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清穿奋斗日常 > 章节目录 第098章 端午出事
    长城和罗马都不是一天能够建成的,同样的这成熟的牛痘技术也不是一天能够搞定的,雅利奇就算再着急也只能窝在翊坤宫里等着。

    五月初,端午节将至。其实在圆明园内从四月下旬已经开始相当的热闹,许多太监宫女都被临时抽调至御膳房帮忙。

    五月初一的那日,福海已经有开始有演龙舟的活动。

    章佳贵人坐在窗户旁边看着外面骄阳似火,心里有些感慨。去年五月,她还在家里准备着复选,因此虽然端午节的赛龙舟毕竟她也去看了,可那激动人心的场面,却不能让她入景,那个时候章佳贵人一心想着复选的事情了。

    去年的赛龙舟她没心思看,今年的章佳贵人突然也没心思看,她的肚子已经快七个月,滚圆滚圆的肚子阻碍了她的行动,所以这会儿即使外头再激动人心,章佳贵人还是能少出去就尽量少出去。

    满洲人重视端午节可以追溯到金朝,热闹的气氛与现代可谓是天壤之别,宫中早早就赏下了端午贡品。

    章佳贵人注意到一般会赏下的香包香囊这一次并没有放在她的面前,倒是嘉庆皇帝在百忙之中过来探望章佳贵人的时候,带来了没有赐下的香囊,还道这是经过太医院院使的亲手制作的,只经过嘉庆皇帝的手,与其他人的香囊大有不同,可以安心佩戴在身上。

    “奴才谢皇上厚爱,让皇上费心了。”章佳贵人闻言不由地嘴角微弯,脸盘圆圆的看着有些富态,表情也越发柔和,她的手慢悠悠的摸着自己的肚子,已经有了做额捏的样子。

    现在的章佳贵人身体有点笨重,所以连请安都直接被免去了,嘉庆皇帝见章佳贵人挺着圆滚滚的肚子,后背还靠着一个软垫,便道:“章佳贵人。可是很辛苦?”

    “太医说这是正常的,待日后奴才的肚子越来越大,这腰椎就很可能会越发有酸痛的感觉。”章佳贵人笑着说道:“皇上不必担心,孩子在奴才的肚子里好着呢。”

    “的确。有太医看着,朕亦放心,明日便是端午,朕在福海旁开粽席,你若是顾及着你的肚子。只需露上一面便可,切莫太过操劳。”嘉庆皇帝想了想,嘱咐道。

    “瞧皇上说得。”章佳贵人扑哧的笑了出声“奴才身子不弱,太医也让奴才多外出走走,只是不要走太远,不要走那湿滑之地,至于福海,奴才‘只远观不亵玩焉’。”

    “就你会贫,明日人多又热闹,自然是小心为上。”嘉庆皇帝眉一挑。像是有所不满章佳贵人的态度。

    经过这么几个月的相处,章佳贵人早就学会察其言观其色的本领,虽说嘉庆皇帝并不会真的发她脾气,但是也不能让嘉庆皇帝觉得她恃宠生娇,章佳贵人正打算安抚一下嘉庆皇帝,忽然肚子一动,她也随即叫了一声“哎哟。”

    “怎么了?”嘉庆皇帝不明所以的问道。

    章佳贵人笑逐颜开的拉过嘉庆皇帝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这几日孩子大概是知晓端午将至,时不时就在奴才的肚子里手舞足蹈,肯定是特别期盼着他的汗阿玛来看他呢。”

    “是么?”嘉庆皇帝不是第一回当阿玛。也不是第一回感受胎动,但是隔了好几年了,仿佛只有现下章佳贵人这圆圆的肚子才是真实的,不过他的手放在章佳贵人的肚子上好一会儿都没动静。不由得随口对着章佳贵人调侃道:“朕怎么没觉得他想朕来看他。”

    章佳贵人暗想这小包子真不上道,这可是笼络嘉庆皇帝的好时机,正想着该怎么回应的时候,小包子就狠狠的在她肚子里踹了一脚,痛得章佳贵人差点掉眼泪,却让嘉庆皇帝兴奋了起来。激动的说道:“有了有了,这下可重了,看这脚力,必定是个胖实健壮的小阿哥。”

    章佳贵人的脸上的笑容更盛了,这后宫里就只有皇后娘娘所生的大阿哥,若她能一举得子,凭着自己的家世,然后封嫔封妃都是有了的。想着未来无尽美好的日子,章佳贵人的脸色越发的好了起来。

    嘉庆皇帝也是兴致勃勃的,似乎希望章佳贵人肚子里胖实壮健的小阿哥再来几下“说不得将来就是位巴图鲁!”

