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清穿奋斗日常 > 章节目录 第091章 意外
    “成太医,可是这盘菜有什么不妥?”不等皇上开口,雅利奇就抢先问道。成太医没说话,拿起筷子在碗里里找了半天,然后找出来一块儿黑色的东西,再找,里面还有。

    这会儿大家也都看明白了,这黑色的东西,十成十就是让章佳贵人见红的东西了。

    “成太医,这是什么东西?”没等嘉庆皇帝开口问,雅利奇就率先问道,成太医将那黑色的东西放到干净的碟子里,然后才转身回话:“回主子娘娘的话,这是黑木耳,有活血之功效,平时吃倒是没问题,但是怀孕的人吃了,会有下血之证。”

    “那章佳贵人……”雅利奇赶紧问道,成太医摇摇头:“章佳贵人应该是吃的不多,并无大碍。日后只要好好调理,就能生下健康的皇子。”

    “除此之外,还有别的对孕妇不好的东西的吗?”嘉庆皇帝这会儿的兴奋劲儿也过了,总算是恢复到原来的状态了,轻咳了一声,示意成太医继续检查下去。

    成太医又回去将剩下的东西给检查了一遍,随即摇头:“回皇上的话,并无其他。”

    雅利奇轻笑了一声说道:“皇上,现下看来,应该是咱们太紧张了,今日这宴席上的食物,都是御膳房一早就报过来的,山药木耳鸡汤也在其中,大约是章佳贵人不知道这东西孕妇不能吃吧,所以才会弄出了这种事情。也是妾的错,章佳贵人妹妹没说,妾居然也没想起来让成太医都给众位妹妹把把脉,看看是不是有了身子,这才让章佳贵人遭了一场罪。”

    言下之意,就是你章佳贵人没有上报说你怀孕了,我这个当皇后的自然也就不用考虑这宴席上的东西有什么是你不能吃的了。况且,你难道自己还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吗?

    若是知道还吃那么多黑木耳,今儿这事情就说不准了。若是不知道。那太医院请平安脉的太医们,可就失职了。

    “若是早知道章佳贵人怀有身孕,妾就安排她和刘答应一桌了,也就不会闹出如今这事来。”雅利奇继续火上浇油的说道。她可没害人之心,真有那对象也不会是章佳贵人,别忘了,后宫里这会儿宝贝着的可不是她,而是早就爆出有孕的刘答应。她区区一个答应如今因为肚子里有了一块肉,过着的可是贵人的生活。

    今天晚上爆出身孕来的刘答应没有出事,偏偏没有传出音讯的章佳贵人出事了,任凭谁也不能将这事赖在雅利奇的头上。

    “这段时间给章佳贵人请平安脉的是谁?”嘉庆皇帝沉默了一会儿,问站在一边的成太医,成太医想了一会儿才说道:“是李太医,皇上,章佳贵人此时月份还浅,不过刚刚一个半月,平安脉是五天一请。若是五天之前,可能是真的诊断不出来的。” 若不是今儿出现下血的状况,说不准他也把不出来。

    嘉庆皇帝微微蹙眉,想了一会儿,摆摆手说道:“那就是章佳贵人大意了,行了,既然章佳贵人无事,这事情就过去了。成太医等会儿写一个单子,将孕妇不能吃的东西都给列出来,然后送到永和宫。”

    等成太医退下后。嘉庆皇帝又扫了一眼规规矩矩的站在一边的妃嫔们:“时间不早了,你们也都回去歇着吧。章佳贵人需要静养,这段时间,你们无事就不要去打扰章佳贵人了。”

    说着。就摆手让淑妃她们下去,雅利奇赶紧说道:“皇上,今儿这事情,也算是个误会,章佳贵人见红的事情,和她们并无关系。却让她们也跟着受惊了,妾心里过意不去,您看妾是不是赏赐妹妹们一些物件,也算是压压惊?”

