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急救灯暗下去了。

    医生擦了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走了出来,一脸不负众望的表情。各种专业术语往外崩了一大筐,最后一句“病人没事,休息几天就好。”才是重点。

    听到了想要的结果,他们吊着的心终于松了下来。

    问好了可以看望的时间,办好手续,全都准备会酒店好好休息一番。大半夜的,这太折腾了,小琳站了一会“我留下来吧。”

    黎导皱着眉“别胡闹,都先回酒店。明天再来。”

    小琳恋恋不舍的看了医院一眼,没有亲眼看见小百合现在的情况。她心里始终不放心,无奈的还是跟着大家一起回了酒店。

    她们被转到了双人病房,小护士端着要替换的药进了房间。她觉得今天过得很魔幻,她们真的需要换药吗?到底是她脑子出问题了,还是她们真的是另一种完全不一样的生物?

    一推开门,是黑百合居高临下的冷漠脸。她一脸怒气脸红的不自然,正要出去的模样。另一个沉睡的大美人也起来了,她背对着她们。

    小护士:……怎么感觉她们刚吵完架??到底还要不要进去??会不会被打??在线等挺急的!

    “我是来换药的……不过我觉得你们应该也不需要……了……吧……?”小护士尴尬的赔笑着,黑百合不耐烦的啧了一声。

    “真是麻烦你了,大半夜的。做护士真不容易,让你见笑了。”

    小护士眼睛一亮,这个大美人是温柔派的啊!真是善解人意,总算觉得空气里的尴尬气氛少了呀,一撸起宽大的病号服的袖子,白嫩嫩的小手臂上哪里还有伤口。

    美人:……

    小护士:……

    黑百合:冷笑jpg

    气氛蜜汁尴尬,小护士冷漠脸收拾好了要换的药。一脸崩溃维持着假笑“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看来还是不用了呢。你们聊吧。我先走了。”

    夹着尾巴迅速的开溜了,走的时候还特别礼貌贴心的带上了房门。

    “你刚刚那话什么意思?”

    黑百合烦躁的点了一根烟,不愿意去解释。她这幅死鸭子嘴硬,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嗨呀,气死我了。嗨呀,太t刺激人了!

    “明明是你说我们是姐妹,你刚刚却说让我以后别再插手你的事情?”我怒瞪着黑百合,她目光飘飘。吞云吐雾的样子好不自在,一副随便你怎么说老子就是不care的屌炸天姿态。

    我气的肺疼,好一个没良心的妖怪。搞的我难得为这么纯情的姐妹情感动了一把,还抱着自我牺牲的念头去拯救这个失足的中二少女呢!

    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眯着眼看着她不在乎的模样“好啊!以后咱们谁都别管谁!谁再鸡婆谁就是脑残!”

    黑百合愣了愣,狠狠地吸了一口烟。烟雾迷离,我看不清她的表情,她哽了哽“不行。我要管你。”

    她背着我,态度却不软和。“乖乖听话就好了,别闹脾气。”

    “随便你怎么样都好了!我再也不要理你了!反正对你来说我就是个养宠物一样的东西是吧!没用又事多!还总惹人烦!”

    懒得再跟这个中二少女吵下去,真是的。搞得像个两个矫情的初中生吵架似得。翻开被子,背对她。继续睡自己的觉。

    等了一会儿。

    又等了一会儿。

    她怎么还不过来哄我……

    嘤嘤嘤……

    心好疼哦,跟好朋友吵架原来这么疼哦……

    不哄就不哄,老子真睡觉了!操!

    黑百合负气站着一边,也堵着气不理阿崽。手里的一整包烟都抽完了,也不见有人过来蹭大腿求和好。

    啧,不来就不来,拉倒。本大魔王可是万人迷,哪都有人前仆后继拜倒老娘的大腿下。等阿崽着急自己地位不保的时候就晓得自己错了。果然还是太宠着她了,这个磨人又该死的小东西。

    我一阵恶心,打了个寒颤。撸好被子继续酝酿睡意。

    僵持了一夜,我闭着眼睛。意识却越来越清醒。原来睡觉是这么难的事情吗?!我每天都在做这么困难的事情吗?!

    无奈的翻了个身,继续想着如何让自己睡着。有人钻进了被窝。一双手紧紧地搂住了我。

    黑百合蹭了蹭怀里的人,闻着她身上的香味。两人贴的更紧了,轻轻的咬着她的脖子,撒娇般的舔舐着。

    一脸霸道总裁我就是拿你这个小妖精没办法的表情“别闹了,听话。”怀里的人愣了一下,不矜持的抗拒了一会儿也顺从了。

    果然这个小妖精就是在等她哄!

