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她直白毫不顾忌充满爱意的目光我着魔了似得,凑了上去就想吻她。亲亲的一触碰以后她按住了我的脑袋,滑腻的舌头探了进来。抓住了主动权。凶猛的充满侵略性的深吻,没想到她动情起来会这么辣。

    她眼里水波莹莹闪着流光十分好看,笑的既邪气又勾人。她虔诚又似膜拜的一般的吻着我的脖子锁骨渐渐往下。

    她表情忽然变得很奇怪,她怜惜的抱着我。春妮儿埋在我的胸前,哼哼唧唧的嗅着味道“小姐姐啊……虽然知道那个人不是你……但是奴家真的好嫉妒……”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她,春妮儿甜甜的笑了舔着锁骨含糊不清的喃喃着“那时候真的快疯了……想杀了奥莉这个人物……”

    a7:“切……”不想看这对狗女女秀恩爱了,烦。

    春妮儿对a7的刷存在感毫不在意,她垂着眼眸,眼里的对于第一世事情她不能释怀。明明她们是相互喜欢的……却因为主角不得不划清界限。眼睁睁看着喜欢的人因为一堆莫名其妙的任务跟别人在一起。

    又因为什么主角让她平白遭受了一场暴行,春妮儿的眼睛暗了暗,她委屈的嘟着嘴“奴家的身子已经不干净了……即便如此……还是想要痴心妄想的占有小姐姐的身子。小姐姐……你嫌弃奴家吗?”

    她桃花眼里那闪烁着的泪光,和自爱自怜的愁苦让我心里一紧。南王……真是一个让人恶心的存在。

    两个人的想法奇妙的同步了。

    我还是没学会怎么安慰一个人,跟第一世一样除了笨拙的抱住她,却说不出话来。春妮儿笑的柔美,她的外表一直都像是柔柔的一朵娇花一般,而她的内心的坚韧坚不可破。

    君阳死的时候,若离自暴自弃的颓废了。春妮儿被隔离起来了,她知道君阳死的时候。事情已经过去了两年。像梦一样,每晚都会梦到的人……原来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

    再然后她就不记得了,只知道要追上小姐姐的步伐。明明是她们先相遇的,她却被后来的人抢走了。不看紧一点可不行……不追上去肯定又被别人抢走了……好在最后虽然走了许多弯路,也还是追上了心仪的小姐姐……

    春妮儿感受着这笨拙的爱护,心里满满的。小姐姐就是小姐姐……从来没有变过。她遗憾的抱着怀里的女孩,这不是她的真正的身体。她想要跟真正的她翻雨覆雨。

    不由得想起记忆里那个胖乎乎的小女孩,恍惚之间竟然有一种家有童养媳初长成的成就感。春妮儿需要很多能量,再舍不得也要跟心爱的人分离。

    至于a7,春妮儿冷冷的瞪着它。收拾它还需一点时间,但并不代表不能给它增加点麻烦。尤其是……他还想杀了她视若珍宝捧在手心都舍不得碰一下的人。

    那是她的宝贝,哪怕力不从心还未有足够的实力也要用尽全力去守护的人。

    ——

    向尚是被憋醒的,他迷糊的等着李白手里精神勃勃的小兄弟。对于被人撸醒了这件事完全没感到一点羞耻。像个大爷一样闭着眼又睡着了嗲里嗲气的命令着他“继续,快到了。”

    李白挑眉,笑的掩饰不住的继续加快了手速。没想到小东西面对欲望也这么耿直啊。向尚的身体抖了抖,眉头紧皱着,急促低声的喘着。身体一摊,又完成了一次伟大的播种。

    李白慢条斯理的擦着手,从抽屉里拿了润滑油和套子。向尚依然毫无防备的睡死了,以至于后来那些不该发生的事也就都发生了。

    恶意的捏着手里的大屁股□□着留下了好几个指印,白天的事估计会变成李白心里面一辈子的一个死结了。还没有人敢摸过他屁股!

    向尚眯着眼生理性泪水止不住的留着,身体上一波又一波的快感要将他淹没,主动着拦住了那男人脖子,双腿紧紧地缠上了他的腰。

    内心不忍不住吐槽自己果然是真是没脸没皮没节操到家了,别看他感情史空白干净,虽然他看起来很纯,但是他其实也很骚啊!

    向尚忍不住擦着眼泪,爽的嗷嗷直叫。日哦,早知道搞基这么爽又有人伺候,何必处男二十年呢?浪费青春!!!

