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梅的座位离她们很近,看着她们那谈笑甚欢又十分温暖的相处,不自觉的流露出了低落表情。心里满满的都是羡慕,可是她不敢靠近,而且自己那副欺软怕硬的丑态被自己喜欢的偶像看到了。这个样子的她无论如何都过不了自己那一关。

    她轻轻的摸着自己包里那两包昨晚她亲手做的小饼干,透明的包装袋被的丝带绑成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里面的饼干多数是些可爱的小熊和小兔子的形状。

    想要成为她们朋友。

    可是……她这样的人……这样懦弱平凡的人……是不可能站到那种光辉四射有魅力的人身边……

    垂着头眼镜折射出一抹孤独寂寞的味道,她苦笑着还是小心的把饼干放到了背包里。“hello~小梅梅~作业写完了吗?”

    李小梅惊慌的抬起头,脸上挂着违心的笑。从包里翻了好几本练习册递给了她“珠珠和小唯还有你的都做好了。”

    幸丽点点头,理所当然的拿走了作业,对小梅是不是熬夜写作业她不关心。对她那惨白的脸和暗青的眼眶也冷漠的视若无睹。解决了作业问题,跟她的好闺蜜们又兴高采烈的聊最新款的lv、、sty等奢品。

    小梅低着头,眼睛酸酸热热的。推了推眼镜,习惯性的看向那两人的方向。才发现君阳正若有所思的看着她,明明面无表情的注视她却心慌了起来。她看到了吗?肯定会觉得她……真的弱爆了……

    慌忙的低下头,不安的捏着自己的大辫子推搡着宽大厚重的眼镜。偷偷看了几眼发现君阳已经没看向这边了,跟那个新生一起聊天去了。

    她们感情真好啊。

    一上午枯燥的课一转而过,小梅看着蜂拥而出的人群。捏了捏自己的小钱包想着是吃面包还是吃碗小混沌。再回头看了一眼那两人坐在教室里等着家里送来的饭菜。

    又想起了自己包里那两小袋子的饼干,太寒酸了。就算有勇气也送不出手了。“那个‘好好小姐’总是在看你哦。”尹妮眨眨眼睛看着我。

    我无奈的耸肩,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对付这种小姑娘!所幸遇到的攻略对象都很好懂,这小姑娘复杂又矛盾的想法我真不懂。

    金嫂今天来的比较早,因为自家小姐交了朋友而且一样是在学校吃饭。一时忍不住什么都做了双人份的量,二黑也提着比昨天大了一倍的饭盒也来了。

    老爷说要让两个孩子好好相处……特地让厨师多做了些菜带过去。二黑一脸便秘脸,脚步恍惚,老爷要是知道她们这么相处会不会气死?还是其实老爷早知道了?难道是他有问题?现在都是性别不同不能谈恋爱吗?

    “妮妮,今天阿姨做了两份哦。吃不完没关系的,阿姨知道你家也送饭了~试试阿姨的手艺,你们吃~阿姨还要回家忙呢!”金嫂一脸慈爱的从兜里掏出一把糖又塞进了尹妮的手里。

    尹妮笑的甜甜的,看到自己家的二黑在门口一脸傻了唧的样子。重重的哼了一声,剥了一颗糖塞进了嘴里。唔……青苹果味的,还挺好吃的。

    二黑被瞪了好几个眼刀子才从自己的脑洞里走出来,一脸梦幻不真切的拿出了菜摆放好。又傻傻的站到门口发呆去了。

    二黑从裤袋摸出手机,鬼使神差的发了一封短信“朋友也能接吻拥抱吗?是不是我太保守了?”尹妮看着这满满一桌饭菜顿时有点发愁了“这算是我们两家都同意了吗?好像摆酒哦。”

    我难以言喻的瞥了她一眼,摆酒……想得美。家里要知道了俩妹子混到一起了早就闹翻天了,尹妮笑着“我去请那个‘好好小姐’帮忙打扫战场~也就她给我的感觉不讨厌了!”

    我点点头“去,我等你。”尹妮笑着俯下身亲了一下我的额头“真乖。我马上就回来。”二黑木着一张脸看着这闪瞎狗眼的恩爱场面。

    呃……是什么这么耀眼……啊……是情侣的光辉啊。

    尹妮路过撇了一眼还是一脸懵逼样的二黑,难得又冒出了几缕戏弄的心情,坏坏的邪笑着“今天你家大哥哥不在就这么魂不守舍呀?真是恩爱呀。”

    二黑:“……”我什么都听不到,不对,你听我解释!不是那样的!!!

    还来不及开口说什么尹妮就离开了,二黑看着那瘦小的背影越来越远哽了哽还是说出辩解的话。就这么一会儿裤兜里的震了起来,二黑看着短信上的回复。

    ‘不是的。我想吻你,但我不想做你朋友。’

    摔!

