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清穿奋斗日常 > 章节目录 第090章 见红
    等着嘉庆皇帝让人送来了给红珠的赏赐送来后,雅利奇才离开了承乾宫,这个时候喜塔腊淑贤就是再生气再气愤也不可能动手,因为那样太过于明显了。

    不过让雅利奇有些意外的是红珠竟然姓刘,从今个起她就是刘答应了。这让雅利奇心里微微有些吃惊,也不知道红珠才是历史上给嘉庆皇帝生了长子的和裕皇贵妃了,还是早已死去的那个刘氏才是,之前雅利奇一直都认为死去的那个才是。

    不过如今她已经生出来了嘉庆皇帝的嫡长子,红珠是不是历史上的和裕皇贵妃对她而已,影响并不大。

    “这可真是没有想到的事呀!”雅利奇回到翊坤宫后,满脸笑意的说道,真是没有任何人会想得到,后宫第一个传出喜讯的,不是淑妃喜塔腊淑贤而是她身边的一个宫女,这脸打得可真够响的。

    张嬷嬷也在一旁笑道:“淑妃娘娘这次可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这后宫的女人一旦有了自己的孩子,又怎么可能和她一条心了,红珠,哦不,刘答应这人算是叛出了淑妃了。”

    程嬷嬷却有些担忧的说道:“主子,刘答应有孕了,暗地里恐怕已经和淑妃撕破了脸,可到底她还住在承乾宫里,奴才瞧着,两人还是有合作的机会,毕竟刘答应位分这么低,日后即便是生下来一个小阿哥也不可能自己养着,总会抱养给别人,而淑妃无疑是最好的人选。淑妃如今年纪也上去了,之后还不知道能不能生孩子了,若是她打着去母留子的主意,那……”

    闻言雅利奇的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程嬷嬷说的对,现在还不是笑的时候。先帝爷后宫那么多的包衣宠妃,笑道最后的也是包衣宠妃,如今这后宫不说本宫这个皇后,恐怕底下的嫔妃都会对宫女严防死守,尤其是如今有出了刘答应的事情。”

    “主子也不必着急。左右还有好几个月了,有的是时间来琢磨这事。”张嬷嬷笑道:“奴才说句大不敬的,刘答应肚子里的孩子到底能不能平安的生下来,生下来的是不是一个小阿哥。身子健不健康这都还未知了,未来的事情谁又说得准了。”

    “本宫自然是不急的,怕是有人急了。”雅利奇笑道,她如今优势那么大,根本就用不着着急。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可不是盯着后宫女人的肚子,而是将自己的心甘小宝贝照顾好,让他茁壮成长平安的长大。

    而且再退一万步来说,日后即便是雅利奇身下没有儿子傍身,日后继位的是其他皇子,雅利奇也有势力将新帝架空,自己垂帘听政,再心大一些的,做历史上第二个女皇帝也未尝不是一个出路。

    雅利奇可没有什么相夫教子的情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认命事情。可不会出现在她的身上。

    当然了这些想法,雅利奇谁也没有说,包括身边的心腹和阿玛额捏,这是雅利奇不走到山穷水尽之时,不会拿出来的决胜法宝,她可没有什么男尊女卑的想法。

    有了刘答应这个喜事,在加上最近朝廷上的确没有什么大事,因此嘉庆皇帝来后宫或者是召嫔妃侍寝的日子也多了起来,惹得明明是在大冬天了,可后宫里却一派的春意盎然。

    很快就到了除夕。普通老百姓过年最讲究的是年夜饭,清朝皇宫也不例外。

    皇帝一家平日里是难得在一起用膳的。只有年节,才特许后妃们陪宴。除夕夜也是宫中帝后妃嫔团聚的日子,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年夜饭。使威严的帝王之家也显露出难得的家庭温情,共享天伦之乐。

    除夕早上,皇帝与皇后、妃嫔们在重华宫共进早膳。早膳一般有拉拉 (黄米饭)、饽饽、年糕等,花样多至十品到二十品,但这不是正式的除夕大宴。除夕团圆年饭要于申正(下午4时)举行。实际上,在中午12点就开始摆桌布置凉菜、点心了。晚宴摆在乾清宫。

