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为难吗?承认我们之间的感情是那么难以启齿的事情吗?”

    我恍惚着,看向春妮儿她表情冷淡了很多,好像无形间竖起了一面巨大的墙,强行把我和她分离成了两个世界。

    “你想想吧……我等你。”我还没来得及回应春妮儿就离开了,尹妮的身体重重的倒在了我的身上。看着她一副熟睡打着咕噜咕噜的小呼噜的模样。脑海里那悲伤又无奈的一抹苦笑,那种表情……不适合她。

    小心的把尹妮放在床上,替她穿好了衣服盖好了被子。我心情很沉重,总觉得自己像是偶像剧里渣男。死活不肯给多年的糟糠女友一个名分,直到女友伤心欲绝的逼问然后不欢而散。

    我无奈的望着天花板,我该怎么办?真的要接受一个bug?然后顺从这一段一开始就知道没有结果的感情?把恋人这么沉重的身份交给一个虚无缥缈的电子数据?

    闭上了眼,怎么那么多糟心事儿,管他娘的呢。

    怂了一辈子又不是第一次做傻事,再多一次又何妨?

    我脑海里是和她在一起时的那些点点滴滴。

    自从来到这个游戏世界我为数不多的美好回忆几乎都有她的身影。

    那时候我还是个肉团型的熊孩子,她倚靠在窗边阳光透过树叶是细碎浅金色的斑驳的光斑照在脸上。一双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执笔细细得描着眉,红纸抿唇,微风吹起她如墨的长发。她穿着浅色的长裙,认真得挽着发,她回头顾盼生姿如江南波水的眼,笑意一如三月春风。

    她美的像一幅画,推翻了我对女性柔美理解的定义。最初相遇时是她惊艳了时光,后来也是她温柔了岁月的笑颜。

    我好像也喜欢她。可是我不想告诉她,因为我很ol。

    ——

    大黑默默地拿起了一杯热茶喝了起来,对面那三个风姿各异的男人时不时甩来的目光让他有点慌。心中不禁感叹向家男人虽然多倒也个个精品。他低着头在这诡异又沉默的气氛里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望着杯子里的茶梗发呆。

    美髯凤目温文尔雅的向礼笑眯眯的把一盘精致的小点心推到了大黑面前“在下做的一点小点心,先生不嫌弃就试试吧。”

    大黑礼貌的道了谢,他不喜欢这些甜腻腻的东西,不过还是乖乖的吃了。透明的果盘上有着整齐的叠放着一块块正方形的小点心。它的颜色非常的美丽,糖浆被调制成如星空一般的渐变色勾勒出了许多的花纹。

    经过急冻后,糕点就像穿了一层魅力的蒙纱被完美的裹住了。大黑拿一块尝了一下,冰冷爽口的酥脆的糖衣,无论是外观颜色和内在都给了人极大的冲击。

    里面是松软的海绵蛋糕一口要到馅儿后,浓郁的巧克力汁水儿就像忽然被引爆的炸弹一般在嘴里肆意横冲着。即使是不爱吃甜点的大黑也被这道外貌和内在都无比华丽的‘小点心’唬住了。

    精致的外衣,柔软香糯的内在和隐藏深处的那爆发如火山的热情。在向礼期待的浅笑的注视下,他不知说什么好,这实在是一件艺术品。太多太多赞美的词语汇聚在一起让他不知所措,只能一个劲的重复好吃,特好吃,真的好吃。这几个词语。

    大黑看着这一盘糕点,想起来了那傻不拉唧的后辈。当年他也送了他一块巧克力,齁死了,甜的他牙都疼了。可是他甘之如饴,因为他喜欢那个人。

    大黑犹豫了一下,他不好意思的问着“我能买这盘点心吗?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我对象……很喜欢吃甜的。”向礼愣了一点微笑着让金嫂从厨房打包了好几份给他“收钱就不用啦,这是我无聊做着玩的。被喜爱甜品的人品尝,那是我的荣幸。”

    目若朗星翩翩公子,不知怎么地大黑就想起了这八个字。

    向军刚忙完了手里头剩下的工作,他轻叹了一口气,放下了手里的手机。抱歉的看着大黑,苦笑着“不好意思对不住了啊,我这做大哥的没招呼你反倒是让老二顶场了。两个小丫头昨晚可能玩的有点疯,一时半会儿应该没那么快起来。不如我们也去走走?”

