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百合深处有花香 > 正文 48.钱财乃身外之物
    “没出息。”

    黑百合重重的哼了一声,面无表情居高临下的看着惊慌失措的欧文娜,她紧捂着身上的碎步想要遮挡外泄的春光。美目怒睁她羞愤不已,她二十多年来一直孤身一人生活,这些畜生妖孽竟然敢这样对她……

    我暗搓搓的转过身,擦掉了一时激动被刺激出来的鼻血,内心对自己的嫌弃也上了新高度。曾经去澡堂视女体如虚无的直女,为何会沦落到看个大胸脯都流鼻血的地步?一时间我竟不知如何是好,回家该怎么跟老妈说?玩个游戏还把性取向给玩弯了?

    黑百合冷笑着捏着欧文娜的脸,指尖散出的毒素蔓延在她的脸上,一种淡淡的青灰在她身上快速延绵着。她嗤笑一声“笑啊,摆着这么臭的脸,吾会忍不住想杀了你。死人可不好玩。”

    欧文娜怒瞪着双眼,紧咬着下唇。她此刻又惊又怕,万万没想到这个妖怪脾气会这么火爆。仅仅是被人打探了一下就用这种大阵法抓人,还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势。要是真的开战了按照她这个睚眦必报的性格……祸害。果然是个棘手的祸害!

    “呵,你杀不了我。”欧文娜皱着眉头强撑微笑,她修炼的是纯洁的冰月体被此刻妖气浊气侵蚀的感受实在是不好受。她是有护命宝的,那个妖怪应该也察觉到了。只能给她增加痛苦却不能杀掉她。

    黑百合看着她手里的长剑若有所思“唔,那个东西是有点麻烦。”黑百合不在意的耸肩,粗暴的扯着她的头发硬拖到了一边儿,欧文娜惊慌狼狈的捂紧了身上的碎布。

    欧文娜如被丢弃的垃圾一般被黑百合随意的摔在脚边上,黑百合笑眯眯的摸了摸我的头,是她一贯的温柔又霸道总裁的fell。

    “但是啊……吾想杀你,绝不会怕那个小玩具。”

    欧文娜震住了。黑百合猩红的双眸如同烙印一般刻在她的心里,尽管她笑得温柔却让她浑身颤抖身如陷冰窖。身上的汗毛不受控制的竖起,在这巨大的威压下她掩藏内心深处的恐惧被无限放大。

    我不是很懂她们到底再说什么,果然是次元不同会连他们说话都听不懂。黑百合一脸悠闲的坐到了我身旁替我掖了掖被子。我心虚的看了一眼被冻得瑟瑟发抖脸色发青的冰山美人儿。总觉得她才是最需要被子的人……这种欺负小朋友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呀?为毛我一打酱油的要良心不安啊!?

    “呵呵……别害怕啊~吾又不会真的杀了你。吾一直想找个帮忙带崽儿的人。”我猛地回头对上了黑百合慈爱的目光,她笑的很开心十分强硬的又把我按在床上让我睡觉。t这个场合你让我睡觉?!你好歹看看气氛啊!这个反应有毒啊!

    黑百合的视线:白百合/君阳、欧文娜、无关人群

    欧文娜迷茫的抬起头,她没听懂这个妖怪说的是什么意思。目光复杂的在另一个长得一样却一直被她忽视的家伙身上扫了又扫。

    怎么……可能?

    孪生尸魇?

    欧文娜沉默了,她感受不到另一只尸魇的邪气。气息在意料之外的很纯净,这个情况太少见了。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她也说不清楚了。手里的剑对她也毫无敌意,这说明她……不是敌人。

    黑百合像个新入门的妈妈一样苦恼的开始吐槽,一副迫不及待要出去浪的模样“这崽子太难带了,性格也不出众嘴巴挑剔又难伺候。明明弱爆了还这么犟,不知道的还以为吾养了头倔驴。”

    我:……算了还是睡觉吧。

    我缩着蜷起被子把毛毯蹬到了那个冰山美人的身上,撅着屁股扭到一边继续装睡全当做啥都不知道。欧文娜摸着身上的浅咖色的毛毯,垂眸不知再想什么。吞了一口口水还是把身上的毯子拢紧了。

    “真是个温柔的孩子呢,你要好好照顾她哦。不然话……吾只好杀很多很多的人来发泄了。”回头,是黑百合笑意盈盈的脸,她淡定超然的负着手。身上的杀意却越来越凝重,她不喜欢说慌和不能达成的空话呢。

    欧文娜握紧了拳头,指甲嵌入手心流了血却仍然固执的不肯放开。唯有痛疼能让她清醒让她冷静下来!她暗了暗眼眸,为自己接下来的行为感到羞耻。呼出一口浊气,她面无表情的鞠身,冷清的声音像机械一般的回答着“是的,大人。”

    “你以后就住在这里了,我给你的禁制最远不能离阿崽十米。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你好自为之。”欧文娜僵硬的点点头,顺从的退下了。走前神色复杂,难以言喻的看了一眼床上高高耸起的一团被子。

    门被关上,黑百合站了一会儿忽的笑了起来。慢悠悠的上了床,性感的低笑着“你这是闹脾气了?嗯?”

