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暗夜千金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二章 风雨欲来
    一路上很稳,飞机降落之时,冷暖正好睁开了双眼。

    修一直守在门口,听见屋内有了动静,这才开口说:“少夫人,到了”。

    “嗯,知道了”,冷暖回应,打开了内室的门,走了出来。

    “少夫人,我们去哪里?”,修请示。

    f国,有本家的势力,有冷家如今的势力,同样,还有雷家的分支。

    这次轻装上阵,修不清楚,冷暖是如何打算的。

    “去这里”,冷暖将手中的一张地图,递给了修,上面有她的标记。

    那是她命暗夜的人前两天购进的一栋别墅,位置距离克里夫家族最近。

    修了然的合上了地图,听命的跟在冷暖的身后。

    f国是克里夫家族的根基,也是一块肥沃的土地,势力错综复杂。

    车子驶过一道长长的红枫林叶,最终停在了一栋豪华的别墅院落。

    圆圆的塔顶,白色的建筑,很典型的欧式古风。

    几个不起眼的塔楼,有重型机枪守卫,红外线探射着。

    “安保做的还不错”,修首先下车,拍拍手掌,为冷暖拉开了车门。

    铁门口,有一对年轻的男女候在那里,看着从车上下来的纤细人影,眼眸一亮。

    “属下恭候大小姐”。

    女孩依旧穿着一双帆布鞋,步伐优雅,“不必多礼,辛苦你们了”。

    冷暖声音温和。

    这二人,正是一直留守f国的华娜与凯文。

    “大小姐,由于时间紧急,我们只来的及清理别墅内部,并且换了安保人手”。

    这栋别墅是一对f贵族的新婚夫妇留下的,祖上的房产,他们偶尔回来居住。

    冷暖调查过,这二人曾受过雷家的恩惠,所以便命暗夜的人用双倍的价钱购了过来。

    以后,这里也可以作为暗夜的一个联络点。

    还算满意的点点头,冷暖抬脚走了进去。

    只有一栋主宅收拾了出来,起来的地方,都在翻修重建。

    空地上,传来浓浓的水泥钢铁的味道,华娜见状,立马上前说道,“大小姐放心,主宅内室已经经过检测,可以放心入住”。

    这是冷暖特意吩咐过她们的,说装修的时候,要选择一切环保的材料。

    “两天的时间,就装修出一栋别墅,不会偷工减料了吧”,修凉凉的插嘴。

    话落,华娜和凯文一怔,尤其是华娜瞪了修一眼,扭头对着冷暖解释说。

    “大小姐,因为时间紧急,别墅内所有的房间只不过重新刷了一层涂料,换了所有家具,没有太大的修整”

    “嗯,不碍事的”,冷暖拍拍修,示意他闭嘴。

    修这个人还是心高气傲的,看见冷暖重用这两人,多少有些挑毛病的意味。

    华娜得意的瞪了修一眼,便被凯文拉在身后。

    别墅里,都是新换的家具,地毯,还有仆人还在角落里擦拭,消毒。

    刚进门,冷暖便看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冷叔,你怎么在这?”。

    这些日子,她还未曾和冷叔联络过。

    冷叔低着头走过来,温声说:“是雷老爷子,让我过来的”。

    话语里,掩住了所有情绪。

    他也是担心,修这样一个大小伙子,照顾不好冷暖,特意还带过来两个营养师。

    冷暖无语的揉揉额头,她本想着这次轻装上阵,人越少越好,方便她行动。

    没想到,这拖家带口的,又被监视了。

    “嗯,辛苦冷叔了”。

    冷暖只能妥协。

    不过她要做的事,还是不能让他们知道才好。

    很安静的一个下午。

    入夜,冷暖敲开了修的房间。

    “少,少夫人,您”,修虽说没有入睡,但是这个时候,冷暖突然出现,他还是被惊吓了一下。

    “那个老头子不知道买通了谁,在我房里安装了窃听器”,冷暖无奈的摆摆手。

    啊?

