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的放下手机,偷偷瞄了一眼隔壁的座位。

    喵喵喵?

    小琳呢?

    旁边的座位怎么变成两个汉子了?

    疑惑的站了起来四处寻找的小琳的身影,车上的人很少有在休息的,大部分人都在聊天玩笑。我看了一会儿,还是没找到小琳的身影。

    “你在找我吗?”

    我僵住,缓缓地回头,是小琳。她表情幽怨的坐在我前面的——空地上。地上铺了一张不知哪里来的报纸。她抱着自己的小背包这副凄凉的模样让我想到天桥底马路边的流浪汉们。

    “呃……嘿,你怎么坐地上啊?咱们这个车不是很多空位吗?”小琳阴恻恻的笑了,抚平了报纸的几个折角“呵呵呵呵呵呵呵……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没坐了。大概是我今日诸事不宜吧。”

    “要不你坐我的位置吧,我睡了一路等会跟他们聊天对戏去了。”我匆忙收了收东西,满心愧疚的把小琳拖到了我的座位上。对于炸毛和冰山坐在一起会擦出怎样的火花?那画风太美就不是我敢看的了。

    ——

    一声洪亮震撼人心的哀嚎响彻云霄,金豹痛苦地匍匐在地,邪气侵蚀着他的身体。金色的毛发随着邪气的入侵退成黑色。神力在空气中消散,闪耀的金色小点片碎成逐渐陨落的灰烬。

    “哎呀,怎么变黑了?……真浪费啊……我家已经有一只小黑狗了呀。”金豹强撑痛苦双眼一片模糊仍然怒瞪着黑百合那已经看不真切的身影。

    它狰狞着兽脸露出狰狞的獠牙“你……会被天诛的。你……总有一天会不得好死!……歪魔邪道!”黑百合笑而不语,漫不经心的态度和傲慢的姿态都一一表面了她根本不在乎它口中所谓的‘天’。

    她的‘天’早就在十几年轻崩塌了。善良的成本太高,作恶却如此容易。但,她才无所谓呢。万事从心想怎么来就怎么来。现在,她想要整个世界。像崽儿说的做一个厉害的大魔王似乎也是个不错的乐子呢。

    最后一丝光明被黑暗吞噬,天空巨变狂风暴雨骤然落下,紫色的雷鸣恍如利刃劈开天际。几颗树苗被狂风连根拔起,雨水喧嚣刮扫在皮肤上如短鞭抽打。

    一位神祗陨落了。

    黑百合轻挑着眉眼拍了拍手,失去了意识的金豹被小妖们抬去了另一边。黑百合望着天,轻蔑的一瞥笑的极为妖娆。天诛?有意思的东西。

    修炼成仙极难,而身为‘畜生’的金豹修炼更是比人难千百倍。因机缘巧合才开了灵智走上了修仙之路。无数的年月蹉跎到巅峰极致那一刻后,便是整整三天七十二道金电雷劫。成就了武神——金豹。

    堕成魔,也是有雷劫的。不过,被审判是蛊惑陷害神明堕落的邪崇。抹杀一位神祗。这罪名不轻,黑百合看着天空那宛如正在酝酿蓄力一样的闪电,她在等。

    婴儿出生便晓得哭啼,鸟儿生来便懂得怎么用翅膀飞翔,种子破壳后便晓得如何扎根生长。万物自然凡有生命皆逃不过本能的驱使。

    是浴火重生还是玉石俱焚,成败在此一举。

    黑百合看着那如一团如某某科幻电影里面加特技的‘电磁炮’,她没有身体。她需要一副全新的充满力量的躯体,至于她原本的身体,她嫌弃。

    邪气凝聚而出的实体需要的耗费太大,大面积的频繁狩猎造成了失踪的人口骤增。已经引起了警方的注意和一些道派的怀疑。她不能在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上摔了跟头。

    沉闷的雷声,偶然飞出的几道炸雷如天亮的白昼一般,照亮半边天又随之阴暗。黑百合自负的凝视那团雷,她有许多话想说。却又觉得那些话存在心里就足够了。

    “卧槽!?我就说t的哪都是你的味道!瓜娃子你干嘛呢!下雨天你妈没教你不要站那么高吗?!靠妖这雷怎么长得那么玄幻?!这t妥妥的会被雷劈的啊!!!!!”

    黑百合惊慌了一秒很快收敛了情绪,她怒瞪着忽然冒出来的白百合。粗暴的冲去推搡着她“不关你的事,现在,立刻,马上给我走!”

    在黑百合眼里向来乖巧的崽儿怒了,她怒瞪着那双被气红的大眼睛,怒不可揭的声音尖锐嘶哑“你犯什么病?!平时中二病我忍忍你就算了!这个劈下来你会死的好不好?!现在是开玩笑的时候吗?!你跑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就是找死的吗?!死了一次觉得不够想再来一次是不……唔≈ap;(…¥!!!”

