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暗夜千金 > 章节目录 第九十六章 离别
    “有听过暗夜这两个字吗?”,伸手整理下少女有些凌乱的发丝,夜暮悠悠的开口。

    暗夜?无视男子的动作,冷暖蹙眉,心里仍然有些茫然。

    看来她所了解的东西还是太少了。

    指尖点点冷暖的额头,男子颇为宠溺的解释道,“你不知道也很正常,暗夜组织就如同其名字,隐藏的很好,并且这个暗夜是雷羽创建的,他之所以在九五,也是因为和肯尼斯家族签订的协议,他手下的异能者,要遵循异能界的规则”。

    只要不打破平衡,不扰乱普通人的生活,肯尼斯与各家族联盟都是不会过多干涉的。

    冷暖若有所思的点头,原来这样子,难怪雷羽在九五是一个奇葩的存在。

    暗夜,取意为,是一群行走在黑暗中的人,他们天赋秉异,或飞檐走壁,或凭空移物,或善于占卜魅惑,那是雷家衍生的势力,存在于社会的各个角落,隐隐匿在普通的人群中。

    “或许,你可以考虑看看”,片刻,夜暮抬头,直视着冷暖说。

    雷家的作风还算光明正大,也许雷家的势力真的可以成为冷暖的一大助力。

    虽然他私心的不愿意让冷暖与那个雷羽接触,但是从冷暖的角度出发,那的确是个好的选择。

    冷家的事情他也有调查,从这些资料来看,很明显是幕后有人捣乱。

    想必冷暖也是心里清楚,不然她不会冒险的去做那么多,担忧的同时更多的是心疼。

    这丫头的性格,很明显是不想躲在任何人的羽翼之下,不然,之前也不会扔到通讯器,独自去和瑞尔·克里夫谈条件,只要她想做的,他都愿意支持她。

    闻言,冷暖的眸光闪了闪。

    “我考虑考虑吧”,她对雷家谈不上亲情,也说不上厌恶,以如今的情形看,雷家的势力,确实对她是一大助力,但是称成为她助力的前提,还有那无法推卸的责任。

    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

    “好,以后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但是在做之前,告诉我一声,我永远是你坚持的后盾”,夜暮拥着冷暖,耳边好听的声音带着一丝纵容。

    他如何敢不支持,不然再让她擅自胡来,他的心脏可就承受不住了。

    冷暖好笑,眸光柔和,“好”。

    车内,一直坐在前面沉默的修接到了一个消息,最近有些养白的俊脸憋的通红,内心犹豫着,要不要打断后面那两个打情骂俏的人,直到后面变得安静了,修才回头,视线飘向别处,一本正经的开口。

    “主子,夜老爷子来消息说,让你有空回去一趟”。

    自从来到z国,夜暮去夜家的次数,一个巴掌都数的过来。

    “好”,夜暮思虑了一会,点头答应。

    随后男子挑眉,直直的看了一眼冷暖,带着要不要一起的邀请。

    冷暖轻笑,黑如曜石的眼珠子转动,俏皮的眨眨眼睛。

    反正早晚都要见的,何况,她对前朝皇族的夜家也是挺好奇。

    “对了,千千怎么样了?”,忽然想到那个奋不顾身的少女,冷暖开口询问,同时也在心里微微的叹息一声。

    “苗千千回到苗家了,性命是救回来了”,得到夜暮的允许,修开口回答,但是接下来的话却止住了。

    冷暖身子一顿,抬眸询问,“然后呢?”。

    “要是能像以前那样正常的生活,估计要修养一阵子”,修斟酌了一下,有些避重就轻的说道。

    说白了,就是苗千千如今已同废人一样?

