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紫儿决绝却毫不退缩的眼神和她手里的匕首一同刺进了太子的心上。她冷漠离开的姿态,破碎了太子对她所有的幻想。原来一直自欺欺人可笑的人是他……

    “好!很好!你们可以休息了!”黎导满意的大笑着,我叹了一口气,总算能把头上这沉重的头冠给摘了。感觉脑袋都要被压扁了。

    我揉了揉压出红痕的额头,那种酸涩疼辣的感觉终于散开了。莫谦连忙跟了上来,他衣襟前的道具匕首还插着,一片暗红的道具假血散着甜腻的香味。

    “百合,刚刚你演的真好。等会收工了我能和你再聊聊剧本吗?我有几个地方不太懂呢?想要请教一下紫儿~”他落落大方的态度让我不好拒绝。尴尬纠结着不知如何拒绝时,一双微凉的手搭在了我的肩上。

    “不好意思呢~这个大美人被我提前预约了~你不介意吧?”我闻声楞了一下,是黑百合。她穿着紧身的破洞裤,黑色的吊带背心,半身漆皮黑皮革外套。看起来非常摇滚野性。

    莫谦面对这一模一样的面容惊呆了,他被惊的忘了问黑百合是从哪里进的片场。被这无双的面容个吸引了。太神奇了……明明是一模一样的脸却给人一种截然不同的感觉。

    莫谦呆呆的问着“双胞胎?”我只好点头,事已至此只能这样了。他惊讶极了“我的天啊……真想看看你的父母!没想到这么漂亮的脸还能有第二张……”

    我尴尬笑着混了过去,急急忙忙拖着黑百合走了。父母可是这家伙的g点,我看着漫不经心的黑百合。啧……装什么呢。刚刚我都感受到杀气了。这会儿装不在意还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真矫情。

    “你出来干嘛?被人发现你没有兄弟姐妹就不好了吧。”黑百合眯着眼轻轻的哼了一声“那家伙是个米国人,你被纠缠了你不知道?真是看不下去了,跟那种香蕉人有什么好聊的。”

    我苦笑“呃……不对,这关国籍什么事?我这不是为了你的工作着想嘛,演员不是都怕得罪人吗?”黑百合漫不经心的靠着墙壁上,掏出了烟低着头开吸“理由很简单,我就是个单纯的国籍歧视者行吗?”

    我哑,无奈的耸肩“可是总要工作吧。再说了你以前也这样直来直往的吗?”黑百合瞥了我一眼“你是不是傻?以前我要是暴露本性早就被雪藏了,还红个屁。”

    “现在是你在当‘白百合’又不是我。本性这些就没有什么好压抑的了。”我看着慵懒散漫的她,哦,我听懂了。一句话:现在不用老娘背锅当然就随便由着性子胡来了。

    凉风轻轻吹到悄然进了我衣襟,我缩瑟了下抖了抖“乖乖的等我,我去换衣服卸妆。”火速换了衣服卸了妆冲出了门口,我却看到黑百合正和黎导聊得火热。

    “小白?你怎么才好啊?你姐姐等你好久了。行了,不送啦再见!”我迷茫的看着一脸和善笑眯眯的黎导和黑百合一起走了。

    “你对他做什么了?”黑百合摇曳着身姿,侧脸瞟了一眼我,意味不明的笑着“我哪有对他做什么,你未免也太多心了吧?嗯?事儿妈……的小强盗?”

    她那娇俏的一声嗯勾的我浑身发抖,有毒啊卧槽。又是一个行走的荷尔蒙大杀器!看着已经变暗的天色,数着那几颗依稀可见的星星。我摸了摸肚子“我感觉有点饿了,你呢?打算吃点什么?”

    黑百合不知从哪掏出了一只血淋淋的右手递给了我,她微笑着“来……啊~这个味道挺不错的。我特地留着的。”

    二十:……

    我:……

    黑百合:嗯?……不合口味吗?

    她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悦的看着我“挑食不好,这么难伺候也就我能忍你了。你想吃什么?眼睛还是大腿?”

    我苦着脸面色惨白“哦呵呵呵呵……我想吃个简单点的……吃个烤□□。”黑百合脸色扭曲了一下面色凝重“你口味挺重啊……”

    她又掏出了一个让我想哭的某个身体部件,也不管我愿不愿意就把这条东西塞我手里了。我像摸到了脏东西一样急忙又推了回去。

    欲哭无泪的咆哮着“姐姐啊!我想吃烤鸡啊!那个‘吧’是语气助词啊!不是那个□□啊!鸡啊!长毛的啊!长长的脖子会下蛋的啊!会咯咯咯咯的叫的那种啊!”

