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百合深处有花香 > 正文 24.人生总有转机
    我痛苦地推开了碗,真心喝不了中药,一口到嘴里能喝出了各种动物皮毛,尸体,植物的味道,每一种都钻入味蕾,于是恶心吐了。

    无奈的把自己埋在杯子里,哀嚎着“不是我挑剔啊!而是舌头不答应!”向母委屈的端着碗走了,但是想到自家女儿喝吐的场面。悻悻然的发微博寻求好的补身体的西药。

    我无奈的抱着自己枕头,左手骨折其实不太疼。不过这个状态做饭还是太勉强了,看着自己被夹板固定住层层包裹着的木乃伊之手。

    这样躺着也是在无聊,拉着向母跑到了自己的面馆。向母虽然心疼自己的女儿到处乱跑,可是一想到回去当小老板娘的那段时间也忍不住心痒痒的答应了。

    看到快有数月不见得面馆母女几人都震惊了,大白天的还排着长长的队伍,甚至有些客人还自己带着板凳和桌子。面馆周边又新建了许多临时的竹棚,里面已经坐的密密麻麻。

    一些老食客认出了老板娘和小厨师热情的问好,向母麻木的看着小会计递上来的账本,那一串串的0晃的她眼睛疼。

    万万没想到这家管子的生意和玉御门有的一拼,而且隐隐比玉御门更好!

    时间飞逝,一转眼就在聊天调侃中流逝了。薇薇疲惫的夹着自己的公文包,看了一眼越来越红火的面馆。没想到自从公交车后那一眼就再也见不到阳阳了。若那一天叫住了她就好了……

    这些日子她升职了也加了不少工资,虽然还是被其他老师排挤。但好在寄钱回家的同时手里总算有点存款了。时不时还会去吃一碗面,还是那个熟悉的味道,可是想见的人却不在了。

    她包里的那件夹克她每天都带着,万一……又遇见那个人了呢?

    今天的她穿着奶白色的紧身旗袍,绣着淡雅的金竹和蝴蝶。一头长发盘起,显得她女性的柔美越发温柔委婉。

    细细的高跟在地上走过时哒哒作响,熟悉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老师,真是无论什么时候都这么优雅美丽呢。”

    她瞳孔紧缩着,呼吸一窒。好像……心脏漏了一拍。她有些僵硬着回过头去,真是她心心念念的那人!

    一段时间没见她瘦了好多。只有笑着的时候眼里才有淡淡的温暖,她整个人的气质愈发冷清。像是不容接近的冰山。手上被绷带缠绕成一个臃肿的形状吊着在肩上——给人一种水晶一般触碰即碎的美感。

    心疼。

    好心疼。

    为什么心会痛?

    薇薇紧张的哽住了,许久才不自然的问“好久没见了,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手还疼吗?是不是出什么意外了?”

    只见君阳尴尬的笑着还是回答了“只是最近忙着帮家里做事,不小心伤到的。”薇薇立马心疼起来,顾家有能力温柔孝顺漂亮多好的一个人。

    薇薇忍不住挨着她站的更近了一些,关心的摸着她完好无损的右手“不要太拼了,你瘦了好多。现在还受伤了,家里要是没那么忙了就回学校吧。好好读书才是唯一的出路。”

    我黑着脸还是点点头,读书啊……算了吧,家里好几个博士硕士了我就不凑热闹了。

    薇薇好似想起什么似地,从包里拿出来叠着整整齐齐还用袋子精心包装好的衣服。她忽然觉得脸很热“之前你忘记的衣服,刚好今天带出来就遇见你了,呵呵……真巧。”

    她低下头,脸色有些苍白,唇微张,垂着眼,纤细浓密的睫毛微微颤抖。秀气白皙的手接过了衣服,她在今夜月光的照耀下美得惊人,一种脆弱的美感。

    鬼使神差的薇薇紧抱住了她。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她该这么做。她还想亲吻她的嘴唇。哪怕她们才见过几次,她却有种想跟这个人共度一生的冲动。

    “老师。”

    这称呼让薇薇猛地清醒过来,尴尬的松开了。见鬼,她刚刚是不是疯了!尴尬的笑着“哎呀,看你这个可怜的样子忍不住就想抱抱你。呃……不早了老师先回去了。你好好重身体。”

    她的心脏慌乱的跳着,头脑里的思绪正激烈的碰撞着。薇薇接触到了一个新的领域,一个保守又固执的她第一次接触的新领域。

    她好像恋爱了。

    可是刚刚才从心爱的人面前用那种丢人的姿态落荒而逃。而且,这种感情不容于世。她心慌,急匆匆的逃回了自己的家。

    靠在门上颓废的跌坐而落,怎么……会这样。她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疯了疯了一定是她有问题。

