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百合深处有花香 > 正文 10.人生从来不带回头
    “主子,已经办妥了。”

    暗一低着头跪在门前,他还是一如从前那样一身黑衣,冷漠的面容。时间爬过的痕迹留在他灰白的鬓角,眼尾的细纹,这些都提醒着他也逃不过时间的魔爪。

    精雕细琢的梨花木门微微掩盖着,房间里一片漆黑。

    弱不可闻的摩挲声,若离皱着眉头点亮了面前的那一盏灯。她吐出一口浊气,一身粘腻的汗和刺鼻的酒气让她很不舒服。

    橘黄色的灯打在她的脸上,她怔怔的看着那跳动的灯芯,摆摆手“叫人来,本座要洗漱了。”

    暗一退了下去,若离捏着眉头,不一会又变成了一副冷漠的样子。她转身回了自己的床榻上,那上面躺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

    女孩她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光着身子就贴了上去,嘟着嘴亲吻着她的主人。若离厌烦的推开了她,女孩一愣,很快掩盖住了惊愕,乖巧的捡起地上的衣服迅速的离开了房间。

    若离往榻上一趟,她已快三十了。那一年的青葱岁月好似昨天。那人的笑颜也好似才在昨日见过。听干娘说人有轮回。

    若是那孩子已经投胎转世的话,想必应该也有七八岁了吧?

    而她已经变了,意识到那孩子再也回不来,也看不到自己此时这幅丑陋的摸样心中竟有一丝轻松,更多的却是疼痛到苦涩。

    失去一个刚喜欢上的人感受是什么?

    她说不太出来,并非那孩子不可,明明有更多更好的选择。

    即使身边的人换了又换,却总逃不出那孩子的影子。她变成了人人唾骂的恋童癖,变态。

    偏偏那孩子走的时候那么惊心动魄,那一抹红永远的霸道占领了她的心。是执念,是着魔,忘不掉了。

    若是那孩子还活着的话,她们也不一定会在一起吧?

    那孩子没定性,根子里头就是个软性子,随便一个美人对她勾勾指头就能把她迷的神魂颠倒。又没有骨气,人也不聪明,还总是闯祸作死。

    若离眯着眼睛她有点想不通,这么糟糕的一个人是怎么固执的留在她心里的。

    水也准备好了,侍女们小心翼翼的低着头,伺候着喜怒无常的主子。若离叹了一口气,任由她们摆弄,不知心思漂浮到哪个无垠宇宙去了。

    经过一番洗漱打扮,她又变回了那个白衣翩翩的温润如玉的若离公子。她坐在椅子上,手指轻轻扣着节拍,暗一将盒子递了上去。

    她冷笑着,打开了盒子,看见了南王的人头“丢出去喂狗。”

    与南王纠缠了这么多年,总算有个结果了。

    每每斗得你死活我,元气大伤的时候,她总能想起那孩子胸口破了个血淋淋的大洞,一边哭一边喊着姐姐。字字珠心,如歌泣血。

    那孩子明明是个那么糟糕的人,死了就死了。反正她也杀过不少床边人,不过是个小宠物……

    凭什么身为主人的她,会这么难过……

    凭什么,会这么痛苦……

    我想见你啊,你连梦里都不曾回来看过我。

    没良心的小东西。

    下辈子在遇到的话,定要好好教训一番。

    一条郁闷的分割线——

    君阳变了。

    不过这个变化是好的,阿丽觉得很好。

    君阳告诉他要末日了,虽然觉得她有点神经兮兮的,但是君阳说什么都是对的。有点想象力也不是坏事情,顺着她就好了。

    君阳长得很漂亮,是阿丽觉得这辈子都没有人能这么漂亮的那种漂亮。她嘴笨,说不清楚,但是看到君阳的照片贴的到处都是的时候她就知道,果然她的君阳,无人能比的。

    阿丽默默地看着钱包,又看了一眼心上人的新海报。

    她还不够有钱,不然君阳也不会出来工作了,想了想还是一横心掏了一百块买了一张海报。虽然回家或许会被骂了,但是她觉得很开心。

    小心翼翼的把海报贴在墙上,又贴了一层透明的保护膜。宝宝的每一张照片她都收着,放在她的小柜子里。被发现的话,会被当成变态吧?要藏好才行啊。

    ————

    我有点懊悔,原身的外貌条件太好。这种侵略性的美太有识别性。

    当模特能火的这么快一大半还是拜‘艳照门’所赐,骂声和赞美声汇集在一起才构成了这种爆红的情况。

    人红麻烦多,才又踹掉一个意图潜规则的肥佬,正处于看啥都恶心的状态。看到阿丽又乱买自己的周边就忍不住口气冲了一些。

    喝了杯水冷静了下来。总觉得良心不安,好像欺负了一个无辜的小孩。

    捏着眉头,末世越来越近了,需要的钱也越来越多。哪怕我每天进账几十万也在一瞬间给花的一干二净,还欠了一屁股债。

    物资也收集的差不多,房子也装修的几乎完美。下一步是圈山,还需要买一些动物放在山上散养。想到一大堆事情就忍不住骂娘。

    叹了一口气,去阿丽的房间,还是好好去道歉吧。

    推开门。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阿丽惊慌失措的面孔,哦……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见她有这么鲜明的表情。原来面瘫是可以治的啊。

