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一代仙师 > 章节目录 第三章 灵纹当道
    玉壶光转,冷月东升。

    入夜时分,身上的血迹慢慢凝固,衣服上也渐渐起了露珠,李锋这才缓缓地有了意识,渐渐地苏醒过来。

    “啊!”这时侯的李锋终于忍受不住身体各处传来的剧痛,咬牙呻吟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忍受住了疼痛,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怎么也站不起来。

    李锋冷吸了一口气,只觉得全身又痛又累又饿又困,当真是说不出的难受,比当初流落人世还要来得凄苦,心下不由得一阵怅然。

    “蒋啸华,此仇不报,我李锋誓不为人!”李锋心中狂吼道,他以前对蒋啸华一忍再忍,没想到这蒋啸华却一逼再逼,这次更是触到了他的底线。

    咒骂过后,李锋再次挣扎着身体,想要站起来,却仍然站不起来,无奈之下,只得强忍着疼痛,紧咬牙关,一步一步地往住所爬去。

    要知道,即使是在山脚,夜晚的丹霞山也不缺乏蛇禽猛兽,自己现在奄奄一息,若是不赶快回到住所里,明天说不定就连一具全尸也没有了。

    所幸的是,这里离住所仅有几十米,身上的紫金葫芦里又还有酒,李锋喝下紫金葫芦里的酒后,身体慢慢暖和了一些,体力也有所恢复。

    尽管如此,短短的几十米距离,李锋还是爬了半个时辰。爬进住所后,关好门,连沾满血迹的鞋子衣服也没有脱,李锋便承受不住,在地上沉沉睡去。

    第二天醒来时,李锋终于感觉好受了一些,也能挣扎着站了起来,只是腹部仍然痛不可当。

    “幸好以前修炼到了练气十二层大圆满境界,身体的素质强大了很多,不然这次非得被蒋啸华打死不可!”李锋只道是以前练功打下了好底子,这才能在重击之下没有受伤,却没有想到会有其他原因。

    “从现在开始,我一定要更加刻苦地修炼,早日超过蒋啸华,一雪昨天的耻辱!”李锋暗暗在心里再次发誓。

    看了看自己身上,衣服到处都是斑斑血迹,便简单地洗漱了一下,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再把血衣洗了,晾在外面的衣架上。

    晾衣服时,在他昨天晕倒的地方,一株娇艳欲滴的车前草,引起了李锋的注意。

    这株车前草明显地比周围其他的车前草大了一圈,在冬日暖暖的太阳光的照射下,散发出引人注目的翠绿光芒,让人看了说不出的舒服。

    走到车前草前仔细一看,李锋更是震惊不已,因为那车前草的叶子背面,竟然出现了一道细细的灵纹!

    要知道,即使是在灵气浓郁的丹霞山顶,一株普通的车前草,能够长出灵纹,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李锋曾听赵长老说过,正常的情况下,车前草长出一道灵纹,至少需要近百年的时间!

    而一旦长出灵纹的药草,在修仙界,那也是稀少的物品,因为这意味着可以用它们来炼制丹药了!

    丹药对于修仙者的重要性,无异于金银对于商人的重要性!因为仅仅依靠吸收天气灵气来进行苦修的速度实在太过缓慢,在突破瓶颈时更是难于上青天,而有了蕴含丰富灵气的丹药,那就大不一样了,不但可以加快修炼的过程,有时甚至可以大大降低突破瓶颈的难度。

    所以,丹药,特别是高级丹药,是每一个修仙之人梦寐以求的东西。

    而炼制丹药,特别是高级丹药,生有灵纹的高级药草必不可少。

    “这山脚下的灵气非常稀薄,没有上百年的时间,车前草绝对不可能长出灵纹,这株车前草为什么会长出灵纹呢?”李锋再次确认了车前草上的灵纹后,满头雾水地想道。

    “难道是我昨天晕过去后,时间就过了一百年?”李锋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但放眼望去,其他的花草树木并没有长大许多,也没有长出灵纹,这种可能性不存在。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李锋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正当李锋胡思乱想之际,一阵细微的脚步声传了过来,李锋曾经修炼到练气十二层大圆满境界,他五官的感知远远比常人强上许多,听到响动声后,立刻把那株长有灵纹的车前草连根摘下,迅速放入储物袋中,而后站起了身体,转身看去。

