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百合深处有花香 > 正文 2.我的内心已有波动甚至还想哭
    天和地的产生听说是盘古劈开了混沌分割了天地,人类的起源听说是女娲闲的没事干捏的泥人玩,那么我呢?

    我是佛祖派来搞笑的吗?

    哦不,我并没有那么牛哔——佛祖才没空关心我等小辈的吃喝拉撒睡,我就是个小尘埃。

    “主子莫笑了,以前这孩子精得很。出去吃了半年苦也不知怎么的,那一点小精明全给整没了。看到这傻里傻气的就惹人嫌的很。”

    妈妈不满的抓着我的小胳膊,看到胳膊上被她抓了一圈红肿后,悻悻然松了手,精致凌厉的扬眉也松了下来,说着埋怨的话一边轻轻的揉着。

    唉,这揉的也可真疼啊。

    若离大猪脚此刻一副偏偏公子的装扮,虽不是那种漂亮绝美到没人性的主角类型,但也确实看着舒服,温润柔和的气质给她很大的加分。

    “干娘,还是我来吧。”妈妈看着越揉越肿的的小胳膊,有点愣神,尴尬了一会让开了。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咱妈刚刚那表情好像是……心疼+愧疚?

    若离笑眯眯的看着眼前这个到她大腿高的小女孩,抡起小袖子,轻轻的揉摸着,干娘练武几十年刀光剑影来血雨腥风去,对这样的小孩子也是束手无策。

    君阳养了有一段日子了,天天扎着两个小团子头,白白嫩嫩又胖乎乎的特别招人稀罕。尤其那傻里傻气的样子就让人想欺负她逗逗她。

    偏偏自己还不知道,她这干娘倒是急得天天偷偷摸摸跟着走,有事没有就去磨练一下自家闺女的缺心眼。生怕又给人欺负了。

    “君阳还记得我吗?”若离笑眯眯的看着我,“记得啊~”你是主角嘛!

    “真的吗?小君阳还记得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吗?”她轻轻的抱起我,捏着我的大胖脸,眼睛里的星星忽然变得很深邃。

    这忽然是要闹哪样?!

    妈妈忍不住了“主子……君阳这熊孩子肯定又乱说哄人的……她那么小怎么的会记得呢……”尽管她表面还算平静,扭着手巾的小动作却也出卖了她此刻内心。

    若离笑了笑没理会自家干娘的惶恐,她不过是玩心大起,想要逗一逗吓一吓这小孩儿。

    “你说要带我挖蚯蚓勾鱼吃,然后你跑到粪池抓了一盆子的——蛆。”

    静谧——

    如死一样的沉寂——

    妈妈:……

    若离:……

    我:……

    喂喂喂!系统我说错什么了么?当初她们不就是这么认识的吗?!难道她刚刚不是想考验我的记忆力从而决定要不要收我入后宫吗?!

    ‘……妈的智障。’

    哈……?!

    ‘主角的黑历史是你能说的吗?你是智障吧,是智障没错吧!就是智障肯定是智障吧!’

    ‘就这样还刷好感度?’

    ‘我要是主角迟早弄死你!!!’

    a7,你忽然好智能啊。居然在吐槽我,我一直以为你只会那一副官腔呢。

    ‘对不起,您的信息被拒收并被系统拉入黑名单24小时,收到信息即刻开始。’

    这是一条并不愉快的分割线————

    正所谓树欲停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此时此刻在这一片安静甚至可以说是沉静的气氛中,我终于察觉到到那一阵山海覆满楼又翻江倒海的危险。

    系统!系统!qaq不要丢下我一个人面对这一切啊!!

    我还才十一岁我hold不住如此惊悚又恐怖的大场面啊!

    ‘呸,老娘们装什么嫩,人身体是十一岁你可不是。’

    啊喂!你不是拉黑我了吗!为什么又突然跳出来吐槽我?你除了吐槽我就不会帮帮忙吗?!

    若离勾出一抹冷淡的轻笑,目光沉得更是深邃幽静“君阳年纪小小就如此不凡啊,那会还不到三岁吧?怎的还能记得如此清楚呢?”

    我抖得跟筛糠的老太婆似得惊恐的望着妈妈,这会不是我怂啊!剧情里女主可没少杀人啊!这白净的小脸蛋和细长的小手儿不知道杀过多少惹她不快的人的血。

    妈妈此刻一脸日了狗(大雾)的表情,用着一副我看不懂的表情望着我,表示爱莫能助。

    “嗯?”

    人家主角声音真好听,低沉又沙哑真性感,如果不带着威压就更好了。我下意识的又抖了抖“哈哈哈哈哈……我开玩笑的,原来是真的啊……哈哈哈……哈……”

    主角:……

    妈妈扶额(烦躁),怎么就有个这么蠢的孩子。

    我:……我又说错什么了吗?!

    若离大手一挥,那姿势,啧啧,气势如虹威武霸气,好似当年的武松领着老虎那一幕,可惜我这体格还不是老虎。充其量也就是只小沙皮狗,全是肉还夹着褶。

    “总算体会到干娘的难处了呢,有这样一个小活宝确实是辛苦,不如我带回教里好生管教一番如何?”妈妈支支吾吾不情不情愿的答应了。

    我看见若离此刻白衣翩翩笑的那叫一个勾人,但,还是春妮儿漂亮!!我家春妮儿最美!!你不要妄想我爱上你!的!脸!

