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宇宙的形成是无数的粒子,质子,光子和射线。

    然春夏秋冬都是因为地球的子体旋转而造成的,无论是从科学还是神学的角度来讲都是凡事有因必有果。

    我是这么想的,所以……

    ‘情绪’?!你要来干嘛?

    ‘只是抽取你感情中的某一小部分,对你没影响的。’

    你还没说你要干嘛呢!人类的情绪对你有什么用吗?话说那种东西也是可以抽取的吗?!

    ‘别的不用你管,这是交易。’

    错开了系统,一股脑的坐了起来,虽然听起来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但好歹也是身体的一部分啊。就算是一条人命……我也犹豫起来了,人可是一种相当自私的动物啊。

    心里暗自庆幸还好系统并不能监控我的内心戏,不然我就真成了一个‘任务道具’

    “君阳怎的起来了?是要上茅房吗?”

    一双凉丝丝的大手轻轻捏着我的肥脸,若离半撑着身子,仅穿着清透的里衣,一双润如水的鹿眸半眯着很是慵懒性感。

    眼睛这么漂亮的人,也一定很善良吧……?哪怕剧情里的她是那样的……

    “若离姐姐,我想妈妈了,咱们回宜春楼吧。”厚着狗脸猛地埋胸,蹭蹭蹭( ̄▽ ̄)((≧︶≦)

    “君阳是不是嫌弃这寒酸了?没有楼里的榻舒服?”若离顺手一抽,紧紧的压着我,温润柔和的气质都变得锐利起来,好似某某小说里的邪魅狂狷霸道狂拽吊炸天的那种……汤姆苏……男主?

    我怒甩狗头,鼓起胸腔里那一团汹汹热火用尽全身的力气抱住若离,憋了一脸泪水“姐姐我们快回去吧!我梦到……梦到楼里发生不好的事情了!”

    若离又换了个姿势搂着我温柔的笑着“初来乍到认床睡不好而已,君阳别怕,还没人敢动姐姐的场子。”

    ……我屮艸芔茻

    姐姐要不要这么狂拽炫酷啊!!!

    冰冷的机械声在耳边响起‘放弃吧,和我交易的话,一切都变得简单了。’

    ‘一点情绪而已,嫉妒也好,仇恨也行,你们人类不是讨厌这种负能量吗?’

    去你妹的!我身上的情绪再怎么不好就是屎也不给你!

    ‘……’

    我心一横,再不回去恐怕春妮儿是真的保不住了,按若离的轻功过去宜春楼也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偏偏在这会给缠住了。

    “怎么了?又发什么呆?”若离轻飘飘的捏着我的大肥脸,一眼瞟的我直颤颤那叫一个无限风情。

    调节呼吸,颤抖着肩膀。

    紧拽着若离的大手,用着凄厉的声音哭喊着。

    “姐姐,回去吧!回去吧!我们就回去看看,没事我们再回来……好不好……”

    若离温柔的抱着我,轻轻拍着我的背,轻声哄着。

    一抬头看见她漂亮的眼睛里除去了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还有着疼惜。

    那似乎是溺爱一样的揉了揉我的头发“我的小君阳,去换衣服吧。”

    匆匆忙忙换好了衣服我紧抱着若离,一路上急切的心情竟也不在乎所谓的‘恐高症’了

    春妮儿是我在这个世界里的第一个朋友,她那么漂亮又善良,多才多艺又心存祈望,不似那些已经腐烂了一样的人一样,她有自己的理想,我知道的。

    然而在这样的一个世界,她却被那些无形的条框束缚着,像是那茧,苦苦挣扎只为破壳成蝶展翅那一天。

    终于到了熟悉的大门前,顾不得若离,我跳了出去直奔春妮儿的房间,顾不得周围那些小倌儿错愕的表情。

    门被重重的踢开,我看见,春妮儿光着身子坐在床上,平日里她喜爱穿的白云纹的衣裙被撕碎一地,发辫乱糟糟的,漂亮的脸上一边青紫着高高耸起,嘴角还有着暗红色的血迹,身体上被人践踏折磨过的痕迹更是触目惊心。

    她许久没回过神来,看了一会儿我浅浅的笑了起来“小姐姐……”

    “啊,小姐姐……春妮儿刚刚还想着你呢。”

    她恍惚着,好似做了一场大梦一样,许久才哀愁上眉头,泪水堆满眼眸。

    “春妮儿舍不得死,还有许多……许多的事情没做呢……”

    “还没看见小姐姐长大……春妮儿是留不住了吧……春妮儿……不想走……”

    我从系统那里听到和眼前亲眼见到是完全不一样的感受,更震撼,淡淡的哀愁却让人体会到了扑面而来的绝望。

    一时之间僵住的我被春妮儿抱在怀里,她温热的眼泪滑入我的后颈,湿湿的热热的,心很疼。胸前好似被压着一块巨石,她不吵不怨只是哀愁的感叹以后的人生然后默默地流泪。

    不知道她哭了多久,我的双腿开始打颤,可我依然站的挺直,好似这样就能成为这个弱女子的支柱一样。告诉她不要紧我还在。

    若离一脸冷漠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她生来高傲,从不允许自己狼狈的时候被别人看见,也不稀罕所谓的无情的同情或者好心的帮助安慰。

    因为对她而言,那都是屈辱。

    但却还是会羡慕,为什么她痛苦绝望的时候有人在她的身边?

