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百合深处有花香 > 正文 第35章 辣子鸡的诞生
    他还能说什么?

    他又硬了。操。一定是烤羊腰子吃多了,补过头了。

    气氛沉默了下来,大黑点着烟无奈的看着孩子气的他“你想□□?那你以后怎么办?”二黑愣了愣,他根本没想过要结婚……更别说自己建立家庭什么的……

    大黑了然的看着他这幅呆愣模样,看样子他又脑子一热不计后果的冲动了。无奈的摇摇头,一副老司机的深沉模样“你要真带了个孩子,可就真的没有女人敢和你在一起了。”

    二黑不耐烦的甩了甩头“再说,以后总会有办法的。”大黑沉默了,算了,随他高兴。

    ——

    我坐在大厅里,等着排队。今天是手臂拆石膏复查的日子,即使不是节假日医院却还是这么的人满为患。

    手机震了好几下,打开看看全都是尹妮发来的信息在刷屏。向尚懒洋洋的瘫坐在那一块陪我,一边打游戏一边吐槽着自家的猪队友。

    总算到了我,大夫象征性的问了一些概况,确认差不多痊愈后才开始动手。

    这医院的大夫拆石膏很利索,管形石膏先用水把它擦湿或浸湿,它就会变软,然后拿带锯齿的小刀锯快到皮肤时停下。拿剪刀延边剪开,开一个缝以后,俩手一掰开就完成了。

    活动了一下好久没动弹过的手,不得不说健康的感觉真是太棒了。向尚走到一边接了个电话,是猴子打来的。他纳闷的很,不过听到那边吵杂坏境和玻璃爆碎声以及一些高昂的辱骂声。

    向尚冷静下来了,不对劲。那家伙是不是遇到麻烦了?这个是求助还是陷阱?有点危险系数极高的小伙伴真的好烧脑子啊凑!真是累觉不爱啊!!!

    我拉住了三哥,看到他苦巴巴的表情愣了愣疑惑的试探了一声“哥?”我无语凝咽,看着他一副傻不拉唧的小狗模样,瘪瘪嘴把电话塞我手里了。

    电话那头断断续续的声音和一些无法分辨的杂音,还有好几个女人的尖叫。内容断断续续听的不真切只能靠猜,附近应该安装了信息屏蔽设置通话才会变得这么多杂音。

    勉强推测出了地点,看了一眼自家向来胆小的三哥,不确定的问着“真的要去吗?”阿三强撑着高傲的头颅,要保持男人的风度,在这温暖的秋日里硬是营造出了一种英雄末路的萧条又悲壮的气氛。

    路边随意拦了一辆车,报了地址就一路飞驰着。我内心还是挺忐忑的,闭上眼假意假寐询问着系统。二十一表示不知情,毕竟在这个时间它没有多少权限。不过要是发生意外,积分点是足够在商城兑换任何一种逃生buff和宝具的。

    向尚其实很忐忑,他在国外读书的时候也是非常的谨慎,因为国外没有禁枪令。每天都活的小心翼翼生怕卷入了枪击事件恐怖袭击等等一系列憋屈的事情里,就怕一不小心嗝屁了。他是个很热爱生命也热爱生活的人。

    一毕业后马不停蹄的回到了祖国的怀抱,不说别的,人生活基本要求第一标准:安全。回家以后这安全感完美无缺的安慰了胆小的向尚,虽然也有些抢劫啥的,但是……持刀抢劫和持枪抢劫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啊!

    不管怎么样还是自家安全,不服开撕啊!反正他是受够了放假不出去玩,下午三点放学就回宿舍。为什么不租房子?哦~怕入室抢劫,想起了当年那个金发妹约他过圣诞夜,即使心里痒痒他还是拒绝了。

    因为他惜命。不死在意外身上也怕死在女人身上。她们这样漂亮的妹子身边总有着很多各种各样的追求者,面对那些威猛魁梧的肌肉兄贵哥哥们他怕被打死。

    每每想起那一夜错过了些什么,他就不由得感叹人生无常。窗外的风景飞驰而过,道路越来越偏僻繁华的街景逐渐退去,到最后就连平整的公路也消失了。坑坑洼洼还未开发的泥巴地,再往前是一望无际宛若森林一样的深山。

    师傅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就到这里了,不能再往前走了。这是我号码你们要是出不来了,要车就call我。”向尚乖巧的接过名片,还特地多给了一百块的洗车钱。

    “现在怎么办啊?”我没好气的瞟了一样自己的智障哥哥,看着周围凌乱不一的脚印“先顺着这个找。哪有一大堆人发神经来这荒山野岭,又不是拍什么荒野求生。”