    “奴才就承皇上吉言了。”章佳贵人眼睛都笑得眯了起来。

    嘉庆皇帝也只是抽空过来,还待了不短时间,探望过章佳贵人过后便匆匆离开。这嘉庆皇帝走后没多久,太医院院使便来了,又一次嘱咐章佳贵人明日的注意事项,当然,主要的还是吃食问题。

    “明日园中设宴,粽子小主浅尝,意思意思一番即可,切莫贪多,这糯米本就不易消化,加上小主有孕,更是要尤为注意,另外便是那雄黄酒绝不可饮用,雄黄酒活血燥热,饮后若是不注意便有滑胎的风险……”

    章佳贵人点头应道:“有劳院使了,我省得了,想来亦不会有人给我端上雄黄酒。”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就是杯水酒,小主亦决不可碰。”太医院院使摇了摇头“其实并非一滴都不可碰,只是凡是留个心眼。”

    章佳贵人再一次的谢过太医院院使。

    端午正日,章佳贵人早早便起床了,迎接嘉庆皇帝赐下的粽子早膳。这天可谓是天公作美,晴空万里,让人神清气爽。

    过午后,这粽席便开始了,这比阳光还要灿烂的是一众嫔妃身上的打扮,就连后宫里的那些太妃太嫔们也看上去喜庆了几分。让章佳贵人倒是觉得自己是不是穿得素了点,不过她身上的缎子是嘉庆皇帝赐下的,小二把头上带着的是她刚被诊断出有了的时候,嘉庆皇帝赐下的那金镶碧玺嵌珠石榴簪,虽说没有戴佳贵人、钮祜禄氏等人那满头头簪看着闪亮,但说到贵重,也许还是章佳贵人头上这支簪略胜一筹,还真是又贵又重。

    端午很热闹,因为节日,也因为人,早上嘉庆皇帝赐下的粽子。章佳贵人除了分给其他贵人、常在、答应之外,就都赏给了宫女太监,自己没吃一口,在这粽席上。她也是浅尝了一口意思意思,便放下了筷子,谁知道这里面有没有什么猫腻了。

    人多热闹,而开始人一多,也越来越乱。很多人都喜欢这样的日子,因为混乱中做事,比起人少的情况下手,要方便的多。

    话说这次的席位排得也相当有意思,章佳贵人的位置甚至排在了戴佳贵人、钮祜禄贵人和博尔济吉特氏之上,与淑妃喜塔腊淑贤并排相对而坐,但是刘答应却明显没能这么受重视,座位更在几个小透明的答应之后。

    但这节日喜气似乎能冲淡一切,一切看似很正常,章佳贵人算是很久没有出外。所以真难得碰上端午,自然不舍得真露个面就离席。

    这粽席到了一半,章佳贵人便犯了孕妇通犯的毛病,总想方便方便,可是这一方便回来就发现大伙儿都跑到福海旁去观塞龙舟了,章佳贵人倒是在去看龙舟和留在席上挣扎着,但其他席上都空空如也,只留下几个宫女在将粽子堆上一个金光闪闪的盘子上,似乎是准备着龙舟赛完,便开始的金盘射粽的游戏。

    章佳贵人随手拿起息上的酒杯。忽然发现自己的杯子里泛着淡淡的酒气,似乎是被人刻意兑上了酒。

    不对劲。章佳贵人默不作声的捏过自己帕子做掩饰,装作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实则借着这个动作左右的看了看。随后成功发现了一个正在放置粽子的宫女果然有问题。

    而就在此时,章佳贵人忽然听到这福海边上一阵骚动,只听“噗通”一声水声,章佳贵人“听”到刘答应下水了,谁下的毒手?

    章佳贵人自问是听不到究竟是谁,众人都相当的慌乱。嘉庆皇帝立刻让人去把刘答应救上来,在场的人都有点懵了。要知道刘答应的肚子可没到三个月,这会儿落水,出事的几率可不小。

    太医已经在旁边候着了,章佳贵人慢吞吞站起身,朝着出事的方向去前去,然后,脚一顿,连忙退后了好几步,差点让兰草和红药措手不及。

    “主子,怎么了?”

