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宿主帮助杜泽登上皇位,并离间杜若与倪儿丽之间的感情。’

    我漫不经心的看着翠红打理布置好了一切,脑子里迅速的翻看着原身的记忆和这个世界的大概剧情。

    原来的君阳也怪倒霉的,莫名其妙的就扯入了两姐妹的战场,时不时还要躲避那两姐妹后院里妒妇派来的杀手。

    宝宝心里苦,但是宝宝不说。

    我漫不经心的捏着衣袍边上的穗子,按剧情走的话,我还得学习诸多技艺,谙晓人情世故。然后才能被打包的漂漂亮亮送去给泽王。

    原剧里杜若不是不喜欢君阳的,任谁花费了那么多心力打造出来这么一个‘珍品’。说舍得,谁信?可惜杜若心里终究是皇位更胜一筹。

    剧情里的君阳和泽王死去的初恋情人长得那是一模一样,不然也不会这么倒霉悲催的被扯了进来。

    杜若这才打起了替身这么个主意,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眼线也是极好的。

    就在君阳与泽王你侬我侬感情直线上升的时候,初恋情人又回来了。wtf??

    后来呢?后来呢!

    ‘权限不足。不支持观看全部剧情,友情提示:狗血、虐恋。’

    卧槽……

    顺其自然吧,反正有个比之前靠谱太多的系统,应该也不会出大问题。

    不顾形象的踢掉繁琐的衣服,爬上了那精致的床。啊~古代的有钱人才能有的糜烂啊!我喜欢。

    一觉天亮,就在我还迷迷糊糊的时候,翠红已经在门口轻轻的敲了几下门,端着水盆进来了。

    “向小姐,奴婢从今日起就要负责您的起居洗漱了。”

    我抬头看过去,那是穿着鹅黄色纱裙的一个小姑娘。看起来也才十五六岁的样子,动作却十足十的成熟老练。

    我乖顺的任由她摆布,接下来还有一大堆东西要学,可惜我是不能亲自体验了。我闭上了眼,身体交给系统托管了。

    偶尔能看见我的身体在用功的练习,或者面无表情的听讲。

    ‘非重要剧情,流水线加速过渡。即将位面三年后,请宿主做好准备。’

    书房内——

    “殿下,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等十月之约的赏花廷宴了。”

    杜若放下手中的茶杯,恍惚之间好像回到了三年前,那个女孩有着一双清澈懵懂的眼睛。三年了,她的消息总是在她的耳边传来。一片纯白的少女到底能变得有多优秀就让她亲自看看吧。

    “主子,今晚王爷说要来用膳。”

    我恍惚的看着眼前这个大姑娘,上一眼她还是青涩的少女模样。下一眼她亭亭玉立身姿挺拔。

    “翠红……?”

    她点点头,眼里是我看不懂的情绪。温柔的双手牵起我的长发“主子,奴婢在这里。”我沉默着不闪躲,我大概也猜到了。我不在的时候……这个身体跟她应该有过点什么……吧?

    ‘临时任务:惊艳(0/0)任务提示:请艳光四射的秒杀这个老古董准昏君杜若小王爷吧!奖励:惊鸿羽衣、炫酷反重力舞姿1。已提前发放,注意查收~么么哒!’

    翠红压抑着内心的火热,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胸口闷闷的很难受,却又觉得高兴。今晚君阳就要和王爷见面了呢,呵呵……也不知道王爷能否好好待姑娘。

    叹了一口气,收拾好今晚要用的首饰。她漫不经心的转身,却怔愣在原地。她早知道姑娘漂亮的能夺取人的心魂,也知道姑娘虽然平时一副冷冰冰的模样。但内心却还是个小女孩,害怕一个人睡觉,喜欢吃甜的,害怕丑陋又脏兮兮的东西。

    没想到姑娘笑起来会这么的漂亮勾人……

    之前那副冷冰的模样简直就像魂被吸走了一样……

    呸,瞎想什么呢。翠红撇过头去,不再看她。不能再看了,能伺候姑娘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她怕自己想要更多。逾越了那条不能逾越的界限。

    ————

    转眼是夜,我一个人坐在这冷冰冰的花园里想骂娘。

    现下刚入秋,空气里湿润着,也冷着呢。

    一桌热菜冷了又热热了又冷,偌大的花园里除了不断换新菜的侍女和奴仆,就剩我一人对着天空的大月亮傻坐着了。

    ‘请宿主不突兀的跳起舞来,主角正在偷窥你。’

    我艹啊。

    强忍着一口怒气,身体下意识自己舞动了起来。今晚没穿翠红准备的那一身惨白的仙女套装。而是换上了系统出品的跳舞套装。

    红色的薄纱嵌着无数细钻,在月光底下像柔和的星光。配上一身大红色裙摆十分养眼,一抹水蛇腰被绳花细细缠绕着,羽衣像是翅膀一样随着舞姿摇摆着。转动的裙摆像是被风吹起的花朵。

    我偷偷摸摸的瞅着那黑不拉几的树林,心中感叹果然皇族总闷骚。

    ‘惊鸿任务(1/1)已达成。基础好感度30点’

    ‘好感+5’

    ‘好感+1’

    ‘好感+4’

    ‘好感+20’

    我再回头看看那红艳艳的数值。

    反派:杜若

    好感度:60

    解析:此人对你印象较好。

    ‘叮!反派好感突破50点!正式开启任务,血统功能已激活。奖励:修为丹3,妖族身份牌1,魅惑系法术buff翻倍。’

    所以我这次到底穿成了个什么东西……?

