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清穿奋斗日常 > 章节目录 第093章 他杀
    雅利奇自然不是说着玩的,她是真要调查,一来是立威,二来也是为了保住刘答应和章佳贵人肚子里的孩子。

    啥!?

    恐怕有人知道这点后会傻眼,那啥你们肯定没有听错,雅利奇是真要保住刘答应和章佳贵人肚子里的孩子。当然了这自然不是雅利奇突然圣母了,也不是因为她突然吃错药了,而是因为雅利奇在宇宙商场里面淘到了好东西。

    话说那一天土豪金屋子依然闪亮得土豪无比,那一天雅利奇的心情依然不怎么好,任凭谁知道了丈夫名正言顺的小妾怀孕了心情都不会很好吧,虽然雅利奇并不爱嘉庆皇帝。

    然而就是这么让雅利奇心情不好的一天,宇宙商场突然来了一批高级货,听说是高等星球上的买家送过来的,还贴心的全部用的全是太阳能,作为一个高科技用太阳能没啥稀奇的,就是雅利奇身处的土鳖一级的星球等一百年后都能用上太阳能,就不要说其他高等星球了,太阳能科技用着当玩一样。

    可是这些东西能引起宇宙商场里一大片人的好奇,自然不可能就太阳能这么一个优点,除了这点外,这些东西还善于伪装,可以伪装成首饰比如戒指耳钉什么的随身携带,一点也不霸占空间。

    这消息倒是让雅利奇眼前一亮,混了这么久,雅利奇虽然碍于所处的星球过于低级不能购买很多东西,可商人的等级却是提高了不少。

    作为宇宙商场的携带着,升到一定的等级,就有一项特别让雅利奇心动的规定,那就是可以越级购买一些以保护自己人身安全为由的小型武器,比如袖珍手枪什么的。商人的等级越过,能越级购买的东西就越多。

    雅利奇也跟风的去瞧了,还别说有几样东西,以雅利奇的商人等级能够购买的东西。雅利奇最初也挺心动的,甚至还想包圆了。可是她虽然是女主却不是上帝,不可能事事都称心如意。

    因此宇宙商场的买家里面就出现了和她有着相同情况的人,都是所在的星球等级低,购买商品的种类有些。但偏偏自身商人等级很高的货。

    她能看得出来这些东西的价值,其他人自然也能看得出来,因此那些东西被人为的推上了高价,以雅利奇如今的资本包圆很难,只能购买一两件。

    经过一番内心的痛苦选择。雅利奇终于选择了两样,她运气不错还是有些女主光环的,看上眼的两样东西都抢到手了,当然了这也是因为其中的一件东西别人都看不上眼的原因。

    可那件别人看不上眼的东西,却恰恰是雅利奇最需要的,东西的名字卖家没有说,因此雅利奇买到手后自己取了一个叫“b超机”。

    同志们,挥掉你们额头上挂着的那几根黑线吧,雅利奇表示自己取得名字是非常生动形象符合这玩意的功劳的。

    这东西的功能,的确就如雅利奇取的名字一样。就是加强版的b超机。雅利奇将它伪装成了一个手镯戴着手上,待开启它的功能后,以自身为圆心,十米为直径,所包含范围内的人全部都处在b超机之下,任何人都无所遁形。

    因此,雅利奇很容易的发现了刘答应和章佳贵人所怀的孩子是女孩的事情。

    呵呵,加强版b超机,绝对是后宫宫斗的利器,后妃们都值得拥有。

    既然这两个人怀的都是女孩子。那雅利奇也就不用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动手让她们流产的事情了,一个女孩而已,就算日后是公主,可大清朝的公主能和唐朝的公主比吗?不过就是被嫁出去和亲拉拢人心的货色。压根就威胁不了雅利奇。

