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肉的味道吃起来是怎样的我不敢细想,但是那俩变态现在的所作所为实在太刺激劲爆了,到底他们真的有一个是人类吗?怎么感觉俩只都是重口的非人类,我不禁开始怀疑人生。

    对于自己忽然失去了一只手男人似乎根本不在意一般,他甚至兴致满满的去逗弄白百合了,用已经被咬的残缺断裂的手继续撩拨着她。宛如逗弄自家的宠物一般。

    我操啊……这绝逼是真爱啊……变态的世界我不懂啊!!!!这血腥重口的相爱相杀我真的好方啊!他把鲜血淋漓的断手递给她的嘴巴再被咬住的那一刻又缩了回来,这样不厌其烦滋滋有味的笑着。对于自己接下来的生死如何并不在意。

    我:……为什么这一幕看起诡异的很和谐???我这画面太玄学,我不知如何是好。提示栏上还剩下60秒的倒计时,对不住了,大变态。

    抱着被子罩住了还一十分悠闲的大变态,按着他往百合嘴里塞,面对即将死亡的他一脸平静似乎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一样。

    他不挣扎,那就好办很多。我此刻的心情难以言喻,我要杀人了,眯着眼睛想想还是想笑的温柔一点比较好“对不起,你该死了。”

    变态楞了一下,他也笑了“很好。能看见你笑着杀人的我真是荣幸。”

    我撇过头去,嘎吱嘎吱的声音在这个房间里不断的响起,有粘腻的啧啧水声和囫囵吞咽的咕咚声。回头看了一眼趴在地上贪婪的舔舐着鲜血的白百合,我好像……养了个不得了的家伙。

    掠夺别的生命充实了自己的白百合又长出了新的躯干四肢,她现在变成了什么东西二十一也说不清楚。貌似是另一种妖怪了?算了,管她那些乱七八糟的呢,反正她又不能离开我。

    她疑惑的站在我面前,两个一模一样的美女站在一起视觉冲击挺大的。她身上是邪恶的罪孽深重的味道,用着尸魇的身体的我表示这个味道我很喜欢。

    “既然你变成了白百合,那我就叫黑百合吧。希望能合作愉快~小强盗。”我有名字的啊……还来不及说什么她化作一团黑雾变成了影子。

    我站在这荒芜一人的房间,忽然觉得很害怕。门口的那只小黑狗耷拉着个脑袋缩在床边睡觉去了。刚刚那些事情就像从来没发生过一样,除去门上那粘腻的白色液体还提醒着我那一切并非所梦。

    这……真是太疯狂了。反派的生活原来这么刺激啊。

    循着之前做模特的经验处理着白百合这几天失踪落下的工作,她是个女演员。对于演技一窍不通的我只能无奈走一步看一步。

    摄像棚里人来人往人声吵杂,灯光师和后勤来回奔跑着十分着急。因为这个导演是著名的黎导演,他最出名的一点也是最讨厌人不守时和效率低。脾气暴躁等等……大家精神压力都很大十分紧张。

    看着新剧本我不得不感叹这次走了狗屎运,《天火》这是一部架空古装剧,我扮演的是个有名的艺伎被称为‘京城一魁’的女人。

    一个和春妮儿性格差不多的女人,温柔又体贴但却命运坎坷。我闭上眼坐在休息室里,化妆师小心翼翼的给我化着妆。

    尽力回想着春妮儿的一举一动,扮演一个人很难,模仿一个人却很简单。何况我曾经和她那么亲密,这么一想压力就小了很多。默背着台本里的台词。

    化妆师仔细的为这个当红的小花旦化着妆,她内心不得不惊叹这女人果然完美的让人嫉妒发狂。好几次她为她画眼影看着她乖顺低垂的眼眸都怔住了。

    她穿着层层叠叠的金缕衣,大红袍色的披霞衣,戴着华丽精致的金坠头饰,狂傲的牡丹花嵌在两侧,浓厚华丽奢靡的大富之美——京紫儿。

    原著里那个温柔如水媚眼如丝的京紫儿好似真的从书中走了出来,贴上额间最后一朵花细,化妆师真是被这完美的妆容和扮相给吸引了。

    “已经化好了,快去前台吧,黎导刚刚催了好几次人了。”我笑着跟她道了谢,几个人拖着这长长的衣摆小心翼翼的走着。生怕弄脏了衣服之前的准备心血都付支东流。

    这是京紫儿第一次登场,现场布置的十分华丽奢侈,许多群众演员们早已准备就绪坐在桌子上喝着水等待着。

    黎导一声令下摄影开始,所有人都迅速进入了状态。一切时间配乐响起,粗鲁的大汉肆意的喝着酒吃着肉抱着怀里的女人十分快活。污言秽语充斥着这个房间,这是男人们寻欢作乐的地方——妓院。

