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外面那个冤大头,我也只是懒得走回市区才逗他玩的。把自己里里外外洗了个干净,我看着镜子里那白皙纤细的躯体。

    喂……这t也太偏心了吧。我一主角给我的身体不是小屁孩就是病态瘦子或者干脆就是大胖子。人家一反派外部设施这强硬的,光是靠脸都能分分钟完爆了我那些莫名其妙的附加buff。

    换上了柔软干净的浴袍我擦着湿发走了出去,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被那人扑倒在地,他急切的想要脱光自己的衣服,□□有个硬梆梆的东西顶着我。

    我冷笑着“你真精神啊,你就不怕?”萧山不羁的邪笑着他裸着上身,恶意的顶了顶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你别后悔哦……”

    萧山的表情从兴致盎然的游刃有余到面色巨变的惶恐之至,他瞪大了眼睛几次想要发出声音却只能发出嗬嗬嗬的喝声,那落荒而逃的狼狈的姿态。

    我看向落地窗玻璃上的倒映出的我,看了一眼躲在角落颤颤发抖拼命磕头求饶的萧山。真没出息……也不是很丑啊……灰青色的皮肤多显白啊!小獠牙多可爱啊!两个犄角多个性啊!主要还是这个身体的外貌设备好。

    我无奈的瞥了一眼二十一,这下该怎么办?

    ‘吃掉他。’

    二十一和我都两看懵逼了,这另一个声音t从哪里来的啊?!二十一连忙退开了好几米,瑟瑟发抖的看着我,一副自求多福的表情。

    ‘我需要力量,吃掉他。你这个强盗。’我艰难的看着玻璃上的倒影,她笑的癫狂嗜血。趴在玻璃上对着瑟瑟发抖的萧山肆意的流着口水。

    她被玻璃隔绝了一般,好一次伸手捞萧山都被那透明的结界挡住了,美食在前却不能吃的痛苦,她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萧山,就像野狼看一个猎物一般,势在必得虎视眈眈。

    萧山惊恐的猛地爬到了床底下,露出了一个头用着绝望哀求的眼神盯着我。看我也没用啊……我又不是正主……我也是个偷了人家的身体的小偷而已……哪有能耐救你啊……

    ‘吃了他……他不能活着……’

    我救助的望着躲到一旁的二十一“这t咋办啊!你不是说这个bug没问题吗?!人家正主明明还在的啊!”

    ‘嘛……反正她也不出来就这样将就一下吧……有什么问题以后我们慢慢商量好好解决嘛……这样可以吗……白……百合小姐?’

    白百合对这团碍眼的毛球嗤之以鼻,她现在只想吃吃吃吃!管它是个什么鬼东西!

    想来生活无非全是痛苦和美丽,我瞥了一眼坐在椅子上脸色惨白的萧山,他浑身都在瑟瑟发抖,不清不怨的伸出了自己的小胳膊。他被我禁言了,只能用那双能说话的眼睛哀求的看着我。

    我拿着破碎的玻璃杯,撇过头毫不犹豫的划开了他的手。温热粘腻的血喷洒在地上,我看着我的影子变成了一种奇怪的形状急不可耐的拉伸延长。

    黑影掠过的地方鲜血都被吸吮干净,过了一会儿躁动的黑影好似吃饱了一般才回到了我的脚下变成了普通的影子。

    随手给萧山下了一道傀儡,我赶紧离开了这家酒店。这个世界的画风太魔幻我接受不了!循着记忆跑回来原身的家。一所高级公寓的小单间。

    两卧一厅带花园,确实是不如那些动不动豪宅别墅的人。房子装修很简单却十分温馨,阳台上种着一片水仙,风吹进了房间一阵香味浓郁。

    打开手机上面大大小小差不多近百个未接电话,正翻看着通讯录电话又拨了进来。慌忙的接通了,我喂了一声,对面却并没有回应。诡异的沉默着……

    “你还没死吗……?”宛如沉闷的机器发出的闷声,粗劣的嗓音说出的每个字都好似破碎了一般,冷,恐惧,袭上了我的全身。

    这……这堪比恐怖片的效果……卧槽……日狗了……

    话筒那边的声音又变的尖细起来,他嘻嘻嘻的低声笑着。有物体不断碰撞的响声传来‘死掉的人跑掉了……那……我就再杀你一次好了……’

    嘤嘤嘤……□□妈的爸爸好害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个龟孙儿快吓死你爹了!什么破玩意啊啊啊啊啊啊!这是变态啊!我一脸惶恐的看着电话,那一头的人不知道发什么羊癫疯笑的十分渗人。

    二十一抖了抖,安慰的摸着我的头‘别怕,一个神经病而已。你都不是人了用不着怕他,他怕你才对,咱还没找他呢。他就送上门来了,你看……是咱们赚了……’

    翻了个白眼,推开了那个无时无刻都在卖蠢的系统君。瘪着嘴默默吐槽着你t才不是人……门口忽然传来了剧烈的犬吠声,我一脸卧槽,妈蛋原来家里还养了狗的啊?