    至于日后公主的嫁妆什么的,雅利奇表示那个由内务府出,她最多也就给点东西添妆而已。

    知道了事情真相的雅利奇,自然是不会吝啬的表示自己贤良淑德的一面了。在面对刘答应和章佳贵人肚子里的那两个孩子对自己的嫡长子带来威胁的时候,她依然是那么的贤良淑德,日后其他人要是出了什么事。别人肯定不能将屎盆子扣到她的头上了。

    雅利奇摸了摸手中的“b超机”,眼神有些玩味,。

    她正在脑子里脑补要是嘉庆皇帝的后宫,除了自己生了小阿哥外,其他嫔妃生下的都是小公主的情况。也不知道哪个时候会不会突然有人冒出来,大声的说自己是妖后,做了法,让后宫嫔妃都生小公主,而自己却生下的是小阿哥。

    貌似是情景非常的带感呀!

    就在雅利奇胡思乱想的时候,张嬷嬷将经手过香料和荷包的人都带过来。

    雅利奇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一群人,正儿八经的声音传了出来“就是这些人吗?”

    “回禀主子,除了太医院的药童石榴还未找到外,其他经手的人都在这里了。”张嬷嬷低眉顺眼的说道。

    “开始吧!”

    张嬷嬷得到了雅利奇话,顿了顿在心里组织了一下语言后,开口道:“戴佳贵人屋子里的香料是内务府发放的,内务府负责管香料的是严公公,只是严公公是首领太监因此一般只是在一旁监督而已。”

    张嬷嬷这话落音后,收到了跪在地上的严公公感激的眼神一枚,这事他是真冤枉。这香料历来都是后宫嫔妃想法下药的对象,严公公也知道这事不好管,可既然已经爬到了这个位置上,他自然不可能就这么放手,因此只能硬着头皮管下去。

    严公公在管香料的时候一直都是战战兢兢一丝不苟的,非常认真,但在认真也架不住有人故意存心呀,因此还是被人钻了空子拿着香料做了事。

    “严公公的手下高公公和赵公公才是经手分香料的人,只是一般情况下后宫嫔妃的香料,在送入宫中之前就已经按照后宫嫔妃的需要分类包裹好的了,而且高公公和赵公公在分香料的时候,一旁不止有严公公看着,还有其他去内务府领香料的人看着,他们两能做手脚的可能性不大。”张嬷嬷一脸严肃的说道。

    “每次去内务府领香料的人每个宫殿都是固定好的了,除非临时出了什么意外。可据严公公三人说近几个月来都没有出意外过,也就是说永寿宫的香料一直都是小林子在领。”

    众人的目光从严公公的身上撤下。移到了小林子的身上,跪在地上的小林子顿时急了起来,想要喊冤,却喊不出口。他被众嫔妃的目光给震住了,不是谁都能轻松的面对这种审视的目光的。

    “小林子的确有作案的时机,但从内务府出来的东西全部都是包好加盖了印章的,只要被打开过就能看得出来,除非小林子能事先就准备好一份下药并且是包好的香料。直接替换,不然在那么短的时间里,他不可能做到完美无缺,可能会被人看出来的。可要事先准备一份下了药还包好加盖内务府印章的香料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

    小林子此时松了一口气,同样给了张嬷嬷一个感激的眼神,这种事情要真是扣在他头上,那他肯定是没有命的节奏。

    “之后就是戴佳贵人身边的宫女香儿了,奴才询问过其他人,戴佳贵人屋子里的香料都是香儿在管,她有机会和时间做手脚。”

    戴佳贵人强撑着身子反驳道:“香儿是我从娘家带入宫的奴才。她对我是忠心耿耿的,她不可能害我。”

    张嬷嬷瞧了雅利奇一眼,见雅利奇没有什么指示,张嬷嬷才对着戴佳贵人说道:“奴才只是将和香料有过接触的人都说一遍,并没有说香儿就是害小主之人。”

    雅利奇这个时候才出声“行了,没人现在就说香儿是凶手,只是说她有这些嫌疑而已,张嬷嬷你继续。”

