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暗夜千金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三章 来人尤凤
    不出意料,当冷暖从房间走出来的时候,果然,偌大的客厅里,坐着一位优雅的女人。

    水色的套裙,女子的长发在脑后随意的盘着一个发髻,安安静静,如一朵清新的白莲。

    女子正仰着白玉无暇的脸,眼含笑意的望着缓缓而来的人儿,神态不媚而娇。

    正是尤凤,夜暮父亲的现任妻子。

    眨眼间,冷暖已经来到了女子的对面,一股淡淡的奶香传来,她才想起,这是一位刚刚生育完的母亲,听说还是一位男孩。

    “冷暖小姐,您好,我是尤凤”,女子看见冷暖率先站起身,启唇一笑,同时也伸出自己的玉指,有种柔弱的姿态。

    “您好”,少女眼梢微扬,比划一个手势后,指尖轻触对方便立刻收回,没有亲近也没有冷漠。

    尤凤淡淡一笑,又重新坐回了原位。

    一举一动,自由风情,想来,夜暮的父亲就是被这一身柔弱无骨迷住的吧。

    这是天生依附男人而活的女人。

    “呃,不知道阿夜有没有和你说过,我是他的继母,同时也是他弟弟的母亲”,尤凤看似有些羞赧的语气,实则有一丝丝得意流转。

    “李管家,有客人在还不去准备茶水”,冷暖看似并没有听见对方的话语,扭头对着李管家比划着。

    这座住宅一直是由李管家在打理,所以冷暖只能对守在门口的他吩咐道。

    李管家是听了夜暮的吩咐才没有阻拦尤凤,正好奇着冷暖要如何做的时候,便看见对方对他比划的手语。

    有一秒的反应时间,李管家立马弯身说道,“小的这就去准备,未来的少奶奶”。

    看着眼前这一对主仆一唱一和,尤凤只觉得脸颊僵了僵,似乎被人生生的打了一巴掌,她没想到,这个看着这么好对付的小丫头,居然这么心思活络。

    她的确是第一次来这里,甚至连客人都算不上,如果不是为了她的儿子,能顺利的进入到家族里,她才不会巴巴的凑上来。

    要看老爷子那里就快成功了,她不能让这个忽然冒出来的少女给搅和了。

    打定了注意,尤凤微微一笑,从怀里拿出了的一个长方形盒子,“冷暖姑娘,我也没有什么贵重之物,小小的薄礼,祝福你和阿夜,说来惭愧,我们夜从小受过不少苦,大部分原因,都是因为我和他父亲的疏忽,想想真的是很对不起他”,女子说着,神情悲伤欲泣,说这么多,似乎是因为心疼夜暮,而有无尽的愧责。

    这个时候,李管家端着茶水走了上来,看了尤凤一眼,什么也没说,悄然的退了出去。

    其实这个女人在之前的十几年里,从未走入过这里一步,一直躲在原大少爷的身后,享受着无尽的恩宠,但自从上次病愈过后,还怀了孩子,便不那么安分了。

    冷暖也是嘴角含笑,不知该说什么好,明明受苦的夜暮,她这么委屈的样子是为何,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吃了多大的苦,若说真正伤心之人,应该是夜幕的母亲夜琼吧,那个颇有风骨与浪漫的女人。

    但,有些事,她尽管不喜,还是要做的,手指搭在那个盒子的盖子上,轻轻的翻开,是一串绿意盎然的链珠,虽然不见上面的灵气,但是她这也知道,这是一串极品翡翠。

    影后变成猫[半穿越]

    啪的一声,又将盖子合上,冷暖微笑,手指比划着,“对不起,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尤凤忽然停止了感伤,有些不可思议的说,“冷暖小姐,您是讨厌我吗?”。

    虽然她抱着收买她的心思而来,就算不动心,可是这个女孩的表情也太淡定了。

    这块极品翡翠可是天价,是她狠心舍出来的,对方居然不动心?

    不是说,冷家已经落魄了吗?难道她的消息有误?

    “不,怎么会,太贵重了”,少女的玉指比划着,绝美的脸上怎么看都是一片坦诚。

    尤凤的眉眼闪了闪,将桌子上的盒子递过去,温柔的道,“就当做我单独送给你和夜的订婚礼物,反正以后都是要成为一家人的”。

    说真的,她倒是有些感谢眼前的这位女孩,若不是她出事了,夜暮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同意,将她的儿子过继到夜琼的名下。

