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清穿奋斗日常 > 章节目录 第088章 新人第一次侍寝
    如今迎接英吉利国使臣的事情,成为了大清的第一要务。但是英吉利离大清的距离可远着来了,要等到英吉利使臣来恐怕得几个月后去了,因此在热闹了一阵后,大家又该干嘛就干嘛去了,尤其是后宫的女人。

    对于后宫女人来说,除了雅利奇这个做皇后的要准备酒宴迎接英吉利使臣外,对于其他人来说就没啥关系。当然说没有关系其实还是有关系的,因为英吉利使臣要来的事情,皇上可没工夫临幸后宫,这就和后宫嫔妃们的利益息息相关了。

    若不是因为这事,皇上早就来说临幸她们了,也不至于让她们现在在后宫里的位子尴尬极了,好在嘉庆皇帝并不是一个“守身如玉”的皇帝,这事和众大臣商量好后,就开始临幸新人了。

    “主子,敬事房传来消息,今天皇上翻了戴佳贵人的牌子。”茶儿走进来,低头向着雅利奇汇报道。

    雅利奇手上的动作一顿,随后才笑着说道:“翻了就翻了呗,这都是早晚的事情。”从穿越过来明白自己身在何处后,雅利奇就没有想过能遇见一个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男人,毕竟写出这话的纳兰帅哥也只是嘴上好男人而已,他一样有小妾继妻。

    “主子……”程嬷嬷瞧着雅利奇的表情,心里拿不定主意,不知道雅利奇是真淡然还是强装着的,有些说几句劝慰雅利奇的话,却又不知道如何说起。

    雅利奇瞧着程嬷嬷的模样笑了“嬷嬷不必担心我,自古一来除了明孝宗之外又有哪个男人肯守着一个女人过一辈子了,从我嫁入皇家起就没有奢望过这个事情。如今皇上开始临幸新人了也好,让她们和淑妃斗斗,也省的淑妃老是以为自己在皇上面前是最特殊的。”

    在古代,又想要男人位高权重家财万贯,可有想要男人忠犬,这么好的事情怎么可能让你遇上。历史上清清楚楚记载的,一辈子只有一个女人的男人只有明孝宗一人。中华上下五千年的历史才只有一人呀!娥皇女英才是男人心里觉得正常的事情。

    “只是这个戴佳氏还算有些本事,皇上不但让她入住了永寿宫还第一个召她侍寝。”雅利奇若有所思的说道。

    程嬷嬷在一旁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主子,我们要不要……?”做了一个谁都懂的手势。

    “不用。”雅利奇摇了摇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出头鸟可不是那么好做的。若她是个聪明的,这会儿就不该觉得高兴,而是应该觉得恐慌不已,若是个蠢货,那也不用咱们多费心思了。”

    “是!主子明鉴。”

    真如雅利奇说的那样。戴佳氏这会感到无比的头疼了。

    之前戴佳氏被初封为贵人,这让她和家里人都很高兴,之后入宫后更是入住离皇上养心殿最近的永寿宫,更是让戴佳贵人飘飘然起来。

    好在她身边的锦儿是个稳重的,及时的打消掉了戴佳氏傲慢的心里,可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来。

    这一天戴佳贵人正在屋子里描花样来了,外头传来宫女香儿洋溢着喜悦的声音“主子,敬事房李公公派人来传话了!皇上今天翻了主子的牌子,让主子好好准备准备!!!”

    “什么?”戴佳贵人震惊,手中的毛笔翻然落地。

    不是吧。她除非为贵人,又入住了永寿宫,然后现在还拔了头筹第一个和皇上入洞房,宫里那些和她一起新进的新人指不定心里怎么羡慕嫉妒恨呢!

    想到这里,戴佳贵人禁不住一阵头皮发麻。

    锦儿打开房门,正好看到满脸笑容的香儿。

    戴佳贵人脸上却没有丝毫的笑容,蹙眉确认道:“香儿,你确定你没听错?”

