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一代仙师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打得你哭着求饶
    虽说苏星云心中已不自不觉地种下了执念的种子,但此时,他心中仍然是极其高兴的,为自己高兴,也为好兄弟李锋高兴。

    两人坐在李锋的住所中,摆好酒菜,从白天喝到黑夜,又从黑夜喝到白天,这才极欢而散。

    第二天醒来后,李锋睁开惺松的双眼,便看到冬天温暖的阳光已经从窗户外面射了进来,照在了自己的木床上,散出着迷幻的光彩,微微的山风从窗户中吹了进来,虽然略带着寒意,却夹杂着说不出的清香,让李锋不由得舒服地伸了个懒腰。

    “修炼,植树,养蚕,喝酒,这样的修仙生活倒真不赖!”

    李锋对这样的生活很是满意,如果能够一直这样过下去,那也挺滋润的。

    洗漱一番,简单地吃了点东西,再修炼了两个时辰丹霞功,这才起身走到那株从山中移植回来的植物旁,从上面摘下一些果子,而后回到住所,用小刀小心地加工起来。

    明天,就是赵梦雪的生日了,他今天便要把那生日礼物准备好。

    李锋挑出一些自己需要的果子,按自己想象中的设计加工好后,找出了一个玉盒,把这东西珍而视之的放了进去,准备第二天一早就上山,第一时间送给赵梦雪。

    第二天早早醒来,略微洗漱了一下,胡乱吃了点东西,把玉盒收进怀中,便兴冲冲地朝凤山顶上走去。

    凤山位于丹霞山的前山,中间是一条宽广的石彻台阶,沿着台阶往上走,便可以经过梵音谷、忠烈祠、半山亭、升仙岭、灵芝泉、磨镜台等地方,最后便可到达气势宏伟的凤宗山门。

    由凤宗山门沿着石彻台阶往下划分,左边是赵梦雪和李锋等外门弟子居住的地方,而右边则是那些天资卓绝的内门弟子和身份尊贵的长老等人居住的地方,两者之间泾渭分明,等闲不可逾越。

    李锋沿着石彻台阶往上走,路过升仙岭时,不由得停了下来,因为他看那风云榜的末尾,赫然还留着自己的名字。

    六年前,这风云榜给自己带来过多少荣耀!

    三年前开始,这风云榜又给自己带来了多少屈辱!

    真是成也风云榜,败也风云榜呀!

    “呵呵,李锋,第一千名!再过几个月,我一定要把后面的三个零去掉,再次成为风云榜第一名!”

    李锋紧紧地握住了拳头,心中暗暗下定了决心。

    正当李锋痴痴望着给自己带来了无数荣耀和屈辱的风云榜时,四个人从李锋的身边经过,认出了怔怔发神的李锋,于是立刻停了下来。

    这四个人,为首的正是蒋啸华,其他三个人则是他的跟班范大通,鲍亚勇,马步远。其中范大通因为身体肥胖,有饭桶之名,鲍亚勇的一对龅牙突出在外,当然就落下了龅牙的外号,而马步远因为脸上长满了麻子,又身体瘦得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凤凰门的弟子都叫他麻杆。

    “呵呵,我道是谁呢,原来是我们凤宗的第一废才李锋,真是失敬呀!”

    蒋啸华停住脚步后,立刻开口阴阳怪气地说道。

    在嘲讽李锋的同时,蒋啸华的心中也充满了惊讶和疑惑,因为他赫然发现,现在的李锋竟然有了练气七层的修为!

    “我去,这怎么可能,按理说,自己上次把他打得那么惨,就算是没死,那也得脱层皮,至少得在床上躺几个月,这会怎么非但没有受伤的迹象,反而功力进步了那么多!”

    蒋啸华的跟班范大通、鲍亚勇、马步远每人手上都拎着一个礼盒,像哈巴狗一样跟在蒋啸华身后,见到李锋也是吃了一惊,因为他们也发现了李锋的功力已经跟他们一样达到了练气七层。

    他们几个人震惊的同时,也是难以置信。几个月前,他们三个都是练气五六层的修为,现在在蒋啸华给予的聚气散的帮助下,才勉勉强强地提升到第七层,为什么重伤的李锋在同样的时间内,也能提升到练气七层的修为呢?

    “难道,这李锋的修炼天赋又恢复过来了?”三人的心里都不由得浮上了一层阴影,是以没有立刻附和蒋啸华对李锋的嘲讽。

    “呵呵,我道是谁呢,原来是我们凤宗的第一淫才蒋啸华,失敬失敬!”

    听到蒋啸华嘲讽自己的话语,李锋这才回过头来,看到了自己的死对头蒋啸华。自从上次被蒋啸华吊打后,李锋可是无时不刻不在记着这份屈辱,所以不由得怒火攻心,双手紧紧攥成了拳头,毫不示弱地回应道。

    在出言回击蒋啸华的时候,李锋也见到了一人拎着一个礼盒的饭桶、龅牙和麻杆,心下明白蒋啸华十有八九也是去给赵梦雪送生日礼物的。

    “李锋,你小子是不是欠揍又想挨打!”

