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百合深处有花香 > 正文 36.正义的代价
    向尚小心翼翼的按着原路退回去,一边发着短信一边定位着自己的位置。犹豫过于专注,他完全忘记了自己一贯坚持的小心翼翼。

    以至于没看前面和爪子下面的路,斯认为四肢在地一定很稳,可惜并没有。泥巴地里打滑了,扑哧扑哧滚了好几个跟头,最后一头撞上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

    他被那东西撞的两眼发昏挣扎了好几下才扶住了,怎么软软的白白的热热的?昏了好一会儿才看清那物体后他脸都白了,这次是发自内心的彻底给吓没魂了。

    他撞上了一个的屁股。那白白软软热热又滑腻的大屁股还被他捏了好几个泥爪印子。他仓惶抬头,屁股的主人早就黑了脸,他打着发蜡竖着整齐的头发,骚包的白色西装打着宝蓝色暗纹领带。可那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人家脱了裤子蹲在草丛里怎么看都是要……

    向尚哭丧着脸,刚准备哀嚎就被男人雷厉风行的捂住了嘴巴。李白利索的扣下皮带把这个忽然冲出来做妖的臭小子给绑住了。在那委屈的眼神注视下他恼羞成怒的穿好了裤子。

    李白阴恻恻的拽着那人的衣领,要不是这荒郊野岭没厕所他至于跑这么远吗?!可跑这么远都t有乱七八糟的东西的窜出来!

    他的自尊心可不允许这么丢脸的事情被人知道,对这个小崽子恨不得千刀万剐活剥了他。他蹲在地上还是躲藏在草丛里,压低了声音威胁着“不想死就给我安静点。”

    向尚点了点头,他泪眼汪汪的望着这个像黑帮头头的人,小声的哭嚎着“哥,你放了我吧。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一定不告诉别人!”

    李白笑的残忍,捏起了向尚的脸,眼里全是冰冷的杀意,他笑的极轻“放你走~?”他口袋里翻出来做工精致的手帕塞进了向尚的嘴里。

    连拖带拽的把他又带回了那个铁皮房,于是又多了一个狼狈不堪的泥人。

    猴子一脸呆滞的望着天空,他刚刚到底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相信这个傻白甜?果然人到了极限就会出现幻觉啊……

    向尚哭唧唧的哼哼着,委屈的扭来扭去像条十分活泼灵动的蚕宝宝。李白洗完了手,接过了属下递来的新手帕。一点一点认真的擦着每个角落,不耐烦的瞪了一眼向尚“你耸什么耸?你上辈子是蛆吗?”

    他有严重的洁癖,现在恨不得马上回家洗个澡。屁股上湿粘的感觉让他感觉非常不好,极力控制着自己心理性想要呕吐的。

    他气到一定暴怒的时候反而笑了,他诡异的笑着“唔……小朋友,你认识隔壁这个人吗?唔……叫什么来着……?猴子?猩猩?”

    向尚拼命的摇头,他又不是傻!哥们对不住了!猴子看着自己向来没什么骨气的兄弟,无奈的转头不忍直视了。这家伙一向没什么出息,猴子别说体验到被背叛的悲痛欲绝了,现在竟然觉得向尚的处境比他还惨。

    李白的脸色要好了一点,他俩要是一路的。估计他当场就忍不住要暴揍他们一顿,向尚咬着嘴里的手帕呜呜呜的哼哼着,默默地流着眼泪,宝宝心里苦,但是宝宝说不出来。小妹咋还不来救他啊……这一波是要团灭的节奏啊。

    李白喝了几冰水,站在了猴子面前,他笑的斯文得体。如果忽略他身上那无时无刻都在尖叫‘我很生气’的气场。还真的是很容易被他的笑容骗去。

    “陈家太贪婪了。而陈家到现在也没有为你正名,何必做一条这么可怜的忠犬呢?”李白居高临下的模样刺激到了猴子。

    李白,他相貌长得极好。人如其名,肤色确实很白。湛蓝色的眼睛像大海一样漂亮的令人移不开视线。头发是浅棕色,高挺笔直的鼻梁淡粉色的薄唇。他是个混血儿,母亲是爱尔兰没落的贵族小姐,至于父亲……就是他现在的上司。

    “跟着我吧?我给你一个光明正大可以坦坦荡荡的身份。一直当一个黑人,很累吧?”李白眯着眼睛蛊惑般的笑着。

    猴子沉默了,他想要的他只会自己亲手抢过来。他不需要别人的施舍。但这不代表他不动心,即使知道自己不可能答应却莫名的动摇了。

    李白整理着自己的袖子让那几个小弟扶起了猴子“你不用现在给我答案,我可以等。不过……最好不要超过我耐心的期限。”吩咐好他们回去好好照顾一下这位贵客。

    那几个原来张牙舞爪的小罗罗立马紧张起来,原本还以为是复仇的呢。万万没想到公子是来挖墙脚的,这手段很明显的是给一棒子给一颗糖。威胁与贿赂双管齐下。

    猴子临走前临摹的看了一样向尚,对不住了兄弟。

    向尚立刻激动的扭来扭去,眼泪汪汪的怎么也止不住。大兄弟不带你这样的啊!我负气仗义救你于水火,你现在居然不仁不义!