    香儿高兴的点头:“主子,奴才没听错,还亲自向派来的公公确认过。今晚皇上点了主子侍寝。”

    “嗯,我知道,你下去让人烧水,我待会沐浴。”戴佳贵人此刻已经不知啥心情了。原本高兴的心情,如今真变得诚惶诚恐起来,深怕这是皇上的一个阴谋,为了他的“真爱”而把自己推出去做挡箭牌。

    “是!”香儿笑着领命下去。

    戴佳贵人回到屋里,叹了一声。

    “主子,您不高兴?”锦儿奇怪的瞅着主子。

    戴佳贵人苦笑:“有什么好高兴的。我这回第一个侍寝不知拉了多少仇恨。”

    锦儿不赞同的看着主子,“主子,入了宫还想过平静的生活,这是不可能的,您该有这种觉悟才行,咱们不怕斗,就怕没得斗!”

    主子怎么没一点上进心,争斗心呢? 要知道,有宠和无宠的区别很大的。主子不趁着这个机会一举入皇上的眼,三年一到,新人又入宫,身边没个皇子傍身,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可是,也不要排在第一个啊,这不是将我放我火上烤吗?”戴佳贵人满脸愁容,一个淑妃喜塔腊氏已经让她心里发毛,再加上后宫其他女人……

    她想都不敢想……

    锦儿侧头想了一下,脸色微变,主子抢在其他主子前被点牌,可想而知,多招人嫉妒,愤恨。如果主子一直受宠还好说,如果不是……锦儿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

    “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以后咱们小心点。”戴佳贵人见锦儿的脸色已经变了,深吸了口气,抿唇道。

    锦儿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以后她得看着点院子里的其他宫女婆子太监。想了想锦儿说道:“主子,也不必如此悲观,皇上既然第一个翻主子的牌子,那就说明皇上对主子还是上了心的,主子只要一直得宠,就是主子娘娘也不敢把主子怎么样,更何况是其他人。主子现在还是想想这么得皇上的宠爱,若是能一举的男就好了。”

    戴佳贵人被锦儿的话给逗笑了“傻丫头,一举得男的事情哪有那么容易,若是让人都能一举得男那也没有那么多悲剧了。如今也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这后宫失宠的嫔妃日子难过,可得宠的嫔妃日子却也未必如意。

    很快,水烧好了,戴佳贵人沐浴过后。浑身清爽,头上挽了一个简单的小两把子头,头上也没有戴什么首饰,只插了两朵绢花。

    按照大清的规矩,后宫嫔妃侍寝都是要背宫的。可和某些小说书写的不一样,不可能将嫔妃光溜溜的抬着满皇宫里的乱转,要知道侍寝都是在晚上,这晚上又没有个路灯很容易出事,万一出了什么事那谁负责呀!?

    没有人能承担这个责任。

    因此,事实上背宫的事情都是打了一个折扣的。

    戴佳贵人在永寿宫洗漱了之后,还要到养心殿的偏殿再洗漱一次,这次就没有之前那简单的,“花瓣番茄鸡蛋汤”那是必备的东西,还有什么香油之类的。都被这些姑姑们抹在她身上。

    末了用清水洗干净,姑姑们拿着一块白色的丝绸将戴佳贵人的身子包裹起来,然后在给她上一个浅装,抹上皇上爱闻的香料,随后在拿一个长条被将戴佳贵人再一次的包裹起来,这样准备工作才做好了,只等着时候到了,敬事房的公公进来抬人。

    也就是从偏殿抬到正殿,大概只有两三分钟的路程,一点也不远。

    戴佳贵人感觉到自己已经被放在了龙床上。可她没那个胆子钻出来看,只能老老实实的窝在被褥里,不知道等了多久,戴佳贵人都觉得自己要睡着了。嘉庆皇帝才进来了。

    大门一关,蜡烛一吹,渐渐的,里面传来女子的喘息中夹杂着的痛呼声和男子的低吼。

    外屋守门的李公公看向一旁的敬事房公公,敬事房公公表示自己明白拿起一个本子开始记录。

    寝室内的呻//吟声和喘息声一直快持续到半夜才停止,嘉庆皇帝瞅着已经晕过去的戴佳贵人。嘴角扬起一丝餍足,吩咐在外头守候的小李子让人将早已准备好的热水和浴桶送进去。

    很快,太监们将热水浴桶抬了进去。李公公和敬事房公公也跟着进去了,同时进去的还有一个老嬷嬷和两个年轻一点的嬷嬷。

    还未等敬事房公公开口,只披了一件长袍的嘉庆皇帝瞥了他一眼,淡淡道:“留!”

