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暗夜千金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一章 雷霆的憧憬
    飞机上,修眼珠一动不动的盯着冷暖,直到对方将营养餐用完,才松了一口气。

    他还真怕这位主固执起来,他抵抗不住,如今看样子,少夫人是真的想留下这个孩子了。

    欣慰的同时又有些心酸,他们其实一直都站在主子的角度思考问题,而没有人去为冷暖考虑,她不过一个刚刚成年的女孩子,失去了丈夫,想要拉扯大一个孩子,会有多么的不容易。

    如果主子还在,或许,不会让她要这个孩子吧。

    飞机上的侍从撤走了食物,冷暖优雅的擦擦嘴角,神态安然。

    看不出喜悲。

    修心酸的转移了视线。

    冷暖不清楚修的心里活动,失去异能这么久,她似乎已经适应了普通人的生活。

    这几日,她的补汤里都会放一些安胎的食材,然而,每每用完,她的体内都会有异动。

    可今日,用完膳怎么这么安静?

    几日的调养,冷暖的气色已渐好转,靠在椅背上,玉指忍不住抚摸在小腹上,然后,刚刚触及柔软的布料,那种异动再次传来!

    指腹下似乎升起了一股暖流,在乱窜着!

    比以往都强烈一些。

    细细查探,那种感觉又消失了!

    看着手上的位置,冷暖眯眼,本以为这个异动是她的灵气,如今倒是猜错了。

    是她这个孩子?!