    那些特殊的武器,就算是异能者都会承受不住,苗千千可以说,是及时的捡了一条命回来,受到的重创并不是那么容易恢复的,不出意外,即使康复了,也可能会在轮椅上度过一辈子。

    冷暖陷入了沉默,心里有说不出的自责,终究是她的大意,若是那时,她能留意到身后的动静,也许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结果,苗千千也才十六岁,还那么年轻。

    “不要自责了,这不是你的错”,夜暮揉揉冷暖的头顶,随即想到什么,想要询问,喉咙滑动,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

    罢了,还是由他自己去查吧。

    此时的苗家。

    自从苗千千被送回来之后,整座老宅都陷入一种低沉的气息,苗家时代行医,可是对于苗千千的病,却是束手无策。

    少女躺在洁白的大床上,失血过多的小脸苍白,阳光透过玻璃窗洒落下来,形成一道光影。

    床头的仪器上嘀嗒的显示着脉搏的频率。

    苗千千被送回来的时候,苗家上下都是震惊的,虽然得到了及时的医治,但是那没来得及换的,浴血的衣衫,还是刺痛了所有人的双目。

    那一画面,犹如回到了几年前。

    那时,苗千千七岁,这个丫头由于从小受到的溺爱颇多,所以性子活跃,就连胆子都超出一般的孩子。

    记得那日,是苗家会诊的日子,家里比较忙,苗母便将苗千千和苗睿送到了凌家。

    凌霄的母亲是苗母的好姐妹,两家的关系也一直不错,她也希望,这几个孩子能多多相处,未来能彼此有个照应。

    然而,就在她一天忙碌完之后,却接到了一个消息,苗千千失踪了。

    全家人火急火燎的奔去凌家,才得知,苗千千失踪之前,是一直跟在凌霄的后面的。

    结果询问下,凌霄说不知,而苗睿一直在独自看书,对这一切更是一无所知。

    苗母懵了,虽然两家都是京城望族,但寻找一个失踪的孩子,还是如海底捞针一样。

    凌家愧疚,几乎是动用了所有的力量,最终再经过长达八个小时失踪之后,找到了苗千千。

    和今日的情形相同,那是浑身浴血的苗千千。

    后来经调查得知,是苗千千在迷路之后,误闯了一个脏乱之地,那些人畜不如的东西,看见那么小的孩子,便起了歹心。

    虽然那些人的下场生不如死,但是怎样也泯灭不了曾经发生的伤害。

    也是从那以后,清醒过来的苗千千,便如同换了一个人一样的,虽然表面乖顺,可是内心却是疯狂的叛逆,甚至,喜欢上了女孩子。

    是的,其实苗家全家人都是知道的,从那时起,苗千千看见异性的眸光是厌恶的,发自骨子里的厌恶,即使她伪装的再好。

    而苗睿,也是从那时起,对这个一直忽视的妹妹越发的关心。

    有心疼,也有愧疚吧,就像苗千千曾经说的,她们的好,都带着一丝弥补。

    一直坐在床头的苗母起身,拿着温毛巾,轻轻的擦拭着苗千千苍白的脸颊,已经叹息无数次的她,转头,看着门口一直沉默的身影询问。

    “睿儿,你可知道是谁把她伤成这样的吗?”,送苗千千回来的是九五的教授,除了家里的老爷子,没人知道这丫头究竟发生了什么。

    “祖父没有说,或许是机密吧”,苗睿黑眸闪烁,有些敷衍的。

    他已经知道了,冷暖也在九五里,千防万防,有些事情注定会要发生的。

    即使告诉他的母亲又怎样,还不是平添伤感,那个傻丫头并不是被人所伤,而是自愿牺牲。

    “机密?机密就可以那我女儿的命开玩笑吗?”,苗母有些愤怒,她并不是那些了不起的人物,作为一个母亲,没有什么能比的上自己女儿的生命重要。

    “母亲,事到如今,还是照顾好千千吧,其他事,我会再想想办法的”。

    事已至此,唯有尽力治好这个傻丫头才行。

    “好吧,辛苦你了,睿儿”,幸好她有这么一个能干的儿子,不然,还真不知道能不能撑的住。

    凌家。

