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清穿奋斗日常 > 章节目录 第102章 幸灾乐祸
    说来亦好笑,章佳贵人察觉到下半身湿漉漉的差点没以为自己了,突然想起来可能是羊水破了的时候,这阵痛便开始朝她袭来,从没感受到这种痛苦的章佳贵人一直想挠人,很快章佳贵人的子宫便开始收缩,痛得章佳贵人越发想撞墙了。

    这边章佳贵人快生了,圆明园那边正举行中秋晚宴,这章佳贵人临盆的消息传来,嘉庆皇帝便撇下了晚宴匆匆赶到畅春园内。

    看来嘉庆四年的节日,还真是没有几个能安宁的度过的。

    原本这章佳贵人临盆应当由雅利奇赶去,但嘉庆皇帝却让她留下来继续主持中秋晚宴,雅利奇无法,只得继续与宫妃一赏月吟诗行酒令,可这嘉庆皇帝一走,大伙便也逐渐失了兴致,众人皆不仅嫉恨章佳贵人生产时有嘉庆皇帝陪伴在身边,又记挂着章佳贵人肚子那块肉究竟是男是女,自然越发的心不在焉,雅利奇自然明白这样的情况究竟为何,只是碍于是中秋晚宴,也不好太快让众妃离开。

    又过了半个时辰,畅春园那边还没传来消息,雅利奇想嘉庆皇帝应是不会回来了,而众妃亦意兴阑珊,她便让众人散了去,倒是有人提出要到畅春园那头,不过也被雅利奇婉转回绝,只让她们回宫等消息便可。

    这生孩子可摸不准时间,有人不过半个时辰便生了出来,但也有难产的人生了一日都可能未能生出来,最后精疲力竭无力咽下这一口气,整个人便完了。

    当然章佳贵人既非前者又非后者,只是章佳贵人也是从酉时开始阵痛,却过了亥时后还没能生了出来,老太医在外头候着,嘉庆皇帝还让人拿来了参片,这时候还只听章佳贵人房内的接生嬷嬷不断的说着:“小主,用力,调整呼吸。用力……”

    原本太医说章佳贵人顺产的几率很大,嘉庆皇帝倒是觉得这生孩子应该很快,只是等了两个多时辰,这中秋都过了。不想章佳贵人还没能生出来。于是嘉庆皇帝便命人拿来饿了瓦罐,直接在章佳贵人的房外摔了起来。

    “乒里啪啦”的摔瓦声传来,不说清脆悦耳却绝对提醒神脑,里头章佳贵人正痛得脸色发白,唇瓣都咬出血来。五六个贝齿印记清晰可见,却都快脱力了,幸亏嬷嬷将一块参片放进章佳贵人的口中,同时也听到外头摔瓦罐的声音,章佳贵人努力的深呼吸,力气和精神又开始慢慢恢复过来。

    “小主,用力,深呼吸,就要出来了,小主。坚持啊!”嬷嬷看着章佳贵人,大声鼓励道。

    章佳贵人痛得想死,这感觉比她每月亲戚来时的痛苦要痛多了,只是听到嬷嬷在一旁大喊:“看到头了,小主加把劲,一鼓作气,这龙裔就出来了,倒是无论是小公主或是小格格,皇上肯定都喜欢。”

    “要不你给我数一下一二三吧,你数到三的时候本宫用力。一直数一直数,直到生出来位置,”章佳贵人不知道自己的话讲出来没有。因为现下她气若游丝,嬷嬷注意在她的下半身。她这声音不知能不能引起嬷嬷的注意。

    当然,这接生嬷嬷可是专业的,一听章佳贵人这么说,便赶紧一二三、一二三的喊了起来,章佳贵人下半身痛得想撕裂一般,听着嬷嬷的节奏。突然一个用力,章佳贵人眼前一黑,下半身几乎痛得没有直觉,只感觉嬷嬷在她的身下把什么东西一点点的抽出来。

    有那么一小会,章佳贵人眼睛还睁着,大脑却一片漆黑,忽然“呜哇”的一声,只听是出生婴儿的啼哭,终是让章佳贵人回过气儿、回过神来。

    章佳贵人这才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耳朵亦蒙蒙的,嬷嬷抱着一个浑身皮皱皱,污秽物还没洗干净的婴儿给她道喜:“恭喜小主,贺喜小主,是个漂亮的小公主。”

    公主?那就是个女孩了?

