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百合深处有花香 > 正文 5.口嫌体正直
    “小姐姐!春妮儿还以为从此后无缘相见了。看来你过的不错,妾身也安心了。”春妮杏眼带泪,完全无视了南王一把将我往她怀里塞。

    啊喂!里头那厢可是你的仇人啊!先别急着亲亲我我的啊!

    南王面色怪异的看着我们,春妮儿正急不可耐的求亲亲求爱抚。

    “哟,这是怎么样的一场戏啊。”

    闪亮亮的若离登场,她也完全忽视了南王,目光灼灼的瞪着我,一脸抓奸摸样的冷笑。

    有道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因果轮回这是一门大学问,也是一门艺术。

    “果真是根子里烂着带泥巴的,除了以色侍人恃美扬威,勾引小孩子。你也没别的本事了。”若离一身暗色华衣,懒洋洋的靠在门沿上,右手持着一只纤细精致的烟枪。

    “啧,怪不得老远闻到一股子骚味,来了也不说一声,我唤人多准备几盆水让你好好沐浴一番。”又一轮白眼把春妮瞅得脸都绿了。

    酸

    太酸了。

    这酸气冲天。

    “若小姐,不如进去说话?”南王不甘寂寞的横插一脚,直挺挺的闪到若离跟前,露出了宛若杀器一样帅的惨绝人寰的笑脸。

    若离一手把我又扯回了她怀里,蔑视着瞪了一眼敢怒不敢言的春妮,重重的关上了房门。

    苍天啊,房祖娘娘啊,我做错了什么。

    要面对如此尴尬又蛋疼的场面,四个人围坐在一起,心思各异谁都没开口说话。

    春妮绷不住脸了,悄悄地往我身边挪了挪低声的笑着“王爷是客人呢,让您看笑话了,听个什么曲子呢?”

    南王放下茶杯露出365°无死角的笑容,不动声色地往若离那边挪了挪“就听若小姐喜欢的吧。”

    若离悠然自得的品着茶“我不想听见她的声音,如果她能消失就更好了。看到她总是让我不愉快。”

    说时迟那时快春妮立马拽着我关门就跑了“那我们就不打扰若小姐和南王爷了!”

    我的内心是凌乱的,怕回去被主角打死。春妮紧绷着的脸容难得扯出一丝丝苦笑“小姐姐,我是那么的喜欢你啊。”

    为什么要忽然告白!?你也觉得活不长了所以现在把想说的话都说了嘛?!

    我不听我不听!

    若离黑着脸,一不注意捏碎了手里的茶杯,溅了自己和南王一身的茶水。不冷不热的笑着“真是失礼了,南王去换身衣服吧,贱内和那下人不懂事,王爷莫怪罪。”

    “贱内?若姑娘开什么玩笑呢?”南王顺手一拉,紧紧的贴上了她的身旁。

    发丝散发着沁心的芳香,纤细拂柳的身姿弱若无骨,一双让人沉醉的水瞳。南王内心苦笑,他也不懂为什么就是被这样一个女子吸引了,像情窦初开的稚子一般心血澎拜。

    “碰——!”

    南王捂着胸口,忍不住吐出了一口污血,一脸错愕的看着眼前那位清秀冷傲的美人儿,她,居然能将他给打伤了?!

    若离眯着眼睛,不屑的冷笑着“王爷自重,在下还有要是要做,这番冒昧恕罪了。”

    弹了个响指,唤来了三四个女子她冷漠的笑着“好好伺候王爷,伺候好了,爷有赏。”

    娇憨的姑娘们一听,那倦怠的神色立马一清,得不到王爷的打赏,有主子的打赏也是极好的啊。

    南王捂着胸口,压抑着滔天怒火。神色越是阴沉,死死地凝视着若离。

    若离不屑的冷笑一声,挥手告别一闪身影彻底消失了。

    “拿你们店里最好的酒来!你们几个给本王跳个舞!”南王猛地一拉把身边的一位性感火辣的少女扯入怀中,自暴自弃的撕着那华丽的衣衫。

    ————————

    我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剧情发展的太快我自己都有点反应不过来。

    ‘恭喜宿主,任务进度百分之百,初次完成奖励系统大礼包一份,力量+50’

    发什么什么事了?

    男主居然和女主真的决裂了?我还没做什么呢!就这样搞定了!?

    ‘距离下一次任务冷却激活时间五个月后,请不要暴露身份尽情的玩耍吧。’

    我:……

    春妮儿紧捏着我的手让我回过神来了,我们躲在一个偏僻的小村子里,说实话,春妮儿应该是有预谋的。

    走的时候她带着自己卖身契和银子啥的,还有两套灰扑扑的麻衣。给我打扮的像个小乞丐就带着我上了牛车,不到半天时间我已经彻底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现在我们住在一间有点破的荒庙里,火光照耀在她灰扑扑的脸上也是那么的漂亮,美人果然是怎么样糟蹋都那么好看的。

    她目光很温柔缠绕着绵绵情意,让我胸口一窒,心跳不自觉的加速着,不安的转移视线艰难的咽着口水。被这么温柔的眼睛看着哪怕现在咱什么都没做,却让人觉得害羞的不行。

    温热的身体覆了上来,重重的压在我身上,一个扑腾双双倒在地上。

    啊,好糟糕。

    按照蹩脚三流言情小说的套路来讲,俩人都摁地上了不发什么点什么都觉得太可惜了。

    果不其然,春妮儿粗喘着气息,身体不安分的蹭着。

    我……

    系统,你说咱这个小说是不是串了啊?

