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过分。”

    看着她陌生又熟悉的身影,听到她说了什么。黑百合下意识的扣紧了手心。

    “你骗我,完全不像你刚刚跟我保证的那样轻松。你这样子,我怎么能放心啊……”

    再抬头,聚焦越来越模糊。黑百合瞪着一双美丽的灰瞳目视前方,短短转瞬她已经看不见了。睁眼望去一片黑暗虚无,可她知道那人还在。哽了哽嗓子火辣辣的疼痛着,话语间转到了喉又无法说出。

    “我不会拖后腿的,我也想帮你啊!明明是你说的……把我当作家人了。却什么事情都不告诉我……但是看到你这个模样,我怎么能还装作若无其事的离开啊?!”

    黑百合痛苦地皱着眉头,不行。

    她想推拒白百合的好意,却不能动弹。想高声叫她走开,却不能张口诉说。不行的啊,她太弱了。连自己都无法承受的惩戒,她又怎么能承受的了那毁灭性的痛楚。

    被人温柔的怜惜的抱在怀里,能感受到她微微颤栗的身体,她的手很温暖两人十指紧扣。黑百合看不见她此刻是怎样的表情,却能感受到她的呼吸听到她的低语呢喃。

    猛地,心头一紧。又要来了。

    想要活下去,她还有好多好多事情没有做。

    比如成为大魔王,再比如带着崽儿到处作威作福,又或者再可以多收几个厉害的小弟。黑百合动了动指头,回应她的是另一只手强而有力的紧握。

    对了,她这次不是一个人独身奋战。

    和崽儿死在一起,似乎也并不是那么坏。

    起码,不那么寂寞了。

    ——

    迷雾散开,潮湿的水汽在空气里蔓延着。冷清的月光照耀着,小琳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的拿起手机。她一个下午觉几乎睡到了晚上两点。望向隔壁床才发现白百合不见了。

    难不成上厕所去了?起来围着房间看了一圈都没找到人,小琳有点慌了,连忙换好了衣服出去找人。大半夜的明星玩失踪被导演和其他人知道了对剧组影响可不好。也会让人歪想她去了哪里,跟谁在一起,做了些什么。哪怕什么都没有,却也会给人一种怠慢工作的感觉。

    发短信打电话问了好几个剧组里信得过的同事,她们都表示没有看到白百合出门了。啧,这就麻烦了。

    顺着酒店找了一圈没人,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小琳看了看不远处的山林,前几天应该刚下过雨。土地很软,有一排小小的脚印。看着鞋底防滑印花有点像小百合常穿的那个牌子。

    踌躇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上去找找看。苍天啊,这家伙做什么吃撑了跑那么远。就不怕遇到什么不干净的……啊呸呸呸……子不语神鬼怪力……

    路越来越偏僻,手机的灯光在这漆黑阴郁的森林里勉强起到了照明的作用。被黑暗笼罩,这些张牙舞爪的树枝姿态各异的植物都让小琳心里慌慌的。

    顺着脚步看了看,前面好像是个块平底,应该是到顶点了吧?白百合不会神戳戳的一个人下午出去爬山然后迷路了吧?

    小琳气喘吁吁的爬着,没吃晚饭+大晚上2点+一个爬山=人生第一次,她晃了晃手机的灯光,希望如果有人发现的话可以叫一声回应一下。

    好吧,没反应。那她就亲自上去看看吧。

    爬上了顶点,她惊叹了一下高山之下风景真美,当然因为乌漆墨黑的也只有市区那一块灯火迷离的街道闪闪发光特别美丽,这小山区一片都像个黑洞一样。一到晚上就毫不起眼。

    转身就看到不远处似乎有什么东西,她举起手机,看清是什么后惊呼一声。倒吸了一口凉气,连忙跑了过去。不远处是紧抱在一起,缩在地上已经晕厥的黑白百合。

    小琳连忙想要拍醒她白百合的脸,才发现她的脸和身体都冰冷僵硬,两人身上都是来处不明的血渍和泥泞。小琳颤抖着手打电话通知了剧组的人急救,她颤抖着声音报了地址。跪跌在地,怔怔的发呆。

    “不行,我不能这样!”小琳猛地反应过来,试图分开两人给她们做心脏复苏和人工呼吸。费力拉扯却根本分不开她们两人。

    就像亲密无间的连体婴儿一样。

    黎导效率超高,几乎是接了电话后十分钟内就找到地方了。他看到这幅惨烈的状况后,冷着一张脸大喝住身边的几个汉子“愣着做什么?!眼睛瞎了还是腿瘸了?!还不把人姑娘抬进车里送去医院!?”