    若离拎着我近了一些,眯着眼小星星里好像藏着炸药,看起来好危险“春妮儿?那是谁?”

    “我我我……我……我说梦话呢……”大人你别当真!我就是脑袋一热随便乱bb的!

    “是吗?”若离也不管我是否此刻一脸尿床似得悲愤欲绝的表情,拉着我架起轻功就闪身而走,我只觉得眼前一晃……

    “若离姐姐我错了,你放我下去吧!”

    “若离大姐姐,我……我怕高啊!”

    “嘤嘤嘤嘤……我一点都不爱春妮儿,我最爱姐姐了。”

    若离终于停下了,笑眯眯的审视着我。然后给了我一面镜子——

    那一扇精致的铜镜,巴掌大小圆镜周边雕刻着栩栩如生的花藤。

    镜子里,那是一个非常ol的小女孩,一个哭的脸红脖子粗,鼻涕眼泪口水在脸上肆意纵横,ol到没朋友的一个小白胖子。

    !!!

    呜呜呜呜……沃日……我怎么这么丑啊。

    “君阳真是好可爱,许久没见这么活泼的孩子呢。”若离笑眯眯的抱起又丑又脏的我,好似一点都不嫌弃一样。

    虽然我现在的丑态百分之九十都是因为她的错,但是我还是要承认错误,毕竟人家才是主角。“呜呜呜……”但是我说不出来嗷嗷嗷!!没有吓到失禁已经很给面子了好吗?!

    若离有点不耐,冷的捏着我的小包子头高深莫测的笑着“闭嘴。”

    qaq……

    系统,你还在不??

    我这样算是成功接近了主角了吧?

    ‘是,进度5%,请再接再厉刷主角好感度。’

    但是啊!系统,你不觉得这个主角和咱剧情里的有点不一样吗?一点都不玛丽苏中二脑残啊!反而给我一种‘吾命不保,甚是危险’的感觉啊啊啊!

    “小君阳又想什么呢?”若离又笑眯眯的捏着发团子,拉着我往山里头越走越远。

    “想你呗~”我翻了个白眼可惜效果不佳像个死掉了的金鱼一样傻。

    “咳咳……小君阳这媚眼抛得真标志,楼里的倌儿都这么教你的?”若离不自然的用着衣袖掩着笑容,啊,虽然这个女的脾气又怪又吓人但是眼睛真漂亮啊。

    唉,我等颜狗一旦穿越了每天的任务就是看美人,发花痴,这样下去不好……不好啊……

    “到了,以后这里就是你的新家了。”我回过神来,该怎么形容这间房呢?读书数年竟一时之间想不到合适的词汇,对了,那就是——普通。

    既不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那种,也不是低调奢华有内涵的那种,就是一间‘普通’的茅房,甚至还有点寒酸。

    呃……主角你没搞错?让我来这种地方住?!wtf?!

    在宜春楼咱好歹也是数一数二的酒店啊!虽然是带颜色的那种酒店……

    “怎么?还嫌弃不成?”她轻飘飘的一段话真是犹如炸雷,想起剧情里的一段……(不可描述的血腥)……

    “不!我喜欢这里!能和姐姐一起住就更好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尊严和节操这种玩意不值钱,紧抱大腿才是王道!

    果不然,咱的若离大姐姐对我谄媚狗腿的回答十分满意,收拾收拾就准备在这里长住了。

    吃完晚饭惊惊颤颤的被主角逗弄了几个时辰终于可以上床睡觉了,紧抱怀中的被子宁死也不肯撒手,小娘们欺负我,冻死嫩凭的!

    闭上眼装睡内心不断地狂呼,系统系统!你别装啦!你说啥啥黑名单都骗我的!

    你今天吐槽我好几回了!这会儿装啥矜持啊。

    ‘叮——任务完成百分之五十。’

    诶?我还没干啥呢!怎么就完成了一半呢!明明早上还说进度只有百分之五!

    ‘宿主只要阻止小世界的男女主角在一起,让两人结仇即可,倘若死了其中一个也是可行的。’

    我我我我我我哦……窝窝……窝……杀人放火这……不行的啊……窝都怕了……咱别整这套成不?

    ‘宿主随意,因女主及时离开了宜春楼所以并没有遇见身中□□的男主。’

    那那那那那……那个王八蛋睡了哪个姑娘?!他怎么样了?!还是耐不住爆体死了吗?!

    ‘他已经准备为春妮儿赎身了。’

    ……

    ……

    你说什么?

    ‘男主已赎走春妮儿了,她会封为侍妾,两月后遭人陷害死于溺水。’

    为什么会这样?春妮儿不是清倌儿吗?

    ‘因剧情问题,男主走错房间,强暴了她。’

    ……

    能存档重来吗?

    ‘不行。’

    ‘想救她吗?可是她们不过是一本小说里的人物,你也不过是个过客罢了。’

    不对劲,好像忽然间有什么不一样了,我冷静下来用着全所未有的认真凝视着那一团漂浮着的白光,我听见自己镇定的说“你想要什么。”

    系统飘了一会用着淡淡的机械音笑了一下‘只是想要一点人类的‘情绪’。’ ≈lt;/p≈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