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主,你需要一份工作,或者一个干爹。’

    我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茫然的发着呆,系统啊。我现在的状态很糟糕啊,真的不行。做不到啊,况且现在我的名声那么臭,谁愿意要我啊。

    ‘不,宿主这是一篇脑残小说,所有事情都是不按套路来的,你可以先上网看看情况。’

    我不情不愿的翻手机,逛了一会新闻社区又看了一会微博。垂头丧气的趴在床上,原身这张脸太美,从小到大的交际和性格都被扒了个一干二净。

    霸占了热点新闻的头条都几个月了,小编怎么还不撤下去啊。我又翻了翻评论,大部分都是骂我的,还有几个颜狗发表情怒舔的,问需要不需要包养的,要不要换个女票的。

    原身的微博下面还有好几个小腐女嘶吼着女王受啊!傲娇啊!快快迷途知返啊!回头是岸啊!

    唉,庸俗。

    还是阿丽清丽脱俗单纯不做作。我放下手机,看了一眼在地上睡觉的阿丽,她枕着我的脏衣服,等会她还要给我洗衣服来着……

    总觉得我好像个寄生虫一样的废柴……心虚……

    闭上眼,深呼吸,脑海里是南王残忍的冷笑,若离冷静自若无情的面孔和那黑衣人狰狞怒瞪的双眼。这一切都糟糕透了——光是第一个世界的遭遇就让我已经频临崩溃的边缘。

    说到底我一开始到底是为了什么才答应做任务的,为了有趣?□□吧,一点都不有趣,吓死我了。我想回家了。

    “睡不着吗?”阿丽僵硬着身体,摸了摸我的头发。小心翼翼的趴在床边上,看着我。如果他有尾巴的话肯定在摇晃个不停吧。

    我看着阿丽,她的眼睛也很漂亮,眼眉很俊秀,眼睛也是纯粹的黑色,沉静又内敛十分的温柔。总觉得好熟悉,这种被人温柔的注视着的感觉。

    看着看着迷迷糊糊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晚上三点多了。

    肚子里唱着空城计,随便套了个衣服。阿丽还在上班,桌上的饭菜都收拾好了,坐了一会发了一下呆。想起和大魔王的日子又觉得眼睛酸涩,那个女人,我都死在她面前了她会不会难过呢?

    不会吧。

    那个冷血的家伙,明明看起来那么温柔。

    仓促的洗漱一下,准备出门。

    已经颓废好久一段时间了,总要振作起来。我还不想再一次死的那么快。街道上的灯还亮着,人群热络不绝,哪怕现在已经很晚了人们却始终亢奋着。

    跑到一家烧烤摊子上噼里啪啦点了一堆,慢悠悠的坐在角落。路过的人偶尔会对我指指点点说说闲话,怒瞪之,内心大呼深井冰。

    吃着变态辣的鸡翅一边抹眼泪看着这现代感十足的街道,大概是在上一个世界太入戏了。总觉得自己跟这里有点格格不入,就好像做梦一样。

    “呃……你需要纸巾吗?”我回过头去,一个打扮精致西装革履的帅大叔面色担忧的看着我,他的掌心上躺着一包未开过的纸巾。

    “不需要,谢谢,再见。”继续吃着辣翅抹眼泪,现在的男人都怎么了,居然还随身带纸巾。真娘们。

    西装男一愣,显然没想到有我这样死鸭子嘴硬又不知好歹的人。

    他尴尬的站了一会,还不死心的离开。一屁股坐在了我的对面,我吸着鼻子“干嘛啊,这么多桌子非跟我拼桌,信不信告你性骚扰啊!”

    他笑眯眯的从我碗里拿起一串韭菜“我想请你当模特,你不要怕我没有恶意。你的身材和你的脸真的很美,说是艺术品都不为过分。”

    我眼睛水肿着,眯着眼睛看不真切“哦,韭菜放下。”他僵硬的把韭菜放下了,过了一会又咬牙切齿的拿起来往嘴里送。

    “等会你请客,你干什么的啊?敢请我,不怕被人用口水淹死啊。”西装男苦笑了一下“你脾气倒是没有网上说的那么难相处,不过也挺不好受的。”

    等等,说这话我就不开心了

    。

    什么东西啊!吃我东西还说我脾气差!

    无视西装男,迅速的吃了东西收拾好自己走人。大概是我潇洒英俊的背影把他电得神魂颠倒鬼迷心窍,那家伙倒也心服口服的请客了。

    ‘宿主,a7建议您了解一下。您需要一份工作。’

    我:……我还没从阴影走出来呢!

