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清穿奋斗日常 > 章节目录 第100章 金手指带来的自大
    作为嘉庆皇帝上台后嫔妃第一第二所怀的孩子,嘉庆皇帝那是很重视的,不惜自降身份亲自审问这事。这原本也没什么问题,毕竟自古以来男人最看重的事情就只有那么几样:权势、美//色、子嗣。

    作为这天底下的老大嘉庆皇帝不缺权势更不缺美人,因此唯一能让他上心的就是子嗣的传承了,恰好这又是古代,讲究一个多子多福。若是没有儿子,别人当着面可能不会说你什么,可背后少不得会嘀咕两句。

    至于是嘀咕这男人的能力问题能力,还是嘀咕这家人是不是祖上干了什么缺德事生不出儿子来,那就不得而知了。

    因此嘉庆皇帝这番重视,倒不是说他怀疑这事是雅利奇干的,也不是对雅利奇这个元后不满了,纯粹是男人的自尊问题。

    只是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男人和女人的区别?

    自然不是因为性别不一样,不是因为传宗接代的。不然这自然界里也不是没有自攻自受的生物,大家常在厨房看见蟑螂就是其中一个。因此看见了蟑螂不管是公是母一定要将他灭掉,不然很快他自攻自受就能生出一大堆蟑螂来,也就是因为这本事和他同一时期的动物都灭绝了,可人家还活得好好的。

    男人和女人最大的区别就是心里想法不一样,哪怕是雅利奇再怎么理智的一个人,可她到底不是从小三从四德培养起来了,再看看她之前的那些举动,说是一个女强人也不为过。

    这世道做女人不容易,做女强人更是难,哪怕是雅利奇在嘉庆皇帝面前表现得在温顺,可她骗不了自己的那颗心,那里才是最真实的写照。

    让一个现代女强人和一个古代三妻四妾天经地义的男人结为夫妻,而且还是男人占据主动权,想想这都是一个悲剧。

    因此哪怕雅利奇表面上是一派的贤后,可心里却已经扭曲得不得了了。瞧着自己名义上的丈夫为小妾光明正大的主持公道,雅利奇心里就恶心的不得了。

    她没有经历过古代三从四德三妻四妾的教育,在现代也没有经历过什么为了家族牺牲自己的婚姻,搞政治联姻。过着日后自己和老公各在在外面找请人的上流贵妇。

    她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少女而已,只是多看了几本言情小说,根本没有经历过这样委曲求全的事情来。

    人都是有血有肉的动物,饶是雅利奇一直对自己说不要爱上嘉庆皇帝,不要爱上他。可感情这种事情。是你说能不要就不能不要得了的吗?

    显然不可能!

    头一次雅利奇觉得自己以前看的那些言情小说都说骗人的,尤其是那些清穿小说,哪怕是皇上皇子也只会爱女主一个人,不会去招惹别人,哪怕就是为了朝廷才纳妾也是不会进那小妾的屋子,不会让她们怀孕生子。

    然而雅利奇穿越过来后才发现,这些小说都是中二期少女写的吧,哪有那样的好事,自己占了嫡妻的位子,生儿孕女。为了自己名声和丈夫的事业,同意让自己的丈夫纳妾。结果人接进来就是独守空房活活守活寡的架势,不仅如此还要打压人家抬高自己的名声,这也就算了,偏偏还要人家小妾的娘家出力,为自己丈夫的大业添砖添瓦,末了等着自己丈夫的大业成了,就一脚把人家给踹开。

    呵呵,合着天底下的好事都让你占尽了,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突然之间。雅利奇不怎么忌惮淑妃喜塔腊淑贤了,这个时代做女人就是这么的难。那些中二少女想想出来的事情,完全没有操作性,比如种田。你丫的要是敢在皇宫敢在王府种田,恐怕没有诱惑到男人之前,就会有人将你给收拾了,脸面呀!宫里府上是缺了你的份例不成吗?还得你去种菜。

