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痛苦的睁开眼,入眼是一片漆黑的某个洞窟。

    身体有一半是半透明的,时不时冒出一闪而过噼啪响的电流。我死鱼眼的躺着,这个身体很明显是非常的不稳定。

    光是听声音都觉得自己要炸掉了。我瞥了一眼一旁躺着跟我一样撞死的大粉胖子,我想要个解释。这t都第几次了!这t神游戏到处都是送命bug!哪有主角出车祸然后就完结了的!我的主角光环呢?!

    二十一充耳不闻一心装死,很多事情它也搞不清楚的啊!找它没有用的啊!适应了好一会儿,我才发现即使在这样漆黑密不透风的环境里我也能清楚的看清事物。

    等了好一会,数据应该稳定了我才动了动。我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破烂的裙子和两腿之间可疑红白色混合的液体。

    身上很多被人暴打过的痕迹,石化了一会儿猛地抓起了大粉胖子,怒瞪着它,想要咆哮时却发现我平白张着嘴却并没有一丝声音。

    ‘呃……呵呵……冷静点……我知道你现在肯定很多话想跟我说,等一会我把数据整理好就行了。因为上一个世界的意外,只好紧急转移到了另一个任务介面。’

    我怒瞪着它,该死的破游戏!改名叫做一千种不同的死亡体验好了!

    粉胖子嘤嘤嘤的哭了起来,委屈的颤动着‘哭唧唧,我也不想的啊!上一次的任务等于作废了!我也亏好不好!’

    ‘你先听我把这个世界的任务大概讲一讲嘛!你现在不是人了!是……’打断大粉胖子的话,毫不犹豫的扇了它一耳光,你t才不是人呢!

    粉胖子绿豆大的黑眼珠子望着我,看起来委屈极了‘……你现在是‘尸魇’了……唔一种最高级的僵尸吧……除去那三位僵尸鼻祖,你应该算是僵尸王了。’

    我愣住了,卧槽……这t什么鬼!怎么还真不是人了?!

    二十一顿了顿‘天地混沌初开,有四大僵尸之始祖,称为天地僵祖,其中旱魃最被人熟知,余下三位古老的僵尸分别为:赢勾、后卿、将臣。通常说僵尸是因人死之时有怨气存于喉中无法断气,从而变成僵尸。’

    粉胖子心虚的飘着视线‘这具身体的经历有点惨……唔怎么说呢……父母双亡寄住叔叔家,从小穿小鞋看白眼长大。后来读了个普通的大学因为长得漂亮被挖掘做明星,再然后就红了一段时间。某一天在酒店休息就被人强暴杀害了。’

    ‘实在是……死的日子和抛尸的地方都不太好,她还穿着红裙子……这大凶之地本来就怨气极重……嘛……虽然这次变成了反派,不过还是间接拯救了你我一命的。’

    我冷笑着……这t也是个不靠谱的系统,都t喵的变成反派了!还t总是出一些奇奇怪怪的bug!

    粉胖子尴尬的笑着‘唔……虽然是反派可是这次真的超强哦!一般人都不是你的对手!这是个会法力、不怕阳光、不高兴就散布瘟疫一下子就能杀他个千把万人!’

    “哦。”

    ‘你看!僵尸王就是恢复快!都能说话了!’无视它谄媚的大毛脸,烦躁的擦着腿上那些恶心的痕迹。好脏,真恶心。

    ‘因为是反派任务也很简单,找到凶手。散布疫情传播丧尸病毒,伪装成无害的人类。然后等末日爆发就能到处玩耍啦~’

    我叹了一口气,扭了扭脖子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这个地方阴冷潮湿又密不透风,看样子是被埋在某个山穴里了。先出去逃再说吧。

    ——

    文先生担忧的替床上那面色惨白一脸病态的女人擦着脸,薇薇皱了皱眉被他的动作弄醒了。她痛苦的低吟着,脑海里的记忆混乱。许多断裂的记忆碎片让她不知所措,一旦去回忆。脑海深处传来的剧烈的疼痛仿佛在警告着她的逾越。

    那些碎片里有很多人,明明样貌相差甚远却隐隐觉得那都是同一个人一般。她迷惘了,文先生怜惜的喂着她喝水,他叹了一口气眼里是深深的担忧“那天那个发疯的女孩子自杀了。”

    薇薇愣住了,文先生抱紧了无措的她“答应我,别做傻事。我不懂你们之间到底怎么了,但是生命只有一次啊。我已经怕了,扯上那个孩子你们就像疯了一样。薇薇,别离开我。只有你,我不能失去。”

    自杀……了?