    卧槽……我t不想理你行不行!好姐姐大boss大魔王!求求你了!你凯奏!滚滚滚滚滚!说什么我都不听!

    “阿崽。”

    妈蛋,我才不是你崽。刚刚还黑我黑的那么爽,怎么不自称‘吾’了!接着横啊!接着牛逼高大上啊!妈蛋说好一起装逼你一人全装完了!

    黑百合摸进了被窝里,揽住了背对自己不知闹什么脾气的崽儿。蹭了蹭她的脖颈,闻着她身上沐浴露的味道。迷迷糊糊的瞎想着,明明这是她的身体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么好抱?沐浴露的味道真好闻,真配。

    “阿崽。我今天好累厚,明天要忙起来了。找个人带着你我才能放心做事。她被我下了禁制,逃不了也不会对你做什么的。把她当作小黑一样随便使唤就好了。”

    不不不不,我是共产主义的接班人,继承革命先辈的光荣传统。爱祖国,爱人民,鲜艳的红领巾飘扬在前胸。是做不到把人当作狗使唤的!那万恶的资本社会已经过去了!

    我挣了挣,她的怀抱一点也不暖。两个人也睡的不舒服,我还是喜欢大字型的……黑百合抱紧了挣扎的我,皱着眉头不满的咬了一口后劲“不要闹,我抱一会儿。……我把你当作妹妹,我已经没有亲人了……这样睡感觉挺好的,晚安吧。”

    黑百合盯着她白洁的后颈,毫无睡意。你会是我最亲近的人,你要什么我都能满足,所以,不要背叛我。

    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太犯规了。这家伙卖可怜的样子太犯规了,眯着眼睛心不在焉的看着窗外被风吹起的浅白色的窗帘。像金鱼的裙摆一样轻轻荡漾着,在月光下如雪纱一样的波浪。

    真漂亮呢。

    我内心感触很多,玩这个游戏这么久终于遇见了个正常人。那种一遇见我就疯狂爱上我的套路已经受够了。不是我玛丽苏,而是这个情况是真的啊!听到她把我当作亲人,当作亲妹妹什么的,太纯洁了。我好感动。我终于能体会一把女孩子之间的纯洁友谊了。

    哦豁,亲妹妹。诶嘿嘿……这个设定好像挺带感的。

    ——

    我茫然的瞪着天花板,显然昨晚意淫的太hi不知不觉就hi睡着了。斑驳细碎的阳光照耀着闪烁着,冬天的太阳起的真早啊……

    伸了个懒腰看着手机备忘录上的行程,看完算了算时间,我才注意到一直站在我床边的冰山美人儿。她扎着简单利落的马尾,普通的白衬衫黑色长裤。

    我尴尬的笑着,妈的瞎啦。差点吓死我了。我不自然的转过视线“早啊,你吃早餐了吗?”欧文娜愣了愣,干脆利落的转身“我这就去给您做。”

    我无语凝噎,啊摔!我不是这个意思啊!特妈我是客套你啊!不是催促你忘了给老子做饭啊!我是那种阴阳怪气又刻薄贪吃的人吗?!叹了一口气,心好累。我就想像个普通人和普通人一样自然相处而已!为什么辣么难!

    无奈的换好衣服洗漱完毕去了客厅,桌上摆放了好几种看起来像是食物的不明物体。我站在厨房外头看着这个家伙手忙脚乱的一锅乱炖。

    啧,不会做饭就直说嘛!浪费食物。

    “唔……要不我来吧?”欧文娜放下铲子关了火默默地站在了一边,我瞟着,她低着头看不清表情,两手紧握着拳。她……该不会是想打我吧???

    把这一锅黑暗料理统统倒了,丢了一点昨晚提前泡好的粳米开始煮粥。慢悠悠的从冰箱拿出了一块瘦肉和皮蛋还有几块青菜和鸡蛋。

    早上果然还是吃碗热腾腾的皮蛋瘦肉粥再来个煎蛋最舒服啊~提前泡过的粳米稍稍一煮就软烂开来,丢进煮好的瘦肉和皮蛋。小火慢炖,我开始热锅,冒了一丝白烟后倒入油,小火烧开开始煎蛋!

    滋啦的油煎声,鸡蛋经过油脂高温香煎后散出的香味让我忍不住陶醉了一会儿。人生的意义就是吃啊!欧文娜僵硬了身子,她看着那行云流水的动作。在香味和视觉的刺激下肚子里的空虚感更胜,忍不住瘪了瘪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