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百合深处有花香 > 正文 29.变化最快的是人心
    就在和尹妮闲聊的过程中午休时间悄然而过。班级里的同班同学们陆陆续续的回到了课室,李小梅还是一副恹恹无精打采的样子,虽然说了让她不要在意。不过她似乎过不了自己那一关。

    看到李小梅可怜巴巴又期待的偷瞄,我叹了一口气。尹妮捅了捅我的手臂她散漫的喝着水示意我看门口那边。门口外是一个看起来有点神经质的男生,他带着四五个小混混堵在班门口。

    瘦的像猴,皮肤黑不溜秋,长相尖酸,一双刻薄势力的吊梢眼冷冷的四处瞟着。他的头发染得五颜六色乱七八糟的挡在眼前,给人一种极其不舒服的视觉效果。黑色的透视系的狂野炫酷牛郎上衣,穿着锃亮的紧身皮裤,把他瘦如柴骨又佝偻着背的身材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

    “你们谁是向君阳?”他尖锐又嘶哑的声音了,眼神如伏击的毒蛇一般扫荡着。我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我还真不记得这号人物是谁。印象里原身可没认识过这么审美独特的‘美男子’。

    瘦猴咧开嘴笑了,流里流气的走进了班里,他的走姿跟他的审美一样糟糕,像民国时期的老地主们。摇摇摆摆大八字腿,吊儿郎当的耸着肩。

    赏心悦目的摸着自己的胡渣拉差的下巴,一副赞美又感叹小绿豆眼里说不出的猥琐之气。他也不管人小姑娘是否愿意一大膀子就勾搭上人家的肩膀了“好妹子,以后我就是你哥了。这片地你有啥事跟哥讲!”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个自来熟的小混混,尽管他样貌寒颤,在那其貌不扬的眼睛里是我难得见到的真诚和善意。

    稀里糊涂才打发走了这个热情又满嘴跑火车的小瘪三哥哥,不由得感叹来到这世界以后似乎哥哥就像特产一样多了起来。

    回到自己的座位,是尹妮揶揄的浅笑。她捧着自己的脸,双腿轻轻摇摆着。笑的很是灿烂哼着不知名的曲子。这小妮子怎么就那么漂亮呢……

    “真受欢迎呀~”我愣了一下看着她冷不丁的一句调笑,她像变魔术一样拿出了颗红艳艳的苹果,放在了我的桌上。

    小声的道了谢,摸着这个苹果心里有点受宠若惊。上课铃很快打响,薇薇平定了气息。神情淡若的走进了教室。面无表情的翻开了书干巴巴的直接讲着内容,心慌如鼓震。目不斜视的看着黑板一板一眼的写着语法。

    “love is a carefully designed lie”她怅然所失的放下了手中的笔,苦笑着面对那些她心里一直看不起的‘有钱寄生虫们’。扬了扬手里的书本“这么浪漫的一句话,有人翻译一下吗?”

    地下的骚动着调笑声“老师来翻译吧。”“想听老师说一些浪漫的话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才不翻译呢。”

    薇薇尽力维持着自己一贯的温婉形象,娴熟的看向了最左边的中间。笑咪咪的开始点名“新来的尹妮同学,能为我们翻译吗?”

    尹妮木然的站了起来,对上了薇薇意味不明的眼神。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这个新老师对她的敌意很重啊。有意的或是无意流露出来的……

    撇了一眼正神游沉迷窗外风景的君阳,薇薇笑的更温和了“怎么了?紧张吗?”尹妮摇了摇头“爱是精心设计的谎言。”

    薇薇若有所思的放下了书,赞美的笑着“翻译的真美,就像书里说的。你们年龄太小还不适合谈恋爱。太年轻最后也只是两败俱伤而已,首要任务还是读书。”

    好好的英语课变成了突如其来的□□心理辅导让众同学感叹套路真是防不胜防啊!不过话说班主任为什么忽然这么感性?到底是谁!背着三十多位单身狗同胞偷偷转正脱团了!

    同桌之情都忘了吗!这么多默默陪伴的情分都喂狗了吗!脱团也不带上我。

    尹妮看到君阳那不自然的转头,她又看了一眼新老师那压抑又激动的深情。她冷静的敲着桌子,有节拍的一下又一下。

    好像……她发现了一些不得了的东西。抬头撞上薇薇侵略性的眼神,她也毫不客气的瞪了回去。面容精致的她高傲的抬起头,笑的张扬又讽刺,什么嘛,原来是情敌啊。

    当着她的面抓住了君阳的手,光明正大十指紧扣的双手在桌上。薇薇看了一眼险些一口气吐不出来,险些失去了理智。对尹妮的恨意犹如吃了金克拉的野草一般疯狂的生长着。

    好想撕烂那个人的脸,将这样碍眼的存在彻底抹杀。

    ‘那就这么做吧。’

    ‘没有她说不定现在那个位置就是你的了。’

    如鬼魅幽灵一样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那嘶哑又灵空的声音,让薇薇不禁震住了。她想起了圣经里在人耳边低语的恶魔,蛊惑人的心满足人的然后收割走人的灵魂作为代价。

    她自顾自的摇着头,出现幻觉了吗?她果然是疯了……苦笑着写完最后一个单词,咳了咳“今天的课程就结束了,大家记得预习。放学回去的路上要注意安全,各位同学,明天见。”

    看着空无一人的教室,薇薇走到了君阳的座位边上,想着她白天走神的模样。眼里的泪水终于绷不住决堤了,单恋原来这么苦啊。

    ‘想不想取代尹妮的位置?’

