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清穿奋斗日常 > 章节目录 第092章 再起波涛
    这种事情自然是不可能的,若这有人愚笨到这样的程度,那这后宫她们也没有必要混下去了,因为迟早都要出事。

    第二天一大早,嘉庆皇帝和皇后娘娘两人都给章佳庶妃送了不少赏赐。

    但是皇后也不是不生气章佳庶妃在故意在除夕团年宴会上弄出那一出,昨儿也做了个铺垫。于是赏赐完章佳庶妃,嘉庆皇帝还相当大方的让雅利奇挑了他的私库,赏赐给了其他的人。

    反正不是自己的私库,雅利奇大方的很,赏赐下来的虽然不能和章佳庶妃的相比,却更有心意。就比如说,自己很喜欢梅花,皇后娘娘就特意挑了一套梅花首饰送来。

    而且也是打着帝后的名义送的,还是掏的嘉庆皇帝的私房钱,这意义了就不一样了,硬是将章佳庶妃的赏赐给衬托的很一般,憋的章佳庶妃恨不得一口血吐在皇后脸上。

    “瞎说吧,你们又没有看见章佳庶妃接旨,怎么就知道她气愤的很?”戴佳贵人端着小碗,一边喝粥一边嗔道,香儿一边将小菜给戴佳贵人推过来一边撇嘴说道:“我们可没撒谎,章佳贵人昨儿不是在乾清宫歇下了吗?那乾清宫人多嘴杂的,章佳贵人一时疏忽,这话可不就传出来?”

    “好了好了,是我错了,咱们的香儿姑娘还是很有打探消息的本事的。”戴佳贵人笑嘻嘻的说道。

    “听说皇上还有太后可是赏了好些珍品呢!”想了下,香儿压低了声音:“奴才听到风声,说是章佳贵人可能要升位分了呢。”

    戴佳贵人点头,这是自然,大清的后宫,本就有这个规矩,以子晋封。可是,到底能不能升还得看嘉庆皇帝的意思,不是谁生了龙子都能晋封。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刘答应除非她能接二连三的生下三个皇子。外加她还能一直得宠,不然即便是这胎是一个皇子也是别人抱走的料,最后也最多来一个死后追封,康熙朝的敏妃就是如此。

    戴佳贵人细细思索了一下“交代下去。不管外面众人如何,咱们的人以后见着章佳贵人,都给我躲的远远的,也给我规规矩矩的。”

    香儿一听,连忙下去交代。等她离开。这屋内只余戴佳贵人与锦儿两人。

    见主子似乎在想什么,锦儿默默的开口道:“主子,时候差不多了。”

    戴佳贵人回过神来,将最后一口粥喝完,然后优雅的起身:“走吧,去翊坤宫给主子娘娘请安去,今个可是大年初一,晚不得。”

    这永寿宫到翊坤宫到的也快,戴佳贵人见主子娘娘喜怒不形于色的坐在首位,淑妃坐于左侧。而章佳贵人则是坐于右侧,连忙给几个主子请了安。

    “起身吧。”雅利奇今日倒似有些高兴,言语间柔和许多,戴佳贵人瞄了眼章佳贵人,见她一脸的欢喜掩饰都掩饰不住。本就出色的容颜更是美上了三分。

    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坐在最上面的雅利奇第一个开口,只见她温柔笑着说道:“众位妹妹也都知道了,这章佳妹妹啊,有了身子了。”这言语之间竟有许多的喜意。

    众人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脸上都是一派的喜色:“恭喜章佳贵人。”

    章佳贵人含蓄的笑了笑,低头不语。一副害羞的表情。

    倒是淑妃突然说道:“其他的妹妹们也要快些才是,咱们都早早的为皇上开枝散叶。”

    端看这话,自然是挑不出什么毛病的,听着且极为顺耳。可是戴佳贵人不傻,她自然听出了淑妃话里那一抹的嘲讽。如今这宫里,除了皇后娘娘外,也就她算是侍寝多的,可纵使如此却并未有孕,淑妃看似温柔贤惠。可实际却并非如此。

    淑妃这话一出,雅利奇坐在勾起了嘴角,眉羽间多了一丝笑意“好了,淑妃妹妹也不要笑话她们了,底下的妹妹们都还是年轻,脸皮薄了。”