    “赏赐就由朕出吧。”嘉庆皇帝想了一会儿笑着说道:“皇后的私库可是要留着给咱们的绵悅娶媳妇儿呢。”

    雅利奇脸一红,娇羞的用帕子遮了遮脸:“皇上倒是会拿妾开玩笑,不过,皇上既然想替妾省着,那妾也就不推辞了,只是皇上的赏赐可得大方一些,没得让妹妹们说,妾这个皇后好不容易决定大方一次,却拿皇上做了挡箭牌,将好东西都换成了不好的东西。”

    嘉庆皇帝笑呵呵的点头:“皇后放心,朕一定替你大方!”

    淑妃几个看着上面两个柔情蜜意的互相打趣,实在是无趣的很,脚尖在地上转了两圈,这才听到雅利奇温和端庄的声音:“行了,都散了吧,今儿也折腾你们了,晚上回去好好休息,明儿就不用来请安了。”

    至于嘉庆皇帝,自然是跟着雅利奇走了。就算是回去不商量章佳贵人养胎的事情,按照清宫里的规矩除夕到初三皇上都得歇在皇后那里,这是谁都改变不了的事情,除非没了皇后或者是皇后失德。

    雅利奇自从嫁给嘉庆皇帝以来,一直都表现的很好,嘉庆皇帝自然愿意给她脸面,不但每个月初一十五去了翊坤宫,就是平时也会去。

    今天是除夕,既然没有什么大事,嘉庆皇帝自然不会去打雅利奇的脸面。

    “主子……”刘答应一回去,春禾和夏雨就赶紧迎了过来,刘答应点点头,侧头对跟在自己身后的秋霜和冬雪说道:“你们暂且回去休息吧,让小丁子他们烧些热水。”

    秋霜和冬雪应了一声,行礼退了下去。

    春禾和夏雨跟着刘答应进去,两人先伺候刘答应换了衣服,等着刘答应安置在炕上后,春禾倒了一杯茶递给刘答应,夏雨则是站在刘答应旁边给她捏肩膀,顺便问道:“主子,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奴才想着,这会儿不是应该正热闹的吗?”

    “章佳贵人见红了,然后被成太医把出了一个多月的身孕来被送回去休息了,我们这些陪衬红花的绿叶自然就派不上用场了。”刘答应叹口气说道。

    春禾和夏雨脸色大惊:“章佳贵人见红了?”

    “嗯,今儿有一道汤是山药木耳鸡汤,章佳贵人用的稍微多了点儿。”刘答应点点头。

    春禾和夏雨有些紧张的说道:“那主子您?”有没有事呀!

    刘答应摆摆手“放心我没事,摆在我面前的菜都是太医院开出来的食谱,而且我压根就没有吃,不过是做了做样子而已。”说完。突然笑了起来说道:“今儿这事情倒是有趣的很,主子娘娘说因为章佳贵人没有上报怀孕的事情,所以不知道章佳贵人怀孕了,这道汤御膳房报过来有山药木耳鸡汤的时候也就没在意。”

    “而章佳贵人呢。也太不小心了,自己怀孕了都不知道,硬是吃多了木耳,然后见红了。”刘答应轻笑着说道。

    春禾大为疑惑:“章佳贵人怀孕的事情,别人不知道。章佳贵人自己肯定是知道自己怀孕了吧?若是知道,她还吃黑木耳,那她的孩子……”

    “孕妇吃了黑木耳会见红,但是吃多了,才会流产。”刘答应掰了一块儿点心塞嘴里,使劲嚼了几下,宴会上的东西虽然够奢靡,但她可不敢吃,她还一边分神注意别人会不会借此机会作弄她,弄掉她肚子里的孩子。费神得很,这会儿完全饿了。

    “主子,奴才去小厨房给你要点儿夜宵过来?”夏雨看刘答应揉肚子,马上明白刘答应这是饿了,赶忙问道。

    刘答应点点头,如今她可饿不得,她饿了没有关系,肚子里的这个小东西饿坏了那可就不得了了。

    自从刘答应怀孕后,她这里就开了一个小厨房,夏雨早就知道刘答应不会在宴会上吃什么。再加上刘答应怀孕了平时也是备着夜宵以防刘答应肚子饿,因此很快就端上来一盅燕窝粥还有四碟小点心和两碟腌菜。

    春禾在一旁搭手,帮着夏雨将夜宵布置在了炕桌上,伺候着刘答应用膳。

    “主子。您还没说,章佳贵人这事情,到底是人为还是意外呢。”春禾伺候了一会儿,又转到章佳贵人见红这件事情上面了。

    夏雨在一边伸手戳戳春禾的脸颊:“笨死了,章佳贵人知道自己怀孕了却还是吃了这道汤,你说是意外还是人为?”