    黑百合气得浑身哆嗦,捂住了白百合那喋喋不休的嘴。她抬头看了一眼已经蓄势待发的雷暴,眼里闪过一丝畏惧的情愫。

    她才不会死。

    老娘无所畏惧。

    她怕这个勉强能被称为‘家人’的麻烦精兔崽子死掉,这是她最后一个可以依靠的‘家人’。黑百合也瞪红了眼睛,额头上豆大的汗滴下,她的手有一点颤抖。

    她语气扭曲,用力掐着白百合的脸“听话,马上滚出这个地方。事情结束了我会回去找你,现在先听我的。”

    白百合眼里溢满泪水她这幅心碎怔怔出神的模样让黑百合觉得心疼,黑百合放下了手推开了她。示意让她快点走,她抿紧唇“你会死的……”

    黑百合不耐烦的想要反驳看着她泪流满面的样子顿时哑语无言,只觉得好像回到小时候偷钱买糖吃被妈妈发现的窘境一样。那时候她母亲也是默不作声站在那里默默的哭泣,每一滴眼泪都像重重的耳光,扇在她的心上。

    “你会死的啊!!!为什么要这样子啊!!!”

    黑百合沉默,对于这次的雷劫她也只有五五分的把握。她想拼一下,手忽然被她强硬的拉着,她的背影很瘦弱,话语却很坚定“走吧。不要胡闹了。我们回家啊。”

    黑百合无奈的苦笑着,掰开了她的手,真好,这就是她选择当作‘家人’的人。眼看雷劫将至,黑百合布下了一层透明的屏障,天空上无数细小的雷劈打在结界上。碰撞之间如绽放的烟花,璀璨的星火摇曳生辉很是美丽。但雷劫怎么可能这么轻?

    不过是刚开始的试探罢了,重头戏还未上场,更何况……这是一场名为‘天诛’的审判。

    “没用的,逃去哪里都逃不掉的。阿崽,有些事情做了就不能逃避,知道吗?”黑百合难得温柔的笑了,摸了摸她的头,抚平了她的乱发。

    外面的雷来势愈来愈凶,结界隐隐有要崩溃的架势。温柔的擦去她脸上的泪水“乖乖回家等我。”不等白百合回答,一掌拍打到她肩上。白百合错愕的看着她,这实打实的一掌让她忍不住疼痛吐了一口血整个人飞出数百米外。

    黑百合问着空气里残留的香味,结界也支撑不住应声而破,无数的亮如白昼的雷打在周围的土地上炸出泥土石块留下一个个黑漆漆的大坑。

    这一条条细弱游蛇的雷结结实实的挨在黑百合的身上,不疼。却让她失去了行动的力量,无力的跌跪在地上。就连想要站起的力量都被这些雷电剥夺而走。

    她的大脑一片混乱,抬头是如流星一般闪耀的雷群。细弱的白雷停止掉落了,黑百合低下头暗暗低笑。原来……这是剥夺反抗的力量再严惩酷刑的节奏啊。

    黑百合猛然睁大双眼,明明没有心跳和呼吸的她却觉得自己呼吸困难心脏被剧烈的挤压着。是杀气,磅礴浩大的杀气。本能的颤抖着,她苦笑,还好。这幅丑陋又无能的模样没有被崽儿看到。

    一道粗如巨树的金雷霍然劈下,那一声霹雳的炸响彻云霄,炸得天震地骇。笔直的打在黑百合的天灵盖上,醍醐灌顶铺天盖地而来的痛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声嘶力竭的尖叫声千回百转如泣血嘶吼,生理性的泪水争先恐后的纷涌而出,声带受不住高分贝的运作也崩溃了。黑百合承受不住的趴倒在地,全身剧烈的颤抖着。嘴里吐出一团黑血,身上的电流噼哩哩啪啦的炸响着。

    她已经不能动了,明明只有一瞬却好似过了万年一般的折磨,第二道金雷又如期劈下。刁钻刻薄的角度打中了她的后背,身上的衣服被烧出了一个黑洞。

    她张着嘴无声的哀嚎着,血流了一地。手扣进土里,无坚不摧的意志力强撑着她一口气不晕厥过去。她好像听到了脚步声。

    朦胧的视线里出现的是那熟悉的身影,她步履蹒跚一瘸一拐的寻来了。黑百合竭力挣扎着,却只有手指能动了动。长了张嘴哽在嘴边的话语还是说不出话来,只能死死地盯着前方那模糊的人影。

    走啊。

    不要回来啊。

    我不想……给你看到这幅样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