    大黑点头,反正他今天也没别的任务。他原本一向对有钱人家的公子哥没好感,但是他对向家的人都十分有好感。不排斥他们的主动示好默默顺从了。

    向尚伸了个懒腰,腰上的吻痕大大咧咧的露了出来。大黑侧目,好像……发现了同类?反正那不可能是女人能弄出来的痕迹。

    向军和向礼都看到了,但并没有说什么。估计是觉得向尚这个龟缩的性子,能够摆脱了处男之身已经非常的不容易了,对方是男是女这个问题已经不重要了。

    我下了楼以后才发现家里根本空无一人,哦不。我妈还在看电视,向妈妈拿着手帕嘤嘤嘤的哭着,电视里是她看了那么多年都不厌烦的韩剧粉色生死恋。

    “妈,你饿不饿?我做点东西给你吃吧。”向妈妈哭着拒绝了我的提议,我看着厨房。忽然觉得很怀念以前在后厨忙的人恨不得分成八瓣的日子。

    骑着单车准备去面馆打下手,一路上人很少,估计是天冷了人都不愿意出门吧。好不容易来到了店门口,店还是那么热闹,客人络绎不绝着。

    我锁好了车,瞥了一眼才发现坐在一个黑暗角落的那人是阿明。他看起来不太好,神情萎靡,居然要了小碗的份量。

    难以置信。

    “肌肉大笨蛋,你干嘛呢?”阿明抬起头,他恍惚着听到了熟悉的称呼。啊……是小师傅啊。他勉强支撑住了一副并不好看的苦笑,小师傅皱了皱眉头似乎并不满意他的不做回答。

    我无奈的坐在了他对面,那小碗里面还剩了不少。不由得担心问着他最近的情况。阿明摇了摇头,声音沙哑“最近加班嘛……有点休息不好。”

    他看起来很落寞很受伤,气氛很沉重。他低着头,豆大的泪水掉落了下来。一滴,两滴,晶莹的眼泪打落在桌面上。曾经那个英姿勃发魁梧轩昂的大男人如今像个孩子一样倔强着。强忍着哽咽的声音,无声的哭泣着。

    我开始方了。这个情况说什么都没用吧?!万一踩雷了怎么办?!这种一言不合就开始走剧情真的好吗?!强硬煽情我真的很方啊!忽然就哭起来这是什么鬼!为什么我忽然觉得我罪大恶极了?!别这样啊小明!大家都看过来了!快停下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弄得好像我抛弃了你一样啊!

    蜜汁尴尬中……

    我装作看着四周的风景,感受别人打量好奇的目光。冷静冷静,一定要冷静。看着哭成一团脸都皱成菊花的小明。真凄惨……拿了块手帕给他。

    阿明毫不客气的抹了脸擦了鼻涕,恹恹的跟我道了谢。他现在冷静了一点,这会儿觉得不好意思了,但是已经晚了。大部分的围观群众已经把我当成三心二意的妖艳贱货抛弃真爱男友了。

    “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这个以后我洗干净还给你。”我看着他哭肿的俩红彤彤的核桃眼,摆了摆手“不用还给我了。送你了,做个今年吧。”

    阿明尴尬的道了谢,把手缩了回去。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决定装一会儿老司机,安慰似得拍拍他的肩膀“大兄弟,没有什么事是过不去的。难受就哭一哭发泄一下感情就好,没事的。我给你弄点吃吧?”

    阿明很感动,他憨笑着“不是的,真是给你添麻烦了,其实最近看的电视剧欧巴居然癌症了。一时间想不开情难自禁才……让你看笑话了真是对不……”

    日了狗。

    我冷漠的瞪了他一眼,毫不留情的给他后脑勺来了一巴掌。妈的,浪费我表情。最近怎么遇到都是这种脑残?

    我利落的转身进了店里去了后厨,憋屈。太憋屈了,愤怒在我的肚子里燃烧着!我摸着菜刀阴恻恻的笑着,温柔的摸着那大白萝卜。晓月害怕得抖了抖。

    师傅最近上学都没空来帮忙,好不容易来了还看起来心情非常糟糕。晓月很方,颤颤巍巍的继续做一条不烦人的小尾巴。

    “师傅~”我回头看了一眼那小姑娘,浓浓的鼻音儿和撒娇的语调。看着她天真无邪的大眼睛和一如往常乱糟糟的炸毛,觉得心情也好了很多。有小雀斑也很可爱,比班里那些打扮化妆都十分时髦的小姑娘顺眼多了。

    晓月笑眯眯的挂在我的手上,萝卜已经被我滚到切成了大块。望着砧板上的大萝卜,我想了一会儿。看了一眼晓月,笑着顺了顺她的毛。被她那一双求知欲满满如黑珍珠一般的眼睛望着,我总是不自觉的就心软耐心了一些。人果然都是喜欢做人的老师的。

    我如果有个孩子的话,大概也是这样的场景吧。

    我看着窗外那越来越喧嚣的寒风“天气真冷啊……不如炖个萝卜羊肉汤暖暖吧。”晓月瞪着期待的大眼睛,爽朗的笑着,露出了两颗小虎牙,兴奋的像只在草地里撒欢的小狗崽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