    蒋啸华虽然对李锋修为的神速提升感到震惊,但心里仍然没有把李锋当一回事,因为现在他的修为已提升了到了练气九层,足足比李锋高了二个层次,要想像上次那样再次吊打李锋,也是非常容易的事情。

    所以,见到李锋竟然敢顶撞自己后,立刻便勃然大怒起来,挽起袖子就要开打。

    “你打呀,朝这里打!”李锋侧过脸,用右手食指指着自己的脸,对着蒋啸华道,他不相信,蒋啸华敢在这人来人往的升仙岭上对自己动手。

    果然,蒋啸华虽然挽起了袖子,握紧了拳头,却并没有立刻动手,因为他也知道,如果在这里殴打李锋被宗门发现后,必然会受到严惩。

    不过,蒋啸华略一思索后,心里就有了主意,上前一把拎起李锋,便向升仙岭右边的山林里掠去,掠去的同时,还向饭桶、龅牙、麻杆三个人使了个眼色。

    虽说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居住的地方等闲不可逾越,但蒋啸华可没有把这不成文的规矩放在眼里。

    饭桶、龅牙、麻杆三个人立刻会意,起身跟在蒋啸华身后,为蒋啸华打掩护,一发现有其他人靠近,便好给蒋啸华通风报信。

    李锋的修为比蒋啸华低了两层,远远不是一个数量级的,虽然想反抗,却像是蚂蚁撼大树一样,没有丝毫作用。

    蒋啸华把李锋拎到台阶右边一个偏僻的角落里后,这才呵呵地淫笑起来。

    “蒋啸华,你他妈的真卑鄙!”看了看四周,李锋这才发现蒋啸华已把自己带到了石彻台阶的右边,这边是内门弟子居住的地方,内门弟子人员数量稀少,又个个深居简出、潜心修炼,很少抛头露面,是以这边人迹罕至。

    蒋啸华的目的再明显不过了,特意找了个这样的地方,来教训自己,自己就算是喊破了喉咙,恐怕也没有人会知道。

    “你现在才知道我卑鄙,未免太晚些了吧!”

    蒋啸华也不生气,微笑着看着李锋,就像是一个猎人看着掉入了自己设计的陷阱中的猎物一样。

    此时,饭桶、龅牙、麻杆三个人也从后面跟了过来,分成三个方向站在李锋的周围,挡住了他可能逃开的道路——事实上李锋也不可能逃开。

    饭桶、龅牙、麻杆三个人分开站好后,对着蒋啸华点了点了头,表示四周并没有发现其他人。

    “哈哈,李锋,现在你就是叫天天也不会应,叫地地也不会灵了,我现在就让你知道敢顶撞本少爷的下场。”

    蒋啸华看到饭桶、龅牙、麻杆三人已确定四下无人后,心中的最后一丝顾忌也没有了,右手握起拳头就要往李锋打去。

    李锋心中暗叫苦也,感慨真是人生无常,昨天刚刚突破到练气七层与苏星云高兴了一阵,今天却又飞来横祸突遭无妄之灾,看来今天又免不了一顿揍了,但嘴上却不肯服输,直直地盯着蒋啸华高声喝道:

    “蒋啸华,你现在要打我是吧?好得很,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哭着向我求饶!”

    蒋啸华见李锋死到临头还敢嘴硬,不由得大怒,道:“老子现在就要打得你哭着求饶!”说完右手的拳头就向李锋身上招呼了过去。

    蒋啸华现在已是练气九层修为,力道比之前练气八层的时候强了不知道好几倍,只一拳,便把李锋打飞了连翻了几个跟斗,摔倒在地上,痛得他龇牙咧嘴。

    蒋啸华心中仍然不解气,正想上前继续狠揍李锋,蓦然看到饭桶、龅牙、麻杆还一人拎着一个玉盒站在四周,这才想起今天要给赵梦雪去送生日礼物,如果与李锋动手,弄脏了自己的衣服,那就得不偿失了,于是止住了手,对饭桶、龅牙、麻杆三人说道:

    “你们还站在旁边干嘛?看热闹吗?给我打,往死里打!”

    “……”饭桶、龅牙、麻杆三个人听了蒋啸华的话,不由得愣了一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并没有像往常一样马上行动。

    刚才,他们都已看出李锋跟他们一样,达到了练气七层的修为,虽然这时三人下手可以把李锋揍得满地找牙,但以李锋这样的修炼速度,只怕过不了多久就会凌驾于他们、甚至是蒋啸华之上,重新成为凤凰门外门第一天骄,到那时候,只怕自己就麻烦大了,是以一时之间不免有些犹豫。

    “我去,饭桶、龅牙、麻杆,你们耳朵聋了吗?”

    见三个跟班竟然敢不立即执行自己的命令,蒋啸华不禁气得七窃生烟,口中大骂的同时,飞起一脚就向离自己最近的饭桶踢了过去。

    “蒋师兄,我们这就马上动手!”

    见蒋啸华发了怒,饭桶、龅牙、麻杆三人这才立刻放下手中的玉盒,往李锋围了过去,不管怎么样,现在的形势是蒋啸华的实力远远大于李锋,他们自然唯蒋啸华马首是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