    去你t的!中邪了是不是!

    死基佬!才不受撩呢!早就看透你的真面目了!别想又骗人!

    愤怒的关机,身体微微颤抖着,胸口心脏跳的很快。比他第一次杀人的时候还快,明明这个天气很冷却感觉有一种莫名的燥热。

    想了想看现在人都去吃饭了二黑也准备去洗把脸清醒一下,冰冷的水扑打在脸上,刺激着他感官。浑身打了个激灵,还是忍不住开了机。

    没有别的短信,果然……老大的恶趣味真是越来越恶劣了。一言不合就喜欢撩人,不小心按到了相册,那是他们以前还在兵营的时候。那时候他就像是着了魔似得回过神来就拍了一张这样的照片。

    男人只身一条黑紧身内裤,身上的肌肉饱满又线条优美,紧实又纤细的腰,腰沟滑下许多晶莹的汗水。他正在做着体能运动,全身覆盖着一种漂亮的蜜,像是一只隐藏实力未爆发的黑豹,神秘又性感还充满了让人臣服的力量。

    二黑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隆起的裤裆,眼里慢慢的全是错愕和恐慌。

    操t妈的。

    脸上飘着不自然的晕红,一半是气的,恼羞成怒的想要删掉这张照片却不小心设置成了壁纸。看着这性感又迷人的背影,他舍不得删了。

    怎么用来做壁纸也这么好看。

    ——

    “一个人?”

    清淡柔美的女声在小梅的耳边响起,她惊慌的回头,手里的面包被她一时激动捏得变形了挤出了不少红豆馅。

    尹妮笑意浅浅“哎呀,吓到你了。对不起~不过面包都变成这样了……介意跟我们一起吃饭吗?”李小梅惊讶的看着这个漂亮的女孩,内心澎湃脱口而出了一句“我不介意!”

    随后她很快冷静了下来,又苦着脸“呃……不好意思。忘了我刚刚说的话,我……你们还是不要理我这种人好了。对不起。”

    尹妮疑惑的看着她,懒得和她争论直接拽着她往教室的方向走,漂亮的眉头微皱不悦的说着“你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为什么要这样贬低自己?没人介意你做过什么,你为什么要自己把自己给绕死?而且……这样诋毁自己真的好吗?”

    李小梅瞪大了眼睛,她不知道。只是长大了,就慢慢觉得平凡似乎就是一种错。

    我玩着俄罗斯方块打发着时间,第二局完败。抬头,是尹妮和‘好好小姐’李小梅。尹妮拉着她率先进来了,跟笑的大方迷人的尹妮不同李小梅缩着身子恨不得把头埋进地里。

    一副担惊受怕又小心翼翼的模样,她坐立难安得在桌前,迟迟不敢拿起筷子。只能把头垂的更低,不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叹了一口气,夹了只虾放到了她的碗里。她依然不敢抬头,看不清她的表情只是一个劲的道谢。“我没有生过你的气,也不曾记恨过你。你完全没有任何错,现在——能好好吃饭了吗?”李小梅哽了哽声音沙哑了“对不起……谢谢你还愿意理我还对我这么好。”

    看着她泪水滴落在饭碗里,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塞东西,一副要把所有不开心都吃掉的模样。尹妮不知道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她不傻。虽然不知道以前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知道这个班里的人跟君阳关系都不怎么好就够了。

    一顿饭吃的异常沉默,不过总算是没剩多少菜了。小梅自告奋勇的抢过了餐盒利索的冲去要去洗碗,我和尹妮对望了一眼。

    无奈的,欣慰的,释怀的。真是一时间心里五味杂谈,有话说不清。二黑僵硬的站在门口,他的状态很奇怪。不知道是膈应别人还是在膈应自己,尹妮撇过头,真是没眼看了。

    仔仔细细把餐具都洗了三遍用手帕擦干了水滴,李小梅将他们整整齐齐的放好还给了她们。她终于鼓起了勇气抬起头,视线停在她们的胸口“谢……谢谢你们,很好吃。我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

    她踌躇犹豫了好一会,才走到自己的位置上从包里拿出了两包饼干。她有些不好意思“谢谢你们搭理我,我……我昨晚闲得无聊做的一些饼干。做的不是很好吃,不要笑话我。”

    “小梅,你在干什么?”

    幸丽一脸冰霜的站在门口,漂亮张扬的脸庞,微嘟的嘴唇涂着粉的口红,画着眼线喷着香水。一身早熟又叛逆的潮妹儿气质。

    幸丽跨步走到了她面前,横手抢走了那两包饼干。重重的摔在地上,泄愤般的踩着。她扭曲着面容质问着小梅“你现在在干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