    ‘亲亲宿主,没认真审题呀。标题都告诉你了呀!《炸裂吧!昏君!我是超级狐狸精(升级版)》’

    所以说的狐狸精就是真正的狐狸精囖?

    ‘那当然的呀!童叟无欺的呀!’

    我哽住了不知如何回答,算了,不是人就不是人吧。好歹有个人形呢。

    “他们把你教得很好。”

    一道清冷的女声响起,杜若从那黑暗的丛林里退了出来。

    三年未见,她身上的威压更是厉害了。岁月在她脸上留下了几道皱纹却更成熟有韵味。她穿着靛蓝色的长衫暗纹浮动,封腰的刺绣华美,还挂着精致的玉坠,整个人看起来贵气十足。

    我肆意的笑着,妖族的血统让我在夜里也能清晰的观察她此时的样子。她的瞳孔紧缩着微微颤抖。呼吸急促了几番。

    周围早早就漫开了妖香,能放松人的警戒。魅惑的技能也被我开到最大,为的就是迷惑她的神智。我就不信了,这么多强大金手指。我看你怎么把持的住!

    露出最美的笑容“爱我好吗?”

    赶紧完成任务换成现代篇吧!我想念电脑!想念吃不完的好吃的!

    “果真绝色。”

    我一愣,杜若已经恢复了那片刻的失神。她好像完全没听到我的那句蛊惑。闲情自若的坐到椅子上,漫不经心的喝着酒。我看不懂她的情绪。

    “你大胆了很多。这样直勾勾的盯着人,只怕是要勾出火来的。”杜若笑着,可我的身体逐渐冰冷。

    不对。

    不对劲。

    她的态度,有赞美有感叹有欣赏,也有惋惜却不含有一丝感情。

    “过来陪我下棋吧。光是姿色你已经赢了。不过,三年的时间不会只让你学会怎么勾引人吧。”她把黑子推到我面前,笑的冷漠而疏离。

    准昏君吗……?

    有点意思。

    我会让你爱我爱的不能自拔的,谁让你是女人,女人就总有用情至深的那一面。

    杜若笑的含蓄,话语里却十足的猖狂“来吧。突破我的防线,算你赢。”

    我不推拒,和她一来一往的下了起来。

    “这般横冲直撞耿直的黑子,倒是与你的外表不太像。”她笑的讽刺,双眼眯着好似看着什么有趣的小动物。

    “王爷,莫急。这样……不就是偷梁换柱了。”

    她一怔,捏着黑子笑了“小把戏,有点玩头。”

    棋局愈发凝重,白子无路可退,黑子也到了日暮穷途的地步。眼看要变成一盘死棋,我看了看我们手里还剩下的几枚棋子。

    “王爷可想知道解法?”

    杜若正烦心呢,忙不措及一抬头撞上了一双笑盈盈的眼睛。眼睛的主人端正的坐着,红衣衬得她皮肤更白,黑色的发丝被风吹的有点乱。就像缠绕在她的心尖上似得,恍惚间,心脏好像漏了一拍。

    她弯着身子拿走了手心上仅剩的几颗子,柔热的触感让她的心慌慌的。她讲解这棋局,颈脖的线条很美,伏着身子能看见她白皙饱满的胸脯和纤细柔软的腰肢。

    “这样……在这样就解开了。……王爷?你怎么了?”杜若收回了一时的走神,棋局果然起死回生,眼看就剩几步即可堵死那黑子。

    不知怎么的,就是心烦的很。

    我内心冷笑着,我看过镜子,知道这个外貌设备到底多强大。对着镜子傻发呆看一天这种事情我是不会说出来的!

    我再看看她头上一排数据。

    反派:杜若

    好感度:70

    解析:此人对你抱有好感。

    看了一眼另一边的草丛。挑衅轻蔑的看着那边,笑的很放肆。倪儿丽心头大震差些跌出草丛,该死!那个贱人是怎么发现她的!

    嫉妒和怒火险些让她暴露了手脚,可这个贱人分明一早知道她躲在这儿!竟还那么大的胆子来挑衅!最让她恨得却是杜若,怎的三番五次的看那个贱货看失了神! ≈lt;/p≈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