    好吧,这些都扯远了。

    雅利奇虽然再费尽心思嫁给嘉庆皇帝之前就有了这些美梦都是破碎的心理准备,也做好了嘉庆皇帝三妻四妾的心理准备。可事到临头了,雅利奇还是忍不住心酸。

    或许她自己之前没有察觉到,从她一开始瞬间嘉庆皇帝,她就已经踏入了这个“陷阱”里了。而且偏偏这个“陷阱”还是她自己挖的,说什么为了改变民族未来悲惨的历史,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说白了还不是为了自己的野心。

    对,雅利奇有野心。

    不然她也干不出那么多的事情来,谋害乾隆皇帝的事情她都义无反顾的打着正义的名声做了,为了自己的私欲,甚至下令给暗卫若是“请”不回来就暗杀掉那些科学家的,你觉得她真是善茬?

    可人一生下来都不是邪恶的,雅利奇只所以如此,说到底还是因为穿越因为金手指。正是因为这两样东西,导致了她虽然表面上一副谦逊温和的模样,实际上内里一直都觉得自己高高在上,看别人的眼神都是眼睛朝下看的。

    然后因为一次又一次的算计成功变助涨了她的野心,让她一次比一次胆子大。这会儿看着嘉庆皇帝如此看重章佳贵人和刘答应肚子里的孩子,雅利奇只觉得自己之前对他的一片心意都被喂狗吃了。

    若不是她,嘉庆皇帝还是一个苦逼的皇子了,那里会是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

    可雅利奇也不想想,是她自己主动要嫁给嘉庆皇帝的,她觉得心酸,那喜塔腊淑贤了?

    好好的元后嫡妻被人弄成了妾室,逢管历史上她是怎么成为嘉庆皇帝元后的,但是人家就是成了。更不要说要是没有雅利奇搅局,人家儿子嫡长子都有了,可如今却是一个没儿子没家世也没多少宠爱的淑妃。

    这td和元后简直是天差地别的差距呀,就说人家日后要死,那也是日后的事情,人家至少前面风光了十几年的。

    要是喜塔腊淑贤知道了“真相”,肯定会去和雅利奇拼命的。更不要说那位如今已经死了的,历史上给嘉庆皇帝生下皇长子的那位刘氏了。

    只是如今已经被金手指所带来的巨大优势迷惑住了的雅利奇,根本不可能站在嘉庆皇帝和喜塔腊淑贤的角度想一想。甚至于她觉得自己有这么大的金手指在,那么这个世界都迟早会被她踩着脚下。

    这么一站在上帝的角度上一想,雅利奇自然就更加看不惯嘉庆皇帝现在的做派了。你可是老娘的男人,怎么可以一心向着别的女人了。如今这些女人怀着的还是女儿你就这样在乎了,要是真让这些女人给你生下一个儿子来,还不知道会怎么的维护了。雅利奇紧咬了一下嘴唇。她不允许是人生大赢家的自己,竟然会栽倒男人身上,要栽也是男人栽倒在自己身上。

    在嘉庆皇帝没有注意到的时候,雅利奇的心已经开始因为自大魔化了起来,丝毫没有看见她嘴边的那抹诡异的笑容来。

    而嘉庆皇帝的审案还在继续。

    “也就是说。你并不清楚刘答应究竟是怎么掉下去的么?”嘉庆皇帝冷冷的问道。

    “回皇上的话,奴才确实不甚清楚。”这宫女战战兢兢的说道。

    嘉庆皇帝沉吟了一阵,复又开口到:“那你可知晓是谁推了你一把?”

    “当时奴才周围都站满了人,大家都看着龙舟,互相推攘的情况并不是只发生了一次,只是那一下让奴才几乎没能站稳,还让奴才没能看好主子。”宫女自责的说道:“奴才不知谁推了奴才一下,奴才该死。”她“咚咚咚”的一连磕了好几个响头,浑身都在发颤,但并没有混乱。

    “有没有人确实看到了当时的情况?”嘉庆皇帝脸色黑沉。听这宫女的话,刘答应很有可能是被人推下去的。

    嘉庆皇帝这一发问,没人说话,但很快当时就有站在这宫女身旁的人站了出来作证这宫女说的话属实:“奴才当时站在小蝶的身旁,小蝶朝着奴才的身上撞过来的时候,奴才也差点没能站稳,亏得奴才身旁是一颗老树,这才让奴才稳住了小蝶的身子。”