    凌霄那日被修遣送回来后,便吵着闹着要离开,最终不知道说了什么,惹怒了凌老爷子,被禁锢在房门里。

    “来人!放我出去!”,凌霄再次用力的撞击着门,怒声吼道。

    “少爷!老爷子有令,在你没想通之前,不得出去!”,门口守着的管家,有些不忍心的道。

    他家的少爷哪点都好,就是野性太大。

    “啊!”,凌霄一拳头狠狠的砸向铁门,鲜血四处喷涌,少年气喘着气息,滑落在地。

    有谁能理解他现在的心情,都是他一时的固执与别扭,没有理会冷暖那一声呼唤,都是他,是他弄丢了她。

    如今,更是不知道那个丫头怎么样了。

    那种自责与愧疚,还有那漫天的恐慌感,无时不刻不在折磨着他,他现在满心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出去,他要去找冷暖,只要她安然无恙,要他做什么,他都认了。

    可是,该死的,被关在这里,他没有办法,直到此时,凌霄才明白,他还是太弱了,不够强大,不够自主的决定命运。

    少年落寞的黑眸,没有一丝神采,垂下的眼角搭拢着。

    不经意的眸光瞥见那个鲜血淋漓却正在愈合的伤口,凌霄忽然瞳孔一缩,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再次起身,对着门外候着的管家吼道。

    “去告诉老头子,在不放小爷出去,我就撞死在里面”,少年带着决绝的狠意,不等管家反应过来,钢铁的砸门再次传来阵阵的声响,一声比一声剧烈。

    那砰砰的闷响似乎还伴随着锁骨断裂的声响![快穿]教你做人系统

    这一幕,管家再也不敢大意,虽然知道自家少爷的愈合能力强,可是这么撞下去,任谁小命都没了吧。

    缝隙中透过一抹刺眼的红,管家觉得心肝都为之一颤,再也不敢耽误,连忙去找老爷子汇报去了。

    虽然,老爷子把他困在这里,可是任谁都清楚,凌老是真心把这位主疼在心里的,跟着凌老这么多年,何时看过他对谁有一丝纵容。

    同样,也是寄予了重大的厚望的。

    听见门口离开的脚步声,凌霄暂时停止了动作,再次滑落在地,他的愈合力是强,可是痛感是真实的,手腕上犹如剥筋断骨的痛,最终还是让少年忍不住嘶了一声。

    苦肉计自然不是那么好上演的,当凌霄喘口气的功夫,举起手腕想再次挥向铁门的时候,那道门却忽然打开了。

    凌霄僵硬在原地,来人并不是凌老,而是凌霄的母亲。

    有一瞬间的安静,凌霄扭身变向朝外跑去。

    “你给我站住,你还想去哪里?”,凌母没有动,只是有些冷冷的质问那道修长的身影。

    “你以为你跑的出去?你祖父可是为了你,调用了一个军队,现在就守在外面,若是你跑了出去,立马就会被打成筛子,你便再也不是凌家的子孙,同样,你也不会还有命在”。

    凌霄顿脚,扭头看着凌母带着一丝决绝,“那我也要出去,有本事就打死我”。

    “等等,我们先谈谈”。

    凌母望着凌霄那固执的倔强以及双手那惨不忍睹的样子,最终放缓了语气。

    “母亲!等不及了,我要去找她!”,凌霄眼红,为什么这些人都不理解他,是他的错,他要去弥补。

    “你不用去找了,你想找的那个人已经找到了,安然无恙”,凌母开口说,其实她具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老爷子让她过来时,便说了这些。

    无事了?凌霄蹙眉,身子有些僵硬。

    “先跟我回去”,说着,凌母上前拉着凌霄的胳膊便往房间走去。

    她这个儿子,向来是吃软不吃硬。

    凌母几乎是皱着眉头的为凌霄包扎了伤口,随后看着他语重心长的说,“你也别怨你的祖父,既然生在这个家庭里,那就必须承担起应有的责任,凌霄,你也不小了,听话,去和你祖父认个错,然后乖乖去队里”。

    “是谁说,我担心的人安然无恙?”,凌霄还在思考着这个问题,难道是夜暮吗?