    “一个多月,可以有胎动?”,不了解这方面的知识,冷暖眨着不可思议的眸光,询问对面的修。

    修一怔,起身将随行医生拉了过来。

    “少夫人,您不舒服?”,修紧张。

    冷暖摇头,启唇说道:“没有不舒服,只不过觉得每次用完安胎的晚膳,肚子里总有异动”。

    即使她没生过孩子,也清楚,一个月的胎儿,还未成型,不可能有胎动。

    医生笑笑,“理论上说,不会感觉到胎动才是”。

    话落,这名医生也不放心,拿出怀里的听诊器,先是在冷暖的腹部探听了一会,又量量冷暖的脉搏。

    解释说:“少夫人不必担心,并没有任何异常,可能是这些汤药太补了,所以气息旺了一些,明天,这些药膳可以减量了”。

    冷暖收回手,点点头。

    修也长舒了一口气,笑着说:“这未来的小主子,肯定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

    冷暖笑,却没有任何开心的神采。

    “太过优秀,也未必是好事”。

    自古英才多磨难,木秀于林,风必毁之。

    她倒是希望,他能平安无忧,即可。

    或许是听懂了冷暖的话,修抿抿唇说道:“就像圣主一样,拥有的再多,也注定孤寡一生吗”。

    虽然立场不同,但谁也无法否定,那个男人的优秀,优秀到,这世间没有一人可以并肩。

    “不过,如果不是主子三年前那场意外,现在家族之主是谁还不一定呢”,在修的眼里,没人比自家主子更优秀。

    “都是命吧,就像他,生在这样的背景之中,便拥有了不可推卸的责任”,冷暖扶着自己的小腹说。

    说来奇怪,自从知道了他的存在,她原本的绝望似乎都被另一种情感所代替。

    这个小东西的陪伴,给了她一种新生的动力。

    她和夜暮的孩子。

    “这个孩子,注定生而不凡”,修恰好的接下这句话。

    他就是有种感觉,这个孩子能在这个时候到来,像是冥冥注定一样。

    给了所有人的新生。

    冷暖笑而不语。

    或许吧,未来,谁也说不好。

    飞机划过薄薄的云层,最终,平稳的降落。

    t国,雷家。

    一切正常,仆人有序的在打扫着道路两旁的落叶,这个时节,正直秋季,纷黄的叶子堆积,徒生一种悲凉之感。

    “大小姐,您回来了!”,有人注意到们楼下站立的两个人,脚步匆忙的跑过来。

    冷暖穿着一身湖绿色的棉质连衣裙,白色平底鞋,清新有致,看不出一点孕态。

    身后的修拎着两个行李箱,表情严肃而慎重。

    门应声推开,率先走出来的,是雷霆。

    “祖父,您又知道我回来了?”,冷暖勾唇一笑,望着这个老人,眼底有丝暖色。

    雷玉的事就像彼此心中的一个秘密一样,谁也没有提起。

    “能回来就好”,雷霆的目光落在少女的身上,虽然冷暖这两天的气色养回了一些,可还是挡不住对方眼里的那些破碎。

    这个女孩,也不过在强撑而已。

    “雷老爷子好”,修拎着皮箱走向前,弯身行了一礼。

    雷霆笑笑,在夜暮的身边见过这个小伙子,伸出手将对方拉了起来,“我是冷暖的外公,都是自己人,不必多礼”。

    修站起身,礼貌的点点头。

    “走吧,进去说”,雷霆看着冷暖开口。

    “好”。

    雷霆抬脚走在前面,心里并不平静,其实在冷暖订婚那日,他便为这丫头卜算过一卦,卦象为不吉,多有劳燕分飞,劳碌奔波之象。

    当时他怕自己年纪老了,技艺不精,特意多次卜卦,依旧这个局势。

    如今,果然印证了这卦象。

    今日,还是凤先生来告诉他,有远客至亲,心下担忧,直到现在都不得安。

    总觉得,这是风雨欲来的前兆。

    雷家的布置很古典,前院是四合院,后院是几栋别墅林立。

    占地宽广。

    几人慢悠悠的走在甬路上,微风吹过,空气中有种树叶的清油香气。

    “外祖,祭司先生在哪里?”,冷暖深吸一口气,唇边带着笑意。

    雷霆回头望了冷暖一眼,目光落在某一处,悠悠道:“可能在祭坛,这些日子,凤先生并不时常在这里,也不知道现在在不在”。

    冷暖纤长的睫毛一颤,扭头对着修说道:“修,你和外祖先回房,我要去见凤先生”。

    “少夫人,您不休息一会?”,修犹豫,二人刚下飞机,医生也不在这里,他不知道她应该按什么时间修养。

    “无事的,去去就回”,雷霆看着二人的对话,微微皱眉,有什么事是他不知道的?

    “祖父,麻烦您安顿一下修”,话落,冷暖轻步离开,朝着那个祭坛的方向而去。

    修叹气,对上雷霆审视的目光,坦言道:“少夫人有了身孕,一个多月”。

    什么?

    雷霆看向冷暖离开的地方,又看看修,语气有些生硬的说:“是你们老太爷,逼着她生?”。

    她和夜暮已经结婚的事,老太爷那日和他商议过,他也没有反对,只不过目前,二人婚礼还没办,夜暮生死不明,冷暖又怀孕了!

    “她才多大!你们这是要毁了她一辈子!”,雷霆跺脚!

    “雷老爷子,您先别动怒,老太爷没有逼过少夫人”,修说道此,便住了口。

    接下来的话,他说不得,冷暖自愿留下这个孩子,还是她自己来解释更妥当。

    雷霆双目凌厉,知道修没有说谎,憋着一口气,继续便后院走去。

    “一会我亲自问她!我看,这个孩子留不得!”,以冷暖的姿色,即使结过婚,也不耽误她再嫁人!

    但,有了孩子就不一样了。

    这头差点燃起的战火,冷暖不知。

    一路急切的她,墨发飞扬,刚刚顿脚,深吸一口气,推开了祭坛处黑漆漆的大门!

    没有一点声音!