    一夜荒唐。

    男人痛苦的睁开了眼睛,时间快到十二点。他很久没有睡这么久了,他想要起身,腰却不给力的抖了抖。虚弱的又倒了下去。腰酸的不行,肾在隐隐作痛。两条长腿直打颤……身体好像被人掏空……

    李白怀疑人生的看着天花板,昨晚确实做的很疯狂。那小子太骚了……没见过骚的感觉就像狐狸精上身特地来吸人阳气似得。

    从地板到沙发又跑到浴室最后回到床上又大战好几回合,好几次他都想停下来不做了,却又被那一双手撸了又撸,硬了以后二话不说就往他身上坐。李白面色复杂的瞥了一眼红光满面在旁边睡得正香的向尚。这感觉好像被人嫖了是怎么回事……

    李白抖着腿试了几次都没站起来,反而因为动作幅度过大弄醒了向尚。向尚迷迷糊糊搂了上去,浓浓的鼻音哼了好几声。吓得李白浑身僵硬不敢动了。

    “哥啊,你咋起嫩早啊?有吃的不啊?我都饿了。”李白黑着脸无视了他,掰开了环在腰上的那一双手,颤颤巍巍的走去了洗漱间。

    洗漱完之后出来才发现向尚大大咧咧像个没事人一样上蹦下跳的翻着他的衣服,看见他出来以后笑眯眯的露出八颗大白牙“哥,你真是个好人。谢谢你了啊!要没事我就回家了~我电话号码写了放你床头了~以后再找我玩啊~”

    李白一脸呆滞的站在门前,眼眼睁睁看着那做妖的狐狸精就这么活蹦乱跳像个没事人走了,一种被人当成免费鸭子的羞辱感顺犹然而生。

    这不科学啊……明明他才是睡下面的那个……为什么感觉自己才是被睡又被摧残的那个……?

    神清气爽的的下了楼梯,从送早餐的女仆手里利落的抢了过来。拿到在桌上自顾自的吃了起来,牛角面包的表皮烤的金黄焦脆内在软绵奶香,烤肠一口下去满口生香的肉汁夹杂着辛辣又富有别样风味黑椒的颗粒。形状完美的煎蛋,蛋黄的溏心的刚刚好。

    解决完一大盘的食物,向尚慢悠悠的喝着牛奶。偶尔吃一吃西式的早餐感觉也不赖,记吃不记打的小王子笑眯眯的跟女仆们道了别,潇潇洒洒的离开了李家。

    带着从李白钱包里顺来的一千大洋懒懒散散的在电话亭打了个电话回家报平安,得知小妹也回家了以后不得感叹。人生真是峰回路转十分有趣,本以为本屌寿命已尽,万万没想会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美人在怀一弯到底,还弯得毫不抗拒。

    向家——

    尹妮抱着向母的胳膊,一口一个伯母,嘴巴甜得把向妈妈哄得心都化了。春妮儿离开的时候,逐渐苏醒过来的尹妮对于自己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另一个地方毫不关心。

    因为君阳也在这里,她就是有一种自信。两人走了很久的山路才拦到车回到了向家,匆匆忙忙洗漱一番就尹妮就在君阳家住下来了。

    我看了我妈一眼,疑惑的问着“老三打回来的?”向妈妈点点头,我呸了一口口水,那货能出什么意外,忽然玩了大半夜的消失害得我担心了好久!

    尹妮欢快的在我的床上打滚,痴汉变态一般的抱着枕头和被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撇过头去不忍直视,翻着手里不知名的小说再回头看了一眼尹妮在做什么。

    她跪坐在衣柜前,拉开了我的内衣柜子。红着脸认真的捏着那粉粉的小内裤,旁边其余的好几条都被整整齐齐叠成了小方块摆放好了。

    她忽然红着脸转过头看着我,手里那条粉色半透明蕾丝边的细带小内裤久久没放下去。我冷漠的看着她“你想干嘛?”

    她扭捏了一下,不自然的飘着视线“嗯……这个可以送我吗?我觉得它很可爱想收藏而已……没有别的意思……也不会大半夜拿出来看什么的……”

    我冷漠的点点头,转过头去继续看书,随意的敷衍着“你喜欢你拿走好了,我妈买的我还没穿过。你可以试试。”

    尹妮恹恹的放下了那条内裤,也是。那么多性冷淡风的纯色黑内裤里忽然冒出来了这么一条性感又少女的小胖次,怎么想都不会是穿过的吧。

    她摸着手里那丝滑的触感,垂着眼眸不知在想些什么。我翻着书听到那衣服窸窣的摩擦声,不经意的回头看了一眼。尹妮已经脱光了衣服穿着那条酷似情趣内衣的小裤裤。

    面对她欲拒还迎的眼睛和已经通红的脸蛋,看着她慢慢的向我走了过来。我不争气的放下了书,抬头望着天花板擦着鼻血。

    我是弯了吗?话说不知不觉都开始和妹子接吻拥抱摸□□都毫无抵触了呢,刚刚竟然还有点小激动……她有的我都有,我有啥好激动的……无语凝咽两眼望天……

    妈妈,我好像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