    “我也不知道,是老爷子让我告诉你的,凌霄,你担心的是谁?”,凌母也觉得,如今的凌霄反应好像并不是因为叛逆。

    母亲温和而担忧的眸光,凌霄最终有些懊恼的垂头说,“是组织里的人,因为我的一时赌气,没有顾忌她,她便失踪了,我之所以想回去,就是因为想去找她”。

    听到这番话,凌母的脸色有些微变,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记忆,语气也变得有些冷硬。

    “是女孩?”

    “是”,凌霄低头。

    话落,只见啪的一声,凌母起身,一巴掌打在了凌霄的脸上。

    “凌霄,你何时能长大点,你害了千千还不够,同样的错误居然还犯第二次!”,凌母的语调有些凌厉,当年的事情,凌霄年龄还小,所以家里并没有过多的斥责他,没想到,他都这么大了,还改不了那个莽撞的性子。

    过去的那一幕,阴影太深,凌母自然而然的便联想到了一起。

    突如其来的一巴掌让凌霄有些惊愕,待回过神,不可思议的对着凌母吼道,“我犯什么错误了,冷暖失踪是我的错,可是关那个男人婆什么事!”。

    要不是那个该死的伪娘,他至于和冷暖闹脾气!

    遂又有些不解气的说,“哦,对了听说那男人婆又失踪了,最好是找不到才好!”,凌霄故意这么说。

    凌母惊愕。

    印象中,凌霄虽然傲气了一些,但是内心是善良的,可眼前这些恶毒的话,的的确确是从她最爱的儿子口中说出,看着少年那不知悔改的神色,凌母气的心脏发疼,手指有些发颤的指着他。

    “你,你还敢说!凌霄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当初千千遭遇的那一切,就是你的错!大家看你年龄小,便没有再提起,你和千千一直吵吵闹闹也就算了,但是,你怎么可以这么恶毒!她如今已经那个样子了!你是疯了吗你!”,凌母红着眼对着凌霄吼道。

    苗千千如今的状况她也是知道的,换任何人看见都会觉得心痛惋惜,可他儿子还嫌人家不够惨?

    她之所以对千千好,何尝不是在替他补偿,那么小的千千遭遇那一幕,都是因为她儿子的任性胡闹,甚至如今,都不能过正常人的生活。

    看着凌母生气的样子,凌霄脸色铁青的坐在那里,一言不发,他母亲身体不好,即使他有些不明所以,也不敢再继续气她。

    “就你这个样子,别说千千讨厌你,想必,九五的那个女孩子,也不喜欢你”,凌母看似自言自语的话,却如一把刀子一样戳进了凌霄的内心。

    顿时,鲜血淋漓。

    “母亲,你说完了吗,说完我就走了”,凌霄忽然的站起身,脸上看不出怒气,但同样的也没有任何表情,空洞冷漠的仿佛一架人行机器。

    “等等,你去苗家看看千千,然后再进队里”,凌母语气放缓,眼神试探。

    少年的身子一怔,随即点头,似乎是面无表情,“好”。

    说完,便毅然的离开。

    似乎正常的不能再正常,又似乎是非常的不对劲,凌母,也形容不上来内心的感觉,无语的揉揉额角,难道是她斥责的太过分了吗。

    可是,这个孩子,真的要成长了,不然这么莽撞的性子,如何担当的起凌家这诺大的重担。

    自从和凌母说完那些话,凌霄一直将自己锁在了房间里,少年空洞的眼神,看着头顶的天花板,他问过苗晨了,当初苗千千的失踪,的确有他的责任,他隐约记得,那个丫头从小就爱和他做对,也愿意跟着他,他很烦,所以有一次,他为了甩开她,故意的在京城的小巷里饶了好多弯,直到她没有跟上来。