    屋内很暗。

    眨眨眼,冷暖合上身后的门,有些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的房间。

    低头,脚下光滑的大理石地面有星辰流转,步步变换,头顶是木质雕刻的花纹,像是符印。

    几乎都是黑色,只有地中央,高高的祭坛散发着淡蓝色的光。

    旁边席地而坐一个人,黑色金花的袍子,与屋内的暗色调融为一体。

    如果她的异能还在,应该可以看见对方周围笼罩的灵气,只不过此时,她什么也看不见。

    抬脚走了两步,冷暖看见对方的手动了动,那是停止内息的动作。

    “你是谁?”,冷暖现在距离凤隐一步的位置停下,声音很轻。

    凤隐的动作停止,将手搭在膝盖上,却没有转头,亦没有说话。

    冷暖秀眉轻蹙,直接来到了凤隐的对面,借着屋内浅蓝色的光,看清了男人脸上,那千年不变的乌木面具。

    分歧路口之迷恋

    “你到底是谁?想做什么?”,冷暖的目光紧紧锁在对方的面具之上。

    似乎想要戳穿对方,看清那张隐着的脸。

    凤隐轻笑了声,很好听的声音,如泉水滑过,“圣女何必纠结我是谁,萍水相逢而已”。

    如果他的声音没有伪装,身材没有伪装,她确定,他应该是个男人。

    只不过,这男人留着一头长发,飘逸的连她这个女人都自惭形愧。

    冷暖眯眼,笑了一声,“你是四年前来到雷家,救了我的外祖父,也是因为你的一句话,雷家将目标重新放在了我的身上,助我接受雷家,助我得到五行石,助我来求你,这,就是你的目的?”。

    冷暖重生在两年前,夜暮出事在三年前,凤隐出现在四年前。

    而前世,雷家没有找到她,也没有凤隐这一个人。

    这一切,和他都脱不了关系。

    凤隐的手搭在膝盖上,细长的指节苍白,微不可见的颤了一下,随即,化为平静。

    “一切,都是缘分吧”,男人低低的感叹。

    缘分?

    “您当真以为我很蠢吗?”,冷暖有些不悦,随即也坐在了地上,眼珠直直的盯着凤隐。

    既然已经怀疑上他,她怎么会轻易的放过。

    可是下一秒,凤隐的手抬了起来,一道灵气闪过,将冷暖扶了起来。

    “地上寒凉,圣女的身子不可恣意妄为”,这人,说话跟个古人一样。

    冷暖抿抿唇,倒是听了他的话。

    初为孕妇,她真的总会忽视这一点。

    “我们以前见过?”,冷暖还是试探的问了一句。

    “没有”,凤隐垂首,不再说话。

    “真的,没有吗?”,冷暖蹙眉凝思,将自己凭生见过的人都过滤了一遍,都没有人选。

    她没见过他,可他却像是在帮助她。

    “圣女不必忧思,我们的确是萍水相逢”,男人好听的声音抚慰着,似乎知道这个女孩的心中所想。

    “既然凤先生这么说,我也不想再纠结,给!”,冷暖说着,将自己口袋里的那块血玉拿了出来,递给凤隐。

    淡蓝色的光晕中,血玉的光芒更盛,温度也变得越来越灼热。

    凤隐苍白的指节接过,放在掌心观摩着。

    “的确是火之石”,男人点点头。

    “那么,你可以救他吗?”,冷暖直白,这才是她的最终目的。

    凤隐突然抬眸,乌木下,只看得见两抹深渊,像一把无形的利器,瞬间戳入了冷暖的瞳孔,一抹寒凉入侵心房,她突然,感觉到了悲伤。

    是错觉吗?

    这个男人在悲伤?

    再眨眼,一切如常。

    “我说过,要五枚”,这只是其中之一。

    “你可以救他?”,冷暖自动忽略了他的话,一心只关心这个问题。

    凤隐几不可见的点点头,“你来之前,已经清楚了不是吗?”

    “世上的任何事,都求一个因果,那个人之所以有今天这一情形,也是因他重下的因,魂飞魄散便是他得果,他已经多活了三年”。

    凤隐的话直截了当,任何事情,时机到了,便自然得知真相。

    “你这是什么意思!”,冷暖不明白,蹙眉紧皱。

    “以后,你自然会明白的,救他,便是逆天,违了这自然规则,需要付出的代价,自然也是同等的,你可愿意?”,凤隐再次抬眸,看着冷暖,一如曾经,他问过的那个人。

    想知道,这个女孩的答案,是什么。

    冷暖眼眸微颤,下意识的扶了扶自己的小腹,咬唇说道:“我愿意,任何代价都可以”。

    只要夜暮可以活过来,要她的命都可以。

    这答案,似乎在意料之中,凤隐像是笑了一下,随即,从地上站起身,长长的衣摆摇曳,背对冷暖而站。

    冷暖莫名。

    对方如清水一样的声音再次响起,“找到五颗,再来吧,这个,我先收着了”,凤隐低头,掌间是那块血玉。

    “我不知道,它们在哪里”,少女低低的声音。

    不过,她相信,凤隐肯定会给她答案。

    “你已经找到三颗了”

