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百合深处有花香 > 正文 第31章 饿了啊
    大黑低着头坐在副驾驶上,黑的防弹玻璃外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和灯火缭乱的街道。腰上的的枪顶的他有点不舒服。

    手指上掐着一根烟,却并没有点着。默默地看了手机屏幕好一会,沉着脸不知在想什么。小标开着车,红灯还有两分钟。松了一口气,一双狐狸眼四处打量。

    “唔……老大你怎么还用4?公司不是配了新的p5吗?”小标得意洋洋的把新枪摆了摆,大黑摇摇头“我习惯了。”

    关了手机,从兜里拿出手帕仔细的擦拭着自己的武器。小标还来不及说什么红灯已经过去了,装甲车不快不慢的行驶着,谨慎至极。

    大黑和二黑都是退伍出来的军人,上过战场杀过人再重新出来找工作就不是那么容易了。给的退伍费也并不多,在这大城市里生活,两个人的退伍也只是足够支撑一段时间的吃喝而已。

    去了许多人才市场岗位培训,都没有合意适合的。当看到保全公司招人的时候,两人就义无反顾的去了一家保全公司应聘,最后签给东田银行的最大股东尹家。

    一份看似简单平淡实则危机四伏的工作,毕竟他永远不知道会不会有那么一两个疯子,为了钱连命都不要。

    车停下了,到了目的地。他看着那冰冷又宏伟的大厦,全透明的刚加的装修充满了未来科技感。银行已经清场有一段时间了。公司内的保全们早就准备好了等待押钞车的到来。

    迅速的拉起警戒线,包围住了押车。确认无异后才打开了那大门紧闭的押车,在后车厢里另外四名黑衣押钞员也利落的跳下车。招呼着银行工作者搬运着那其貌不扬的纸箱,他们一个个站在那儿手持枪支。

    包围成一圈十分警惕的看着周围的一切。时间慢慢的流逝着,银行经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仔细对了好几次数量,才笑着跟这吓人的退伍兵们表示已经完成了工作。

    回去的路上要轻松很多,车里多了点音乐。他总算把那根晾了很久的烟点燃了,烟气飘绕嘴里苦涩的味道让他清醒了许多。放下了硌得慌的武器,开了机利落的发了一封短信。

    才发出去没一分钟手机立刻震了起来,看到这秒回的速度大黑难得露出了一抹称得上是温柔的笑意。小标开着车听着他喜欢的爵士腰扭得跟电动小马达似得。完全没有去之前的庄重和严肃,变成了一个彻彻底底喜欢土摇嗨的小痞子。

    “前面那个路口停一下,我买个宵夜陪老二值班。”小标点点头,万分感慨的挥了挥手跟老大说了再见。扭头再瞅了一眼自己的青梅竹马阿米,瘪着嘴抱怨着“果然是别人家的老大,看看人家多好!你在兵营里当头子的时候可净欺负我,也没见你对我好过!”

    阿米懒洋洋的从那小小的窗口看着小标,意味不明的笑着“欺负你还不是看你怂,我要真对你那么好。你可就要小心了。”小标听的云里雾里的,什么人嘛。欺负人还找什么烂理由,不是很懂他们当老大的。

    小标懒的理阿米,换了一首狂野劲爆的假如我是dj你还爱我吗,阿米默默地拿出耳机塞进了耳朵里。看着小标扭得比毛毛虫还欢快的腰愣愣出神。

    下了车以后被突如其来的冷风刮了哆嗦——

    大黑默默的抱紧了自己的肩膀,跑到了不远处的小摊上。目标只有一个——麻辣烫。许多折叠桌和小板凳都被食客们坐的满满,即使在这样深秋风冷的日子里小摊依然红火。

    大黑看着那一大锅满满的食材,默默地掏了一百交给了胖老板娘。显然——他是熟客。老板娘笑眯眯的吆喝着自己的老伴,一小老头利索的捧出了一大盆子的牛杂和烫菜以及一大袋的汤汁。

    接过沉甸甸的盆子和汤袋,大黑微微低头算是道了谢,一个人慢慢的走着。胖老板娘陶醉的看着那典型魁梧的倒三角肩背和蜂腰以及那一双又长又笔直的大长腿。

    她要是年轻个20岁说不定还会爱上这样的兵哥哥,但是……唉。瞥了一眼坐在小板凳抽着旱烟一直咕噜咕噜个没完的小糟老头子。肥厚的小胖手猛地糊上了他秃溜锃亮的大脑门,粗声粗气的吼着“你个老家伙怎么还偷懒!那边收钱你看不到吗!”

