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清穿奋斗日常 > 章节目录 第097章 坑人的牛痘
    事实上戴佳贵人是高估了雅利奇,她只是懒而已,觉得这事其中的猫腻太多了,要查清楚要花费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她虽然是皇后,可却没有为人民服务的觉悟,因此直接快刀斩乱麻的杖毙一些人达到震慑的目的就行了。

    至于为什么锦儿会逃脱一届,那是戴佳贵人想当然了。雅利奇不是没有惩罚锦儿,而是这事她还没还是惩罚了。

    药童石榴的死是一件大事,任何皇上就是在垃圾也会收买一个太医院的太医做心腹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

    在太医院的药童基本上就是未来的太医,像皇宫里有奴才生病了,一般都不会去请太医当然了他们也没资格去请太医。可也不能眼睁睁的等待死亡呀,因此他们一般都是请药童来看病,请药童抓药。当然了也不是没有奴才生病能得太医相看的,可那种情况是少之又少,而且还得主子开恩才行。

    所以石榴死了这事,雅利奇根本就不敢沾手,直接交给的嘉庆皇帝,最后查出来结果如何要不要一直深究下去,到底要不要惩罚凶手那都是由嘉庆皇帝说了算。

    戴佳贵人完全是想错了,这根本就是两回事,根本不能混为一谈。

    雅利奇自然没有心思去解释这事了,她将精神都放在了自己的宝贝绵悅身上。清朝的规矩阿哥长到六岁就要搬进阿哥所里,一方面自己住培养独立能力,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阿哥要到尚了。

    读书后这皇子的作息时间和后妃们的就大不一样了,每日皇子于卯初入学,未正二刻散学。散学后习步射,在圆明园五日一习马射,寒暑无间。可谓是苦逼到了极点。

    因此雅利奇准备在绵悅去尚之前,完成一件大事。

    事实上对于某些事情,那可真是不穿越不知道,一穿越吓一跳。

    雅利奇最初穿越的时候还在幻想着自己称王称霸的大好局面,如今也正走在这一条道路上。可越在清朝待久了,越td的想骂人。

    如果上天在给雅利奇一次机会,她是死也不会穿越到清朝来的。

    据《中国传染病史料》统计,古代中国疫年与非疫年的比例逐代递增。三国时是1:76,而清朝则是1:23。就传染病的流行次数来说也是逐代递增,三国时还是17次,清朝则是74次。也就是说,清朝是传染病最高发的时期。平均每隔一年就会有大范围的传染病流行,大清可谓是历史上最倒霉的时期。

    大清一直都在与天斗、与地斗,与传染病斗,虽然弯路不少走,但关键时刻有身手。抗争天花用了二百多年,但清末防控鼠疫却只用了四个多月。

    让雅利奇说,说句不夸张的,大清的发展其实就是一部防控传染病史。从治国方针到民生福祉,到处都有防控传染病的影子,如避暑山庄的兴建、满汉百姓的隔离等。从皇室到民间。传染病的阴影一直笼罩在头上。皇上死了皇子死、皇子死了亲王死、亲王死了妃子死,妃子死了百姓死。

    天花,这是一种浑身满脸长痘痘的烈性传染病。本不是中国特产,也并非满人的特产,但天花像恶魔一样,成了“大清病”。大清战“痘”由最初的躲避、祈神到主动防御、积极推广治疗。

    满人在东北,很少得天花,但满人要夺天下,与明军打得你死我活,结果清军染上天花。满人还没入关。天花先出关了。天花的致死率高达百分之六十以上。满人为此制定了严格的“避痘”制度,如避免百姓聚集、及时隔离染病者。

    清太宗后金天聪五年,皇太极的侄子染天花而死,追悼会都没敢开。皇太极也躲了。清崇德七年,沈阳便开始大范围流行天花病,据《崇德三年满文档案》中记载,有外国来使朝贺,皇太极避而不见。“时因国中,出痘者多。上戒之。”