    薇薇瞪大了眼睛,生命只有一次?那些不属于她的记忆是怎么回事?那个疯子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怔怔的看着文先生的脸庞,不经思考脱口而出的疑惑着“南王?”她晃了晃头,南王?哪个南王?呵呵,果然她也疯了……都说了些什么奇怪的东西啊。

    夜晚是妖怪的时间——而今夜是一个新的王的诞生。

    我漠视着脚底下那一片望不可及的深渊,果然是在一座山里。随意爆开的一个出口下面就是悬崖,那里散发着诡异又邪恶的气息,却并不让我觉得可怕。

    相反,我觉得那股力量让我觉得安心舒适甚至是亲昵。原来变成另一个全新的物种真的会有本能这种存在。不假思索我朝那黑暗的深渊走去,坠入无边黑暗。

    平安落地,我站在空旷的土地上,脚下是腐臭难闻的恶臭。我冷漠的看着周围那蠕动匍匐的生物,他们身上的肉腐烂着,密密麻麻的蛆虫附在灰白色的骨头上摇摇欲坠。

    死而复生的骷髅跪在我的身前,他嘶吼着难以分辨的嗓音。我却能听懂其中的意思,我难以言喻的望着这群长得很重口味的家伙。竟然觉得他们有一种谜之可爱?他们那粗劣的吼声都在呐喊着妈妈,妈妈……

    次奥……该死的本能。我居然觉得这群死人很可爱……强忍着内心泛滥的慈爱,我转过头去。警告似得瞪了一眼那群已经烂的只剩骨头的家伙。他们才缩了缩身子不再往我身边凑。

    背对着他们冷冷的说着“不要跟着我。该干嘛去干嘛,别被人发现了。”我踩着并不习惯的高跟鞋摇摇晃晃的走着,身上是一件已经烂的不能蔽体的红色吊带裙。

    下身传来隐隐不适的痛感,让我忍不住胃里翻天滚海,随便撑着附近的一棵树干呕起来。操……让我抓到是哪个龟孙儿干的这混账事,看我怎么弄死你。去t的垃圾游戏,我再心软t我名字倒着写!

    愤恨的看着自己肉眼可见逐渐消退的伤痕,怎么偏偏那地方恢复的那么慢?!我望着山下那灯火明亮五彩斑斓的市区。空气里传来了生人的气息……那是一种鲜活的没有味道却很灵动的气息。死物是没有的。而我以前也不曾发现原来活人的味道是这么奇妙。

    我理了理一头凌乱的长发,才发现上面还粘着已经干涸的泥块。厌恶的捏碎了泥块,踩着小高跟摇摇摆摆的走姿像极了一个像个喝醉了的落魄女人。一路哼着小曲儿顺着路走着。

    一辆车停在了我的面前,那是一辆漂亮的灰色911保时捷,车主打开了车窗,他对我勾了勾手。我眯着眼睛吹了声口哨,原来是个年轻又有钱的小凯子喔。

    我看着车镜反射出了我的模样,果然是长得漂亮,此时我这副狼狈的模样也依然大展光彩。破烂的红裙性感又狂野,一双光洁无瑕又长又细的腿,纤纤腰肢和看起来像揣了窝兔子似得大胸。

    这妖艳贱货的长相……这狂放不羁的小三脸……这红颜祸水的脸……啧啧啧……我都想强了我自己。怪不得那凯子会那么主动停下了车来勾搭我。

    毫不犹豫的坐上了副驾驶,小帅哥笑的很是迷人。他从车柜里拿出一包避孕套“来吗?宝贝儿?这么晚了是谁把这么可爱的小野猫丢到了山里。让我捡了个大便宜呢。”

    萧山被这侵略性极强的笑容迷惑了,精虫上脑浑身烧的厉害,只想来现场来一发好好发泄一下。他本来就是被那摇曳生姿的背影给迷惑了才会停车。

    看到正面后哪怕这个女人来历不明有危险他也认了,他纵横花场这么多年都没见过这么——尤物的女人。

    她的眼睛是灰色的,很浅的灰色看起来非常的清澈透亮。她深邃的轮廓精致的五官都像是上帝亲手一笔一划做出来的——幸运儿。

    “如果你送我到酒店……或许我会考虑一下。”萧山怔怔的看着她暧昧的回应,把‘装备’塞回了柜子里。猛地一踩油门直冲附近的大酒店。

    一路上不知闯了多少个红灯,终于来到了一家富丽堂皇的酒店。二话不说下了车抱着美人急匆匆的丢下一张卡上了楼。柜台小姐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位少爷迅速消失的背影,不禁感叹这是憋坏了吧。

    萧山心情激动,看着灯光下的她。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叔叔阿姨们,他今天终于找到了想要共度一生的女人了!

    我面无表情的推开了这个发情的公子哥,转身进了浴室躺在带按摩的浴缸里发出一声轻叹。洗个澡真是太舒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