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凤鸣在山 > 章节目录 第60章 劫后余生话衷肠(三)
    萧飞燕从怀中掏出书信交给江流,江流接过一看,果然是义父交给自己的书信。不过信封印章处已被打开,显然被人拆过了。江流索性将书信取了出来,展开来看,只见信上写着:“慧琴师姐:见字如面,数年岁月匆匆而过,却仍洗不去心中罪孽。师姐温婉贤淑,明月入怀,声名却尽被罪人周俊所毁。我心甚恨自己,本应死于云台山谷,却侥幸存活,但再无颜面对世人。只好苟活于大山深处、山林之中,终不复出矣!

    哪知几日前惊见萧猛,才知吾竟有一女,伴于君侧。闻此喜讯,我先是欣喜若狂,后又不断嗟叹,自责不已。深知你们母女二人生活不易,前路维艰。”

    江流看至此处,细细回想十年前长生谷里发生的一切,方始醒悟。原来当年萧猛用以要挟周俊的所谓大秘密就是周俊和张慧琴的私生女,而这个私生女正是眼前的这个萧飞燕。

    萧飞燕看着萧飞燕,只见她臻首低垂,娥眉微颦,神情凄苦,眼神深沉,如幽潭一般,心中顿时明白萧飞燕已经知悉这一切。他想要安慰她,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叹息一声,再去看那封信:“我对人世愿无眷恋,可既知这一切,不奢望天伦之乐,只想见她一面,一面就好。可有些事情缠身,不能就去,故托人带信。——天香门师弟周俊顿首”

    江流知道信中的这个她指的就是萧飞燕,心道:“原来义父当年知道自己还有个女儿,就想托人带信给张慧琴,却不知怎的没能将信送出去。唉,想是没有料到萧青云会出现吧……”

    他将信纸叠好,放回信封。再翻看信封背面,见上面有用木炭书写的几行黯淡小字:“慧琴师姐:我行动不便,出谷已不奢望,今让义子江流代我去见师姐,尽听师姐差遣。江流待我至孝,我也视他为亲生,可惜他身中蝮蛇之毒,恐难治愈,我心甚哀。望师姐施加援手,若能救之,大幸也。——天香门师弟周俊再拜!”

    字迹歪歪扭扭,也不太清楚,想是江流出谷前周俊匆忙所书。江流自从拿到书信之后,一直无暇细看,至此方看到信封背后字迹。他看完之后,心思潮涌,想道:“义父时刻不忘我身上之毒,对我真是极好,我真是无以为报。唉,也不知道他老人家现在在谷里过得怎么样了?”

    江流和萧飞燕两人相对无言,各人都想着自己的心思,一时间陷入了沉默。过了良久,萧飞燕才幽幽道:“在红河镇时,我看你奇奇怪怪,便一直跟踪你。后来在红泥客栈趁你出门时,就看到了那封信背面所写的字,我很惊讶,因为慧琴明明是我母亲的名字,而她正是出自天香门。我刚想把信拆开看看,你就回来了,我只好藏了起来。”

    江流心道:“原来你也想偷看,只是没有机会而已。”嘴上却说道:“你当时就在我房间里,我怎的没发觉?”话一说完,立刻就后悔起来。那时江流武功不济,而萧飞燕武功高强,藏在暗处不让他发现也是极容易的事。他这样一说,无疑就是表明自己功夫太菜,不由心里大骂自己“傻蛋”,忙岔开话题道:“客栈里那两位仁兄也是你杀的吧?”

    萧飞燕点点头,道:“是,我想知道周俊和我妈妈到底有什么关系,自然不能让你先死啦,却没想到你只是假装被他们迷倒而已。”

    “还是要谢谢姑娘你的好意。”江流笑道:“你后来三番五次救我,原来都是因为义父的那封书信,它才是我最大的恩人啊。”

    “就你会贫嘴!”萧飞燕原本脸色阴郁,被江流一逗,心情好了不少,微笑道:“没想到你武功那么差,又偏偏爱惹是生非。”

    “我武功很差吗?”江流搔搔头,不好意思的道:“可是在谷里的时候,义父都一直夸我武功练得好呢。”

    听到“义父”两个字,萧飞燕脸色又沉了下来,道:“你别提他,我心烦的紧。”

    江流先是一愣,然后明白,对于这个平白多出来的父亲,萧飞燕打心底里还不能接受。接着又听她说道:“我小的时候,小伙伴们都嫌弃我,不跟我玩,还打我骂我。我问妈妈,妈妈只是哭,却什么也不说……”说着说着,眼圈一红,眼泪就要落下来。

    她这样凄凄惨惨,江流顿时手足无措,慌乱中用手轻拍她的肩膀,柔声安慰道:“萧姑娘,你别伤心,事情都过去啦,慢慢也就好了。”

    萧飞燕甩开江流的手掌,呜咽了一小会,伸袖拭了拭眼泪,回复平静道:“现在我们怎么办?”

    江流想了想,说道:“萧姑娘,你伤好的怎么样了?”

    萧飞燕道:“一小半吧,我从来也没受过这么重的伤,一时半会好不了。”

    江流点头叹道:“嗯,我更不济事,内伤似乎更是严重,到现在也难提聚真气。”

    萧飞燕歉然的看着江流,轻声道:“谢谢你,拼死护我,我……我很是感激不尽。”从小到大,除了母亲,只有江流肯拼了命救她,她心里是异常感动。

    江流笑道:“萧姑娘客气啦,你救了我那么多次,我要说谢谢,估计要从早到晚一直说个不停哩。何况,男子汉大丈夫本就应该保护女人的……”忽的想起,他这个男子汉大丈夫比起眼前这个女人的武功着实差的太多,谁保护谁还是未知,这话也就说不下去。

    萧飞燕微微一笑道:“你别萧姑娘长,萧姑娘短的,听起来跟‘小姑娘’一样,我不喜欢听,你换个叫法。”

    江流顿时愁眉苦脸,说道:“萧姑娘不能叫,那叫什么?总不能还叫伯劳兄吧,我既已知道你是女儿身,怎么能再喊你为兄?”

    “就算是伯劳兄也比‘小姑娘’好听的多了。”萧飞燕迟疑一下道:“这样吧,你就叫我的名字……飞燕。”

    江流拍手笑道:“很好,以后我就叫你飞燕,你就叫我江流兄吧!”萧飞燕哼了一声道:“你想的挺美,我才不会叫你江流兄。”

    “不叫就不叫吧。”江流妥协道:“可是我现在有个很重要的请求。”

    “请求?”萧飞燕感到很奇怪,道:“你有什么请求?”

    江流脸上一红,道:“飞燕,我实在憋不住啦……想小解,你看可以吗?”

    “你……你……”萧飞燕万想不到他是这样的请求,哭笑不得,刚说了两个“你”字,突然脸色一变,低声说道:“有人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