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订婚了。”

    我怔了一下,笑着“恭喜你了。”薇薇低头,那真挚的祝福和善意让她心寒。解脱了,真的没有希望了。她苦笑着“以后我就不能再缠着你了,给我个拥抱当作临别礼怎么样?”

    我点点头,迷途知返是好事,果然哪有说弯就弯的人生。想了想还是主动的抱住了她,我无措的看着她哭成了泪人了,擦干了眼泪匆匆离开了。

    我又做错了什么?好像来到这里后就一直在惹哭女孩子……

    抛去那些杂念,我要专心面对今年的‘味觉战争’的比赛。往年都是大哥去参加,今年我想要亲自试试。尹妮自上次回去以后就不怎么搭理我,也不知道哪里惹她生气了。春妮儿现在也不搭理我了,她们俩都对我采取了冷暴力。

    当上课睡着以后,醒来的时候已经傍晚,望着空无一人的教室和黑漆漆的天空,人生数十载第一次尝到孤独的味道,酸酸的有点苦。好像被全世界都抛弃了一般,不禁叹了一口气。我早就不是那种十多岁的小姑娘,哪里还需要人天天陪伴着。瞎j8矫情什么呢。

    收拾好东西我慢悠悠的走着,薇薇没有走,她倚靠在教室门口的墙边。她穿着黑色的高领毛衣戴着银色的项链,头发扎成一股斜辫子。

    她浅笑着,没有往日那不畏寒风的精心打扮。这样严严实实的打扮反而是第一次,她佛开一缕碎发“睡醒了?我等你很久了。一起回去吧?”

    我纳闷,她怎么就知道今天王叔没空来接我。要是今天王叔没事她岂不是白等了?抛开这些小细节我点点头,毕竟她已经有对象了,用不着再防她防的那么紧了。

    从路边买了两杯热奶茶,递给了她。她始终面带微笑着却不言语,一路沉默。这条路很黑,也没什么车。气氛很尴尬,我漫不经心的神游着。

    背后刺耳的鸣笛声响起,我惊慌的回过头去。是一辆巨大的货车,司机一脸绝望脸色惨白。我看着极速飞驰而来的货车。措防不及只能推开薇薇,我却暴露在车前来不及闪躲。

    一股巨大的力量拉扯着我手,是薇薇。她扑向了我,脸上是我看不懂的疯狂的笑容。为什么?她笑的癫狂,死死地抓住我。扭曲的面容一副要跟我同生共死玉石俱焚的赶脚……

    仅仅2秒却好像被放慢了数十倍,薇薇的狂笑和疯癫“我才不要你施舍的温柔,你这样我怎么放得下你……一起死吧。我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

    刺耳的刹车音,巨大的惯性和冲击力车镜支离破碎散落一地。惨不忍睹伴随着金属刮擦和撕裂的声音,高昂尖锐的女声惊叫了一声沉入寂静。

    薇薇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像个破布娃娃一般躺在重症病房里,仪器发出有节奏的滴滴声,全身都动不了。入眼是一片灰白的天花板,她沉默着发了一会呆,医生带着文先生和几名警察进了病房。

    文先生发现了薇薇急切的握住了她的手,一脸担忧和追悔莫及。薇薇冷漠的看着这个面色憔悴的男人,他胡渣拉差看起来熬了几天眼眶下面一片青紫。文先生松了一口气忧心忡忡的抓紧了手里的小手“你终于醒了,我好担心你。”

    “呵……给你添麻烦了,君阳呢?”薇薇艰难的扭着脑袋,想要看看周围有没有别的病床。文先生面色微妙的变了,他沉默着握着薇薇的手。

    阿明木着一张脸不真切的背着已经烂熟于心的稿子“薇薇小姐你好,我们已经抓获了肇事司机。当时有监控摄像在,还有人证物证等。司机属于酒驾还试图逃逸。我们会给你一个公正的答案。”

    薇薇不耐烦的皱着眉,身上巨大的痛苦让她生理性的止不住流着泪“君阳呢?和我一起的另一个女孩,我的学生。”

    阿明恍惚的看着周围迟迟反映不来,神经质的喃喃着“另一个受害者当场……死亡了?”

    ——

    ‘师生情深,车祸发生老师与学生相互为对方争取生命!’

