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百合深处有花香 > 正文 37.菊花这小事
    向尚以为这已经很糟了。但没想到有更糟糕的,当一个戴着手套的中年女仆进来的时候他彻底觉悟了。她手上明明那个东西……那个形状……那个造型……那明明就是灌肠器!

    再没反应过来他就是智障了!他哀嚎声更大,哭的更惨烈了。几个女仆开始窃窃私语,她们也见过闹别扭的。这个……该不会少爷强硬拐回来的吧?说起来这一位来的时候架势确实跟之前的很‘不一样’……这样是犯罪吧……总觉良心有点不安……这样做不太好吧……

    中年女仆冷着个脸,完全无视了向尚的反抗,干脆利落的对准位置一捅而进。向尚发出了有生以来最凄凉的哀嚎响彻了整个房子。几个女仆不忍自己的良心撇过了头去不再看。

    李白迷迷糊糊的被那声哀嚎震醒,他累了好几天。尤其是刚刚还遭遇了那样的事,一时暴怒心神不定的他直冲浴室洗了好几遍,泡着泡着就睡着了。

    厌恶的将那一套价值不菲的衣服丢进了垃圾桶里,耐心的吹着自己的头发,吹到半干半湿,擦了面霜擦护手霜,保养的动作流畅一丝不苟的像个优雅贵妇。

    李白慵懒的披了一身浴袍,走出了浴室。床上躺着一个已经被收拾好的男孩,他皱了皱眉头什么时候还有人能管到他床上的事情了?

    向尚已经对人生不报期待了,这辈子都对外国女人无感了。

    他哀嚎着嘤嘤嘤的扑上了李白,如饿狼一般剥了他的浴袍,抢走以后心满意足的穿上了。只剩下一条浴巾裹着身体的李白懵逼了。

    他不可置信的望着这个大男孩,这个熟悉的哀嚎和嗲里嗲气的哭声“你是刚刚我丢门口那人?”向尚哭的一脸委屈缩在角落里警惕的瞪着他“哥,我错了。放我回去吧!你都不知道刚刚那帮女人对我做了多可怕的事情!我真错了!”

    李白冷着脸,心里暗爽。他当然知道,这个习惯还是他以前带人回来的时候特地吩咐的。李白按捺着笑意,挑了挑眉“她们对你做了什么?”

    向尚的脸扭曲了一下,感觉自己菊花隐隐作痛。更有一种自己从来都没有这么由内而外的干净过的净化感。他眼里的泪水更多了,抱着枕头就开始蹭鼻涕蹭眼泪,委屈的抱怨着“她们是不是跟你一样洁癖过头了有神经病了啊?拉屎的地方居然还要洗!洗屁眼就算了!怎么里面也洗?!不嫌脏啊!我看那屎黄黄的水我自己都恶心啊!”

    他话题猛地一转,瞪大了惊恐的眼睛无助的喊着“她们居然还不给人穿衣服!”

    向尚黑了脸,他想吐。就不该问这个傻逼!明明词语用的这粗鲁低俗,语法幼稚平凡,却能完美的还原了那让人恶心不止的感觉。

    向尚自顾自的哭着,李白被这没完没了的嗡嗡嗡的声音给弄得心烦意乱,换了一身睡衣。一脚将这烦人的家伙踢下了床。李白笑的高深莫测“我要睡觉了,你,要么给我闭嘴。要么给我滚出去。”

    向尚瘪了瘪嘴,哼哼唧唧的安静下来了。没一会就自来熟的去翻了几床新被子出来,在绒毛地毯上躺了没一会儿就没心没肺的睡死了。

    向尚在吵杂的呼噜声醒了,他皱着眉头看着现在才傍晚三点。弄了好一会才想起床下那咕噜咕噜咕噜咕噜个没完发出噪音的东西是他逮回来的人。

    烦躁的去上了个洗手间,洗了把脸总算清醒了一点。向尚睡姿奇差无比,他里面又是真空上阵,浴袍早就被他睡的四仰八叉身材一览无遗。

    李白欣赏艺术品般的目光里面不乏赞赏,精瘦有肉,线条优美不过分膨胀的肌肉。说实话他很满意这幅身体,拍了好几张照片。每一张都宛如艺术家拍下的写真一般富有别样的魅力。

    看久了就有点血气上头,毕竟他是gay呀。而且有洁癖的他一眼就看出了这个傻小子要多纯有多纯,更别提还经过仔细的‘清洗’过了,天时地利人和都齐全了。

    李白有点蠢蠢欲动,他想睡这个蠢货。

    ——

    时间越来越晚,我看着手机走了好几圈还是没信号。大粉胖子已经躲到空间里睡觉去了,这条路比我想象中的还遥远。一路上越走血的味道就重,无法掩饰的腥气和令人做呕的腐烂的味道。

    也不知道我那废柴哥哥到底怎么样了,扶着树想要缓一口气。才发现摸上去以后手上沾满了黑色污渍,我捏着那粉状的东西。没有错,是血。长年累月风干后的血块。

    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我这里的画风越来越惊悚,走着这条路两边竖满了大大小小歪歪斜斜的墓碑,雾深了。心头危机大震,猛地侧过神躲过了一道无形的利刃。

    我刚刚站的那位置被砍出了一米多深的地坑,旁边一颗还算粗壮的大树根部被干净利落的切空了一个大口子,在风中摇摇欲坠。

    “谁?!”