    委屈的摸着自己脑袋的老板不情愿的去收钱了,收完钱又笑嘻嘻握住了自己凶老婆的小胖手,把那几十块送到了主子手里。一副全然不记仇的奴样。

    胖老板娘转过身去哼了一声,笑容止不住。我家的……这个老头子也没那么糟糕。

    ——

    二黑躺在值班室的沙发上,翻来覆去的发着牢骚。有啥好守门的,这里方圆十里除去银行,最安全的地方莫过于尹家了。但是还是要守门,不然他就失业了。

    从兜里掏出了手机,吹着眼眸翻看着以前那一条条短信。他是孤儿,没读几年书就去当兵了。信息里全是老大的短信偶尔夹杂一些通讯公司的优惠折扣什么的。

    以前不觉得有什么,自从上次看到小姐和她的同学这样那样以后,他就觉得自己怪怪的。脸上控制不住的发热,为什么觉得老大的信息都好……暧昧?

    为什么以前都没察觉到?果然还是他出问题了吗?正思绪混乱的时候,外面的门被敲响了。二黑猛地起身,门外是大黑高大的身影,在寒冷的秋风中他笑的很浅。抱着一盆还热气腾腾的麻辣烫,娴熟的打开了房门。

    大黑回到温暖舒适的房间下意识的发出了一声轻叹“唔……我以为你睡了。”大盆麻辣烫放到了桌上把还滚烫的汤全倒了进去。一时间看着那红艳艳的一盆食物,二黑没骨气的流口水了。之前想的东西全都被脑子抛到了一边。

    大黑抽着烟看着吃的不亦乐乎的二黑,淡淡的笑意挥之不去。

    ——

    眼看着时间已经两点多了,电话那头已经没有了说话的声音。只有阵阵微微响起的呼噜声,好可爱。像小猫一样。

    尹妮恋恋不舍的挂掉了电话,手里的手机都热的可以跟暖手宝一决高下了。明天就可以再见面了,关上灯一脸幸福的睡了过去。

    清晨,尹父迷迷糊糊的下了楼,喝着菲佣泡的咖啡才清醒了许多,平时爱睡懒觉的宝贝女儿已经吃完早饭准备去上学了。疑惑的看着自己的手表,这不是才六点半吗?今天真魔幻啊……起床困难户都早起了。

    尹父慢条斯理的吃着早餐瞥了一眼大黑,漫不经心的问着“妮妮在学校怎么样?交朋友了?”大黑站的笔直面无表情“是的,先生。”

    尹父玩味的笑着,眼里是令人胆颤的寒冷,他放下了餐具“男的?”大黑不为所动依旧身姿挺拔“女的。”

    “很好,妮妮第一次交朋友了。小女生之间的友谊总是那么美好,怪不得一早就去学校了。”尹父不明真相的笑了,深感欣慰。

    大黑默默地摸了摸鼻子,好像有……哪里不对?算了……就这样。今天只有二黑一个人,好不放心啊……不会出意外?呸……这晦气的……

    我摸了摸趴在桌子上装死的二十一,它手感真是好极了。尤其是在越来越冷的天气里,天然掌中宝啊这是。

    班里的人零零碎碎的都来了,有些人看我的眼光闪烁似乎在畏惧着什么。wtf?懒得理会这班里的神经病们,整理着等会上课要用的书。

    薇薇又变回了往日精致性感又优雅的仪态,她烫着充满异域风情的大卷发,即使在这寒冷的深秋也还是穿着一身碧的短裙,一双纤细的白腿踩着漂亮的高跟鞋。

    她苦笑着,远离这个人两天都做不到。薇薇笑的温柔,眼里暗藏汹涌的爱意。拿着一个厚厚的小本子递给了君阳。

    “你之前那么长时间没来学校,我怕你拉下太多课程跟不上。这是我之前教学的笔记,不懂得地方可以来问我……你身体还好吗?”薇薇的手慢慢的摸上了君阳打着石膏的手臂,又移到了昨天她一时失控咬下的地方。

    看着君阳面无表情的躲避和不经意流出的嫌恶,一种自虐般的快感涌入心头。薇薇身体向前倾,她们离得很近,近的让她忍不住想要更多触摸。

    一只手横在了她们之间,手的主人嘲讽又高傲的笑着。

    “老师,这个是我的位置你能让让吗?”尹妮不等薇薇回答,强硬挤开了她。动作一气呵成,拉出了凳子一屁股坐住了。

    薇薇尴尬的笑着,君阳的漠视让她心头一痛,窒了窒。看着尹妮一脸幸福的抱住了君阳,两人说着她不知道的事情,她们看起来很快乐,很般配。

    “我昨晚听到你打呼噜了!”“没有。(死鱼眼)”“你还不承认!”“没有就是没有。(望天)”“我录音了!不信你听!”“……”

    我怎么可能会打呼噜?!摔!这个傻白甜休想套路我!不可能的!后来,这个傻白甜拿出了一部手机。再后来她插上了耳机,递给了我一只耳麦。

    再后来……心如死灰的我望着窗外只想发一天呆。

    今天天气真好啊,这两天又掉了好几斤肉呢,瘦这么快会不会是生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