    那时候,他还侥幸了一下。

    后来,他便忘了此事,也从没联想过,是他故意的恶作剧,导致苗千千经历了那样的一幕。

    若是深究,苗千千之所以女人,喜欢上冷暖,根源还是因为他,那么苗千千所做的一切,又是不是他应有的惩罚呢。

    兜兜转转,这一切都是他种的因果,是他自作自受。

    冷暖,或许,我们终究有缘无份吧。

    少年就那样安静的躺在那里,狭长的眼角,最终,湿润而悲伤。

    不知过了多久。

    凌霄最终起身,看着外面依旧灿烂的晚霞,轻轻的开口,“准备吧,去过苗家之后,直接进队里”。

    他能有今天,终归是不够成熟,不够强大吧。

    而另一头,凌霄一直惦记的冷暖,同样也遇到了麻烦。

    回到基地里的她,正想要去寻九鹰请假,找个时机去看望苗千千,可是刚刚推开办公室的门,便见到一位不速之客,正眼神幽幽的盯着她。

    碧蓝的眸光冰一样的寒。

    艾希·斯蒂夫,也就是琳娜·斯蒂夫的哥哥。

    “零七,正好你来了,有人找你”,九鹰坐在原位上,示意了一下对方,对冷暖开口。

    在这位主找上来的时候,他心里便隐隐有了猜测,只是希望这个丫头不要把麻烦越弄越大才好。

    “你就是冷暖?”,艾希·斯蒂夫见过冷暖两次,只不过还是在赌场那次印象深刻,之所以这么问,也是故意为之。

    “没错,我就是冷暖”,冷暖有些疏离的望向艾希伯爵。

    唔,艾希·伯爵点点头,手指在桌面上划了两圈,随即有些冰冷的质问,“那不知,冷暖小姐可见过我妹妹,琳娜公主?”。

    和往日所见不同,今日的艾希伯爵是有些阴冷的,从琳娜失踪的那天起,他便一直追查,琳娜是背着他做的那些事,一直没有什么线索,况且知情的人,早就陪着琳娜沉入了海底,不眠不休,花费了好多人力。

    终于,让他查到了冷暖的身上。

    直视对方那质问的目光,冷暖点头,坦言道,“没错,见过,在一艘船上”。

    果然如此!

    居然敢承认?

    艾希咬牙,起身朝冷暖走去,居高临下的审视,“你居然敢承认?那么琳娜人呢?如今在哪里?”。

    呵?

    冷暖好笑。

    随即,整理下脸颊旁的墨发,有些漫不经心的道,“我怎么知道,在我离开之后,那艘船好像就沉了~”。

    如此的轻松,如此的漫不经心,刺痛了艾希那颗紧缩的心脏。

    琳娜真的出事了?

    男子愤怒,狠狠的目光紧锁着眼前这个可恶的少女,咬牙切齿般的质问。

    “是你害的琳娜?”,无比肯定的眸光。

    冷暖挑眉。

    还未等开口,一旁的九鹰转动着旋椅,淡淡的说,“艾希伯爵,请注意言辞,我九五的人,没有证据,是不可以随意任人污蔑的,”。

    说罢,又有些无奈的瞪了冷暖一眼,暗道惹祸精,不承认谁也没办法不是。妹子该吃药了

    “哈?这件事,我会禀报给圣家主的,就算是九五之人,也不能随意残害无辜之人,尤其是我皇室之人!”。

    艾希伯爵一改以往的温和,一张俊脸气色惨白。

    纵使琳娜再胡作非为,那也是他的妹妹,他最爱的妹妹!

    “那就麻烦你,顺便把这个也交给圣家主”,门再次被推开,矜贵如神邸的男子,同样的俊美黑沉,剑眉拢聚,如一把锋利的刃。

    “夜,你!”,艾希眯着眼,颇有些不满的神色,他没想到,多年的交情,这个男人居然不给他留一丝情面,他的妹妹再怎么不好,也深深喜欢了他这么多年!