    虽然章佳贵人有点遗憾不是儿子,但是女儿也不错,教养好了,跟母亲贴心。接生嬷嬷将冼干净的孩子包起来,送到章佳贵人面前。刚出生的婴儿大多是红红的皱皱巴巴的,眉眼没有长开,章佳贵人看了好一会儿,完全移不开眼睛,还是接生嬷嬷提醒:“小主,皇上还在外面等着呢,奴才要将小公主抱出去给皇上看过。”

    “知道了,抱出去吧。”说罢,章佳贵人被人扶着躺下来,兰芝喂着她喝参汤,又有宫女嬷嬷上前收拾床铺。

    在外间摔瓦罐的嘉庆皇帝自然是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小公主十六日子时出世,没赶上中秋,但常言道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无论如何这几日都是中秋佳节,更因其生在帝皇家,自一出世便是与众不同,那哭声声如洪钟,日后必定非同凡响。

    嘉庆皇帝不能进产房,加之章佳贵人生产后需要好好休息调养,嘉庆皇帝只得在外间慰问了几句,又让人抱出了小公主瞧了瞧,虽然嘉庆皇帝脸上一脸止不住的喜悦,可对比雅利奇生下嫡长子的时候拿笑容还是浅了几分。

    这头章佳贵人生了,雅利奇与圆明园一众后妃也很快得到了章佳贵人生了一小公主的消息,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还有些幸灾乐祸,谁让之前章佳贵人的姿态让人非常不爽了。

    章佳贵人命好,肚子又争气,关键是嘉庆皇帝还处处护着她,这怎能不让众妃羡慕嫉妒恨呢?也许恨比较多一点?

    如今她竟然生出一个小公主来,不是大家意料之中的小阿哥,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看她笑话了,谁让她之前将事情给做绝了。

    别人心里是怎么想得雅利奇不知道,对于这结果她早就知道了,如今听到了消息倒也没有多少意外的惊喜,反倒是翊坤宫的奴才上上下下的听到这个消息小嘴裂开了花。

    只有主子好了,他们这些做奴才的才会好,因此只要没有异心的奴才都会全心全意的维护主子的利益的,这会儿听到之前一直眼睛朝天上看她,自以为有了皇上的庇护生下一个小阿哥来就能和自家主子平起平坐的章佳贵人生了一个小公主出来,如何不让这些人高兴。

    雅利奇自然是知道这些人的想法的,这种事情她不会去阻止也阻止不了。你再是主子又能怎么样,难不成能不让别人笑。

    只是让张嬷嬷等人提醒底下的奴才不要太过明显了,显然如今嘉庆皇帝的心情应该不怎么好,要撞到枪口上了。她可救不了他们。

    等章佳贵人醒过来时,已经是傍晚,她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让人把女儿抱到她面前,女儿红红白白的,眼睛闭着。小嘴一张一张的,章佳贵人只觉心中爱煞。

    “小公主长的真好,一点也不像别的孩子刚生下来那样皱皱的,上午主子娘娘等人过来看,都说小公主好模样,身子骨看着就结实;皇上也来看过,也是稀罕的不行,还说小公主生的时辰好,天刚破晓她就来了,以后定是个有福的。”兰芝喜滋滋的说。

    章佳贵人把女儿抱进怀里。用手轻轻戳戳她的小脸,她可能觉着不舒服,歪了歪头,章佳贵人笑道:“这么大点的小东西,昨天折腾我一天一夜,生下来时有多重?”

    兰芝笑着回话:“足有七斤二两,要不怎么人人都说小公主结实健壮呢!”