    越走越深这伙人的脚步也逐渐分开了,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分成了两路。我看了一眼死活不肯松开我胳膊的胆小哥哥。叹了一口气安慰着他“分两头走,这样效率快一点。你小心点摸着草丛走,有什么不对就藏好了再给我发信息。”

    又说了好多些软话他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自己走了,我蹲下身,捏起一块地上那有些发黑的泥土。细细碾开,是泥土和血混合出来的腥臭味。

    眼神暗了暗,看向那蜿蜒崎岖的山路。看来……这条路并不太平呢。

    向尚小心翼翼钻在草丛里偷偷摸摸的爬着,脑补了一系列在野外露营的孩子们被杀人狂魔发现拖出去各种虐杀的米国重口电影。他现在连路也不敢走了,就在周围的草堆里匍匐前进。

    灰头土脸吃了一嘴巴泥,清晨下过雨他的手上膝盖上腿上全是泥巴,身上的衣服早被叶子上的露水浸透了。他浑身冻得发抖,嘴巴都青白了。还被不知名的小虫子咬了好几口,浑身好不凄惨。

    向尚内心崩了一本字典那么厚的脏话把猴子骂个底朝天,但是却并不打算放弃回家享受。猴子一直都嘲笑他胆小事逼儿,向尚撇撇嘴,小瘪三就是小瘪三硬是把他谨慎细致的好习惯说成了坏习惯。好在胆小事逼儿是对的。

    呸,是谨慎细致。

    才走了没一段路,后面就跟上来了几个穿着黑谨慎皮裤和背心的小青年,他们头发造型诡异染花俏喜庆,一耳朵耳钉带着大金链子,身上纹着并不传统走心的龙虎斗图案。早在以前,人类审美扭曲到极点的时代,他们是王者。俗称杀马特,但现在简直就像个……像傻逼。

    穿着三件衣服俩裤子的向尚猛地打了个激灵,硬生生憋住了一个喷嚏。向尚一脸日狗的看着这俩不怕冷的妖艳贱货,内心的感触很是复杂……

    曾几何时他也年轻过……那时候他还是一只还未成功进化为杀马特的傻白甜非主流。然后被老爸老大和老二轮番上阵,最后演变成了男子三打,终于把他给打回了原形。

    又趁热把他打包好了送上飞机一脚踢去米国进修了,临走前如沐春风一般的二哥温柔的替他装了一袋子的重口片。以示警戒国外不同于国内,切记勿装逼,小心性命。

    向尚内心虽然感谢自家简单粗暴的方式让他成长了一个正常的男孩子,但是二哥塞的那一袋子的□□不不不25禁都有的片子真的不是故意的吗?!

    脑海里又不禁浮现出了二哥一脸斯文温柔笑着的脸庞,果然……眯眯眼都是怪物这句话是真的。

    紧跟着那两人走着,他们的对话是用家乡话说的。他听不到,不过这俩傻逼喜欢夹着一些英语单词装潮流。“介个onkey揍要狗带了。”“that≈039;sright惹到我们rli必须狗带。”

    拼拼凑凑倒也听懂了他们到底说的啥鸟语,向尚一直紧跟着他们走着,尽力的想要掩盖自己的存在。脑补了一些有的没的也不知道猴子是不是真在这群傻身上翻船了。

    一路紧跟他们到了一家废弃的旧工厂,铁皮房子被风一吹就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边围着围栏都已经泛滥着褐的铁锈。

    猴子一身狼狈的倒在地上,身上全是已经发黑的血和已经边干的泥泞。他看起来糟糕透了,流浪汉都没有这么糟糕,头发结块成团,脸朝地面艰难的转着脸,地上泥土和水让他不能呼吸。

    他已经一天一夜没吃过东西喝过一滴水了,又被人注射了好几针肌肉松弛剂。身体已经到达了承受的极限,可他心里清楚。现在他全靠一口恶气撑着,绝不能轻易妥协。

    一双瘦的凹陷的大眼里燃烧着的是不屈的灵魂和愤怒的斗志,猴子习惯性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哪怕知道自己已经无路可逃了,可他还是不厌其烦的寻找着可突破的地方。

    小树林里滚出了一颗小石子吸引了猴子的注意力,他不动声的往那儿瞟着,一丛郁郁葱葱的野草林里忽的冒出了一张青白又肿紫的脸。

    猴子瞪大了眼睛,极力控制着不停颤抖的身体。他的心情很复杂,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随意打出去的一通电话会是打给了向尚。

    更没想到向尚这傻小子居然还真来了,还把自己整的这么狼狈。向尚打了个手势让他稍安勿躁,一个人又倒回去了。猴子晦涩不明的眼睛转了转,他猜不到对这种事情一无所知的贵公子到底能有什么办法。

    但总好过他孤立无援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