    “三颗?”,话落,少女的头顶突然飞来一张卷轴,冷暖伸手打开,随即睁大了双眸。

    画面上,正是五行石,五颗连成一片,像是在布一个阵法。

    “它们,比我见过的大好多···”,冷暖蹙眉,最熟悉的当然是这块血玉,只不过画面上,比它大了两圈。

    “因为,它们已经启动过一次,自然大不如从前”,凤隐摩挲着那块血玉说道。

    “好吧,我知道了,剩下的那块,水之石,在哪里?”。

    冷暖将画轴合上,确切的说,她已经拥有了四块,包括乾坤盘里面的那块木之石。

    剩下的三块,她的确见过。

    “知道瑞尔·克里夫,如何从群鲨的口中逃脱吗?”,凤隐微微转身,两道幽光落在了冷暖身上。

    “在他那里?”,冷暖惊讶,随后也明白了,为何瑞尔·克里夫有抑制她异能的能力。

    那种冰凉寒气,恐怕就是水之石的威力。

    “你居然都知道?那为何,不自己取?”,冷暖不明白,凤隐这个人就像一个谜团,让她无法探视。

    “这世间,没有人能做到任何事,各自有各自的缘法”。

    这是他第二次说这句话。

    “故弄玄虚”,冷暖嘀咕。

    “去吧,找到五行石,我带你去找夜暮的灵魂”,凤隐的话,无意是一剂良药,让她这些天的绝望和痛苦通通消散了一半。

    另一半,自然是瑞尔·克里夫那个男人。

    她最不想面对的。

    冷暖深深的看了一眼男人与黑色融合在一体的背影,舒了一口气,转身离开。

    门再次被合上,凤隐才慢慢的转过了身,手中摩挲着那块血玉,似无奈似痛苦。

    没有人知道,那乌木面具后的脸是何表情,也没有人知道,他有多么的失落与无力。

    一如地上变换的星辰,男人那两片深眸,也曾黯然失色。

    遗忘掉一个重要之人,何止是夜暮。

    还有冷暖。

    她不记得他,又谈何见过。

    冷暖从祭坛出来,便将所有的思绪都放在了如何夺取水之石的计划上。

    瑞尔·克里夫那个男人,是不会轻易给她的。

    一门想事情的冷暖不知道,眼前正有一件麻烦事在等着她。

    主宅别墅的客厅里,雷霆拄着拐杖,脸色不虞的盯着刚进门的冷暖。

    而修,也是站在门口,一脸苦涩的对着冷暖眨眼睛。

    “这是怎么了?”,冷暖顿脚,看了修一眼,朝沙发处走去。

    “站住”,雷霆突然吼道。

    冷暖一怔,果真站在了那里。

    雷霆是头一次这样对冷暖说话,心中不忍,可是想想接下来,这丫头可能面临的生活,硬是板住了脸。

    “冷暖,我先问你,你承认我是你祖父吗?”,雷霆语气严肃,但眼里还是有一些紧张。

    担心这个执拗的丫头,真的有可能来一句不承认。

    冷暖挑眉,随后,勾唇笑笑,“当然,您就是我祖父”。

    不承认,她早走了。

    “呵!承认就好”,雷霆用拐杖敲击两下地面!

    屋内有几个仆人立马跑了出去。

    只剩三人。

    雷霆抬头,盯着冷暖说:“你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打算的?”

    原来是因为这个?

    “当然生下来,这是我和夜的孩子,我会把她养大!”,冷暖坚定。

    “胡闹!”。

    雷霆吼了一句!