    单人床顾名思义两个人睡会很小,她们紧抱在一起。是之前在家里都不曾如此亲密的距离,黑百合搂紧了怀里的人。

    眼神暗了暗,她的表情并不愉快“你不是宠物。”

    “你是我的人,不需要想其他事。”

    我听着这类似真情告白的话语,虽然其实知道不是那么回事。但是经过几个只有百合无限好的世界,我不禁开始想入非非。

    她会不会爱上我了?

    用做家人做幌子,先接近我建立不可分离感情再一举拿下?她其实早就拜倒在我的主角光环之下?

    黑百合对上她浅色的瞳孔,亮晶晶的水润润的真漂亮。这似乎是她们第一次面对面拥抱着睡觉,忍不住用手挡住了她的目光。总觉得被她盯着就说不出话来,而且这种蜜汁尴尬羞耻感是怎么回事??

    “我不会死。”言下之意就是啥糟心屁事都不需要担心,只要每天乖乖的讨本大王的欢心就足够了。某自我中心的人是这么想的。

    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中二病上线了。不愿意跟她继续争吵个是非对错高低不平,缩到她怀里闭着眼这次倒是不费力就睡着了。果然人没有了心事,想做什么就非常简单。

    黑百合不满她敷衍的态度,想要问个清楚才发现她已经睡着了。

    好吧,任性的小妖精。

    放过你。

    ————

    小护士心情沉重的推着餐车,终于还是到了。

    她最不想去的那一间病房,里面住着两个来路不明的大神,是那种惹不起也躲不起的角色。深呼吸一口气,微笑着端着餐盘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为毛明明有两张床非要缩在一起睡啊?!双胞胎都这么亲密吗?!为什么她觉得这是秀恩爱?!这满屏爆满的幸福粉泡泡是怎么回事?!

    她咳了咳,轻声的叫一声“早上好,两位。我是来送早餐的。”床上两人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其中一个刚准备下床洗漱却又被拉回了被窝里。

    小护士:……

    然后她就再也没起来过……又睡着了……呵呵呵呵呵呵……看来她们是和好了呢……

    小护士无奈的摆好餐桌,放上已经准备好的早餐。晚一点再叫她们吧,小护士这么想着。推着餐车准备离开了。

    “还没想好吗?唔……未来的小保姆?”

    听到声音,小护士木着脸回头。黑百合迷蒙着双眼抱着怀里的阿崽睡得一脸懵逼。之前霸道总裁邪魅狂狷的形象统统被这幅迷崽儿又满脸懒散的样子毁了。

    “算了算了,等我睡醒再说。”也不理莫名其妙的一脸傻逼的小护士,搂着崽儿又缩进了被子里。哄了一会儿怀里哼哼唧唧的人,又呼呼大睡起来。

    小护士:=。=||……

    蛇精病啊这是!!!没想好就不要问啊!啊摔!她特么也没想好啊!!!当然,这些话她都不敢说出口。带着一点委屈和怨气不知道何处撒,只能给不喜欢的病人送餐的时候假装忘记给他们纸巾、筷子或者是忘记给白饭。

    比如总喜欢骚扰她的那个白癜风老头,又或者那个满嘴黄段子还喜欢动手动脚骨折的大叔,之前摸过她屁股的割□□的猥琐青年。

    小琳一早就起来了,因为开车的师傅迟迟不肯起来。她只好在这偏僻的村子里找到了荒废已久的车站,还是等半小时车都不来一辆的那种车站。

    眼看快到了中午了她才姗姗来迟,急忙问好病房号,匆匆的跑到那里。一推开门是白百合一个人正在吃两人份的早餐。

    另一个跟她长相一样的大美女一脸嫌弃的坐在椅子上,看着她进食。似乎非常的嫌弃这个医院的伙食。

    小琳看到完整无缺活生生的两人,眼眶红了。猛地扑到了白百合身上“太好了,你们没事就好。不然我真的要内疚死一辈子。”

    我心下一暖,想安慰的拍拍她的背。却被小琳猛地抓住了手,她一脸怒气的瞪着我和黑百合“你们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你姐姐在这里?你们又跑到山上弄成那副样子?!知不知道……万一我要是没来找你们……说不定你们就……”

    我苦笑着“呃……我姐姐刚刚好出差在这里……?”

    小琳点点头,一脸严肃。我看了一眼漫不经心的黑百合,继续尝试性的解释了一下“她在山顶取材……我不放心去找她……然后我们就被雷劈了……?”

    小琳的表情忽然变得很魔幻很扭曲。

    我:……

    这t都是真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