    这话章佳贵人爱听,当下笑眯了眼,抱着女儿不撒手,累了就把女儿放在身边。只有饿了尿了才让奶嬷嬷们抱去收拾,连夜间也要抱着她睡,兰芝劝说不合规矩,章佳贵人却说:“我自己的孩子。当然要放在身边,省得整天跟奶嬷嬷一块儿,养的跟嬷嬷比跟我都亲,到时我才哭都没地方哭去。若是担心有人嚼舌头,就让奶嬷嬷随时跟着便是。”兰芝也就不再多说。

    孩子出生第三天是洗三,此时章佳贵人还在坐月子。到小公主洗三之日自然不能下床,好在小公主身体强,倒也应该能撑过这洗三之礼。由于章佳贵人人在畅春园,所以这洗三便是在这里举行。

    三日里那小眼睛小鼻子小嘴巴也长开了不少,看着逗趣的紧,也不认生,眼睛虽然睁开,却总是咧着嘴笑着,只要是看着那弯弯的小嘴巴,就像能充满活力似的。这收生姥姥都道她给好些人洗三过,愣是没见过像小公主一般这么乖巧伶俐的。听得章佳贵人那个骄傲劲儿啊。

    章佳贵人在月子里不能出门,这热闹又是别人的,她只能从兰芝的描绘中想象一下当时的场景。听说主子娘娘亲王福晋的添盆礼都不薄,主子娘娘等人又对着女儿一通好夸,她也与荣具焉,就是在屋里听见女儿哇哇大哭有些心疼。

    话说坐月子日子不好过,必须被强制补身,又不能洗澡,只能抹身,差点害章佳贵人抓狂了,这一个月的日子实在是一种煎熬,但每日看着小公主一日一日长大,这感觉让章佳贵人心里暖轰轰的。

    嘉庆皇帝给小公主配了一个奶妈两个经验老道的嬷嬷,这些都是嘉庆皇帝让身边的得宠的太监去内务府挑选的,她们同时对小公主、章佳贵人还有嘉庆皇帝和皇后娘娘负责。

    坐月子是很枯燥的,活动范围只有一间屋子,还是门窗紧闭的,说是怕吹了风得产后风,又不能看书做针线,怕费眼睛,阴历四五月已经很热了,还要捂得严严实实,怕着了凉气添个病根去不掉,又不能沐浴,又不能洗头,手和脸也只是用热毛巾擦擦。

    一开始章佳贵人总是把女儿放身边抱着,等到一二十天时,她自己觉得身上都是味儿,生怕熏着小心肝,就不肯再抱女儿,只让奶嬷嬷抱着女儿给她看。

    好容易熬过三十天,她急忙让人抬几桶热水进来,仔仔细细洗了三遍,才觉得身上干净了,又嫌屋里一股味道,她又不许用熏香,只让把门窗打开通风透气。

    满月时要摆满月酒,宫中要摆宴席,章佳贵人娘家亲眷也可以入宫探视,对于摆酒章佳贵人倒不在意,反正都有前例可循,既不会有超出规格的,也没人敢克扣什么,倒是对见见家里人比较期待。

    待满月酒宴结束后,前面的人待了一会儿,就纷纷离开了。送走皇后并一群妃嫔后,章佳贵人的额捏图门氏就迫不及待地进去内室探望刚刚生产完的女儿,虽然不是皇子图门氏同样有些失望,但是公主也很好。

    “幸好是顺产,平平安安的生下了小公主,改天奴才就选个好日子去庙里酬神。”图门氏一边看着襁褓中的女婴,一边高兴地说着。就算这胎是女儿,只要能生,下一胎就有可能是儿子。无论是后宫还是后宅,女人都是要有一个自已的儿子才能站稳脚。

    “都是女儿不孝,让额捏担心了。”章佳贵人斜靠在床上,笑着说道,睡了几天,精神已经恢复了七八成,只是不能洗澡这一条让她痛苦极了,还好现在是冬天,还不算太难过。

    “奴才就小主您一个女儿,不担心你担心谁。”

    闲聊了几句,图门氏凑上前,低声道:“小主,这女人坐月子可不是小事,小主你一向聪明,可别这会儿粗心大意,事事都得经心,知道吗?”

    章佳贵人点头道:“我知道呢,额捏放心就是。”自她有孕以来,她的汤药吃食全是兰芝亲自把关,每个关卡得看得极严,只要没有突然冒出来一个什么毒王医仙的嫡传弟子,下毒或者动手脚成功的可能性是极低的。

    有些话点到即止即可,图门氏将注意力转到小公主身上,道:“小公主可有取名?”

    章佳贵人道:“皇上还没命名,我如今位分低也不敢乱取小名,只二公主二公主的叫着。”

    图门氏不禁点了点头“谨慎些总没有错。” 随后又讲了不少月子里应该避讳的禁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