    修好笑。

    也就雷霆能做出这事了。

    “估计雷老爷子,担心你出事”,修黑白分明的眼珠子转动着说。

    “呵呵,随他吧,人老了就喜欢胡思乱想,修,我找你,有事要说”,冷暖突然语气认真,如今安全的地方,也只有他的房间了。

    修正了脸色,规规矩矩的站在一旁,“少夫人有事吩咐便是,修一定万死不辞”

    冷暖蹙眉。

    “你尽力就好,不要动不动就拿性命发誓”

    “属下知道了”,修有些羞赧的开口。

    身子有些不自在的朝后面挪挪,冷暖视而未见,语气突然变得有些严肃,“这几日,我要你暗中去摸清,瑞尔·克里夫的行程,什么时间去哪里,什么时间在做什么,然后汇报给我”

    修抬头,看向坐在阴影出的那个人。

    “这件事,只能你一个人去做,不能告诉任何人,也要背着本家的人”。

    话落,冷暖站起身,来到来到了窗前,外面,有巡逻的侍卫走来走去。

    修有些挣扎,冷暖的话语再次传来,“如果你觉得背叛了你的主子,你可以不去做”。

    修不明白冷暖为何这么做,他有怀疑是对的,她不可能解释给他听,只能让他自己选择。

    屋内沉默了一阵,修重重的垂下头,有些哽咽的身音,“少夫人,无论您做什么,我都支持您,只不过在我离开的时候,您要听医生的叮嘱”。

    他相信冷暖,她这么做,自然有她自己的理由。和离小娘子

    “我会的,时间紧急,修,我只给你半个月的时间,你可以利用自己的势力,但是,要保密”。

    专属于女子的清清冷冷,声音融合在这夜色中。

    修永远都忘不了,就在这样的一个夜晚,眼前这个绝色倾城的女孩,做了一个什么样的决定。

    在那晚之后,修便离开了。

    而冷暖看似安定的在别墅中住下,有空的时候,还陪着冷叔修葺花草。

    冷叔几度开口,想要询问她接下来怎么办,想问修去哪里了。

    可是看着女孩淡笑无常的脸,冷叔还是摇摇头将话语咽下。

    罢了,他又何苦在伤口上撒盐。

    她不说,他们便不问,这已经成为了冷暖与她手下达成的一种无言的默契。

    半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

    修没有回来。

    冷暖眯着双眸,盯着对面遥遥可见的灯火辉煌,那里,有一处正是克里夫家族。

    难道修出了什么意外,冷暖心中有些不安。

    “大小姐,将这杯牛奶喝了吧”,身后的女仆端着托盘,小心翼翼的开口。

    “放在那里吧”。

    仆人退了出去。

    冷暖回身,刚握起被子,空气突然传来一阵波动,咔嚓!

    杯子掉在地上,同时,噗通一声,一个人影滚了进来!