    气的脸颊通红,恨铁不成钢的口吻说道:“你才多大!我没记错,你刚刚满十八周岁!这么早就被那个小子拐结婚了不说,他眼睛一闭走了!你怎么办!如今还怀了一个遗腹子,你知道怎么养孩子吗?你还是一个孩子!”。

    虽然比孩子成熟了一些。

    雷霆默默的在心里补充。

    见冷暖低头不说话,雷霆又语重心长的说:“暖暖,外祖不是不通情达理之人,你爱那个小子,如今他不在了,我老头子当然知道你心酸难过,说这话的确有些不中听,但是,外祖为你的未来考虑,你还小,一辈子那么长,不要因为一个孩子,耽误了一生”。随身洞天福地

    “养一个孩子,哪有那么容易,生下他,就是你一辈子的累赘”,雷霆敲击着拐杖。

    冷暖抿唇,看着一脸痛色的雷霆,一个老人和荀·肯尼斯一样,都年余七旬,头上已经布满了花白。

    她突然,说不出绝情的话,不想伤了他的心,可是,这个孩子,她要定了。

    见冷暖为难,门口的修突然跑过来,跪在地上,“雷老爷子,请您不要这么逼少夫人,她身子不好,有什么事都可以商量”。

    这是修的真心话,一路跟在夜暮的身边,主子对这个女孩有多么的宠爱,他都看在眼里。

    无论冷暖做任何决定,他相信,他家主子都会支持她!

    “修,你先下去,我和外祖有话要说”。

    修低头,雷霆也没有发话,他只能听冷暖的,垂首退了出去。

    无奈的关上门。

    屋内只剩二人。

    雷霆的脸色依旧不好,冷暖也是轻步的坐在了他的对面。

    语气轻轻,却给人一种很安定的力量,“外祖父,我知道您为我好,可是您不知道我心中所想,在遇到夜之前,我没有准备嫁人的,我们之前的缘分一句话说不清楚,其实,无论他在与不在,我都不会另则他人,知道这个孩子存在的时候,我也犹豫过,不为别的,只是担心一个没有的父亲的孩子,是否会健康成长,是否会幸福”。

    说道这里,雷霆突然抬起眼眸,雷达一样的扫射着冷暖。

    冷暖无所谓的挑挑眉,手指着自己的小腹说:“说来神奇,它只有一个多月,可是我却能清晰的感觉到它的存在,本来绝望的我,已经不想再活着,是它拯救了我,也拯救了夜暮,如果不是它,我不会有勇气,也不会知道,阿夜其实还有希望”。

    冷暖的话,如一道重雷击中了雷霆,他一直知道,这个丫头是不同的。

    看着柔弱的女孩,身上却有着那些男人也比不了的坚毅。

    “真的还有希望?”,雷霆叹气。

    心知他再怎么强硬,冷暖也不会改变想法的。

    冷暖点点头,“凤先生说,他可以带我去找夜暮的灵魂”

    “真的非要他不可吗?”,雷霆咬牙,有些不甘心的再次问道。

    夜暮活过来倒好,外一活不过来呢。

    “外祖,难道您不想要一个曾孙?”,冷暖眨着眼睛说,对这些固执的老头子,有时候,要软硬皆施才好。

    “其实,我觉得这个孩子很特别,他似乎有先天之力,外祖,或许他能听见你说的话呢”

    “嗤,真当你外祖老糊涂吗,才一个多月,不过一个肉球子”。

    话落,冷暖脸色一变,手不由自主的扶上了肚子。

    雷霆惊。

    “怎么了!?”

    “这里,有一道气流,滑过”,冷暖指着自己的肚子,随后闭眸查探。

    “这会,又消失了”

    “真的?”,雷霆不可置信,看着冷暖,心中猜测,这父母都不是常人,孩子先天带走异能,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嘴角抽抽,雷霆想到,若以后真有一个小包子出声,那他今天这些话?

    “行了,快去休息发”。

    雷霆别扭的朝楼上走去。

    反正他也管不了,还不如不讨人嫌了。

    “谢谢你,外祖父”,冷暖背对着雷霆,眼珠悄悄的眨了眨。

    这个单纯的老爷子,一个多月的孩子哪有那么神,不过她装的而已。

    不过,她的感激倒是真的,这么久,终于有一个人真心的关心她。

    让她有一种归属感。

    晚上,随行的医生回来了,雷霆也没有再多年,时不时关心的看着冷暖。

    他想好了,如果夜暮醒不过来,这个孩子,他也能替冷暖养大,尽量不拖累她。

    清冷的别墅,若是有一个可爱的小孩子,那场面,想想心里便觉得柔软。

    此时憧憬的雷霆,想不到,在不远的将来,迎来的不是一个可爱的小包子,而是能气死人的小恶魔。

    按照医生安排的时间表,冷暖留在雷家两天,作息规律。

    第三日,饭桌上。

    雷霆看着冷暖,将手中的报纸放下,惆怅的说:“想做什么,就去吧,老头子孤独惯了。不用你陪着”

    “···”

    修好奇,也盯着冷暖看。

    心中暗道,这少夫人又要做什么去?