    红药刚说完话,只听见“轰——”的一声,前方已经堆成一座小山一样的粽子塌了下来,场面极为壮观。

    事发突然,看着粽子快速的滚落地,章佳贵人一脸惊慌的紧紧抓着搀扶着她的红药与兰草,那些个粽子一只两只三只的朝着好几个方向滚来,越来越多的粽子倾泻而下,兰草与红药扶着章佳贵人立即往后退,旁边站着的几个小太监冲上前护着章佳贵人,场面一度看起来十分混乱。

    两边都出了事,刘答应那头已经有太医照料,而面色发白的章佳贵人则被好几人护着带到了安全的地方,那笨重的身体正隐隐的颤抖,胸脯起起伏伏的,脚步浮浮,一到了安全的地方,章佳贵人的脚一软,若是没有兰草和红药使劲撑着,就基本是毫无仪态的跌坐在了地上。

    “主子,主子。”红药大为紧张的看着章佳贵人,发现她晕了过去后,红药吓得赶紧扶着她,一边朝着众人大喊:“快来人啊,太医,太医,章佳贵人昏倒了,快来人啊……”

    红药的话惹得在场的场面一下子骚动起来,不过就在此时,突然有人发现一个形迹可疑的宫女,然后“顺手”就把她抓了起来,这名宫女忽然发了疯似的大喊大叫道:“不管奴才的事,不关奴才的事,是刘答应指使奴才这么做的。”

    嘉庆皇帝正走到章佳贵人的身边,听到这话,他忽然停了下来,不仅是他,众人场面一片混乱,声音吵杂,但这尖利的声音却瞬间传遍了众人的耳朵里,这一下,所有的声响都停了下来。

    嘉庆皇帝迅速反应过来,继续快步走向章佳贵人,阴沉的问着兰草与红药:“这边刚才究竟出了何事?”

    听着嘉庆皇帝的问话,红药浑身发颤的根本发不了声,兰草顶着压力开口道:“刚刚主子回席的时候,奴才们皆听见那边有人落水的声音,主子起身本想过去看看发生了何事,没想到那粽子山一下倒了下来。”

    “刘院使呢?快把刘院使给朕传来,要他在的时候偏生拖拖拉拉的,章佳贵人要是出事了,朕就唯你们是问!”就在嘉庆皇帝对着苏培盛怒吼的时候,给刘答应治疗的其中一个太医巍巍颤颤的小跑过来,嘉庆皇帝瞅了一眼章佳贵人没有几分血色的脸庞,脸色越发黑沉。

    “臣、臣……”这太医一下便吓得跪下了,结结巴巴的说道:“皇上,在太医未到之前,让臣给章佳贵人、章佳贵人把个脉,确保贵人平安……”

    嘉庆皇帝将章佳贵人的手拉了出来,太医迅速的伸出二指按在了章佳贵人的手腕上,他鬓角的汗“噌噌”的狂渗出来,压力颇大。

    嘉庆皇帝看着周围依旧混乱一片的景象,耳边是的声响主要还在来自大吼大叫的宫女,加上这边有一个已经晕倒了的章佳贵人,还有一个不知怎么落水的刘答应,眉头紧紧蹙起,就是这么想了一下更是气急攻心,瞬间暴怒的对着众人吼道:“都给朕闭嘴!”

    此话一出,众人立刻安静了下来,连在刘答应身边小声哭泣的近身都不敢发出丁点声音。嘉庆皇帝见众人终于安静下来,复又开口道:“所有的人都给朕听着,此事究竟怎么回事,待章佳贵人醒后,朕自然会查明真相。”

    嘉庆皇帝这话里连提都没有提起刘答应,章佳贵人的人心下都稍定,至于刘答应那头,只有身为雅利奇敢开口询问刘答应的情况。

    太医还在为章佳贵人把脉,嘉庆皇帝忽然望着太医,吓得太医的手一抖,险些从章佳贵人的手腕上滑落,不料本就惊魂未定,嘉庆皇帝又朝着他开口:“刚才你在那边为刘答应诊断的时候,刘答应的情况如何?”

    “刘答应、刘答应她……”太医吓得一时之间牙齿都颤抖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