    风中回荡着我怒吼的声音,没有回应。只有我知道,那声怒吼里更多的是惶恐。

    ‘唉……’

    愁苦灵空的叹息声不知从何处想起,我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人。尽管我从未见过他,但是却有一种直觉般的坚定。我看着他逐渐成型的身体,苦笑着“你变了很多。a7。”

    ‘以前我们相处的还算愉快,但是……名额就剩一个了。你必须死。’他茫然的样子像个孩子,现在的他已经有了完整的身体虽然还是半透明的样子。

    他挥舞着我看不见的武器,估摸着应该是长镰,我奋力的逃跑着,在他如枪林弹雨的无差别攻击下我狼狈不堪。周围的墓碑和树的残体简直是尸横遍野惨不忍睹。

    我不知道他说的‘名额’是什么。我觉得这事解决以后,我该跟二十一深刻的聊一聊。感觉他们瞒了一件就我不知道的大事情。

    “死吧,我还要去找那个人。他在等我……不能再拖了。”他一双眼睛里没有感情,冰冷的看着我。又气势汹汹像我扑来,下意识的要逃却被不知什么时候被几团小黑雾缠住了手脚。动弹不得。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挥舞着我看不见的武器越来越近,风刃已经划破了我脸颊和身上的衣服,刺破了续续读多小口子。

    死亡阴影的恐惧无限大的笼罩着我。

    不要。

    我不想死了。

    好疼。

    一条半尺长的狰狞刀伤,几乎横贯肩膀到腹部,滚烫鲜血也随之狂喷而出!我看着胸前自己喷溅而出的鲜血,胸膛上隐约可见的森森白骨。

    剧烈的咳嗽着,痛不可解的喘息,抬头是他居高临下的冷笑。像是胜利者的宣言,他手里的武器,我也终于看清楚了。

    黑色的镰刀,在这阴暗的环境里刀锋散着银色的冷光,宛如西方神话里的死神一样。而他的眼睛,让我明白了他的目的。我的头颅吗……?苦笑着……以前那一幕幕令人窒息尖叫的恐惧又涌出记忆。我……最不愿意回忆的一部分。

    我低着头,眼眶里温热的感觉让我明白原来自己还是有眼泪的。不想死,我不想死了。他终于挥下了镰刀,我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凌迟。

    “真让我伤心,都这样了还不肯找人求救?小姐姐真是……在倔强什么呢?”春妮儿一颦一笑都充满了无限风情。她摇曳身姿的步伐都像是在翩翩起舞。

    a7惊慌失措了一秒很快回复了,他想要迅速的解决眼前这个麻烦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已经不能动弹了。a7意味不明的打量着春妮儿,讽刺的笑了“核心bug?”

    春妮儿不理会他,温柔得抱住了我,她柔柔的笑着。一双漂亮的眼里泛着盈盈水光,娇嗔的捏着我的脸蛋“亲亲蛋蛋,痛痛散散~”

    “小姐姐你可有想过我吗?我每天都在看着你和另一个我亲亲我我的……奴家好生嫉妒啊……可……明明那也是我呀~”春妮儿温柔似水的眼神和她温暖的怀抱让我一愣,才发现身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了……

    不对,不是愈合了……是时间倒流了。衣服也是完好无损的模样,手机时间回到了晚上10点。我心情复杂的看着春妮儿,她……到底是谁?到底还有多少事情她和二十一是瞒着我的?

    我忽然觉得很冷,身体控制不住的发抖着。一直以来我自以为是的攻略和快穿不停地演戏是不是在别人眼里就是一出可笑的戏?原来我是这么的卑微又孱弱啊……

    “不怕不怕~小姐姐不怕~春妮儿永远都在你的身边。没事了~坏蛋被关起来了。有奴家保护小姐姐。”我瞪着眼睛看着她心疼的模样,急切的想要证明什么。

    她抱着我是那么温柔,明明怀抱里那么温暖。我却觉得很冷,哽了哽劫后余生的泪水争先恐后的涌了上来。就像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抱紧了春妮儿。

    所有情绪都在这怀抱里毫无掩饰的发泻而出。

    春妮儿感受着她绝望和痛苦,那轻微的颤抖都像是扎在她心里的一根刺。每一滴泪水滚烫了她的心尖,委屈嘶哑的哭声让她恨不能把那些伤害她的人千刀万剐。

    春妮儿怜爱的目光和眼神让我慢慢冷静了下来,她拍了拍我的后背,为我擦去了泪水笑的温柔“小姐姐还未曾主动的吻过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