    入关后的顺治小皇帝更是诚惶诚恐,因为身边的亲戚纷纷死在天花上,北京稍有风吹草动,便跑到西苑、南苑一避了之。谁知,如此小心的顺治还是因为死在了天花上。清顺治十七年,顺治最宠爱的董鄂妃染病而死,此时又恰逢北京天花大流行,顺治完全沉浸在失去爱妃的痛苦中无法自拔,更因没及时去避痘而悲催。一年后,年仅二十四岁的顺治也因天花而死。此时,在西华门外躲避了多年,但已经出痘的康熙正式继位,小小年纪就一脸麻子。

    巨大的恐慌让本来就迷信的人更加迷信了,人们认为是天花神在作恶。于是,从皇帝到百姓,人们纷纷祈神求福。天灵灵、地灵灵,不让我得天花行不行。

    据传教士汤若望回忆,在皇宫内设有多个庙坛,以祭祀痘神娘娘。

    《建州闻见录》记载:“疾病则绝无医药针砭之术,只使巫师祷祝,杀猪裂纸以祈神。”洪若皋的《南沙文集》记载:“凡种痘家,务洒扫特斋,中堂供奉天妃娘娘,朝夕诵经咒。”痘事就是天妃娘娘的分管领域。

    痘事靠祈神其实是个很逗比的事,顶多求个心理安慰,隔离才是必须的。先是八旗军民,然后扩大至北京居民,外地来京的、出洋回国的一律严查。一旦发现疑似病人,立即隔离到远郊区。因此那些满脸青春痘的躺着也中枪。

    摄政王多尔衮曾做出指示:“约定带出二十里外”。很多病人与家属被赶出城外后,生活困苦,时有惨死街头者。在皇宫内部隔离更为严格,不管是谁,一旦被隔离,就真的成了瘟神,人人躲着走。京城内流行的口头语严禁已经变成了“你躲我远点”、“你有多远滚多远”。

    海关对防控天花也出台了特殊的隔离政策。《海录》记载“凡有海艘回国,及各国船到本国,必先遣人查看有无出痘疮者,若有则不许入口,须待痘疮平愈,方得进港内。”最严重的则是,满人怨恨汉人传染天花,遂实施严厉的民族隔离政策。清廷将大批汉民赶出京城,上山下乡,有些人一直被隔离至死。

    天花的防控形势危急。再加上新任的康熙皇帝自己也得过天花,因此康熙皇帝高度重视,做出最重要批示,谕令设立“查痘章京”一职。比卫生部长职权还大,专司天花的检疫与治疗。太医院设立痘诊科,规模庞大,相当于建立的临时传染病医院。

    即便如此,但蒙古各王公还是不敢来北京。他们建议,康熙出来北上走两步。康熙没法子,为了加强对蒙古各部的统治,在承德大兴土木,兴建避暑山庄。与其说是避暑,不如说是避痘。

    这才是历史真相呀,康熙在初期的时候,可没有什么奢靡享乐的想法,修建承德避暑山庄完全是为了大家的小命。

    因为修建了承德避暑山庄,因此康熙皇帝决定实行围场带班制。即与蒙古王公一起围场狩猎。

    康熙皇帝的孙子乾隆皇帝就曾在《避暑山庄百韵诗》中说:“我皇祖建此山庄于塞外,非一己之豫游……抚有中外(蒙古)四十八旗诸部落……但其人有未出痘者,以进塞为惧……我皇俯从其愿。”乾隆的意思很明白,我爷爷没有享乐之风、奢靡之风。

    因为自己也曾是受害者,因此在防控天花这事上,康熙皇帝确有伟大英明之处。当时治疗天花已经有了疫苗。汉人早在宋真宗时代就发明了人痘接种法,但此法不安全,有时会引起天花。

    因此满人对种痘术极为恐惧,唯恐避之不及,跟现在恐惧扎艾滋针的感觉差不多。唯此时康熙有慧眼。果断推行种痘术。

    康熙三十三年,康熙命内务府广储司郎中到江西请来名医,进行种痘推广。康熙说:“尝记初种时,年老人尚以为怪。朕坚意为之,遂全此千万人之生者,岂偶然耶?”康熙的最高指示必须有效果,实际效果确实不错,天花发病率大幅下降。