    夜暮没有理会他,眼眸冰冷的将手中之物递给他。

    那就是他之前想要询问冷暖,但没有说出口的事,原来冷暖的脸受伤,还有去加斯都城之前,都与那个琳娜该死的女人有关。

    三番五次想要挑衅他的人,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艾希有些愣怔的接过,但是并没有翻看,心中隐隐有种不安。

    “艾希,多年的打交道,想必你也知道,敢挑衅肯尼斯家族,会是什么下场!”。

    即使是皇族又怎样,感动他的人,谁都不可以,那个琳娜完全是自己找死。

    “夜,异能者不可以残害普通人,想必你心里清楚,即使你要护着她,联盟的人也不会同意”,艾希忽然阴冷的一笑,若是引起那些人的注意,即使是肯尼斯家族,恐怕也护不住。

    夜暮眯眼,紧抿的唇如一条隐忍的直线。

    “我没有杀她,异能者是不可以随意剥夺普通人的性命,而且残害与夺命,是两个意思,说我残害她?证据先拿来”,一直安静的冷暖,不由的开口反驳。

    她敢做就敢认,彼此的仇恨在那里,有些事即使她不承认,对方也不会放过她。

    在几人的目光转移到她的身上时,冷暖忽然眼珠一转,悠悠的补充道,“我只是划了她的脸,因为她要划我的脸,况且,我没有取她性命,估计在我离开后,她想不开,自己跳海了”。

    反正真正的事情什么样,谁也不清楚,她干嘛都要承认?

    足以气死人的语气,望着云淡风轻的少女,艾希只觉得怒火燃烧,他那么可爱优雅的妹妹,居然被这个恶毒的丫头毁容了?

    欺人太甚!

    说着,艾希一把抽出腰间的匕首,大步朝着冷暖走过去,敢毁琳娜的容貌,那么他就毁了她的,为她妹妹讨回公道!

    男子的动作,冷暖看在眼里,眸光冷了冷,指尖轻动,还未等她出手,一旁的夜暮忽然长腿一迈,将冷暖拉到身后,一拳将艾希伯爵打退了两米之外,声音冰冷且寒。

    “艾希,你已经触犯了九五的规则,这笔账,我会找女王讨要的,来人,将这人带下去”。

    夜暮话音落,立马从走进几个身着禁卫服的身影现身,并不是九五里的人,几人高大健硕,眨眼便将艾希拉了出去。

    “夜,你会得到惩罚的”,艾希仍不甘的怒吼。

    夜暮视若未闻,扭头揉揉冷暖的头顶,有些感叹的道,“放心,不会有事的”。

    “嗯,给你们惹麻烦了”,冷暖低语,即使对方要报复她,她也有心里准备,但对于夜暮与九鹰的庇护,她还是心里觉得暖暖的。

    忽然想起那人刚刚的话,冷暖抬眸,“联盟是什么?”,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听到这个词了,记得琳娜在船上就嚣张的说过,联盟研制对抗异能者的武器?

    究竟是什么联盟?

    “嗯,这个过一阵再告诉你”,夜暮微笑说。

    现在还不是时机。

    “咳咳”,一直被忽视的九鹰终于忍不住清咳了两声,谁能告诉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两人忽然变得这么诡异了?

    这位少爷和冷暖···

    “做的不错”,夜暮淡漠的看向九鹰,给了一句中肯的评价。

    噗。

    看着九鹰那憋的涨红的脸,冷暖笑,知道二人或许还有事要谈,冷暖汇报了要去看苗千千一事后,便推门离开。

    刚走出走廊,少女便忽然的被人拦了去路,修长的暗影,冰冷的气息,冷暖即使不用抬眸,也知道,来人正是雷羽。

    “冷暖,考虑的如何?”。

    雷羽带上了那副黑框眼睛,依稀可见的浅瞳凝望着冷暖。

    “为什么非我不可?”,冷暖干脆抱臂,靠在身后的墙壁上,想听听对方的答案。

    “因为你是最佳人选”,雷羽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答,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只不过,暂时不想说。