    敬事房公公快速的在本子上记录了下来后恭敬的退了出去。

    老嬷嬷朝嘉庆皇帝福身后,得到他的同意,掀开雕花大床的纱帐,见到里面被折腾得晕过去的戴佳贵人,眼神变都没变,径直翻开被子,从床上拿出一条落了红的帕子收了起来。

    这是元帕,明天早上得拿给主子娘娘看的,以证明戴佳贵人的清白。老嬷嬷将帕子锁好在盒子里后,就恭敬的离开了。

    然后后面的两个年轻一点的青年嬷嬷迅速的将床上的被褥拉过来,将龙床上的戴佳贵人裹起来,然后抬了出去。按照规矩,侍寝之后只要皇上没有开口,那么侍寝的嫔妃是不能和皇上睡在一张床上的,得去偏殿歇息,然后等着皇上上早朝后,侍寝的嫔妃从后门回到自己的屋子里。

    嘉庆皇帝虽然许了戴佳贵人生孩子的权利,但却没有给她其他特例,或许他也知道,如今戴佳贵人正处在风口浪尖上,要是在给戴佳贵人特例,恐怕戴佳贵人在后宫活不了多久。

    第二天戴佳贵人醒来了,见床上只有自己一个人,而且自己躺着的也不是龙床,心里是挺不舒服的,可也不敢在养心撒野,只能老老实实的跟着嬷嬷从后门回到了永寿宫。

    一进门,锦儿和春儿就给戴佳贵人道喜,然后才开始伺候戴佳贵人梳洗。锦儿将戴佳贵人扶起来,低声的说道:“主子,皇上一早派人来说了,特地免了您今日向主子娘娘的请安。”

    “我知道。”戴佳贵人打了个呵欠,又道:“备水,沐浴,别误了时辰。”

    春儿走上前,对戴佳贵人道:“主子,热水已经备好了,现在离给主子娘娘请安还有半个时辰。”语气神态比昨日恭敬了许多。

    戴佳贵人看了她一眼,也没说什么,只是在锦儿的参扶下去了隔壁的房间洗漱沐浴。

    没办法,昨晚某人太狠了,将她反复揉来搓去,差点没将她折腾得昏过去。幸好只是差点,要是真的昏过去,那就真是笑话了。因为承宠昏迷而无法去给皇后请安……指不定流言会传成什么样子。

    戴佳贵人知道自己已经是木秀于林了,要是在这些细节上坐的不够好,被人挑出刺来,那自己的处境可就不怎么好了。

    洗漱完毕后,让锦儿春儿联合起来给自己打扮了,务必要不逾越也不挑眼,免得收了无妄之灾。不过戴佳贵人苦笑,今天早上的请安,恐怕悬得很。

    给主子娘娘请安的时辰并不早,也不晚,用了膳后,戴佳贵人才坐着轿辇去了翊坤宫。到了翊坤宫门口,戴佳贵人乖乖下了轿辇,看见门口站着小宫女,示意了一眼锦儿,锦儿过去对那小宫女福了一下:“这位妹妹,还请进去向主子娘娘通报一声,说是戴佳贵人来请安了。”

    那小宫女看了一眼戴佳贵人的位置,匆匆忙忙的行了个礼,转身就往里面去了。一会儿工夫,就又出来了,过来给戴佳贵人行礼:“奴才见过戴佳贵人,戴佳贵人请进,主子娘娘已经在里面等着了。”

    “劳烦你带路了。”戴佳贵人微微笑了一下,示意春儿打赏了一个荷包,才慢吞吞的跟着那小宫女进去。因为身上的伤,她就是想走快也走快不了,戴佳贵人眼神带着好奇的在大殿里打量了一圈。

    首先是上位的皇后,很高贵端庄大气,和她选秀的时候几乎没什么差别,就是上次是穿着明黄色的皇后服侍,这次是穿着大红色的斜襟罗裙,外面罩着金凤展翅披挂。

    皇后的左手边第一个人没来,那是淑妃娘娘的位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