    脑海里不停地浮现出她们第一次相遇的场景,阳阳。那个温柔又给了她温暖的人,胸腔里的悸动越来越快。她红着脸,身体越来越热。

    她不是那种什么都不懂的小女生,她想跟那个孩子接吻想做更多情侣之间才会做的事情。呼出一口浊气,轻轻地解开了自己的衣扣,拉下了拉链。

    细腻白嫩的双手如游蛇一般在自己的身体上抚摸着,想着那孩子刚刚低头那一瞬的惊艳,在这黑暗狭小的房间里令人脸红心跳缠绵悱恻的声音响起又逐渐归于平静。

    我一人站在冷风中,不是很懂刚刚那个黑白莲到底发什么疯。拆开精致的包装袋把衣服穿在了身上,嘶——最近越来越冷了,好想吃火锅啊。

    唔,火锅啊……可以跟哥哥们研究一下火锅汤底然后卖卖看吧。

    “囡囡啊!该回去了,爸爸来接我们啦~”向母站在不远处对着自家女儿喊着,一翻身又滚进了自己丈夫的怀里撒娇。

    对于这对喜欢发人狗粮还总是措手不及塞人一嘴狗粮的父母,我……我选择无视。他们恩爱是好事,可为什么我觉得自己好多余!

    日子就这样在家和面管两点一线的方式继续生活着。

    唯一不同的大概是那个黑白莲莫名其妙开始躲着我还经常偷窥我了,粉胖子绿豆大小的黑眼珠子让我读出了‘猥琐’的感觉。

    它一脸粉毛硬生生弄出了一种猥琐胖大叔的感觉“嘿嘿嘿嘿,那个小贱人又来偷看你了。她可能喜欢你。”

    我怒揉了一把软萌的粉球,不以为然的摇头“你现在没有探测能力还是别下定论误导我比较好。万一是她发现了我的身份暗地里怎么想着对我泄愤呢?”

    粉胖子摇摇头“不,我闻到了爱情的味道。”懒得离它,爱情是能闻到的吗?我还能闻到整蛊的味道呢!

    薇薇今天穿着白色的衬衫和黑色的西装裤,头发被拉直扎了起来。平日里精致的妆容不复存在,只简单的绘了几笔。

    她笨拙的想把自己变得帅气一点,一边又笑自己的懦弱,改变又能怎么了?明明连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她面前都不敢。而且还抱着这样龌蹉的心思接近那个人。

    薇薇一愣神的功夫就看到她心心念念的人身后多了条小尾巴,一个穿着碎花洋裙的一个小姑娘,披着头发像个小麻雀一样叽叽喳喳的没个完。

    明明也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在薇薇眼里却份外的碍眼。尤其是她自来熟的挽住了阳阳的胳膊,两人还兴致勃勃的不知再说什么。

    碍眼,太碍眼了。

    她低着头,无力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她有什么资格这么说呢?碍眼的是她才对吧。

    晓月已经好几个礼拜没看见自己的师傅了,趁着好不容易换班的功夫立马就像闻到肉的狗儿一样兴冲冲的去找人了。

    跟着师傅能学东西啊!学好多好多连她爸都不晓得的东西!师傅果然是最厉害的!君阳瞥了一眼一脸崇拜的小麻雀,宠溺的刮了她的鼻梁。嘴巴却毫不留情的骂了一句“看你馋的怂样,出去别说是我徒弟。”

    这一幕像是刀子刺中心脏一样,狠狠地刺激了薇薇一把。滔天的嫉妒衍生出了压抑的恨意,她摇曳着身姿从黑暗的树丛后走了出来。

    此刻的她跟之前温婉性感的优雅小女人不一样,她的的愤怒让她下意识的强势了起来。走起来虎虎生风,恨不得在那个不认识的小女孩身上瞪出个窟窿。

    “阳阳,好久没见了。”薇薇落落大方的笑着,一个疾步横插在她们之间。君阳的起色看起来好了很多,脸蛋红润润的。她的表情一愣又很快笑了起来“老师……今天很不一样。”

    薇薇心中一紧,不知怎么的有些手足措,她小心翼翼的试探着“你觉得怎么样?”期待着看着她藏在心里的人。

    “很好看,老师怎么改变风格都很合适。今天的老师很性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最后那几个字就像是被可以放慢了细细咀嚼出来的一般。

    薇薇的脑子轰得死机了一会,她是不是看出来了?她是不是也喜欢女人?她难道在调戏我?其实她可能也喜欢我?

    “师傅~这位姐姐是谁呀?”晓月被无视当了好一会的空气人,不甘寂寞的又揽着自己师傅的手。好奇又带着隐隐的敌意,看着这个陌生的女人。

    晓月从她身上察觉到了敌意,她也本能的排斥起这个人了。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大靠山才有安全感。殊不知这一举动更加刺激了正嫉妒如狂的薇薇。

    她瞪着晓月紧紧扒拉不放的手,咬牙切齿的笑着“小妹妹,你好啊。” ≈lt;/p≈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