    李白拍了拍手,下属立刻心领神会从包里掏出了一片巨大的塑料布袋,另外两人把向尚扛了起来顺溜的卷了起来打了个死结。确保不会弄脏车子以后将一脸委屈震惊的他塞进了后车厢。

    向尚在黑暗又狭小的后备车厢里哭的更欢了,完蛋了。妥妥的要抛尸沉水的节奏,臭猴子找新老板怎么能坑了他啊!!!嘤嘤嘤……游戏还没存回忆点呢,床底下的小黄本也没及时装回去,会被发现的。

    哦对了……似乎他妹还在山里头……算了,自己都快死了。妹妹在山里头要是被拐卖了嫁给一农村老实人也不算坏事,起码比他现在命悬一线强。

    就这短短一小时,他想了很多。以前不曾想过的和曾经想过的。但他内心还是郁闷,这么谨慎小心的活了那么多年怎么就一时翻了船呢?不应该啊!他暗搓搓的想起了那个大白屁股,哼唧。这波不亏,那骚包男一看就死洁癖。摸了屁股膈应他,也算报仇了。

    可是他自己也膈应啊!!!怎么就撞上男人的屁股了呢!要是妹子那他被打死都没怨言!怎么就摸了男人的屁股呢!要是妹子他被打的七魂出窍都没这么委屈!(作者:想得美)

    一大老爷们摸了就摸了嘛,又不是他想摸的!这能是他的错吗!青天白日之下躲那么远躲那么深的草丛上厕所想干什么?!自己都光屁股跑了还怕别人摸吗!?辣鸡!都是他的错!明明自己骚的不要不要的!还装什么忠贞烈男!装什么矜持羞愤!

    向尚越想越怒,一直隐藏很深的直男癌病症终于因为情绪的大起大落开始爆发了。

    车终于停下了,车厢被打开的那一刻。重见光明的向尚又喜极而泣的开始嘤嘤嘤了,没有海!没有高楼!没有悬崖!没有荒山野岭!

    李白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个一直在哭的男人,原来男人也这么能掉眼泪?李白带向尚回了家。欧式小两层别墅在暖色的灯光下李白俊美的面容越发精致。

    向尚感动的看着这个刚刚被他骂的里外不是人的骚包男,他人真好(大雾)没有把他这样这样再那样那样或者再那样又这样。

    李白懒得瞟那个傻玩意儿,挥手拒绝了女仆的服侍,自顾自的上了楼。向尚躺在地上,几个女仆面面相觑。不是很懂这个东西该怎么处理……像往常一样吗?

    少爷没吩咐就像往常一样处理吧……反正应该没差多少。

    向尚想哭,太幸福了。有生以来体会了一把后宫的感觉,虽然那都不是他后宫,四个女仆说着他听不懂的语言。听口音应该是都是法国人。

    把他按在水里面温柔的洗得干干净净,一开始还有点尴尬的向尚没一分钟就习惯了。他向来没皮没脸,有美女服侍这么享受的事情他实在想不到不自在的理由。

    他悠闲地喝着一种不知名甜甜的糖水,身上一些小伤口已经被处理好了。他又变成了那个干净阳光的大男孩,身上带一些青紫的小伤口反而增添了一种别样的性感禁欲。

    女仆们感叹着果然是少爷,眼光真好。这泥人洗干净了还真是好看,而且越看越耐看。向尚迷迷糊糊的躺着正昏昏欲睡又被绑住了。

    他惊恐的看着刚刚他趴着的这张单人椅上,皮带紧紧地束缚住了他不能动弹。冰冷的液体滴上了他的的背,激起他满身鸡皮疙瘩。不安的讪笑着,试图用英语跟她们交谈。

    女仆不理会他,慢慢的替他推着背后的油,向尚疑惑的撇着她们,推油用不用这么大阵仗?然后……他开始觉得不对劲了……

    他羞红脸了,吭吭哧哧说了好几遍,挣扎着不愿意继续按下去了。无论怎么挣扎都没有用处,向尚慌了。他暴怒着骂了许多脏话,国语的英语的日语的韩语的……统统来一遍了。

    他的屁股被人马杀鸡了。被人按的都硬了,顶着硬椅上很疼,尤其是被四个美女按在床上按那个部位让他觉得羞耻无比。他委屈的一边哭一边哀嚎着。姐姐们啊……那是拉屎的地方啊……真不用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