    冷暖将筷子慢慢的放下,优雅的擦拭着嘴角,“外祖,您这推算的本事,一点都没有退步”

    “切,就你那点道行哪里用的着推算”,雷霆好笑着说。

    “嗯,那我今日就启程了,办完事会回来的”,冷暖将手搭在桌子上,悠悠开口。

    “嗯,注意自己的身子”。

    他昨日已经卜算过了,没有结果,特意去问的凤先生,那个人说,冷暖此行,并没有性命之忧。

    这才放下心。

    “外祖,您以后不要再擅自卜算了,让族中其他年轻人做就好”。

    占卜也是消耗精神力的,雷霆年事已高,对他并不好。

    “嗯,知道了,比我这个老头子还啰嗦”,如果不是冷暖,其他人,他才不去费心呢。

    “您还知道自己啰嗦”,冷暖已经起身,笑着道。

    “把这小伙子带上吧”,雷霆指着修说。

    “少夫人,我们这还要去哪?”,修对这一切都一无所知,冷暖没有告诉他。

    “到了,就知道了”,冷暖眸光闪闪,没有带任何东西,轻装上阵。

    修挠挠头,大步的追上了冷暖。

    乘坐的是雷家的直升机,目的地,f国。

    这一次的行程要久一点。

    冷暖躺在软椅上,手机摆弄着手机,里面有很多瑞尔·克里夫后面发来的骚扰短信。

    不过,自从夜暮出事以后,这男人,也销声匿迹了。

    水之石,在他手上,她要怎么得到。

    这个水之石与其他灵石不一样,它是可以镶嵌在人的体内的。

    并且与人的力量融为一体,为之使用。

    “少夫人,我们这次要去哪?”,修适时的打断了冷暖。

    眸光一凝,冷暖看着修,眼眸一亮,突然开口问道,“你和瑞尔·克里夫对上,谁更厉害一些?”。

    夜暮和那个男人是同窗,修了解的,肯定比她多。

    修大惊,“那个男人?”。

    随后用一种冷暖看不懂的目光审视着冷暖,语气有些不满的说,“少夫人,那个男人对你,图谋不轨!”。

    他不想,她去见他!

    “他那样对我的起因是因为夜,如今,再对上他,我也不知道会是什么场景”。

    失去了利用价值,他会变回他的本色吧。

    “我打不过他”,修叹气,随后,借着说,“主子身体没有出问题的时候,那个男人每次都是手下败将,就是他有作弊的东西”。

    “什么东西?”,冷暖询问。

    修摇摇头,回忆道:“他和主子曾经是同窗,可那个男人天生心里狭隘,见不得比他优秀的人,处处和主子较劲,即使每次的挑衅都失败而归,主子的体质能屏蔽所有超自然力量,他自然打不过,不过其他人就不同了,他有一只手腕的力气,出奇的大”。

    “难道在手臂上?”,冷暖托腮思考,浑然不觉修差异的目光。

    “少夫人,您该睡觉了,医生说,前三个月很重要,您一定要按这个作息时间来安排”。

    修看着腕表,请示说。

    “好,等醒了,依旧到目的地了”,少女看着地图,意味深长的勾勾唇。

    ------题外话------

    《空间之伏魔千金》

    她是一个普通人,却因一块神秘玉佩而不再平凡!

    美丽的翡翠,神秘的古董,世人求而不得的宝物,对她来说却如探囊取物!

    修仙术,她用血和汗水保护自己爱的这片土地!

    炼灵丹,她起死回生,创造了医学史上的奇迹,拯救了无数人的性命!

    制灵符,她降厉鬼,助善鬼,还人们一片净土!

    空间在手,神兽相助,她坚守本心,化险为夷,最后终于站在世界的顶峰!

    他是华夏顶级特种兵部队的队长,史上最年轻的少将,成熟稳重,身手不凡,为国家立下无数功劳。

    然而,他遇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