    可是当嘉庆皇帝再一问,这宫女也没能看到刘答应落水时候的情况,还有几个站得远了些的宫女。有的说刘答应好像是因为兴奋过度不住的靠前失足,有的说好像看到有人撞了刘答应一下让她没能站稳,反正是众说纷纭,听得嘉庆皇帝头痛。于是这一切也只有等刘答应醒过来再问她,于是嘉庆皇帝将那宫女晾在一旁,让抓到此人的侍卫复述当时的过程。

    虽然当时的状况是很混乱,大部分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不断滚落的粽子山以及在粽子山后不远处的章佳贵人身上,有一些人的确反应过来了,立刻朝着章佳贵人的方向赶去。可是当大部分人都往一个方向赶的时候,有人想要趁乱退出,而且表情鬼鬼祟祟十分可疑这样的人还是特别的显眼,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声,侍卫就一窝蜂的把这宫女抓了起来。

    总归一句,就是有人想浑水摸鱼就对了,这么乱的情况下,能够完全看清楚事情发生的人寥寥无几。

    嘉庆皇帝无法,只得让人松开了这宫女口中的绢条,不想着宫女好像才醒了过来似的看着嘉庆皇帝,然后不住的朝着嘉庆皇帝磕头,大嚷大叫道:“皇上,饶命啊,饶命啊,奴才也是迫不得已……奴才是迫不得已才将那粽子山扯下的……”站在她旁边的鄂罗哩赶紧拉着她,可是这宫女似乎蛮劲很重,差点让鄂罗哩栽了个跟头。

    殿内又开始一片吵杂。

    嘉庆皇帝怒极,随手拿起旁边的物件朝着前方砸了过去,大怒道:“统统给朕闭嘴。”

    这嘉庆皇帝脾气一上来,就差没先打她二十板子后,这宫女便战战兢兢的将那事细细说来。

    宫女道她是去年小选出身的,平日里多是打杂的活计,宫女平日的月俸微薄,她这回接到父亲病重还欠下了高额药费的消息,可是她平日所接触的都是与她一样家境贫寒的小宫女,就在她急得团团转的时候,刘答应忽然招她过去,问她这回在端午宴里是不是负责端茶奉酒、堆粽子山,她起初不知刘答应为何有此一问,刘答应最后干脆挑明了让她做换水酒以及扯粽子山的事,还对她说只要她做了,那么她阿玛的药费便不是问题,若是她不做,那么这宫中就再无她立足之地。

    一个小小的宫女又如何与一位嫔妃相斗?刘答应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了她父亲的消息,以此作为要挟,她急需银两,还得留在宫中,而刘答应又对她说只要做出意外的样子,便不会有人察觉,她只想吓章佳贵人一吓,最多只是让章佳贵人动了胎气,不会出事的。

    她拉下粽子山的时候,章佳贵人的确离着那粽子山还有几步,嘉庆皇帝又问了一些关于水酒的事儿,她也一一作答,被嘉庆皇帝派去搜她床铺的人很快亦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布袋,里面装着十两银子,那宫女脸色立即被吓得苍白,结结巴巴的道这便是刘答应给予她的,

    直到真的出了事,她才发现远没有这么简单,至于刘答应失足落水,这就不是她所知晓的范围,毕竟那时候她正在协助打理粽子山。

    事情说到了这里,其他人的心里都想着是刘答应多行不义必自毙。但一旁的雅利奇却觉得这事并不这么简单。

    雅利奇在一旁听着,忍不住在心里想了起来,觉得这是有人布下一个局,想要害章佳贵人,又让这名宫女在陷害了章佳贵人之后,让她做出惊慌失措的心虚样被人发觉,然后就反咬刘答应一口。

    刘答应失足落水,胎儿亦不知能否保住,这一来必会对身体造成极大的耗损,就是刘答应想伸冤,他们应该也已经安排好了一切,无论如何也能让刘答应百口莫辩,若是没有其他的证据刘答应这一下可就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