    “那就是人为了?”春禾说着。又皱眉:“主子娘娘必定是不会出手对付章佳贵人这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的孩子的,她毕竟有着嫡长子,只要日后她还是主子娘娘,嫡长子的位置不变,那她就没危险。所以这事情,应该不是主子娘娘做的。”

    “而章佳贵人呢,明知道有危险,还是将那黑木耳给吃了,她肯定是不想将孩子给流掉的。所以,她的目的,只是见红,而不是流产。自己吃呢,就能掌握住这个量,毕竟没谁比她自己更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了。”

    刘答应伸手拍拍春禾的手背:“春禾真是越来越聪明了,继续说,说的有道理的话,就有大大的赏赐!”

    春禾很是兴奋,接着说道:“但是不管是掌握了量没有,这种事情总是有危险的,明知道有危险还去做,那就说明,她若是不做的话,那后面会有更大的危险。也就是说,章佳贵人是知道有人会对自己出手的,于是,她提前出手了。”

    “嗯,所以皇上让她静养了,还不许别人去拜访她,还让太医院送了禁忌食用的单子,等过两天,大概还有后续。”刘答应也跟着点头,章佳贵人这一手耍的好。

    若是嘉庆皇帝也分析到这一步了,那么就该去想,到底是谁要害章佳贵人了,而章佳贵人只能选择自害来保护自己,说明对方肯定是要比她的地位高的。

    那么,人选只有两个,主子娘娘和淑妃。

    主子娘娘呢她表现的倒是端庄大方,但是面对一个受宠的家世不弱的贵人,还是怀了孩子,她心里是半点儿想法都没有的吗? 但是主子娘娘今天晚上表现的很好,章佳贵人一晕倒,主子娘娘就立马控制了现场,还敢让太医去检查章佳贵人的吃食,就相当于是将自己给摘出来了。

    而且今天自己可没有出事,就算别人再怎么用最大的恶意猜想这事,也不可能扣到主子娘娘的头上。主子娘娘没有做坏事,所以她完全不心虚,晚上再跟嘉庆皇帝滚一滚床单,枕头风一吹,主子娘娘的嫌疑就会完全消除了。

    于是,这事情就只剩下一个最可疑的人了,那就是淑妃了。

    “所以淑妃娘娘会对章佳贵人出手?”

    刘答应她们分析了半天,得出了结论,春禾又开动脑筋往下面神开展了一下:“那么接下来章佳贵人是不是就要和淑妃娘娘对上了?”

    对于春禾的猜测,刘答应不做评价,这后宫的水深着呢,淑妃娘娘的确家世不显,可她却是先皇当年御赐的侧福晋,而且如今还是四妃之一,在后宫的地位仅在主子娘娘之下。

    别看章佳贵人如今有孕了,家世又好,还得宠,可真在此时对上淑妃娘娘,倒霉的不一定是淑妃娘娘。

    皇上这种生物有些时候想法有些奇葩,做皇上的时候恨不得娶了天底下所有娘家势大的女子,可等着当上了皇帝之后,又害怕外戚势大恨不得后宫所有的女子都家世低位,因此如今这事真说不好。

    最关键的是,这事不说别人,就是章佳贵人恐怕自己都没有证据,不然她今天也不会玩出这样的戏码来。她若是有淑妃娘娘对她出手的证据,恐怕早就去皇上或者还是主子娘娘那里去告状了,根本用不着多此一举,毕竟这种事情发生了也很容易得罪主子娘娘,到底这除夕宴可是由主子娘娘全权负责的。

    刘答应不明白章佳贵人的心思,当然了也有可能是最简单的一个原因,压根没有她们想象中的那么负责,那就是章佳贵人真不知道自己怀孕了,谁也不知道她怀孕了,今天的事情就如同主子娘娘所说的那样是个意外。

    然而这可能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