    我跑去门口,一条小黑狗对着门狂躁的怒吼着,全身紧绷神情凶恶,毛都炸裂竖起。门的外头是什么不得所知。我小心翼翼的从猫眼外看过去,一片漆黑。

    漆黑。

    不可能啊……这个公寓也算高级24小时供电楼道灯的。我左看看又瞧瞧还是一片漆黑,正准备离开的时候那一片漆黑动了。

    那是人的眼珠。

    我错愕的捂住嘴,制止住了自己差点一时冲动的惊呼。那黑色眼珠转来转去死死地盯着我,不可能……猫眼设计的原理不可能从外面看到里面的……

    那人退后了一点,我看清了他的全貌。他带着口罩,穿着一身漆黑,脸被帽子所遮掩。他忽然剧烈的颤抖了一会,又趴在了门上。

    他神经质嘻嘻嘻的笑着用手指戳了好几遍猫眼“我闻到了哦……你身上的味道。透过这个看我,好看吗?这次……把你的眼睛挖下来怎么样?”

    我:……

    二十一:……

    吵杂的犬吠声不绝于耳,门在轻轻抖动着,那个变态,他在撬锁。二十一浑身冷汗,嗨呀,太t刺激了啊!这不是正规路线就是t刺激!够劲!给力!

    ‘别慌,你不是人!咱只要看清那个人的脸就算完成了第一个任务!后面这变态要杀要剐还不得看我们的心情!’我实在难以言喻此刻的心情,抓着二十一躲到了卧室把门反锁了起来。

    这种被安慰了但是完全高兴不起来的感觉是怎么回事?门被打开了,他沉重的脚步声停在了我的门前。他不厌其烦一遍遍耐心的敲着门。

    “这是你的卧室吧?好女孩儿……给我开开门……”我抱着被子缩得更远了,妈蛋啊!这家伙比非人类可怕多了!虽然自己已经超强了,但是面对这种画风清奇的变态我t该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

    我闭上了眼窥视着这个房间里发生的一切,那个变态似乎玩心大起,一点也不担心被人抓住。开始翻原身的抽屉,衣帽间。

    他兴奋的发出了嗬嗬嗬声,拿着一件浅蓝色的蕾丝内裤套在了脸上,又拿着一件黑色的文胸摩擦着自己的裤裆之间。操……妈的……真是变态啊……

    这猖狂的家伙在我卧室门口开始打飞机了,发出难听的哼声和喘息,最后一声啊的颤音结尾。门上有着滴滴落下的水声。结束了。

    那家伙又开始撬锁了,卧室的锁比外头的更不可靠,不到一分钟他就悠闲的推开了门。大大咧咧的模样像是在自己家,他的裤子拉链敞开着,里面是让我看到觉得恶心想吐的男性生理器官。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那个变态眼里闪着明亮的光辉,他痴狂的扑了上来,小心翼翼的看着我不敢触摸“真神奇!我以为你已经死了……我得不到又怎么能让别人得到你呢……?我很高兴……我是你第一个男……”

    他狂乱的笑着话说的颠三倒四,我眯着眼看到他下跨又开始兴奋的东西。就是这个变态啊……白百合怪可怜的,我猛地拉开了他的口罩。

    ‘叮——!任务完成!请在180秒内抹杀此人。’

    冰冷的机械音在我脑海里响起,我看着面前这张少年的脸。他很年轻至多二十岁的模样,声音却像迟暮的老人。一个不起眼的小青年,他甚至看起来是那种内向憨厚的小家伙,内心却住着这样一个面目扭曲的魔鬼。

    我脚下的黑影在躁动着,我能体会到她那滔天的怒火与恶毒的恨意。三分钟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我叹了一口气。白百合的仇只有她自己能报,我管不了那么多,转过头去不愿意再看他。

    恶人自有恶人磨。

    男人一愣显然还不知道杀机早已埋下,他伸出了手试图去抚摸那个美丽的背影。可是,他不能动了。被什么东西束缚了一般。

    他百思不得其解,无意中低头却看见自己的脚下那一团黑雾里……长着一张熟悉的人脸。娇俏艳丽的面容无声的笑着,流下两行鲜艳的血泪。

    男人却闲定自若的看了起来,看了看面前那个美丽软如天使的一般的人。又看了看影子里那个如蛰伏深渊里一般的恶魔。

    他疯癫的低笑着“哎……是我创造了你吗?”痴迷的要去抚摸那张脸,触碰到的那一刻他的手却被那张脸忽然长大数十倍的大口咬断了。

    百合笑的一脸甜蜜,嘴里嘎吱嘎吱咀嚼着,好似吃糖果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