    清朝帝王的年夜饭要上齐一百零八样菜式,表示来年吉祥如意。皇帝一人一桌,大宴桌与皇帝的“宝座”之间设一“长几”,菜点都摆在大宴桌上,皇帝吃时再由人取到长几上。

    大宴桌上的菜点由外到里分成八路,有各式荤素甜咸点心,有冷膳,有热膳,共六十三品,还有两副雕漆果盒,四座苏糕、鲍螺等果品、面食。

    大菜之外有果钟八品,及、小点心、炉食、敖尔布哈、鸭子馅包子、米面点心等小吃分东西排列,其中“敖尔布哈”系一种满族油炸的面食,还有四品南北小菜。

    这些东西内务府和御膳房都是有旧例了,雅利奇参照如今后宫嫔妃的人数和位分,增增减减的也就差不多了,因为这是嘉庆皇帝登基出孝后的第一个除夕节,因此办的格外的盛大。

    等着到了除夕这一天的申时,随着鼓乐声,皇帝和妃嫔入座。最先入场的是后宫失宠的小透明的嫔妃,其后是位分低但得宠的嫔妃,再然后是四个贵人和淑妃,最后才是雅利奇这个皇后和嘉庆皇帝。

    这入场顺序也是有规矩的,去早了可显得你不庄重,就算是无聊,排在最后面的几个也的在自己的屋子里呆着。

    时辰到了后,嘉庆皇帝先讲了几句场面话,然后太监们先给嘉庆皇帝进汤膳。

    汤膳用对盒盛装,“对盒”即两盒合一,取成双成对吉祥之意。皇上的对盒是两副,左一盒为燕窝红白鸭子腰烫膳一品,粳米乾膳一品。右一盒为燕窝鸭腰汤一品,鸭子豆腐汤一品。接着,太监们给嫔妃们送汤,虽然也用对盒,但数量减半,每人一副,内装粳米膳一品,羊肉卧蛋粉汤一品。而且也有规矩,按照等级送完一个,再送第二个。

    汤品用过后,奏乐停止,开始转宴。所谓转宴。就是将宴席上的各类膳品、陈设(花瓶、筷子、果盒除外),从皇帝桌前开始,在陪桌上转一遍,意为全家共同享用。转宴之后。摆酒宴。皇帝酒膳一桌分五路共四十品,后妃酒膳每桌十五品。皇帝在丹升大东乐声中进第一杯酒,后妃接次一一进酒。酒后进果茶,接着后妃起座,皇帝离宴。祝颂之乐奏起,家宴始告结束。

    年夜饭结束后,皇上下令把好菜甚至连盘子、碗、碟子、勺子、筷子一块儿都赏给亲近的大臣和亲王、郡王们。

    年夜饭后,大家还要一起观看“庆隆舞”。清朝的规矩是不许在皇宫里兴歌舞的,每年能看见歌舞的日子也就只有那么几个节日,其他时候不说嫔妃跳,就是底下的奴才跳那也是大罪。

    “庆隆舞”作为最具满族风味的节目,一直以来都是年宴上的保留节目。“庆隆舞”又称“马虎舞”,是满族早期的民族舞蹈。该舞蹈分两方阵营,一方舞者头戴兽面具。身披兽皮,扮作动物;另一方舞者身着满族服装,扮作狩猎者,后来狩猎者的服饰变成当时八旗的服装。舞蹈的结局,通常是狩猎者成功猎取动物。

    以往的除夕宴没有这么热闹,可却是按照程序走下去的,但今年热闹是热闹了,就是过度热闹了一些,雅利奇正和嘉庆皇帝说着话了,就听见有人喊了一声:“主子。您怎么了?”

    雅利奇和嘉庆皇帝赶紧转头去看,那声音是从章佳贵人那边发出的,所以两个人直接将视线放到了章佳贵人身上。只见章佳贵人脸色煞白,一手捂着肚子。一手被她的贴身丫鬟攥在手里。

    那宫女也是脸色着急,却也不敢晃动章佳贵人,只能不停的喊着:“主子,主子您快醒醒,这到底是怎么了?”说着,猛的拔高声音:“哎呀。见红了!”

    这话一出来,本来就已经着急的起身了的皇上,立马两步走到章佳贵人身边,先是扫了一眼章佳贵人的裙子,然后弯腰将章佳贵人给抱起,连声吩咐了两句:“快去请御医!”