    不过,若是等地·肯尼斯重新回到家族里,那么她们母子的日子可才算是真的扬眉吐气。

    “谢谢,不过成为一家人还早”,冷暖意有所指的看着对方,手语清晰的表达着自己的意思。

    见她收下了,对方笑着点点头,也没多想。

    又简单的聊过几句,尤凤称担忧还没满月的儿子,一脸母性的光辉,便起身告辞了。

    客厅里,见来人都走了,李管家也笑着摇摇头,离开了一直坚守的位置。

    “为什么这么肯定她会来?”,冷暖懒懒的靠在沙发上,看着从楼上走下的夜暮。

    “都说成为母亲的女人,战斗力是最强的,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夜暮手插裤兜上,漫不经心的道,自从他的母亲离开的那日起,那个女人见到她都是绕道走的,即使有什么事情,也都是通过那个男人来替她完成,如今身份不一样了,而冷暖的到来,也恰好给了她一个突破口。

    不得不说,勇气可嘉。

    对上夜暮那双深邃的眸子,寒潭一样的清冽,冷暖心中微恙,他的妥协究竟是因为什么?

    “想什么呢,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夜暮坐在冷暖的旁边,看也没看桌子上的那个盒子。

    “你才老气横秋”,冷暖不甘心,手指轻动反驳道。

    也不知是谁,经常爱皱眉。

    呵呵,夜暮伸手握住了对方的玉指,他不想看她比划手语,每一个动作都像搅在他的心里一样,很疼。

    “明天,我为你找医生”,夜暮将头搭在对方的肩膀上,语气低低的。

    点点头,冷暖垂下睫羽,忽然想起了马特对她说的那句话,他说这是一种心结,由心堵在了嗓子眼,发不出一个音节,普通的医生,或许是没有用的,但她也不想让他再忧心。

    如此乖顺的反应,夜暮很是受用,“走吧,去休息”。

    “我想找一个人”,少女没有动,似乎是刚刚想起了什么,忽然比划道。

    联想到马特,她才想到马特叮嘱他的事。点绛唇:宫奴

    简单的诉说了一下因由,夜暮理解的说,“找人可以,但是你不要太心急,毕竟过去十多年,谁也不知道他儿子之后又经历过什么”。

    “尽力就好”。

    “知道了,走吧,再不去睡,那就不要睡了”,夜暮拉着冷暖朝楼上走去。

    就知道他话里引申的含义,白了对方一眼,少女抿唇不语,朝楼上走去。

    直到看着冷暖乖乖上床,夜暮的眸光闪过一抹温柔,在对方的额间轻轻落下一吻,“有事按床头的摇铃,是和我房间相连的”。

    叮嘱完,男子这才迈着优雅的步伐离开。

    这里不同于海上,数道眼睛盯着他,他即使想留下,也要顾及到冷暖的颜面,他可不想让他放在心里的人授人话柄。

    就在冷暖与夜暮都安然睡下以后,同一片老宅里,另一栋别墅里,灯火通明。

    一向尊贵俊美的男子,脸上泛着浓浓的疲惫之色,轻饮了几口咖啡,看着地上跪着的人,冷冷道,“事情怎么样了?”。

    “回圣主,那头的人已经暂时了所有活动”,地上的人,同样看不清面貌,但可以确定,与之前所汇报之人,并不是一个。

    “这个夜少爷的行为,可以说彻底的毁了我们的计划”,片刻的沉默,那人又利落的补充了一句。

    说道这里,圣·肯尼斯的脸色更加难看,恨不得吃了对方口中所说之人,他的心血,眼看要成功了,就被那个家伙胡乱给毁了。

    神色变换良久,男子俊美的脸上再次恢复往常的清贵。

    “你想办法通知那个人,说我们的交易仍然有效”。

    话落,跪在地上的人,深深的行了一礼,领命道,“属下这就去办”。

    “等等,云踪那里的情况如何了?”,想到另一件事,圣·肯尼斯放下了手中的资料。

    想要起身的人身子一颤,有些痛苦的说,“不大好,云医生说,能保住的,似乎只有一条命了”。

    空气有些凝滞,上方再次传来了沙沙的笔声,“知道了,下去吧”。

    一条命,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吧。

    地上跪着的那个仆人退了下去,圣·肯尼斯俊美的脸再次慢慢的沉了下来,同时也扔掉了手中的钢笔,鎏金镶玉,圆滚滚的翻动了几圈,最终停了下来。

    琉璃的灯光照在男子刚刚划过的页面上,是刚劲有力的四个大字,君临天下!

    只不过,这想要成为帝王的梦想,代价的巨大的,路途是孤独的。

    男子孑身而立,修长的指节敲击着已经变凉的咖啡杯,视线扫过刚刚熄灯的那栋别墅。

    薄唇轻抿了一口,男子的嘴边漾起一丝波澜。

    他倒是对住在那里那个女孩,好奇的很。

    ------题外话------

    家人生病了,跑了一天医院,好累,今晚先三千,明天再补发三千,另外明天开始的情节,即将···呃,先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