    “锋哥,你蹲在地上干什么?”人还没有到,一阵爽朗的笑声先传了过来,正是杂役处负责药草种植的苏星云。

    李锋的住所靠近山脚,山脚之处也是凤凰门杂役居住的地方。进入凤凰门之前,李锋是一个四处流浪的孤儿,算得上是根正苗红的穷苦人家。而凤凰门的杂役也同样如此,大多数人家庭条件都不好,李锋与他们本就有共同语言,时间长了,一来而去便与这些杂役成了好朋友。

    在这些杂役中,与李锋关系最好的,便是这苏星云了。

    说起个中原因,在于两个人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喝酒。

    李锋自从三年前闻到酒味,尝过酒香后,便彻彻底底地有了酒瘾,用苏星云的话来说,简直就是无酒不欢,凤凰门每月发的例钱全被他换成了酒,装在储物袋或者紫金葫芦里,没事的时候便取出来喝上几大口;而这苏星云生性豪爽,喜欢结交朋友、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用李锋的话来说,就是“座中客常满,杯中酒不干”。

    三年前两人初次相遇便相见恨晚,在李锋的住所里,你有故事我有酒,站着也能吹一宿,结下了深厚的酒门友谊,此后经过三年的推杯换盏,两人的关系更加密切。

    “没干嘛,你来了正好,走,咱们进屋喝酒去!”见来的人是苏星云,李锋心头不由得大喜,心中的烦恼困惑一扫而光,什么蒋啸华、灵纹车前草统统都抛到了脑后,走上前拉起苏星云的手就往住所走去。

    “呵呵,正合我意,不过,你小子是不是已经喝过一回了,喝酒也不叫上我!”年纪不大却在酒场混迹多年的苏星云鼻子真的不是盖的,略微一嗅,就嗅到了一股浓郁的酒香。

    “呃,那是昨天的事情了……”李锋胡乱应道,说完这句话后,他的脑袋里突然一阵激灵:那长有灵纹的车前草的地方,正是自己昨天醒来后喝紫金葫芦里的酒的地方,自己那时候因为伤势过重,握不稳紫金葫芦,很多酒便不由自主地洒了出来,滴在了车前草上,难道就是因为洒了酒的原因,那车前草才长了灵纹?

    “呵呵,昨天药园正好新购了一批药苗,我要去种植药苗,才没有嗅到你小子的酒香,被你小子躲了去,下次可不能喝独酒了!”苏星云爽朗一笑,没有注意到李锋瞬间的怔愕。

    “嗯,既然要喝酒,那带了下酒菜没有?”李锋回过神来后笑问道,暂时把车前草的事放在了一边,对李锋来说,这世上唯有美酒与美人不可辜负,李锋现在还没有美人,但却有美酒。

    “当然带了,放心!”苏星云提了提手中的食袋,得意地笑了起来,他们两人已形成了默契,每次喝酒都是李锋准备好美酒,而苏星云则准备好美食,美酒就着美食大块朵颐,简直是不羡鸳鸯不羡仙。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若投机万句也不多,两人边喝边聊,高兴非常,只觉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也莫过于此。

    直到月明星稀、乌鹊南飞之际,苏星云见时间不早了,这才起身拱身道别:

    “锋哥,我先回去了,以后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尽管叫上老弟,老弟跟你一块同销万古愁。”

    “星云,多谢,一定!”李锋起身送苏星云到门前,眼睛里隐隐泛起了泪光,他知道,苏星云是知道了自己又是一次名落榜尾,怕自己心里难过,才特意过来找自己喝酒解闷的。

    直到苏星云的身影没入夜色中,李锋才转过身来,打算修炼一会后就休息。

    凤凰门的外门弟子和杂役在十六岁成人礼测试之前,修习的都是凤凰门的入门功法——丹霞功,这门功法是最基本的功法,除了以丹田为本汲取天地间的灵气以为已用外,并没有其他的用途,也不能以之直以击杀对手,为的便是夯实外门弟子和杂役的根基,为成人礼后修习其他功法做准备。

    修炼这门功法最好的时间,就是清晨日出和入夜月起的时候,这两个时间段正值日夜交替的时机,灵气也最为容易吸收进体内。

    当李锋正要收回白天晾晒的衣服进入住所修炼时,又想起了晾晒衣服时发现的那株长了灵纹的车前草,心里不由得“咯噔”地跳了一下。

    苏星云过来找自己喝酒时曾说过,长有灵纹的车前草的地方酒香特别浓郁,而自己昨天就是在那个地方把紫金葫芦里的酒洒了出来,难道那株车前草是因为这个缘故而长出的灵纹?

    为了确认自己的想法是否属实,李锋决定立刻开始实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