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百合深处有花香 > 正文 7.渣女需吊打入门新手需谨慎
    再次回到宜春楼的体验是什么?

    如果我是嫖客,我会嘿嘿嘿的笑然后告诉你四个字:妙~不~可~言~

    如果我是小倌,我会诶嘿嘿的笑然后告诉你四个字:机~不~可~失~

    如果我是正妻,我会哼哼哼的笑然后告诉你四个字:偷~天~换~日~

    如果我被抓奸,我……夫君饶命!

    咳咳,说正经的。

    我还有五个月的冷却时间可以尽情的玩耍,一头毛驴一根碧箫一生喧嚣快意江湖那未必不是一件大爽人心的人生。

    然而……回头看了一眼若离oss。

    唔…那些还是等以后再说吧啦啦啦~现在的生活也很美好的哼唧。若离似乎察觉到了我的视线,头昂起漂亮的弧度,一双漂亮的眼睛闪烁着小星星笑的弯弯的,好似溺了水一样的温柔。

    (///⊙v⊙///),我们家的大魔王看起来真的好温油啊啊啊嗷嗷嗷!

    “君阳又在想些什么呢?”我回过神来,若离已经走到了我的背后,轻轻地揽着我粗腰,不动声色的捏着我的膘。

    ‘宿主,主角的控制欲很强,建议保持距离。’

    狗腿谄媚的抱着大金主的隔壁“想着姐姐!”内心对系统咆哮,这事你t才知道吗?不要给一些毫无用处的建议啊!保持距离只会死的更快好不好!

    若离此刻非常的惬意,一身懒洋洋的玩弄这个作死的小东西十分的让她愉快。看着这丫头肉乎乎的脸蛋又忍不住下手捏捏玩玩,总要欺负一下她才觉得舒坦万分。

    她看着这个小崽子在后院撒欢的跑着,不知道在玩什么却精力十足。暗一无声无息的又出现在她的背后“主人。”

    若离捏着眉心示意让两边的侍女看着作死的小东西,她转身带着暗一回了书房,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男人“嗯?”

    “南王行动有古怪,楼里的人只查到他人员流出的量很大,却并不知去向。”若离冷笑,一挑眉间邪魅风情霸道肆意横窜把暗一电的胆颤心惊。

    若离正准备开口询问,其中留在后院的一位粉衣侍女冲了进来,她的发鬓凌乱着,苍白着脸蛋,一身新鲜红艳的血渍。

    她惊恐着张了几次嘴都没说出话来,若离心头一痛,立马冲回后院。暗一镇定的紧随其后,到达后院也不过一瞬,她却看到此生都难以忘怀的画面。

    她的小君阳在那黑衣人手里,哭成一团糟,奄奄一息的挣扎着,一把长匕刺穿了她的身体。看到她来小声的喊着姐姐姐姐止不住地呕吐出鲜艳的血液。

    “真可怜,刺穿肺了吧,很疼吧。阿才放开她。”若离猛地一回头,她的背后南王笑盈盈的站在那棵树下,眼前那一片血腥残暴的场景视若无睹。

    她的身体好似被冰冻住了一般,温和的面孔表现不出任何的情绪。只有瞳孔在轻轻的颤抖着,若离看着被松开的小君阳步履蹒跚的向她走来,似乎想要回到她身边,嘴巴里含糊不清的喊着姐姐。

    然后她眼睁睁看着她的小君阳被那人猛地拽起头发,小孩子的身体被那力道猛地一翻,一把刺亮的匕首斩下了那孩子的头颅。

    温热粘腻的血液溅了她一身。

    她的小君阳,没有了。要说来我也觉得自己脸黑到一定程度了,换句话说倒霉成习惯后就成了自然。

    ——

    当时到底怎么回事,我自己也没反应过来。

    忽然哗啦啦冲出来一堆人二话不说拔刀子就干架,还好系统当时强制性的结束了冷却时间,被人杀死也算是任务结束的最后一个环节。

    所以我来到了第二个世界,末世。

    现在还是末世前,我附到了一个小三身上。嗯,没错。这个小三是个les。

    看情节很恶俗,女女青梅竹马勾勾扯扯的,她长大后迫于压力还是结了婚,经常两头跑双插头,终于有一天被多疑的老公发现并且拍了不少艳门照小视频都曝光了。

    受不了学校的流言蜚语异样的眼光还有父母朋友的辱骂和歧视,这个小三,一口气喝了两瓶敌敌畏,自杀了。

    距离末世开始还有半年,但是我已经累了。别说未雨绸缪提前准备物资找好遮风挡雨的避所什么的,现在这情况根本连门都出不了。

    这个小三白莲花,长着一张标志性十足的脸。一米七八左右,肤白貌美褐瞳棕发欧气十足。换句话说,这是一张长得很有侵略性的脸。

    所以在视频曝光后才能迅速的走红火遍网络,甚至还上了新闻登了报纸。导致每天只能蹲在家里苦等外卖小妹的投喂。

    ‘宿主,因为原身经济并不富裕,建议您出去工作。’

    不行啊,我还没从阴影里走出来啊!