    薇薇瞪大了眼睛,泪水止不住的从她的脸庞滑下。是刚才的那个声音!眼前忽然出现一团黑色的凝雾在她的面前。他有着人的模样却没有实质的身体。

    惨白泛着青灰如死人的皮肤,凌乱的黑色长发,双眼没有眼白纯粹的黑。俊美妖异又邪气渗人,薇薇迷惘的看着那个出现的‘恶魔’。

    她低下头,捂着自己的脸笑的嘲讽“我不信你会无缘无故这么好心帮我。”哀七冷漠的看着她这幅卑微又难看的失恋模样。

    ‘当然。’

    哀七笑的很诡异,凑在她的面前,蛊惑的循循善诱道‘用你的‘嫉妒’与我交换年轻貌美如何?她只喜欢美人呵,可是你年龄太大了……如果再年轻个十岁会不会不一样呢?’

    ‘爱情要自己去争取……亲手取代尹妮在她身边的地位……那岂不是很美妙?’

    薇薇撇过头去,她很动心。但是,她还没到为了爱情放弃尊严与魔鬼交易的地步。那太愚蠢了,拒绝了哀七的交易。哀七轻轻的在她耳边低笑着像是嘲笑她的不自量力‘总有一天你会回来找我的……叫我哀七我就会出现……’

    紧握着自己的拳头,指甲嵌入肉里。很疼,但是疼痛能让她清醒。暗暗下定了决心,哪怕爱的再惨烈。她,绝对不能被蛊惑。

    ——

    尹妮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我的手,一副委屈的小模样“明天才能见到你了呢。再见……”在这生离死别的气氛里,她最后还是瘪着嘴上了自家的车。

    看着绝尘而去的车,我的内心哭笑不得。看了看时间司机应该是堵车了,正这么想着电话响了。电话那头金叔叔苦恼的声音逗笑了我“哎呦哎呦,夭寿啦。蜀黍又堵路上了捏,囡囡在学校呆着不要乱跑哦,等会蜀黍到了给你打电话诶。”

    嗲嗲的湾湾腔配上这沧桑大叔的声音,莫名的反差萌了。安抚了几句金叔,才挂了电话。没几秒电话又疯了似得震了起来。

    是个不认识的号码,我迟疑了一会接了。

    “大妹砸!我是你瘦猴哥哥啊!打电话老半天了,你咋才接啊!急死我了都!哦!对了!你回家了吗?还在学校伐?我跟你讲哦刚刚我……”

    电话那头噼里啪啦的连环嘴炮轰得我不知所措“啊……呃……嗯,我在学校门口。”电话那头更激动了“那挺近啊!快来小树林!哥哥给你点礼物!”

    我默默地挂了电话,七手八脚才把手机放回背包里。往大门隔壁的一丛树林里面走,这莫名其妙的哥哥让我很无语。可偏偏他的坦诚和善意让我找不到一丝隐藏。

    走到小树林深处才隐隐听到了呜咽的声音还夹杂着一些痛苦的哼声,和东西打在上沉闷的响声。走近了才发现是瘦猴和他的白天的那些小弟们。

    地上躺着四五个五花大绑的的男生,他们身上白色的衬衣在地上打滚蹭的乌黑邋遢。一个个痛苦地缩着身子像是虾子,嘴巴被塞着碎步,口水肆意的乱流着。

    我看向了瘦猴,不懂他这是什么意思。瘦猴笑眯眯的坐在树桩上,招呼着我走到他身边。打了个手势那几个小弟利索的把地上那些人直挺挺的压住了。

    “好好看看,是不是这个几个畜生?我那个小弟记性不太好,就记得这个几个下手最黑的。”瘦猴阴恻恻残忍的笑着,阴晴不定高深莫测的模样让我一时反应不过来。

    这货不是走那种阳光嘴炮傻缺小地痞路线的吗?怎么这么像终极头目黑化大boss……?瘦猴再看向我,表情柔和了不少。粗糙如骷髅的大手笨拙的拍了拍我的头“别怕,哥帮你报仇,先看看是不是这几个家伙。漏掉的你告诉哥,明天就给你逮回来了!”

    我搞不清状况的看向地下被死死压住的那几个人的脸。

    一时间心情怪异,这些人……挺眼熟的呀。 ≈lt;/p≈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