    喜塔腊淑贤嘴角抽了抽,皇后娘娘这话是在暗示她年纪大了吗?只是这话她却没法反驳,比起新入的嫔妃来说,她的确是年纪大了。

    “本宫已经宣了太医,虽说已有太医诊过,但是这是龙嗣,本宫总是不放心的。让徐太医好好诊诊,你好好保养着,早日给皇上添个龙子。”雅利奇这话对章佳贵人抬举甚高,至少之前刘答应爆出有孕来,可没有这待遇,引得在场的众人心里都羡慕嫉妒恨。

    不过在怎么羡慕嫉妒恨也是枉然,谁让人家肚子争气了,谁让你肚子不争气了,这可怪不到谁,没瞧见侍寝得最多的戴佳贵人不也一样没有怀上嘛,淑妃在她们这些新人入宫之前可是狠狠的独宠了一把,可依然没有怀上,可见这种事情只能看上天的意思,他让你有你就能有,让你没有你想再多办法也是枉然。

    “奴才多谢主子娘娘恩典。”章佳贵人这就要起身跪下谢恩。

    雅利奇给了程嬷嬷一个眼神,程嬷嬷连忙过去将人扶住。

    “这怀孕初期最是要小心,你可不能这般的跪来跪去。”雅利奇有些埋怨的道,但这话里的关切倒是让人听的熨帖。

    皇后娘娘一派温柔的看着章佳贵人,一旁的其他嫔妃也纷纷表示了自己的关心,淑妃心里暗唾一口,一个个儿的,可不都是好戏子么!

    没一会儿,没一会太医院妇科一脉的圣手徐太医疾步而来,章佳贵人怀孕也不过只有一月半月左右,正是不安稳的时候,太医再三叮嘱,那些容易滑台之物切要十二万分的小心,入口之物更是如此。

    雅利奇点头,章佳贵人也听得认真。

    检查完毕,徐太医就要告辞,雅利奇却再次叫住了他“劳烦徐太医给其他人也检查下,尤其是戴佳贵人入宫也有些时候了,伺候皇上也不少,倒是不见她有什么动静。”

    这话说的直白,戴佳贵人没有想到自己原本是隔岸观火的,却竟然突然被牵扯其中。忙着做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就差用帕子蒙在脸上了。

    淑妃与章佳贵人也是看着她微笑。

    “可不是么?戴佳妹妹可是皇上最疼爱的小人儿,不然也不会赐住永寿宫。”淑妃掩嘴笑,那话音调侃。

    章佳贵人并未讲话。不过也是温和恬静。

    “淑妃姐姐怎地这般取笑妹妹,要是让旁人听了,可不是就要打趣死奴才了。奴才又怎么能和淑妃姐姐章佳姐姐比。”她脸色通红,似乎是愈发的不好意思。

    淑妃更是笑,转向皇后娘娘:“难怪皇上和主子娘娘这般喜爱沈妹妹。看她如此娇态,这臣妾都喜欢上了她呢!”

    戴佳贵人怎地不明白,这淑妃是在用自己恶心章佳贵人呢。而皇后娘娘为何在后宫所有人面前指明给自己看身体,她并未明白其中奥秘。难道就如表面一般,是在抬举她,扶植她么? 看来皇上并不满足于二人相互牵制,就是不晓得在他们的谋算里,自己担任了何种角色?

    “你喜欢她可不成,你得给本宫喜欢皇上,本宫还等着妹妹什么时候为皇家开枝散叶呢!”雅利奇故作姿态。但是话音带着笑意。

    淑妃顿时嘻嘻的笑了起来,但嘴角却是向下的,显然皇后娘娘这是戳着了淑妃的痛处。

    几人说话间,徐太医已经将帕子搭在了戴佳贵人的手腕上,轻轻的把起脉来。不过随着时间的过去,他反倒是似有什么疑惑,眉毛渐渐的拧了起来。

    雅利奇见他如此表情,连忙询问:“可是有不妥?”

    几人都看着徐太医,徐太医到底也是经历过许多大风大浪之辈,再次谨慎的把了脉,他跪下回道:“禀主子娘娘。戴佳贵人短期内不可能有身孕。”

    此言一出,倒也是惊了四座。

    雅利奇的笑脸收了收:“怎么回事?”