    小琳浑身颤抖一副哭腔“对不起……是我没看好她,我发现她们的时候已经……没有呼吸了……这事情我要负全责……我还算什么经纪人……呜。”

    “闭嘴。要哭你先哭一会儿。先把人送去医院。快啊!你们还让我一个老头动手吗?!”在黎导渗人的目光里,几个汉子迅速的把她们抬到了车里。几人迅速上了车急忙去了附近的医院。

    黑百合醒了,在小琳来的时候就醒了。不过她没空解释。新的身体,新的力量。她需要适应,她现在不能醒来。怕控制不了力量,会忍不住杀光这里所有的人。

    因为,她饿了。

    被本能驱使的野兽才是最凶猛的。

    ——

    一路红灯飞驰到了医院,两人被大衣盖住了脸。特地走了人少偏僻的后门急忙送了提前打了电话通知的急诊室。

    红色急救灯亮起,众人抱着沉重的心情在门口等待着。小琳呆愣愣的坐在椅子上,黎导安慰性的拍了拍她的头“会没事的,好孩子。”

    小琳红了眼圈,无助的捂着脸低声抽泣。她很自责,这是她第一次做经纪人,经纪人差不多等于明星的半个爹妈的存在。她一直来做的都不是很好,却遇上了一个难得人很好的脾气也不错还很独立的明星。

    哪怕她有什么事情想的不周到,小百合自己也能完美的解决。她就持宠而娇对工作放松警惕了,对自己应该尽到的责任视若无睹。

    “爷爷,她们一定不会有事的对不对?”黎导看了一眼自己的孙女,关于他们是一家人的事情很少人知道。这也是他的决定,他叹了一口气安慰着“做好自己,不要把锅都背自己身上。”

    急救室里一片散漫,新来的护士看着这幅悠闲地模样不得大吃一惊“张医生?不是急救吗?为什么都这么闲?”

    “这里两个人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神仙也救不回来了吧。人家是大明星,总不能死的不明不白吧。这差不多就像演个过场一样的,你以后熟悉了就明白了。”张医生不耐烦的解释着,继续看着从外面带进来的杂志。

    新护士木木的点点头,想了想还是拿无菌布替她们清理干净了脸上的污渍和血块。小护士擦完脸,痴迷的看着那张漂亮的脸蛋。

    真是漂亮啊。

    没想到在这种小县城里,能遇见这种像童话里睡美人一样的大美人。

    她一定很红,是个很受欢迎的大明星吧?

    前途一片光芒又这么漂亮还那么年轻,这么早就……真是太可惜了……

    兴致大起的小护士又拿了随身的小梳子,像小时候玩芭比娃娃一样替白百合开始顺毛。整理她的衣服,拍掉污渍和灰尘,抚平衣褶。

    “谢谢。替我家的崽儿整理的这么干净,比起护士我觉得你似乎更适合做保姆呢。”

    小护士愣愣的转头,原来都在闲聊打牌的同事不知为何齐刷刷的都晕厥在地。隔壁床上,是她还没来得及去‘整理’的另一个大美人。

    大美人慵懒的侧卧着,手撑着头一副兴致盎然的看着她。血和尘土衬得她既张狂又邪气迷人,眼睛是诡异的暗红色。让她想起祖母戒指上的那颗昂贵的红宝石。

    小护士膛目结舌“啊……不用,不用谢。那个……不好意思啊……冒昧的问一下……你不是死了吗?”

    黑百合极力压制着体内的欲望,对这些鲜活美味的‘便当’她快要控几不几她急几啊。黑百合跳下了床,皱着眉打开了一包被冰冻的血袋。

    干巴巴的喝着,才缓和了一下冲动。小护士虔诚又有点害怕的看着她“那个……大仙儿……?”黑百合一愣,猖狂的笑了“我才不是那做作又自持清高的的大仙呢,要叫我大魔王。”

    黑百合一看向白百合面色就柔和了百倍,温柔的摸摸她的额头。看着一旁手足无措的小护士“人类,告诉我你的愿望。”

    小护士望着忽然正经严肃的黑百合,被那双暗红的邪瞳盯着失去了神志。她呆愣愣的,像是被人催眠了一般“需要很多钱……很多很多的钱……要给祖母治病……”

    “治病也活不了多久吧?不如让她永生,除去一身病痛。”

    “能做阿崽的奴隶,是你的运气。”

    小护士回过神来,病房里的人到处走动着。心电图嘀嘀嘀的响着,张医生不耐烦的吼着“新来的!!!拿个血包要那么久吗?!有功夫发呆病人早就死了!”

    她猛地回头,急救室里人来人往作气氛紧张。好像到了另一个错乱的时空。又像做了一场逼真的梦境,而她的手里是一袋开了封被喝了一半的血袋。

    她瞳孔紧缩,并不是梦。

    张医生的声音高吼着,他不耐烦的拉开了傻站的小护士,拿了一袋新的血包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的喊着“指望你?!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