    我怎么感觉这么日狗呢?

    这妥妥的玛丽苏后宫男主升级流的套路啊!除了妹子!还是妹子!全都是妹子!还一个个都眼瞎脑残似得往我这小黄菜花身上撞!

    ‘宿主,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好感+05’

    我……

    猛地回过神,一个滚身推开了春妮儿别别扭扭的嚎着肚子饿了,不行了快死了。终于打破了这旖旎的气氛,刚刚恋爱的酸臭味实在是……还是单身狗的清香令人神清气爽……

    一路上条件实在不咋地,腿上手上被小虫子咬了好几个包,又痒又肿,肚子也饿得不行。唉,由俭入奢易,从奢入俭难。

    任务都已经完成了,现下跟着谁混都没啥区别了,但是还是忍不住想起宜春楼的满桌饭菜和软绵绵的锦缎眠床,唉,啊。

    就连我也被这金钱腐蚀了灵魂啊。

    正当我感叹着呢,春妮儿带着一身水汽回到了房门前,银色的光辉洒在她的身上,特别漂亮。让人觉得岁月静好,美女万岁。

    然后——看着她手里还活蹦乱跳的鱼。

    哦,这附近还有水池啥的啊,这鱼真大啊……

    (﹃)口水

    “门主,据情报来信说她们就在东村的旧城隍庙里。”

    若离背对着那黑衣人,细白的手仔细的翻阅着信件。

    “盯紧她们,孙长老那里可好?藩王那的货物可都收齐了?”

    那下跪之人名暗一,是她的心腹之一。

    暗一坚韧的身影不动,铮铮有力的回答“收齐了,商队和朝廷那边的人也都买通了。”

    很好,一切的条件都齐了。

    若离狂笑着,手中的信件顿时碎成纸灰。

    变天,只等时机了。

    姑且再陪小姑娘们玩玩好了。

    挥手示意暗一离开,若离只身站在黑暗中笑的高深莫测。

    ————————

    蝉鸣,流水,耀月,星空。

    多么诗意又美妙,手中的鱼汤也那么的美妙。

    原来黑夜和鱼汤美人也能这么配啊。

    篝火下橘红色的颜色是那么的温暖,春妮儿的貌美如花让我不得不再一次感叹岁月静好,美人万岁。

    空气好像又一次粘稠起来了,压迫紧密的感觉,不安分的暧昧因子耸动着,她的眼睛始终闪亮亮的,温软的手又轻轻地搭了上来,柔若无骨的身躯附在我的身上。

    感受着她在颈间呼出气息,挺痒的,痒到心里去的那种痒。

    ‘宿主,这样真的好吗?你已经沉溺在你说的汤姆苏男主角的戏份里不能自拔了。’

    沃日,你还在啊?!

    ‘宿主,a7无处不在。据资料分析你现在的行为明显就是‘渣’的特有行为,不主动,不拒绝,不反抗。’

    才没有!明明是她凑上来我不好意思拒绝!

    ‘渣滓’

    ‘出轨的渣男都是这么说的,你也完美的继承了套路。’

    我惊出一身冷汗,不做任何回应也是错的?

    ‘宿主,自以为是的逃避问题就是不伤害对方。人类,多么自以为的温柔。’

    a7,你怎么好像忽然人生导师哦。

    ‘本系统原名转正吧!小三!后因bug导致崩坏,重新改版升级为破坏系统。’

    不是不是……我的不想知道你的更新换代就是想知道你这个老司机怎么开车这么熟练……

    ‘你还没听懂?a7的意思就爷看过的比你吃的盐都多。’

    “小姐姐想什么呢?这样子都丢了神儿,让我有点伤心呢。”春妮儿又一次紧逼着我,眼看就要亲上那红艳艳的小嘴唇她又一蔑风情的笑着“小姐姐是不是在挂念那个人呢?”

    春妮儿漫不经心的的把搂着我,捏着一缕碎发“那个人那般讨厌,嘴巴也那么坏,心肠又硬,还总欺负人,有什么好的呢?”

    对,那家伙确实特别坏。

    但人家是主角!

    所以你说的都对但我竟无言以对。

    叹息,慢慢地挣开春妮儿,终于摆正的态度。

    “玩够了我们就回宜春楼吧。这样过分的玩耍一次就够了。”我看见春妮儿黯然失色的苦笑,手足无措的抱着双臂,心里真苦,有想安慰她的话却说不出来。

    但我知道那不能说,说了就更加牵扯不清了。

    斩断人与人之间的羁绊很简单,也很难。

    简单的不过是一句恩断义绝的话,难的是坚贞不渝的痴心。 ≈lt;/p≈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