    ‘距离末世还有不到半年世界,您会被丧尸活吞的。’

    我……

    ‘请不要贪图一时享受。’

    我倒是想享受!我什么时候享受过了嗷!叹了一口气回头找那个西装男,果不其然他笑吟吟的站在不远处看着我。

    后来谈了一堆事情我已经有点记不清了,每个月两万块钱不准拍露点的照片,并且包饭有假期什么的,虽然不是很了解模特的福利到底怎么样不过我觉得这已经是天大的馅饼了。

    留下了他的电话号码,带着一堆文件准备回家。看了一下他们的公司挺大也很正规,我心里的一块石头也总算下来了。

    看看时间已经早上七点了,阿丽应该也下班了。还没想好该怎么和她说我找到工作的事呢,路过河边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一个瘦弱的背影,抱着膝盖缩在边上。这条河的护栏十多年了都没人打理,很容易就断了。犹豫了一会我过到她面前“这里很危险,你到那边发呆去吧。”

    那人猛地抬起头,阿丽吃惊的看着我,脱笼虎一般的猛劲扑了过来。我被她抱着快要喘不过气,本以为就是个路人甲实在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见饲养员姐姐。

    我连忙挣开了他“你在这里干嘛呢?”

    她低着头就在我以为她不会开口的时候,如墨一样的眼睛委屈的看着我“我给你带了宵夜,你不在……”我顺着目光看过去,她手上还提着一碗已经发胀粘成一团的牛肉面。

    阿丽把这已经丑到没食欲的外卖藏到身后“我以为你又回去了……就出来找你……找不到。”屁啦,原身才会这么贱的回去找初恋求虐。

    我低着头,被人疼爱着感觉真好,又想哭了。

    低着头拉着阿丽的手“我们回家吧。”

    就在我和阿丽回去的路上,却遇见了我意想不到的人。我发誓,以丝之魂和我的为抵押,我是真心真意的不想见女主角。

    ‘主角已出现,请宿主及时刷新好感度。’

    我一脸懵逼的看着那人,阿丽却僵直了身体,死死地扣着我的手。我还在慢慢梳理着故事情节,这次的任务我没认真的看过要求,只能一脸懵逼。

    渣攻贱受带着孩子去深山里头度假躲过了丧尸潮,后面的套路我简直没眼看了,什么远古神兽血统觉醒,又捡到诡异的玉佩,莫名其妙滴血认亲又修仙又空间还有灵宠,一路金手指爆棚建立了个什么鬼公会最后成为世界霸主。

    这故事情节画风清奇把我恶寒了抖三抖,这次的任务简单多了。因为我就是那个贱受,不跟渣好,然后安全的活到末世后就行。

    “阳阳!”

    见鬼,这叫法真t神肉麻又恶心。我不情不愿的回头,那个女人急急忙忙的从一辆灰色的保时捷跑了过来。她一身正经的高档西装扮相,看样子应该是正要去上班。

    啧,真不公平,被曝光的只有我一个人。不得不感叹那个男人其实还是有点小聪明的,保全了自己和老婆的面子,又彻底毁了我。

    虽然原身也不值得同情就是了,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每个人都能有。我看了一会这个渣,确实长了一张好脸,难怪骗人都这么熟练,原来有美貌buff加持。

    天明皱着眉头,眼里的轻蔑毫不掩饰“莫丽?阳阳你别一天到晚跟这种人瞎混。”她上来就要掰开阿丽的手。

    对上天明忧虑又深情的目光,她自顾自的说着话“这几天你过得好吗?我一直都在找你,可是儒兴他……儒兴也不是故意的,他就是一时之间接受不了,我先给你租个房子躲一段时间就好了。再等我一段时间,我们一定能在一起!”

    讲真,这一串子话我一句都不信,而且还把我恶心的不行。此人果真有够厚颜无耻,一边假惺惺的关心我又为自己的老公甩锅。要真心的话怎么会一直委屈原身,用虚假的谎言编织那么多梦。

    真不晓得这样的话原身是怎么听信了的,况且和这样的一个人在一起,脸蛋多漂亮内心也会慢慢地变得面目可憎吧。

    我斜着眼看饲养员,她低着头。死死地拽着我衣袖,看不清她的表情。她身上的衣服没换散发着油烟的味道,肥大的运动裤,脚上穿着廉价的布鞋。

    再看向此刻笑的一脸灿烂的天明,干净高档充满着职场精英的气场。她自信又阳光,对谁都能友善的相处,圆滑世故。

    两者的差距太大了,有这样的情敌难怪阿丽这么自卑。阿丽偏偏又有着死不悔改的倔脾气迟迟不放弃原身。

    天明叫了我几声我才从神游里反应过来,冷漠的推开她“不用,谢谢你的关心,我们到此结束吧。”

    拉着灰头土脸的小阿丽走了,渣滓,原地爆炸吧。

    那份让人反胃到想呕吐的爱,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

    这种虚假的爱,我不需要。 ≈lt;/p≈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