    此时,世界各地正饱受天花之苦。一听是大清竟然有这事,当时的日本人、俄罗斯人及很多欧洲人也纷纷慕名前来取经。此时的大清俨然一个先进的世界医疗中心,各种名医大家、各种医学著作不断涌现、各种大小的国际医学学术会议不断。

    说句不客气的话如果那时有诺贝尔奖,医学奖定会给中国人。

    直到爱德华詹纳发明了更为安全的牛痘术,中国的人痘术才退出了历史的舞台。但是,但是,现在坑人的事情发生了,爱德华詹纳是在1796年5月发明的牛痘术,离现在还有十几年的时间了。

    偏偏雅利奇之前眼睛就盯着工业革命去了,忘了这一茬,没将这货列到最紧急的名单里,导致了这货现在还在自己的祖国英吉利溜达了。

    现在绵悅都已经五岁(虚岁)多了,再不种痘就要去尚书房了。雅利奇虽然不是一个万能的神,可她却记得一点,那就是小孩子突然猛然和其他陌生人接触了或者是搬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里,总是要适应一段时间的。

    不单单是适应人,还要适应那里的环境,也就包括了病毒。雅利奇记得自己以为小时候上学的时候,每次暑假寒假放完假后,上学读书,总是还生一场病,在也许是和个人的身体抵抗能力有关,但也不排除那所谓的适应能力。

    那些说牛痘安全可靠的人,简直就是混蛋。

    第一牛痘病毒是要比人痘安全一些,可到底也是病毒呀,是病毒就有致命的危险。尤其是坏疽性牛痘,损害呈慢性进行性发展,逐渐扩大加深,身体其他部位亦可出现迁延性损害,而且经常会发高烧,坏疽性牛痘患者常因败血症而死亡。

    第二虽然现在知道牛痘比人痘安全可靠,但是现代那种安全可靠的牛痘那是经历了时间驯服出来的。最初原始的牛痘病毒威力谁也没有试过,谁知道会不会比康熙皇帝推广的人痘病毒威力小了。

    即便是爱德华詹纳他发明了牛痘术,可之后也是通过了二十多年的时间来逐步的完善这个的牛痘术的。

    如今雅利奇想要给自己的宝贝儿子绵悅种上安全可靠的牛痘,简直就是大白天在做梦。原来雅利奇是有金手指的,可以利用宇宙商场购买这些。

    可偏偏牛痘这玩意是病毒,即便是成熟的驯服的牛痘也是病毒,宇宙商场是严禁倒卖这东西的。因为要是你看一个人不顺眼,丢一个病毒过去,说不一定那就是毁灭整个星球的节奏呀!

    宇宙商场之所以这么给力,那就是因为他有数不清的“主角”为他服务,给他输血浇灌,“主角”不管到底是不是人,可都是一种生命形态。任何生命形态都有被病毒放倒的可能性,因此宇宙商场是不会干这种杀鸡取卵的事情的。

    雅利奇在得知这事后,人都要疯了!

    为什么别人穿越清朝,弄牛痘简直那就是小儿科几句话的事情,可到了自己这里,却是那么困难重重了。

    这肯定不是我的人品问题!

    没办法,做人还是得自食其力,雅利奇赶紧的传话出去让桂林在她们家城郊的庄子上赶紧去实验一下牛痘,争取在绵悅搬出翊坤宫之前,将这牛痘给弄出来。至于后面要不要做圣母,将这玩意公布出去,雅利奇很自私的表示自己要想想,这可是一个大问题。

    趁着这段时间,雅利奇请来了太医让他给绵悅调理一下身子,因为即便是牛痘发明出来了,可种上去的时候,还是会发热起痘,只是反应比人痘小,比天花这个正大boss更是小儿科了,但雅利奇还是怕出意外呀!

    因此最近一段时间里,绵悅小阿哥的日子过得有点苦逼,天天不仅要看书识字,还要被额捏逼着喝那奇奇怪怪的汤药——真的好难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