    话说这间房一直被阿丽当做仓库在用,我就一直没进去看过。

    我看着这满墙的海报和一地的照片,还有几个月前我失踪的内裤和袜子。阿丽颓废的低下头,显然她觉得怎么解释都没用了,坦荡荡的就默认了。

    我犹豫下了“我们算扯平了。”

    贴心的关上门,去楼下继续锻炼着自己的身体。

    ‘恭喜宿主达成‘脑残粉’成就,奖励魅惑双眼1永久佩戴’

    卧槽,我连忙冲去厕所,看了一眼镜子里这漂亮的人,果然变得更妖气了!这妖艳贱货的赶脚!我才不想要呢!摔!

    ‘本系统是经过深思熟虑后发放奖励,美貌加持能让宿主的赚钱更快。末世生存的几率更大。’我沉默,你大爷的……你干啥都能掰扯成大道理……

    我掏出手机刷了一会微博,看着自己最新一条微博已经被人轮番狂炸。

    内心纳闷。进去一看,憋屈。

    天明那王八蛋的配角老公又来找茬了……

    儒兴在我的微博下面肆意的怒骂,一大堆不堪入目的句子,直接明了说我是小三是同性恋,更把当初照片又贴了上来。

    我内心默哀,给某人的老公点个蜡,果然小聪明有一点,但在这个脑回路奇异的百合世界里,主角都不会太聪明,更何况一个炮灰男配。

    正考虑要不要发个微博洗白一下,毕竟这种黑幕爆个一次两次能火,多了就会被人埋藏了。我还没想好呢,微博又被人刷了。

    愣了一下,有不少人替原身说过反击的话,不过声音太小,而且过了一段时间他们也都沉默了。这人却发了一大堆照片和证据什么的。

    然后就是正夫和这个神似我脑残粉的家伙的互怼……

    我苦笑着,把我这个死忠粉加了个关注。发了一条微博:我被青梅竹马三了,也断了,你还有什么不满?

    关上了手机,想着明天的工作。

    现在我也没什么好在乎的了,除了赚钱。反正到了末世是死是活都不知道谁会在意那些外人的眼光。阿丽沉着脸,她看起来在生闷气,怎么也解不开领带。自暴自弃的随便拔两下,恹恹的放弃了。

    电话响了,我想都没想立马接起了,蹦出来的却是天明的声音“阳阳!你还好吗?对不起才跟你联系,我刚刚才知道微博上面的事情,对不起。儒兴最近压力有点大,才会在网络上发泄一下情绪。你能删掉微博吗?这个……有人开始扒我和儒兴了……曝光出来对你我都不好。”

    我冷笑着“无所谓啊,反正一开始被曝光的只有我一个人。我一直觉得挺不公平的,这样正好,让你们也体会一下被曝光的感受吧。”

    天明显然是着急了,她的语气冲了“向君阳!你不要太过分!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对谁都不好!你怎么就这么小心眼?是不是得不到你所爱的,你就要睚眦必报?”

    我对阿丽微微一笑,示意让她轻松一点。我眯着眼睛笑了“笑话,是谁要闹的?自家后院没管好,你倒是伸手管我这来了。怎么的?你们欺负我,还不准我报复了?”

    冷笑一声挂了电话,重新登上了微博。

    噼里啪啦打了一大串的话,发了出去。

    无非就是交代了当初向君阳和天明是怎么从青梅竹马跨越那一道禁忌之门,青梅竹马又是为了不被人发现自己是les虚伪的骗了自己老公又骗了初恋。被曝光以后向君阳就离开了他们,但是她老公不依不饶的发了照片和视频,现在还来骚扰她。

    看着微博又爆炸起来了,他心满意足的笑了,看着底下一个个评论。

    路人a:不明觉厉,贵圈真乱。

    桃子子桃:这么说的话,那个男人才是第三者吧。我家阳哥只是渣被三了。

    我哥是我:不是很懂你们城里人。

    角落的头发:我才不管你们的爱恨情仇,我只想睡你!

    小公举:我也不在乎,我只想看你被睡!

    沃日……现在的人都怎么了……

    系统:我也不是很懂…… ≈lt;/p≈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