    这两天系统一直催促我出去找工作或者去傍一个大款,赶紧把东西准备好防止熬不过末世后。我一点都不想理它,说到底还是因为它我才遭受如此大的创伤。

    每闭上眼都是那冷厉的刀刃噗呲的刺进自己身体里的画面,还有冰冷的刃从脖子划下去那尖叫窒息的疼痛,我才知道脑子被切下来的前五秒还是有知觉的。

    能看到自己的身体与头分离,恶鬼缠身一样的恐怖。

    死亡真是……太可怕了。

    我缩在角落里,谁也不想理。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双臂控制不了的颤抖着,感觉肺好像又疼起来了。一个激灵跑到洗手间下意识的吐了一地酸水。

    我紧张的看了一眼镜子,这个……不是我的身体。

    镜子里,站在微弱的灯光下,她长得俊美唇齿微长,尽管面色憔悴一副瘾君子的样子这病态的美感也足够惑人心魂。

    她的眼睛很美,不断溢出的生理性泪水就像在给像玻璃珠一样的眼睛清洗一样。我看着那白皙修长的脖颈,很美。没有伤痕。

    我洗了把脸,叹一口气又倒回了沙发上。我正浑浑噩噩的发呆,那人回来了。

    一个送外卖的小姐姐,原身的高中大学同学兼饲养员,阿丽。

    我没有动转头看了看她,说实话原身现在万念俱灰的状态真的很适合我,我现在刚刚好也很万念俱灰,只想躲着人群远远的。

    被人虐杀的感觉太酸爽,爽的想要躲在角落里一辈子独孤终老。我和阿丽住的房子很小,只有几十平米。

    只有一间房和一间厕所,原身脾气那么坏而且现在名声还那么臭,阿丽还愿意收留原身的理由很简单。阿丽喜欢她。是暗恋才能那么卑微得默默付出。

    房间没灯,只有厕所那黄色的小灯泡微弱的亮着。她提着铁箱子,一边收拾着地上的脏衣服和垃圾,默不吭声的在小折叠桌上放好了饭菜。

    把脏衣服都收在了一个箩筐里,她才轻手轻脚的钻进我怀里,哼哼唧唧的抱着我,撒娇一样的亲亲下巴就满足的笑起来了。

    “宝宝吃饭了。”我厚颜无耻的享受着被疼爱着的感觉,原身在剧本里可并没有知恩图报,反而迁怒阿丽,最后初恋找上门还恬不知耻的在阿丽面前滚床单。

    渣初恋一边跟老公保证不再乱来,一边还和原身藕断丝连,终于等到生了孩子就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离了婚要了抚养权,然后跟初恋复合,两个贱人带着孩子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

    如果我还没有遭受那么大的挫折我肯定要跳起来骂一顿这俩贱人,甚至愿意花五百块街边找俩小瘪三把她们揍一顿。

    可惜,我受伤了,我害怕与人产生冲突害怕有人伤害我,更何况我现在就是我所说的‘贱人’。

    原身的口味嗜甜,第一顿就吃的我毫无胃口,然后我把一罐子老干妈拌饭吃完饭以后,饲养员姐姐终于发现了我口味变了这件事。

    看着桌上那红艳艳的四菜一汤,我食欲大振。抱着饭盒边吃边哭,阿丽手忙脚乱的给我擦眼泪,她很高很瘦,手也很大。没留什么指甲,手上都是干活的时候留下的茧子。

    我继续含泪吃着,不知道为什么,醒来开始每一天总是怔怔的就哭了起来。我觉得这是劫后余生的泪水,在我体内深处恐惧着。

    我看着阿丽,她总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我,嘴角有弯弯的一点弧度,她很开心。阿丽的不起眼和沉默总是让人不经意间就会让人忘了有这么个人的存在。

    我看着她,这家伙总是一身黑漆漆的打扮,天天上夜班也熬出了淡青色的黑眼圈,配上整个人那不自然的僵白。就算长着俊眼剑眉那种中性帅御姐的范儿也没人注意到。

    系统,为啥这里的女人一个个那么高大还那么好看啊。

    ‘宿主,这是一本恶俗烂套青春百合小说啊。除非路人甲,但凡有点戏份的人都美艳炫酷狂拽帅气的惨绝人寰毁天灭地,光是原身这张脸原文里就写了一千字。’

    我一抖,鸡翅掉地上了。

    这字数骗的……真牛。

    啊……鸡翅太浪费了。我看着那鸡翅一会,又忍不住擦着眼泪。阿丽一愣,虽还是面无表情,她的动作有些局促出卖了此刻她的心情很紧张。

    她捡起那个掉地上鸡翅,拿纸巾擦了擦自己吃了。笑的很不自然“宝宝不哭。”

    卧槽!

    好人啊!

    这孩子妥妥的好好女人啊!

    嗷嗷嗷!这母性的光辉要闪瞎我了!我哭呜呜呜。

    我丢下碗,慢悠悠的钻到她怀里,像她刚才那样哼哼唧唧的叫唤着。 ≈lt;/p≈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