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局促的站在房间里,他实在没想到网上随便聊天的女神居然真的跟他见面了。更想不到居然还一起在这家旅店里……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不言而喻……他既期待又紧张。

    黑百合笑的娇俏,黑色雾气缠上了男人的脖子久久没有散去。男人四处张望着,搓着手不知如何是好“我……太紧张了,没想到你真的答应跟我见面了……”她低笑不语,男人怔怔的看着她的眼睛。期间不过几十秒男人沉重的身躯就这么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他脸上的欣喜若狂还未退去,肉体还散着温暖的气息可他却了无了生息。

    这个人,死了。

    黑百合懒洋洋的眯着眼睛,笑得可谓猖狂至极,房里的黑雾覆如同贪婪的魔鬼,男人的身体被紧紧地包裹住不停地蠕动着。这团诡异的黑雾在吞噬殆尽这副遗骸,黑百合啧啧啧舔着嘴唇,一举一动都是致命的诱惑。

    转眼不过数分钟,男人的身体就被黑雾吞噬而净。风吹起她柔软的长发,黑色裙摆随风轻轻摇摆着,一双细长的大白腿踩着无情尖细的高跟鞋。她任由有余的模样像极了那蛰伏在黑夜之中恶意编织着美丽精致牢笼的捕猎者。

    她还想要更多的……更多的食物。

    眼里的猩红不退反增,她周身扩散的邪气越发浓厚,那是不详与绝望的味道,厄运和诅咒的芳香。

    手机震了震。她笑着回复着短信,啊啦,男人就是一些精虫上脑的笨蛋们呢。她的双眼闪过一丝狰狞妖异的血红,点燃一根新的香烟,缓缓吐出一口烟雾,笑的高深莫测。看来,狩猎的夜晚还很长呢……

    ——

    我百般无聊的看着电视,捞住了垂头垂头路过的小黑狗抱在怀里。一阵阴冷的邪风吹过,扑面而来的凌厉喧嚣让我忍不住眯住了眼睛,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小女孩。

    和……一群妖怪?

    她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尸魇大人晚上好,我是小爱,今天在您百忙之中前来叨扰实在请您见谅。我们是来给您送贺礼的,能在您这样的大妖怪的庇护下生活。是我们小妖怪的幸福,望您笑纳一点这一点薄礼。”

    我迷迷糊糊的看着她背后那些奇形怪状的小妖怪们,莫名其妙的点点头接过了她手里那包装精美的小礼盒。小爱毕恭毕敬鞠了一个躬,我点点头他们又随着那一阵怪风消失不见。

    “我什么时候庇护他们了?”慢悠悠的拆着小礼物,二十一也很好奇,妖怪的赠予的礼物啊!可是很罕见的呢!相当于神秘物品啊!“你身上邪气比他们浓厚几万倍了,方圆五百里内都能感受到你骚的辣眼睛的邪气了,哪还有敢上门找茬的啊。”

    去你妈的,你才满身骚呢。

    打开礼盒,里面是一颗水蓝色透明的小玻璃珠子。我拿着它看着却看不出什么花儿来,什么鬼?这送的是什么玩意啊?不是很懂他们妖怪的套路,再说我也已经过了打玻璃珠儿的年纪了。

    “他们该不会是糊弄我的吧?”二十一脸鄙视“哪有自找死路还带一帮子人来找死的?他们又不是集体都得了脑癌发傻了。”

    无奈的看着这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翻了翻盒子,妈的。连个说明书都没有。我塞进嘴里咬了一口,意外的软软的,溅出来的的汁水甜甜的。

    卧槽!这t居然能尝出味道了!这个东西的口感很像吃过的麻薯,软软弹弹的。咬下去就会浸出甜甜的汁水,可却又怎么都咬不烂,过不了几十秒又变得圆润光滑。

    我瞥了一样二十一,有点迷惑的看着它“这……妖怪送的是口香糖吗?能吃几百年的那种?”二十飘了好一会,它也看不懂了‘不知道啊……系统检测不出来。我也不知道这个是什么了,看样子大概就是吃的吧。’

    无视这个云里雾里的回答,一口气把这玩意塞到了嘴里。这几天可把我嘴里淡出鸟来了,好不容易尝到一点甜味有毒也不管了。

    ——

    细碎的高跟鞋声在昏暗的走道里逐渐清晰明朗,声音停在了门口。万缕黑雾从门沿的边缘浸透了出来,虚幻集结出了一个人的形状。

    是黑百合,她回家了。妖娆冶艳的脸上一本饭饱暖和的餍足。

    房间一片漆黑只有电视还重播着恶俗的八点档泡沫剧,沙发上的那人睡得跟死猪一样。就连睡姿也跟她的人一样,乱七八糟又不优雅。

    真是,粗鄙的不堪入目。

    她叹了一口气,即使对这人怒其不争也没办法。谁让她是个好人呢,利落的抱起睡去的那人走向了卧房。怀里的份量不重,瘦瘦的小小的很轻,一直以来从不曾发现原来她的身体是这么娇小。