    “是!”张嬷嬷对着雅利奇福了福身子后,继续说道:“这些就是宫里面接触过戴佳贵人屋子里香料的人,不过这些香料都是由内务府从宫外面采购进来的。也不妨是有人直接在宫外面做了手脚。”这种事情并不是没有可能。

    只要在包装上做点别人难以察觉的手脚,再打点好分配香料的高公公和赵公公,将被下了药的香料分配到永寿宫戴佳贵人那里很容易。毕竟贵人用的香料和常在答应的可不一样,后宫什么人用什么东西那可都是有规矩的。一般情况下可不能逾越,要动手只要在某些特定的东西上下手,很容易就能让别人中招。

    但这种情况却不是如今的情况,因为戴佳贵人那里香料有问题的,不是贵人特制的香料,而是一种很是普通的香料。得宠一点的大宫女都能用上的香料。

    “永寿宫检查的情况怎么样?”雅利奇突然问道张嬷嬷。

    “回禀主子娘娘,微臣检查了永寿宫其他小主的东西,并没有发现有问题,只有戴佳贵人的香料是有问题的。”

    “呵!”雅利奇笑了“这才有意思了,就淡淡戴佳贵人一个人的香料有问题?”

    此话一出其他人皆不语,因为他们都没法接口,不过这种时候还是有勇士敢于直面人生的,只见徐太医从一旁走了过来,勇士呀!

    众人星星眼看着徐太医,顿时觉得徐太医甩袖子的姿势是那么的潇洒逼人。

    “启禀主子娘娘,微臣想到一种情况,这香料或许不是别人直接下了药。”徐太医顶着众人星星眼视线说道。

    “哦!”雅利奇挑眉“徐太医难不成觉得还有另外一种情况?”

    “是!”徐太医回答的干净利落“还有一章情况,那就是装香料的盒子有问题,一般而已皇宫里装香料的盒子都是用的木质的,若是有心人先在盒子上做了手脚,也说不一定。一旦香料放在这样的盒子里面,因为是密封的因此很容易本身也就被染上。”

    “张嬷嬷让人派人跟着香儿去永寿宫取装香料的盒子。”雅利奇潋目说道。

    若真是盒子有问题的话,那这事就更加大条了,说不一定还会扯到她头上去,毕竟吩咐人打扫东西六宫的人是她这个皇后,而不是其他人。即便是扯不到她头上,也会落下一个失职的罪名来。

    好在这样隐秘的招数,还没有多少人会,因此盒子并没有问题,也就是说这做手脚的人就是眼前跪在地上的这几人了。

    “把他们都给本宫拖出去先打二十板子再说,即便是凶手不是他们,他们也有失职之罪。”雅利奇冷然的说道,压根就不管其他人求情,直接让人拖出去打了来再说。

    等人几人被拖出去打板子的时候,雅利奇又开口道:“香料的事情暂时不说,这个荷包又是怎么一回事?”

    还是张嬷嬷开口“回禀主子,荷包是戴佳贵人亲自绣的,不管绣好后是交由她身边的大宫女锦儿放着的,里面的装着的不是香料,是熏虫蚊的药物,奴才问过锦儿这里面的药物是从太医院那里得来的,奴才又去太医院查了记录,当时是由药童石榴抓给锦儿的,也就是说这事只有两个经手人一个是锦儿一个是石榴。”

    “那石榴人了?”雅利奇问道,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石榴这几天因为生病请假出宫回家了,奴才已经让人去宫外请他去了。”张嬷嬷说道。

    雅利奇在心里摇摇头,石榴怕是凶多吉少了,这事虽然是她亲自爆料出来的,可事实上这事她今天不爆料出来,恐怕那幕后之人也等不那么久,很快就要动手的。

    那么再这之前先清理重要的证人,完全是正常人的思维,只有某些脑残奇葩才会留着证人,让男主女主有指认自己翻身的机会。

    显然雅利奇遇见的这个幕后凶手是正常人,不久后张嬷嬷派出去找石榴的人回来了,带来了石榴已经死了两天的消息,并且从石榴死不瞑目的尸体可以看得出来,这是他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