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百合深处有花香 > 正文 16.谁都有想逃避的时候
    ‘系统遭遇不明电波攻击。’

    ‘防御成功。’

    ‘恢复备份数据中……’

    ‘维修被损防御中……’

    ‘系统激活中……’

    “殿下,老身无能看不出什么毛病。”老者无奈的放下手中的银针,据丫鬟说的症状实在诡异。即使是行医多年的御医也不免一脸懵逼。

    杜若摆摆手还是一副温和谦逊“麻烦赵太医,翠儿你去送太医一程。”

    送走人,杜若不耐烦的斥退下人。她看着面前这个一脸病容却依然能美的迷惑心神的美人。她叹了一口气“我该拿你怎么办?你才貌无双……若是出身好些……可惜了……”

    “殿下,是在为奴家惋惜么?”

    杜若转过身,床上的病美人半撑着身子,墨色的长发倾泻如瀑,她面如桃花,双眼璨如星河。一举一动都充满了无限风情,让人冲动难耐。

    她笑的疯狂“若是奴家出身好些,可否能得到殿下的垂青呢?”杜若僵住了,好像一层朦胧的窗户纸就要被捅破。她慌了,可内心深处竟然隐隐期待。

    “殿下心悦过奴吗?”

    杜若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不做回答。可心里早已一团乱麻。烛火跳动着,她摇摇晃晃的从床上挣扎而起。强硬的按着她。

    两人亲密无间,只有眼睛无声诉说着。

    女子身上的暗香和她呼在面上的气息,无一不撩拨着。许久,她放开了手,笑着“奴家懂了。多有冒犯请殿下恕罪。”

    看着忽然变得疏远又客气的她,杜若神奇的生气了。虽然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生气。

    重重的甩下了袖子,潇洒的留了一个背影。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那人忽然就闹了脾气,wtf??算了,反正好感度都刷到90了,不管啦。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除去时不时有一些令人脸红心跳的刺杀,小日子不要太红火呀!

    杜若看着别人呈上来的记录,她沉默了。

    “你说,她长得这般好,才华洋溢,武功不俗,却心甘情愿被束缚利用。她图什么呐?”影卫不为所动,主子的想法不能揣测。

    “她果然是喜欢我的。”杜若笑着。影卫头低的更深,闪瞎狗眼嗷嗷。

    倪儿丽阴恻恻的站在门口,手上的汤已经凉了。趁无人发现离开了门前。她回到自己的寝房,质问着哀七。

    “君阳的事到底什么时候解决?别忘了你我的交易。”黑雾从她的身上散出,嘲讽的笑着“你着急什么?我不过是受了些伤休养了几天,这些不过是试探她们而已。”

    倪儿丽平静的梳着自己的长发,她忽然也不懂自己想要什么了。镜子里的人依然美丽,多么雍容华贵。

    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出神喃喃着“快点结束吧。”

    哀七没有说话,一阵疾风消失不见了。

    倪儿丽拿起笔,细细的描着眉。我爱杜若吗?毫无疑问的,只是这种爱越来越少。无论结局,最后都会回归沉寂。

    随手拿起一本书,这是她父亲给她送来的。以前总是嫌弃佛经沉闷无趣,如今总算能静下来看看了。

    禅于心,狂于形。

    窗外是飘散的大雪,随风摇曳着的是她爱的冬梅。

    在这寒冷的冬天增添了几分鲜亮的红色,这是……杜若以前为她种下的梅啊……

    ——

    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冬天不好好窝被子赏你b的雪!

    但这些话是不能说的,我矜持的笑着陪这个神戳戳的人看雪。

    “别老坐着,陪我去走走吧。”抬头,是杜若一脸淡然的笑意。不情不愿的下了马车,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闲话。

    不知不觉走到了树林深处,到处一片雪白。

    直觉告诉我不对劲,紧挨着杜若握住了她的手。显然她也反应过来了,气氛一时凝重起来。就在那一瞬身体本能的察觉到危险。用力的扑倒了杜若,一排排箭矢插在她们刚站的位置上。

    杜若的脸色苍白,论武力她只懂一点皮毛。我下意识的抱紧了她,凝视着对面,冷笑着“来者是客,这般不客气。各位何不出来说话?”