    “大小姐!”,门外有人听见动静,惊呼。

    “无事!先不要进来”,冷暖看清了来人,对外面的人安抚道。

    修捂着一只手臂,半跪在地上,指缝间有血迹流出。

    “这是怎么回事?”,冷暖没有顾及地上的一片狼藉,看着修受伤的手臂询问道。

    “一时失察,被发现了,不过少夫人放心,我已经甩开了他们”,修的语气懊恼。

    是他低估了瑞尔·克里夫背地里的势力。

    冷暖抬脚离开,去取备用的医药箱,再度走回来,少女将药水与纱布递给了修。

    “先去去沙发那里处理吧,一会再说”。

    话落,冷暖推门走了出去,修突然回来,还受了伤,若是冷叔知道,肯定会胡思乱想。

    将门口的仆人支了下去,冷暖去修的房间,拿了一件他的外套,想着能遮挡一下伤口。

    同时,也将屋内的窃听器,换到了另一个没人居住的房间。

    异能不在,身手还是在的。

    再回来,修已经自己处理好了伤口,看的出来,这些事对他来说,就像家常便饭一样。

    “说吧”,将衣服扔给他,冷暖优雅的坐在对面。

    修将怀中的一个小本子拿了出来。

    “这里面便是这些天,我记录的瑞尔·克里夫的行程,除了第一天是从侍卫口中打听到的,其余都是我亲自跟踪的,”。

    修低头说。

    “他没有发现?”,冷暖疑惑,将本子拿了过来。

    并没有急着打开。

    “前几天应该没有,不过这两日,我经常受到埋伏,估计是察觉了,但他们不确定是哪方人手,毕竟,克里夫是黑道的龙头,对手并不少”。

    修分析着说。

    冷暖看着修无碍,垂眸将实现落在这个小本子上,指尖一转,轻轻的翻开。

    “他倒是比国家元首还忙啊”,上面密密麻麻的地点,行程,冷暖嘲笑一声。

    “那个人现在的确是变了,据说,现在克里夫家族的大权有七层掌握在他的手上”,修根据自己得来的消息回报。

    一个私生子混到如今这个位置,也是一代成功的典范。

    “有什么可疑之处?”,冷暖翻看着那些每天都不同的行程,微微蹙眉。

    修摇摇头。

    这些人都是人精,即使你知道他的行程,也堵不到他的人,何况这些行程,有一半是虚张声势。

    “倒是没发现他有替身,我开始是混进了克里夫家族的保卫队里,他们私下叫他二少爷,因为他上面还有一个嫡出的哥哥,另外,现在克里夫家族的掌权人是他叔父,也有两个儿子,只不过,不怎么得宠,不喜欢自己的儿子,喜欢自己的这位侄子,也有些奇怪”,修摇摇头,这是他很早就知道的事。

    “这里面的记录,多半是假的,只不过有一点很奇怪”,冷暖看着上面的信息,突然笑着说。

    奇怪?

    对于修的这种大智若愚,冷暖无力摇摇头。

    “他每日有一个必去的地方,虽然你没有标记,但是这些位置的共同点,都可以从一个地方出发”。

    冷暖将小本子合上,肯定的说。

    而且,以她对他的了解,瑞尔·克里夫是一个极会享受的人,怎么会把自己忙成一个陀螺?

    “我知道了”,修垂首,紧抿着唇,不知在想什么。

    冷暖猜的不错,这个地点正是f国香榭里兰大街的一个酒庄。

    瑞尔·克里夫私有的房产,也是他最喜欢居住的一个地方。

    这是个私人的酒庄,对外接待客人是需要预定的,其他时间,皆朱门紧闭。

    瑞尔·克里夫近日的心情并不好,或许说,他很惆怅,夜暮的事情,荀·肯尼斯处理的很周密,上流社会没有一丝留言传出。

    可再密不透风,还是没有避过时刻观察他动向的对手,这也解释了,无论那个男人做什么,老太爷都没有追究,反而纵容的姿态。

    啪,旋转着手中的火石,男人的眉宇深深蹙起。

    他不知道这种烦躁感,由何而来,是因为少了一个能和他并肩的对手,还是因为担忧那个少女的遭遇。

    冷暖。

    “主子,得来消息,那个刺客逃了”,管家白色的手套扶在胸前,对着坐着的那个人,行了一礼。德鲁伊在现代

    “查到了吗”,男人磁性的身音有些消沉,带着漫不经心。

    管家微微俯身,再次说道:“目前还没有查出来,究竟是何方人士,不过有本事混入我们教中的,应该不是泛泛之辈”。

    “有消息来汇报”,瑞尔·克里夫并没有在意,想杀他的人太多了,也不差这一个两个的。

    管家要退门而去,男人眯眼,突然出口询问,“可知道那个人,在哪里?”。

    话语有些停顿,但是管家会听懂的。

    “据说去了t国雷家,因为您之前说,不用再关注她的行踪,所以,近日,属下并不清楚”。

    本以为自家主子良心发现了,没想到,还是如此的执迷不悔。

    管家心里叹气,走了出去。

    将手中的火石扔在桌上,男人重重的靠在椅背上,闭目,两张脸在眼前晃荡着。

    夜·肯尼斯那个男人是第一个让他觉得刺眼之人,无论是出身还是自身,永远那么高高在上,不可一视。

    就像天生的仇人,那个男人有多耀眼,他便有多讨厌。

    可没想到,他居然就这么离开了,他多少是有些失落的。

    而冷暖,他说不清楚对那个女孩的心思,只知道,每一次出格的举动,都是在发自他的内心渴望。

    说爱,谈不上,说喜欢,又有些肤浅。

    一个刚刚失去丈夫的女孩子,他这么惦记,是不是有些太不人道了?