    黑百合木着脸不肯承认刚刚自己的误听“这个不也长毛的,长长的脖子,还有俩蛋嘛。现在死了不会叫而已。他要是活着别说咯咯咯咯叫,你要什么声儿都能给你叫出来。”

    我:……

    她无奈的把东西收回去,一脸无可奈何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的表情“好了好了,那就去吃□□。你怎么那么多事儿。”我默默低头,已经不想反驳什么了。反正她根本什么都不会听进去!我快对‘吧’这个语气词有心理阴影了。

    黑百合不知从哪弄来了一辆外表炫酷屌炸天的重型改装摩托,我抱着她纤细的腰肢埋在她的背后,疾风呼啸而过街景迅速倒退变得模糊。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再演速度与激情哦。

    她停在一家装潢低调有情调的酒店。我看了看招牌,是家法国餐厅。她帅气的下了车,重重的搂着我的肩膀“这家餐厅还可以,我以前经常来。”

    店里面装修很随意跟我以前去过的高大上奢侈的餐厅不一样,她动作熟练的坐到一个位置上,招呼着服务员。利利索索的用法语报了一堆菜名。

    她真是个富有魅力的女人,她变成怪物后……这种魅力夹杂着危险和神秘。就像毒品一样,明知道危险却还有那么多人被诱惑,最后不能自拔。

    我揶揄的笑着“你不是国籍歧视者吗?还这么熟练别的国家的语言吃别的国家的菜。”黑百合挑眉,但手撑着下巴肆无忌惮的朝我喷了一口烟。

    “小可爱,你弄错了。我歧视他们不代表不接受他们的服务,毕竟为主人服务才是奴仆的本质。我可不是那种剥夺奴隶生存价值的坏主人。”

    我苦笑着“真狂妄啊,你已经足够恶劣了。刚刚为你服务的小哥要是听到这话会伤心死吧。真不知道你这样肆无忌惮的暴露本性是好事还是坏事。”

    黑百合眯着眼,不羁的邪笑着“说什么傻话呢?解放我的人是你呀,我就算再怎么恶劣,最恶劣的人也是你哦。”我哑言,她说的没错。不过我觉得还可以反驳一下,毕竟本来就是阴差阳错加上许多意外才不小心整出了这一系列的破事。

    菜缓缓地上了饭桌,跟我印象里的法餐不一样。量足外貌朴实,忽视黑百合恶劣的视线,低着头吃着东西。今天拍了一天戏真的是累的不行,虽然这个身体已经不需要进食了。饥饿的感觉是提示我该吃人补充能量了。

    不想吃人,吃点别的顶替一下吧。

    “好吃吗?唔……应该不好吃吧?毕竟死去的身体就是死去了啊~哪怕看起来像活的一样。”我对上黑百合调笑的眼神,才发现她的杯子里泡着一根手指。

    她喝的津津有味,而她杯子里那淡若似无的血腥味不停地在诱惑着我。她忽然靠近我,优雅的把另一根手指丢尽了我的水杯里。

    “试试,饿坏了吧?”手指断开的切边散出血逐渐染浸了整杯水。我们坐在一个阴暗偏僻的位置发生的一切无人注意。

    我推开了杯子,闷声继续吃着菜,食不知味如同嚼蜡。我却从杯子里闻到了香甜的味道,明明已经失去了嗅觉和味觉。

    黑百合慢吞吞的嚼着断指,又来了。那嘎吱嘎吱的声音。我无奈的将桌上的饭菜一扫而空,腹中的空虚感却更重了。

    看着笑的意味不明的黑百合,瘪着嘴不情不愿的回了一个微笑“我吃饱了。回家吧,”黑百合也不拆穿潇洒的丢了一张金卡拉着我回家了。

    然后……她出去玩了。

    我t被关起来看家了!!!

    混蛋啊!不可原谅啊!!!

    我望着天上那明晃晃的月亮忽然觉得人生也就这样了,心中一片凄惨。抱着二十一望天“嘤嘤嘤……我什么时候那么惨过……这t一顿饱饭都吃不上了……怎么都当了反派还那么苦?”

    黑百合换上了一身黑色的紧身连衣裙,踩着细长的高跟鞋,她拿着手机不停地发着信息像是在等什么人。手里香烟燃着。她就这样站在灯柱下,吸引了无视人的目光。

    一个男人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四十左右有些秃头微微发福。薇薇眯着眼睛笑的很撩人“你就是‘随风而去’?”老男人被她的美貌震撼,一时间觉得自己实在配不上这么好看的人,激动的难以言语。

    黑百合了然的笑了笑,扭着妖娆的腰走到了他的旁边,毫不在意似得牵起了他的手“走吧?”老男人受宠若惊的点点头,两人迅速的走进了一附近的一家小旅馆。

    她笑得深沉,眼里是危险的讯号。

    今晚,猎物上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