    许多妖娆抚媚的女人们站在二楼摇曳生姿的挥着手帕招揽着客人,她们的欢声笑语和楼下的肆意歌唱。让人不得不感叹明明只是一家店却让人感受到繁华盛世人生百乐。

    声乐一变,老鸨扮相的一名中年女人乐呵呵的掩着面“各位爷啊~今个咱们有个新姑娘~老规矩哎~”台下的男人们欢呼声更胜。

    彩色的琉璃珠帘被女童抚开,京紫儿冷漠的听着那些吵杂的声音,她的心早就在三年前进入这污秽肮脏的烟花之地就死了。心中凄苦哀愁却只能强撑一片欢笑,她低眸抿唇无意间对上老鸨催促恶毒的眼睛赶忙起了身走向了外头。

    她迷茫的走着,一个瘦小的人影慢慢出现在了人群的视线之中。她生的极美,媚眼如丝笑面如嫣,这白皙的皮肤与大红色的衣袍的对碰产生了一种激烈的美感。世人都爱这繁华富贵之美,那璀璨华丽价值不菲的金饰看得出来老鸨对她下了很大的期望。

    京紫儿嘲讽的笑着,可惜却无人读懂她面具下的表情。世人只看到她光鲜亮丽的抚媚,却看不到面具下如歌如泣的血泪。

    ‘咔!’黎导兴奋的瞪着眼睛,他指挥着人迅速的整理好第二场的场景,他目光灼灼“很好!我就是要这样的京紫儿!”

    面对众人赞赏的目光我不好意思的笑着,我哪有什么演技……不过是模仿春妮儿罢了。话说春妮儿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死的太突然肯定后来都乱成一团糟了吧。

    另一边其他和我一样的演员正如火如荼的拍摄着,我坐在小板凳上看着他们激烈的演技比拼。真厉害啊……原来演员的世界是这么丰富。

    ‘你播散病毒了吗?’我不动声色的点点头,这次拍摄的地点是一个非常偏僻但是风景非常好的旅游城市,这个地方最出名的就是他们的山泉水。种子已经埋下了,而且我这个尸魇体质本来就是个移动的散发病体。

    看着他们身上那灰蒙蒙的尸气,我有点愧疚。但是为了任务没办法,况且这个尸气不会伤害到人,到了末日晚期气层大幅度被消弱,地皮酸性呈直线上升时。当人体里酶停止活动直至消失,碰到尸气的死人才会变成丧尸。

    我看着自己的影子发呆,其他人的视角。实际上我正无奈的看着黑百合,一团黑影里忽然冒出一张人脸对你做鬼脸什么的。虽然这脸很漂亮,但是还是会吓死人的。

    好在我已经习惯了。

    她赞赏的笑着“不愧是吾,真美。吾辈的皮囊世界第一美。”这臭美自恋的人啊……虽然她说的没错但世界第一美……果然自恋过头了。

    “白百合?准备好了没有?马上就是刺杀那一幕了!你和莫谦先找找感觉啊!发什么呆啊!”我慌忙的道歉连忙去跟男一号对戏了。还没拍相爱呢,就要先拍相杀,果然拍戏顺序从来不是按着剧本来的。

    剧情有点俗,太子久听‘京城一魁’的盛名,最后按捺不住好奇心去看了。一见钟情不顾家里世人的反对娶了京紫儿做了妾。

    可笑的是京紫儿从来没有爱过太子,她只爱自己和那飘渺虚无的自由。京紫儿早就不需要爱情了,没有爱情的女人会不那么苦一些。

    莫谦笑着递给我了一杯咖啡“你太紧张了,不过京紫儿真的很适合你。我也是这本小说的半个迷,看到你就像京紫儿忽然活了过来一样。”

    我尴尬的笑着,莫谦目光灼热他身体微微颤抖十分激动“太美了……能灼伤人的美丽,我想我知道太子为什么会爱上京紫儿了。我之前还笑话作者写的不切实际,而事实上当我变成了‘太子’遇见你这样的京紫儿。我想……我也会义无反顾的爱上你,哪怕前途末路。”

    我笑着躲远了一些“谢谢夸奖……我没那么好的……你也很不错的。”莫谦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他不自然带着歉意的笑着,浓翘的长睫,柔化了原本刚棱有力的轮廓。微蹙的双眉之间好象藏有很多深沉的心事,却跟着眉心一道上了锁。那张极为性感的双唇掩饰出了一副文质彬彬貌。

    他这太子扮相一出台肯定能迷倒一大堆小女生,他自然无比的拉着我“到我们了,走吧。”我抽回了手,点点头。

    脑海里忽然是春妮儿娇俏的面容,有点想她……我又没有乱来只是被动拉了一下手她有没有看见呢?不会生气吧?算了……也许她忙的没空视奸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