    ‘与死神对抗,不是爱情,不是亲情,没有血缘却最感人的一种关系。’

    ‘酒驾司机肇事——造成一死一伤,肇事司机逃逸被捕’

    薇薇不真切的看着这些乱七八糟的报纸,网络上也一团乱,那天的监控不知被谁上传了网络。一小时就突破了200的点击,都在愤愤不平的要求公开处罚那名肇事司机。

    效力的黑色:嘤嘤嘤……师生怎么都那么好看……本来多美好的一场画面

    zha孙:生死关头才能看到人性的善良!学生推开了老师想要保护她,老师又奋不顾身的想要保护学生。好姑娘,一路走好。

    惊回千里梦:卧槽啊!吓死本宝宝了!酒驾撞了人还想逃跑?!原地爆炸吧辣鸡!

    不拜师:我怎么觉得这个小姑娘好像玉御门的新主厨?

    冚家产:楼上+1

    薇薇迷惘了,她还是被丢下了……世界好像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颜色,明明在舒适的暖气房里,她却觉得那么冷。骨子里散出来凉透心的寒冷。

    文先生很担心她,她是那么好的一个女人。一定还陷在深深的愧疚里自责吧,虽然这么想很过分。不过文先生打心里感谢那个死去的女学生。死去的人是她,真的……太好了。他不能失去薇薇,想到都会觉得撕心裂肺不能呼吸。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薇薇迷惘极了,明明她想要跟着她一起走的。为什么又被留了下来?该夸她温柔还是说她残忍呢?原来失去是挚爱是这种感觉啊……心里空空的,每一次呼吸都伴随着疼痛。就像致命的慢性□□一点点蚕食着灵魂。

    房间被人粗暴的踢开了,尹妮穿着浅蓝色的病号服,手上还滴着血,手背上的针头因为她剧烈的动作,针弯曲外翻扎着肉,触目惊心。

    薇薇听不清她歇斯底里的怒骂和哀吼,觉得像梦一样。

    ‘啪——’

    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将薇薇唤醒了,她怔怔的看向尹妮,视线终于聚焦在了一起。尹妮被两个男人拉住了,护士慌乱的替她拔出手上的断针。

    文先生手足无措的挡在了薇薇面前,刚刚那一巴掌发生的太快他没反应过那个女孩就被人制止了。他愤怒的挡在了薇薇前面“你这样就能心里舒服一点吗?整件事是薇薇的错吗?她现在也很难过啊!而且发生这样的事情是谁都不愿意的啊!”

    尹妮冷笑着,视线越过了文先生直勾勾的盯着薇薇“别装了,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杀人犯?看不出来你这么极端啊……得不到就毁掉吗?你明明有机会拉住她的!却故意不这么做!还想跟她一起死?”

    尹妮神经质的笑着“真可笑。你以为你能追上她的脚步?呵呵……天真……你看看你……又被丢了吧。还被弄成这幅破破烂烂的模样。”

    文先生怒了,推搡着赶着这个发神经的女人。尹妮阴冷的笑着“你每次都保护不好她,却又妄想占有她。你凭什么?凭你是主角又怎样?还不是被我捷足先登了……薇薇?不,应该叫你若离。”

    薇薇错愕的看着这个疯女人,完全不懂尹妮在说什么疯话。却隐隐有一种冥冥注定的感觉……她忽然觉得呼吸急促,身体忍不住的颤抖着。

    “从天骄之子变成一个普通的农户之女滋味怎么样?那就是我卑贱的出生啊……看看你现在的虚荣和自卑那感觉不错吧?被人夺走温暖的感觉怎么样?我可忘不了你那时候恨不得杀了我的眼神,嫉妒的味道不错吧?”

    文先生再也无法忍受这个疯女人的胡言乱语刚准备动手却被大黑抓住了手腕,他看着大黑那不知比他高几个头又浑身健硕的肌肉,怂了。灰溜溜的缩回了手,只敢继续把他们往外推。

    薇薇早就听不见尹妮说的那些话,两眼一黑晕了过去。大黑和二黑无奈的硬扛着尹妮回了家,她昨晚接到向妈妈的找人的电话就觉得不对劲了。

    知道消息后大受打击晕了过去,一早醒来得什么也不管就直冲医院。看到那破碎甚至稀烂的尸体,憋了一夜的泪水崩塌而出。心底有个声音在哀嚎……

    若是她没有生闷气,没有故意冷落她,那天和她在一起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了,不会发生这些让人痛苦的事情了?

    春妮儿在看到尸体那一刻就出来了,她忍不了。明明知道每一次她都会安然无事的离开,然后笑嘻嘻的去另一个世界和别的女人亲亲我我。却止不住每一次都这么撕心裂肺的看她离开的心痛着。

    春妮儿冷笑着望着病房的另一头,是主角又怎样?还不是被她玩弄于鼓掌还取代了主角的位置。春妮儿默默地看着掌心,那是一颗透明的玻璃球。

    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喃喃着“还是现代吗……收拾完这个烂摊子就去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