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百合深处有花香 > 正文 第30章 巧合与巧合
    我没记错的话,这些人好像都是我的同学。

    平时最唯恐天下不乱的几个激进分子,此刻他们一个个如临大敌瑟瑟发抖孬得像只鹌鹑。一时间脑海里又想起来了刚来这个世界的第一天。

    狼狈又遭人嘲笑的第一天。

    当初那些残暴嗜血的面容一一跟这些人求饶痛哭的脸重合了起来。他们那时候是多么嚣张呵,下手毫不留情,毫不顾忌是否会给人造成伤害。也不在乎人的死活,都是让人深恶痛绝的混蛋。

    瘦猴站了起来,蹲在其中一个人的面前。捏着他的下巴,他眼窝深陷,脸上的颧骨高高挺起,削瘦的软如皮包骨的骷髅。他阴狠的笑着,整个人越发的像鬼。

    漫不经心的语调里杀意和威胁力十足“听说你带头欺负我妹妹?”那个男孩吓得疯狂摇头,他浑身都痛极了。这些人太霸道,本以为放了学就能直接回家。

    正当他走到门口就被一个黑袋子套住了头,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被死死压制五花大绑,完全不听他的解释和求饶被人拿着铁棍一通暴揍。最后还嫌他吵居然拿抹布塞进了他的嘴里!

    那恶臭的味道和诡异的味道让他一度想要呕吐,可口腔却被撑到最大,连口水都咽不下去。他觉得委屈极了,哪有这么憋屈的一天。可当看到主谋阴笑意不明的看着他,他浑身都软了。

    看着地上那几个平时称兄道弟的好兄弟,他明白了。心里的恐慌越来越大,看着瘦猴眉飞舞的打电话。听着那通话的内容他心里越来越冷,现世报来了。

    瘦猴放下那人,笑眯眯的搭着我的肩“随你处置~哥听你的。”我站在他们面前,看着他们卑微如蛆虫的模样,忽然觉得很搞笑。

    扣心自问原身和我都没有做过伤害任何人的事情,却要平白遭受别的怒火和指责。承受来自各异的痛苦和折磨,乖巧沉默的隐忍不发。

    然而这些加害者明明还未接受报复的来临却一个个痛哭流涕苦苦哀求,真是……原来会哭的孩子有奶吃是这个意思吗?

    大粉胖子趴在我的头顶上‘你要心软吗?’

    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用积分跟二十一换了一瓶超强泻药。假装从包里翻出了瓶子,丢给了瘦猴“让他们一人一口,喝完就能走了。”

    瘦猴不情不愿的又把瓶子丢给了小弟,拔出了塞在嘴里的布掰开了他们紧闭的嘴,一个个给认真的灌了进去。

    正准备给人松绑的时候,一股异味和沉迷噗哧声蔓延开了。只见那么几个人一脸死灰绝望的看着自己的裤裆。我心下恶心的不行,捂着鼻子转过头去。

    瘦猴眼睛闪亮亮的小丫头挺毒啊!什么药啊这是!效果真t神速强力!一伙人不约而同的都掏出了手机,捂着鼻子兴致勃勃的开始录像。

    真不明白他们怎么看的下去,我再也受不了那恶心的味道。匆匆忙忙先走了,瘦猴把手机给了自己小弟。让他好好录,也追了出去。

    “大妹子等等我!”我回头,是他上气不接下气的追着我。不禁感叹这家伙真的太瘦了,身体看来也不怎么好。

    我迷惑了一会,看着他剧烈的着。许久都没缓过来,我忍不住问了一句“我们以前认识?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瘦猴笑眯眯的样子有点逗,他一副自来熟的大哥哥模样让我实在是觉得奇怪。他掏出了自己的钱包,拿了一张照片。里面有两个大男孩和一个小女孩,照片有点年头了。虽然被小心的保存着可是还是已经有些发皱泛黄。

    我一眼就认出了那个笑的一脸傻缺的是自家三哥,原来是从小就这么阳光的小炸毛啊……至于另一个有些阴沉的小男孩我还真没看出来。不过那个可爱的小女孩应该是‘我’小时候。

    认真的看了好久在看看瘦猴的脸,五官还是一样的轮廓在那没变,可是……我怀疑的看着他“你咋后来长成这样了啊……”

    好似戳到他的痛楚,瘦猴愤愤的咬牙切齿的回答着“遇到个疯子而已,过一段时间我好好养养就能恢复了原本英俊的样貌了。”

    “向尚那小子不地道啊,闷声不吭的出了国。我又联系不上你们,他回来大半年了才冷不丁的在街上遇到。他不说我都不知道你在这里读书,早知道你在这。那些龟孙哪有胆子敢欺负你。”瘦猴激动的手舞足蹈着。

    笑着聊了一会天,金叔才到了学校,跟他道了别回了家。路上看着车窗外的风景,不禁有感而发。人真的不能光看表面……人的可怕之处就在于你不知道皮囊之下隐藏的是一颗怎样的心。

    刚下车向母就像小兔子一样蹦蹦跳跳的扑到了我身上,紧张的拉着我小心翼翼的四处看“囡囡今天在学校开不开心啊?那些坏孩子还有欺负你吗?”