    男人看着火石映射出来的脸,薄唇嘲讽而勾。

    “少夫人,您不可以去!”,房间里,修不顾主仆之别,伸手拉住了一身夜行衣的冷暖。

    冷暖抿唇,不悦的瞪着修!

    “你想将他们都吵来是吧?”,这语气带着薄薄的凉意。

    修不松手,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少夫人,对不起!我不能让您去,无论什么原因,您肚子里还有小主子,异能也不在,您知不知道,那个男人的周围,都是一群不要命的亡命之徒!”。

    修早就知道冷暖有自己的打算。

    一直偷偷守在她的窗外,没想到,少夫人这个固执的性子,真要自己去犯险!

    “修,我知道你担心我,可是我必须要拿到那个东西”。

    冷暖如今也不怕实话实说。

    “我去”。

    “不行”,冷暖摇头,水之石不是一般人能碰触的,就像李管家接触不了火之石一样。

    她担心修即使得到了,也无法带回。

    哗!白光闪过,修拿出一把匕首,抵在自己的脖子上,语气决绝。

    “如果少夫人非要离开,那么修以死谢罪!”,说着刀锋向下,已经划破皮肤,流出血迹。

    “你威胁我?”,冷暖不知是不是气的,怒极反笑。

    “修不敢,少夫人走出这里,便是修的失职,只能以死谢罪!”。

    固执的大男孩,闭眼真的要割破自己的喉咙!

    “行了!服了你了!”,冷暖转身关上了窗,坐在床上,一双黑幽的眼珠子,瞪着跪着的那个人。

    估计是怀了孩子,便束手束脚!

    明知道修这是个苦肉计,偏偏不得不妥协。

    修憨厚的笑笑,放下了反正,手指抹了一下脖子上的血迹。

    “少夫人,您要拿什么东西”,修一脸正色的询问冷暖。

    “我再想办法吧”,冷暖看了他一眼,没有想把这个任务交给他。

    可是修却突然想起,那日,冷暖默默呢喃的一句话,难道在手臂上。

    瑞尔·克里夫的手臂上,有什么?

    “少夫人,您先休息吧”,修起身,恭敬道。

    冷暖摆摆手,无奈道:“你也去休息吧,明天,我们再商议”。

    修听话一样的点点头,冷暖也吐出一口气,准备会卧室休息。

    她今夜是出不去了,还不如好好休息,怀孕体质的冷暖,几乎是沾床就被睡意席卷。

    此时的冷暖不知道,就在她酣然入睡之时,门外的大男孩加重了内心的决定,吩咐仆人守好,修眨眼间,再次离开了别墅。

    他决定,亲自去探查一下那个男人的手臂,是否有任何的不妥,回来再和少夫人商议下一步的规划。

    漫长的夜过去,白昼来临。

    这看似一个安静的晚上,波涛诡谲,暗地里发生了多少事,不想关的人,无从得知!

    咕···

    被肚子饿醒的冷暖,揉揉双眼,好笑的摸摸肚子,这个小家伙,最近好像越来越能吃了。

    咔!

    一道疾风震碎了玻璃,泛着寒光的匕首直直朝她的头部而来!

    冷暖惊,迅速的侧身一躲。

    砰!

    夹着纸条的匕首,重重的插在了床头之上,强大的冲击力,尾部颤了颤。

    泛着刺目的光,就这样驱赶了少女的所有睡意!

    迷离的双眸瞬间凌厉!

    ------题外话------

    今天好累,看着这个数据,这个订阅香爷真是心塞塞,你们不追文,不看正版,香爷这个文已经扑死了,扑死了就是没有推荐了,注定埋葬在书海之中,没有出路···

    虽然早就别这个文打击成了一颗钢铁心,但是还想再抗争一下,求订阅,求追文!

    暖暖和夜暮的福利已经发放到正版群,支持的宝贝请加群,进群方式看留言置顶。

    ps:评论区每天只有两位宝贝天天冒泡,耐你们,同时,如果明天的评论破十条,香爷就万更!

    哈哈哈,看你们表现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