    说完,人就大踏步的出去了。这一屋子的女人,就这么被扔在这里了,雅利奇脸上原本欢悦的神情消失不见了,脸上闪过几丝不虞。

    雅利奇让人看好章佳贵人的桌子后,就随着嘉庆皇帝离开的背影跟着去了,出了这事她肯定是要付全责的,也不知道今个到底是算动手了。敢算计她,嘿嘿……雅利奇的眼里闪过一丝寒光。

    嘉庆皇帝和皇后都走了,被仍在乾清宫的嫔妃们面面相觑,最后还是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在淑妃喜塔腊淑贤的带领下跟着离开了,往嘉庆皇帝和雅利奇去的方向追去,其实也不远就是乾清宫的侧殿。

    瞧着刚刚章佳贵人那节奏,分明就是有孕见红了,众人心里想到这一点都酸酸的,可又一想到,今个章佳贵人见红了,肚子里的孩子指不定就保不住了,又纷纷在心里幸灾乐祸起来。

    她们来的很及时,刚刚一进门了,外面就有人说成太医过来了,嘉庆皇帝也顾不得她们的请安赶紧让成太医进来,给章佳贵人把脉。

    “章佳贵人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子,只是今儿吃了点儿活血的东西,这才会出血。”成太医直接说道:“不过皇上不用担心,章佳贵人身子一向很好,孩子并没有什么危险。微臣开个保胎的方子,让章佳贵人吃上七日,基本上就无碍了。不过,日后可要小心了,最好是静养一两个月。”

    这静养,是要静到什么程度,成太医就没说了,他相信,这宫里的人是都知道的。

    嘉庆皇帝一脸欣喜的在边上点头应道:“那就开方子吧,用什么药材,只管从我库房里拿。”说完又吩咐雅利奇:“既然章佳贵人需要静养,朕看,这请安,就暂且停一个月,等她肚子里的孩子安稳了,再去给你请安。皇后可愿意?”

    “瞧皇上说的,章佳贵人肚子里的可是皇上您的孩子,生下来也是要叫妾一声皇额捏的,妾怎么会不愿意让章佳贵人先养着?”雅利奇翘着嘴唇笑道,眼神扫见床上的章佳贵人眼睫毛抖了抖,赶紧接着说道:“皇上,成太医刚才也说了章佳贵人是需要静养的,咱们这会儿将人给送回去吧?也好让她身边的丫鬟服侍着她休息,另外还有章佳贵人怀孕时候的份例,妾也想和皇上商量商量,咱们都留在这里,倒是打扰章佳贵人了。”

    说着,忽然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说道:“瞧妾这记性,本来还说让成太医检查一下那大殿里的吃食,看是不是章佳贵人那吃食有什么不干净的,这会儿也不知道成太医回去了没有。”

    嘉庆皇帝没有接话,皱眉沉默了一会儿,将章佳贵人的大宫女叫了出来交代了几句,不外是照顾好章佳贵人,顺便要看着她喝药,要亲自煎药什么的,等吩咐完,又叫了这乾清宫的管事姑姑:“你们照顾好章佳贵人,暂且先让章佳贵人在这里歇息,等明儿醒过来了,再送章佳贵人回去。”

    吩咐完这些,嘉庆皇帝才侧头对皇后说道:“成太医这会儿应该还没走,咱们到大殿里看看去吧。”

    雅利奇被皇上驳了话,也没见多生气,脸上还是带着温婉的笑容。喏了一声,领着淑妃等人跟在皇上身后,一群人重新进了乾清宫。因为之前皇后的吩咐,所以有十多个宫女太监这会儿正站在大殿里,一人看守一个桌子,确保大殿里的东西都不会有什么变化。

    尤其是章佳贵人之前的那桌子,更是连掉下来的筷子和摔碎了的酒杯都没有被挪动,就那么原样放着。嘉庆皇帝扫视了一眼,对成太医抬抬下巴:“成太医过去瞧瞧吧。”

    “皇上请稍候。”成太医行了礼,先到章佳贵人的桌子前,端起一盘菜仔细的拨动了两下,然后又闻了闻,没什么问题,就直接放在一边。等查到桌子上的汤的时候,成太医皱眉了,在场的人可都是盯着成太医的动作的,包括皇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