    哭笑不得安慰着多心又敏感的向母,差不多到了饭点。家里的男人都陆陆续续回来了,我瞥了一样正打游戏打的正起劲的三哥。

    “老三啊,你认识一个叫瘦猴的不?”向尚不在意的点点“认识啊,之前出去逛街还遇到了呢。他看起来状态不太好。他住的离你学校挺近的,上次说了让他多照顾照顾你。”

    看来没错了,没想到能遇到半个儿时玩伴。一时间不得不感叹真是巧合,向母也凑了过来“小猴子?那孩子怎么了?好多年没见了?有空让他来家里玩嘛!”

    向尚立马紧张起来,手里的游戏也不管了,傻呵呵的笑着磕磕巴巴的话都开始说不顺了“猴子他最近身体好像不太好,他说过两天再来找我玩呢……”

    向母点点头,继续换着台看当季正红的狗血偶像剧。我不动声的给三哥发了条短信‘你刚刚紧张什么?有什么好隐瞒的?’

    向尚叹了一口气,恹恹的抱着枕头手指噼里啪啦的敲打着。这手速……不愧是游戏战斗士。手机轻轻的闪烁着,看着这一大串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的字。我有点头晕,轮顺了好久才看懂。

    ‘他家混黑社会的啊!不能给爸妈知道啊!而且他现在那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咱爸一看就知道是吸毒的!也不知道他出了啥事,他们家太乱了。而且他又不肯接受别人的帮助,现在带他回家里我怕有人盯上咱们家啊!猴子说等几个月让他养好身体基本就稳定下来了,他才不是孤儿呢,以前是咱们误打误撞才资助了他的。唉唉唉唉后来的事可乱了,你都不记得了。算了算了……反正有他罩你,你在学校我也放心。’

    心好累,有个表达障碍的哥哥好累。不想回复他了怎么办。

    饭菜终于都准备好了,一家人说着闲话慢慢吃着。向父慈爱的把大猪蹄夹到了老幺碗里,看着那还打着石膏的手叹了一口气,安慰着“吃哪补哪,酒楼里的事情你不要想太多。身体最重要,在学校里面要好好的,有什么事立马打电话知道吗?”

    说白了还是怕我又被欺负了……怎么会呢……这就是个颜控世界……我觉得我现在长得很安全。乖巧的拿起大猪蹄默默地啃着。

    吃完饭,百般无聊的上着玩。这间房间我添置了很多东西,白电脑桌和电脑。梳妆台还有复式十形格子书柜,一些可爱的小盆栽。还有地上软绵绵的灰羔羊地毯,终于把这个冷清的房间渲染出一股子舒适轻松的居家感觉。

    百般无聊的的躺在床上,二十一越来越懒了。看到它少女粉嫩的毛和那糙汉猥琐的本质越发诡异的很搭配了。

    捏着软绵绵的粉胖子“这个世界真漫长啊……不过感觉还不赖。”粉胖子被捏的感觉要爽飞,但是要矜持,不能表达出来。

    手机忽然震了起来,又是个不认识的号码。电话那头女声低低的笑着,声音很甜,很好听。“猜猜我是谁~?”

    我满头黑线,我敢肯定我们一定认识,而且这个声音和说话语调我都很熟悉。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现在的电话号码那么好弄吗?真是一点都没有了啊!“尹妮。你怎么忽然给我打电话了?”

    尹妮穿着黑的连衣裙,她随意的在自己的床上打着滚。拿着手机笑的很是温柔“我想你了,想听你的声音。”

    二黑郁闷的坐在保安室里,心烦意燥脑子里混乱的不行。拿出手机看了一会儿又关上,不到几分钟又拿出来看到毫无消息的界面,沮丧的又关上了。

    二黑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这个等信息的动作和状态就像刚坠入单相思的人,二黑甩甩头,老大上次说的那个到底啥意思啊???是不是逗我玩呢!!!

    诶?做什么他要那么在乎那一句话!那肉麻兮兮的一点都不大老爷们!去去去!一天到晚想这些有毒的东西!肯定是大小姐把他给影响了!他明明是一个辣么威武又耿直帅气的boy!

    手机刚震动,二黑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掏出了手机,打开了未读的短信。

    老大:刚刚送车手机没电了,宵夜想吃面还是麻辣烫?

    二黑心里一暖嗷嗷嗷嗷兴奋的暗爽着,立马回了个“麻辣烫!等你!”

    “乖,哥知道了。别乱跑。”

    ……

    ……

    ……等等……怎么感觉好像又变味了?

    摔!去你lgb的!又撩我!他又t撩我!什么嘛!真是受够了!我是汉子是直男嗷嗷嗷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