    “就不怕,我像我母亲一样?”,若是她也半路的撂挑子,恐怕雷家面对的,便是毁家灭族了吧。

    “你不会的”,雷羽肯定。

    凝视着对方那肯定自信的眸光,冷暖不自觉的直起身子,有些打趣的开口,“那我有什么好处?”。

    与其拉拢所谓的亲情,还不如直接权衡利益来的实际些。

    “雷家的圣女,可以任用雷家的所有势力,直到找到下一任接班人为止”,雷羽期待的开口。

    相信这是最能诱惑她的条件。

    “可是我对雷家不感兴趣”,冷暖微笑道,出乎所料的回答。

    雷羽微微蹙眉,浅色的瞳孔流光闪现,随即有些了然勾唇,“若你喜欢,暗夜本就是为我的妹妹准备的”。

    他说的倒是实话,因为雷家的组训,女子为尊,男子为铺,而雷羽又天赋秉义,所以他一手带领的暗夜便是为未来圣女所做的辅臣。

    只不过他把那句圣女转换成了妹妹,能做他的妹妹,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

    妹妹?

    冷暖好笑,并没有多么的惊讶,眼前这个人,从初见到如今,都给人一种看不透的冰冷气息,可以说,这是一个比她还要冷情的一个人。

    这样的人,永远是用自己的准则去衡量一个人,永远不会感情用事,他说的妹妹,只是对她能力的一种肯定。

    通过了他的考验而已。

    “三天后,我给你答复”,冷暖说完,抬脚离开,她的确需要慎重的考虑下。

    有飞吹起少女的墨发,飞舞中划过了男子的指尖,一纵即逝。

    麻麻的,软软的,究竟是留下了一抹痕迹。

    雷羽摩挲着下巴浅笑,冷暖,我,期待你的答案。

    这是比较疲惫的一天,回到公寓的冷暖,洗漱完,便躺在床上,准备入睡,然而手机的铃声响起,少女迷蒙的睁眼。

    带看清上面的内容,便陷入沉默一样的发呆,久久的盯着屏幕上的字眼。

    上面备注的发信人,正是凌霄。

    “冷暖,你还好吗?对不起,那日是我的错,我不该那个态度对你,并不是奢求你的原谅,只希望你照顾好自己,还有,我已经离开了九五,希望日后再见,依然是朋友”。

    这是凌霄发的内容。

    良久,冷暖无奈的叹口气,她也曾以为二人会是一辈子的朋友与伙伴,不知何时起,他们便成了眼前的这个样子。

    或许是他变了,也或许是她变了。

    那日昏迷前,望着少年毅然离开的身影,她心里多少是失落的,可人生就是这样,有些人永远不会在原地等你,有些人,一眼便是错过。

    有时候爱情或者是友情,真的经不起考验。

    手指轻动,冷暖回了一句话。

    “凌霄,我很好,不要过于自责,并不是你的错,在新的环境里,要照顾好自己”。

    冷暖知道,现在的凌霄并没有上辈子那样的理智与成熟,多少还带着一些野性和莽撞,但这也是他的真性情。

    希望,经过一些磨练,那个少年,能够达到那个自由翱翔的高度。

    “冷暖,保重”。

    凌霄再次的回复了着四个字,便关掉了手机,望着前方的高墙电网,凤眸幽深。

    有告别,有不舍,也有期待。

    他知道,一旦迈进了这里,再出去,就不知要何年何月,那时,他会获得好多,也会错过好多。

    尤其是那个女孩。

    冷暖,期待我们的再次见面,即使错过了你,但是,我依然想要去守护你。

    有人说,离别是为了更好的预见。

    冷暖,希望,再见面,你会遇见一个不同的凌霄。

    ------题外话------

    香爷建了一个正版群,不造有木有妞们搭理偶,进群方式。

    先加这个公众群,暗夜千金交流群452919887,敲门砖,女主名,然后私戳偶,截图全章订阅,便阔以啦~

    正版群,是有福利滴哟~神马福利,你们懂哒~

    ╮(╯▽╰)╭不过估计你们都不会理我~想进来就戳吧~吼吼,耐你们~</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