    徐太医倒是个不卑不亢之辈:“微臣为戴佳贵人把脉,发现她脉象略浮且气息不稳。如果臣没有断错,想来戴佳贵人一定接触到了什么不该接触的东西。”

    这话并没有说的很直白。但是这宫中的女人哪儿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雅利奇的脸色果然冷了下来:“可能看出是何物?”

    徐太医回禀:“应该不是入口之物,如是此物,当即就会损了戴佳贵人的身子。可依臣诊断,并无。想来,那物应该是闻到的,或者是接触到的东西。”

    “啪!”茶杯就这么硬生生的扔了下来,那茶杯盖滚了几下,跌落徐太医身边。 雅利奇冷声:“莫不是以为本宫不管事了,就可以胡作非为?徐太医,但凡你能看出来的。都给本宫一次说清。”

    “这药应该并不重,如果这药下的太重,身体有些变化就会明显,例如头晕心悸,可是慢性却并不会如此,而且,这也算不上毒,此物除了能够致女子寒凉,不易有孕,并无其他作用。老臣根据脉象看,戴佳贵人该是接触此物两月左右,不会更多,但也不会少。”

    淑妃等人都坐在一边,并不搭话,只看着主子娘娘询问。

    而戴佳贵人则是一脸的呆滞。似乎被此事弄懵了。

    雅利奇皱着眉头说道:“那现在这般,可会对她的身子有影响?”

    徐太医拱了拱手道:“禀主子娘娘,只要找出此物,在调养半年左右,戴佳贵人应是无事的。”

    听到此言,淑妃等人都有些同情怜惜的看着戴佳贵人,可是其中有几分真心,她们自然也是都知晓的。

    “劳烦徐太医给其他嫔妃把把脉。”雅利奇沉声说道,若是后宫嫔妃都中招了那显然就是上升到国本的大问题了,恐怕就是主子娘娘都没有资格调查此事。可若只是戴佳贵人一个人中招了,那就是戴佳贵人遭到其他人的妒忌了。

    很快徐太医就给所有嫔妃把玩脉了,事实证明发生了这种事情不是雅利奇这种做主子娘娘的失误了,而是戴佳贵人最近太得宠了,碍着了不少人,因此别人下了药。

    将徐太医遣了下去,雅利奇才看着戴佳贵人说道:“你个孩子,竟也是个遭罪的命。不过,本宫说过,这宫里争宠本宫不阻止你们,但是如若是企图伤害皇上的子嗣,那么本宫断然不会轻饶。程嬷嬷,这戴佳贵人年纪小,许多不懂,你带上人去永寿宫。本宫倒是要看看,是谁在这宫里兴风作浪。”

    翊坤宫只有这几人,可淑妃和章佳倒也没有太过慌张或者怎样。

    而此时的戴佳贵人仿若才缓过神,呆呆的看着皇后娘娘,眼泪就这么飚了出来“主子娘娘,娘娘,您要为奴才做主,奴才,奴才……”她的话说不下去了,只剩下一阵抽泣声。而她今日的装扮稚嫩,倒更是显得她像一个无助受了委屈的孩子,让人心怜的厉害。

    “这可怜见儿的,别哭了。不管是任何人,本宫都不能让这事儿善了。看来本宫真是和善太久了,久到有些人以为,这宫里可以任由他们为所欲为。”雅利奇声音寒风刺骨。

    一旁的淑妃不由的在心里惊了下。她不晓得,皇后娘娘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指甲深深的扣在了肉里,她面儿上仍旧是一副云淡风轻。

    时间就在戴佳贵人的抽泣中一点点过去,不晓得是过了多久,就见程嬷嬷带人回来。那盘子里倒是也有几样物事。

    雅利奇瞄了一眼,并未开口。

    程嬷嬷跪下:“禀主子娘娘,奴才彻查永寿宫,发现了这几样东西比较可疑。”

    “徐太医。”

    徐太医连忙过去检查。过了会儿,抬头:“禀主子娘娘,这药物,该是混合在这燃过的香料之内。不仅如此,这个荷包也有问题,老臣闻得出,这荷包里沾染了少量的麝香。”

    雅利奇冷笑着说道:“张嬷嬷去让人将经手过这两样东西的人都给本宫找来,一个也不许漏掉,包括内务府的人。”

    众人一惊,原本以为皇后娘娘只是说得一句场面话,却不想皇后娘娘竟然真的动了真格的,要将这事的幕后凶手调查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