    几名身材削瘦的人走了出来,他们穿着一身雪白暗藏在附着厚雪的树上。如不是我惊了他们出来,恐怕是很难察觉他们匿藏何处。

    “杜若,受死吧。”

    冰冷的没有一丝声调像是陈述事实的机器,杜若心冷了下来,这些人是冲她来的。复杂的看了一眼君阳。她的武功自保是没问题的……可若是拖上一个她……

    杜若沉着脸,呵……就算这样又有什么呢……人本来就是自私的。如果换做是她的话也肯定会想逃跑。她还没从自己的思绪中反应过来,君阳的手紧了紧。

    她利落的一盘腿,把地上的雪扫射了出去。就这一会拖住了那些人,把杜若往肩上一扛迅速的跑了。

    杜若:……本王从未如此丢人过,但是还挺感动的。

    我猛地一回头,看到后面漫天而来的箭雨。顾不得别的只好再把她转移到我的怀里。凡人的躯体可受不了这个。别任务没完成反倒是被这几箭给射死了。

    杜若紧抓着那人的衣襟,锐利的箭矢刺入的声音噗哧响着,鲜血染红了一路的白雪。她的喘息越来越粗,动作也越来越迟缓。

    眼看就要到马车那儿了,我t再也跑不动了!!!

    杜若一副要哭的模样双眼通红,她不懂我为何忽然停下了脚步。我咬着牙关,把她放下了。“殿下,前面的路就要请您自己走了。”

    “不!前面就有人了!有我的侍卫!还有药!你瘦了那么多的伤!”我推开有点发狂的杜若,摇了摇头。“殿下走吧,我走不动了。好歹能拖延一些时间给殿下。”

    一掌推了她七八米远,头也不回的走了。

    若离咳出一口血,她看着那人步履蹒跚的身影。眼泪再也忍不住,绝望的声音宛如困兽。好疼,心脏好像被人硬生生划开了。

    她跑着,拼了命向马车那儿。这是那人用命给她换来的时间,终于她的哭喊引来了人。她顾不得其他,拽着侍卫就要往丛林深处走“快!君阳还在里面!你们跟我去救她!”

    影卫不动,他指挥了一部分的人去救援了。杜若崩溃的拽着他的衣襟“把所有人都给我调过去!我才是王爷!”

    影卫摇摇头“殿下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请殿下先跟奴回府。向小姐的事情交给他们无碍的。”杜若恶狠狠的扇了他一耳光,正要破口大骂。颈脖后一阵剧烈的疼痛,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影卫抱着杜若指挥着侍卫打掩护,迅速的离开了这片郊外。

    “恭喜宿主攻略成功,杜若篇完结。”

    我听着脑海里任务完成的声音,笑着总算结束了。看着眼前这一群白衣刺客,我笑的十分得意

    “不好意思啊,现在你们可以去杀那个女人了。不过,我这个人念旧。所以你们走吧。”

    那些人不说话,从他们眼睛里我读出了你是不是傻的嘲讽。

    挥舞着衣袖,虽然变成了妖但这些法术我却还未使用过呢……一阵飓风平地而出形成了巨大的暴风雪,残虐无羁的四处搜刮着。

    白衣人一晃神的功夫已经被卷走大半的同伴,他在定睛一看刚刚那人的位置空着,人早就消失不见了。

    啧。不远处的近卫军已经快赶到了,不得已丢下那些被卷走的同伴,带着仅剩的几人迅速的撤退了。

    ——

    药味,黑暗。

    杜若因疼痛□□着,她痛苦的捂着后颈。她茫然了一会,记忆如潮水涌入她的脑海。慌忙的从床上跳了下来。推开了房门大声喊着人。

    她顾不得自己的形象,揪着刚赶到的影卫的衣领“君阳呢?”影卫跪下告罪“殿下,还未找到。”

    一想起那人决绝的背影,和苦笑让她离开。杜若再一次怒极扬起了手却被倪儿丽抓住了,倪儿丽淡漠着脸“殿下好好休息,你滚出去。别惹殿下不快。殿下,待刺客审问一番应该就能知道向姑娘在哪了。”

    杜若茫然的看着自己的王妃,她总算冷静下来了。扬手甩开了倪儿丽“滚,本王的事轮不到你管!”倪儿丽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她忽然很想笑,一个人静静的走了。

    “来人啊!给本王更衣!刺客在哪?本王要亲自审审这些畜生!”粗暴的抢过了侍女递来的衣衫,她想杀人。

    一个个都不把她放在眼里!现在那个人更是生死不明下落不知!何时她这么无能了!谁都能欺负上来!?

    “还剩一个杜泽对吧?赶紧结束吧,我想看电影打游戏了。”我不耐烦的丢掉身上都是血的衣服,这样子太打眼了。换上了浑身硌的慌的粗布衣,感叹一下真是由俭入奢易,从奢入俭难。

    ‘请宿主放心,下一次肯定为您筛选一个现代的背景哟~╭(′▽`)╯’ ≈lt;/p≈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