    这真是个奇妙又诡异的体验,她心情复杂,轻抚着那张她面对了二十多年的面孔。卷翘浓密的睫毛颤抖了一下,她紧张得立刻缩回了手屏住了呼吸。

    黑百合摇了摇头,暗笑着。真是疯了。有什么好紧张的,不过是一副躯壳而已。她不需要这莫名的慌张。她不禁想起自己的父母,如果他们还活着的话,或许她就会有个这样的妹妹或者弟弟吧。

    可是,那都是‘如果’,如果的存在就是这么美好又残忍。她早就对那些飘渺虚伪的感情觉得厌烦了,自由挺好的,孤独也挺好的,最起码就不用害怕离开和消失。

    ——

    另一间阁楼里,穿着银白色长裙的女子跪在一位面容全毁的男人面前。他沙哑低吼着却听不清他说什么,因为激动他面色潮红那凸起狰狞的疤痕交错的脸更加恐怖。

    女子不为松动仍是一脸淡定自若的镇定,她低下头耐心的听着那如同胡言乱语一般拼凑出的断音。她抬起头那是一双清澈含星的眉目,她微微皱着眉头还是答了一声“弟子遵命。”

    转身离开了书阁,她站在门口,看着那明亮的一轮明月和闪烁的繁星。天空被黑暗所笼罩,虽然还有月亮和星星守护着天空。却还是不能照亮那一片天,黑暗,不是永远的。光明总是会如期前来,黑暗与邪魔必有一日会在她的手里全数诛之。

    手里的灵力凝出了一只小巧可爱的纸鹤,它晃头晃脑的飘飘悠悠的,身上散着浅浅的金光。她眯着眼睛,喃喃的笑着“去吧……去寻找邪气的主人吧。”

    欧文娜无意间抓紧了手里的长剑,她的梦想,就是能够成为天师那样的人。为了正义即使赴汤蹈火粉身碎骨在所不惜。管他是什么妖魔鬼怪都好,她——都不会放过。

    尸魇,能带来厄运的大邪。却并不知道他具体还有哪些过人之处,古籍已损失的太严重。对它的描述仅剩下寥寥几字尚且能看清。但那‘挥手逆天,大祸将至。’这四字还是让她心头一震乱了手脚。

    不可能。她坚信的人生信条就是正义必胜。这种歪魔邪道总又一天会全被消灭。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有人又捂住了我的眼睛,是黑百合的气息。顿时放下了心,继续闭着眼睛等着她到底想干嘛。

    “你这家伙胆子很大啊,这如同垃圾一样拙劣的法术。你……是来找死还是来羞辱吾的?”我莫名其妙的看着站在床边的黑百合,她手里有什么东西被碾碎了。一些还发着微光的金色粉末和……纸碎?

    我正想问她些什么,黑百合恶狠狠地转过了头,强硬的把我塞进了被窝“接着睡!吾还不至于那么无能!什么阿猫阿狗垃圾虫子都敢跑上门了!你安心睡觉!吾还没有死!”

    我:……咳咳……其实你已经死了……

    虽然我是这么想的,但是我不能说。不然等等被轰死的那个倒霉蛋可能就是我了。我看着她背后狂舞的邪气铺天盖地疯狂倾倒而出,如同爆发的黑色火山雾,不得不说她这副样子还颇有点走火入魔的意味。

    吃瓜群众表示看戏不怕热闹大,虽然不懂她想干嘛。不过应该是要收拾那些刚刚侵犯了黑百合地盘的小杂碎。我就这么磕着瓜子看着,想了想打开手机放了一首气势恢宏的音乐。这才对嘛,有bg才像大电影啊!

    黑百合不耐烦的瞪了我一眼,我缩了缩脖子,把音乐关了。别以为我没看见她刚刚眼里说的分明就是:再胡闹就杀了你!啧啧啧……她怎么最近脾气那么暴啊?是不是更年期了?都死了妖魔化了应该不会得这种病吧……?不过听说更年期百分之八十都是心理疾病……这……她果然还是更年期了吧。

    起风了。

    黑色邪气旋窝急速旋转着,地上亮起了紫色的符文,一只雪白的手骨从地面破土而出,狰狞的挥舞着似乎着急要抓住什么。第二只手也出来了,无数只雪白的手骨密密麻麻的突出。我擦了擦冷汗,场面很诡异很鬼片,我开始方了。

    “嘶——放肆!”

    黑百合冷笑着,一把将女子从黑洞里粗暴的拉扯出来。她身上是人类的气息,那无数的白骨好像找到了目标肆意的撕扯抓着她。

    我默默回头擦了擦鼻血,那鬼手抓哪不好怎么光撕衣服啊?这太犯规了吧!那姑娘身材真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