    而她狼狈的时候,身边的人逃的逃散的散,孤立无援让她更强也更冷漠。

    “南王留了十万两银子。”

    “春妮儿你好好收拾收拾吧,君阳,过来。”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人,她此时一副冷漠的样子,那高高在上又神圣不可侵犯的气质,果然是公主的风范。

    看着我和春妮儿不过是蝼蚁,卑微的……蝼蚁,根本无需在意。

    她的声音更冷,周围的气氛能冻出冰碴子“君阳,给我过来。”

    双腿又受不住她的威压开始颤抖,我咬着牙龈,死死地抓着春妮儿不放手,我知道,这次放手了,就再也见不到了……

    若离残忍的笑了“很好,君阳。”

    “你大概不知道,你和我可是有婚约的,你在我面前和别的女人纠缠不清,不怕我杀了你和那个女人?”

    哈?

    啥?

    什么?

    我一脸日了狗懵逼的表情看向若离,她也一副真是拿你没办法,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那宠溺的表情不要太吓人!!!

    我屮艸芔茻系统我做啥了?!怎么女主还和我有婚约了呢?她咋还现在忽然好像有点喜欢了我呢?

    咱们不搞百合不玩蕾丝边的啊!

    我:……

    系统!

    别装死!

    你之前跟我说交易的时候不很牛逼呢吗!

    现在出了事就装死信不信我和你同归于尽!

    ‘宿主请冷静,生命是宝贵的,请珍爱生命。’

    ‘重新扫描了一遍剧情,里面有很多隐藏剧情,原身确实和女主有婚约。不过因为当时原身生下来是个女孩儿就不了了之了。但女主现在修炼的功法似乎是可以转换男女的,原剧情里,因为已经和男主在一起了,便失去转性的必要条件:处子之身。’

    ‘宿主不要惊慌,据数据分析只要男主女主不在一起你们相爱也并无不妥。’

    ‘倒是a7小看了宿主啊,你做了什么就成功的攻略了女主?’

    我……我也想知道啊……

    若离高昂着胜利的笑容一步步紧逼,温柔的摊手“听话,过来。不然我杀了那个女人。”

    呜呜呜qaq……女主这是崩了吗?为什么变成黑暗病娇体质了?!

    我纠结着,还是怂包了。

    之前的强撑的骨气硬气全都被女主饱含深情的疼爱给消化了。

    刚准备回归若离的怀抱却被春妮紧紧的拉住了,她也是一脸错愕的看着我和若离。

    就在若离脸色越来越差的时候,春妮儿她好似决定了什么一样,目光如炬。

    银铃一般的声音透着不容抗拒“小姐姐,若是两个女子也能在一起。你若……不嫌弃我脏了身子……春妮也斗胆痴心妄想一回儿。只要小姐姐你哪怕喜欢过春妮儿一丝丝一点点,春妮儿都义无反顾。”

    若离彻底黑了脸。

    再也没有了初见那时候的温润如玉,一把将我从春妮手中拽出,咔嚓,我的手骨好像折了qaq!好疼啊……可是我不敢吭声,怕被打死。

    “一个娼妓之流,嘴巴倒是胆大妄为。本座不会动你,免得脏了本作的手,一个低贱的下作之人也妄想高攀。莫不是过的太舒服了真忘了自己还是个□□了?”

    春妮儿别过头无视了那可怕的若离,眼睛流露出那直白的爱意和勾人的哀求看着我。

    我……我……不心动,那是假的。

    这么漂亮的一个人儿啊。

    看着看着我心就化了啊。

    “小姐姐……哪怕可曾喜欢过我一点点……?”她还是坚持着问着我。

    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里的小星星闪耀着,里面翻涌着的爱意和哀求像是洪水把我淹没。我……一直都对美人没办法,对美丽眼睛更是毫无办法。

    即使不愿意承认……我也确实……“喜欢过你。”

    春妮儿笑甜蜜,两个眼睛弯弯的,即使是得意洋洋的摸样也电得我浑身酥麻。

    若离冷笑着看着我,又看了看我已经折断的手。

    “你有大把的时间得意,可她只会和我在一起,而你,过不了几日也得从了夫家。”没有一丝留恋,拉着我离开春妮儿的房间。

    在那人都离开了以后,春妮儿跌坐在地上,精致的脸庞上那疯狂和喜悦变换着的表情,十分惊悚。

    我的内心是忐忑的,若离的脸色是很臭的,她的心情肯定也是非常糟糕的。

    她不自然的捏着我废手,哼一声,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我拧好了。

    “姐姐诶诶诶诶姐姐诶诶姐姐诶诶……疼疼疼……疼……死我了……。”

    生理性眼泪控制不住的流着,这太疼啦。

    断的时候还好能憋憋,现在把骨头拧正了那感觉真是不要太酸爽。 ≈lt;/p≈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