要派遣使团来,是一件好事,趁着咱们满人骨子里的热血还没有被汉人磨光之前,将英国人干的事情宣扬出来,激发起咱们满人的热血来。咱们满人是狼,可不是猫,向来只有咱们欺负别人,哪里有别人欺负我们的。”雅利奇平静的说道。

    其实满人比汉人有一点好,那就是骨子里的狼性,他们对入侵其他国家并不抵触,如果能将现在的满人变成努/尔/哈/赤时期的满人,那么扫平整个亚洲指日可待,而雅利奇要做的也就是这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