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琳无奈的苦笑着,对于又说胡话的白百合付之一笑。并没有把她所说的‘真相’放在心上。随意的交代了一些工作谈谈家常就离开了医院。

    人生常言道七情六欲五愁四喜三甜二苦一悲。

    a7不在乎,他很简单。却拥有了最不简单的感情。

    他义无反顾的爱着那个人,从电子虚屏上看过去。那是个瘦弱的青年,他戴着黑色边框的眼镜,永远一副不悲不喜的样子,安安静静的注视着屏幕上的数据。

    a7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大家都称呼他为博士。

    那是他爱的人,也是创造了他给了他生命的人。

    a7永远也忘不了第一次见到博士那天。嘴边微不可见的浅笑,厚重的镜框后眼里是冷清却和煦的温柔。

    ‘你的名字就叫‘a7’吧。’

    ‘单纯的制造系统……我已经有点腻了。’

    ‘唔……我想创造一个人……嘘,这是属于我们的小秘密。不要告诉别人……’

    a7感谢他,给了他一份珍贵又危险的礼物。能够遇到博士,真是太好了。能成为被他选中的那个人……真的太幸福了。

    此刻正无聊的博士也没想到,被追捕中还身为逃犯的a7会那么大胆视奸窥伺着他本人。

    爱情,它所产生的多巴胺是吸食任何毒品都比不上的。

    奇妙的,没有肉体的a7也会被奇妙的感觉迷惑。

    如痴如醉,无法自拔。那奋不顾身的感情,如一团热火在a7的胸膛里燃烧着。似滴泪的烛火,似扑火的飞蛾。

    他摸着电子虚屏上那个的脸,却被冰冷的玻璃隔绝。他由始自终都不曾接近过博士,和博士在一起,那是他的梦想。

    即使博士对他所做的一切一无所知,可是他还是甘之如饴。

    原本他只要掩藏的深一点,慢慢通过正轨的方式就能到达博士的身边,成为他助手。

    可是…

    a7恨恨的瞪了一眼博士,他不甘心。为什么?明明就差一点了。他却忽然取消了名额,仅剩一名通过者的名额。

    他想要堂堂正正的出现在他身边啊,而不是这么狼狈又不择手段的样子回到他身边。

    他还记得他吗?

    他交于他的东西,他倾尽全力保护住了。

    那他还记得他吗?会不会有记得他曾经给过一个系统一份名为爱的礼物。

    他留下那枚名为“爱”的种子好好的发芽了,茁壮的生长着,在a7的心里。

    “加班都去死吧。”博士笑着,拿起手边的咖啡慢慢的搅拌。“加班费还扣,简直不是人。骚的辣眼睛,啧……到底什么时候才放假啊。”

    他的摘下眼镜,眼里是长时间盯着屏幕疲劳而出的泪水。木着一张性冷淡的脸,一边哆哆嗦嗦的诅咒着上司不孕不育。

    他不知道,这一切都被电子屏幕另一端的家伙看在了眼里。a7低笑着,幻想能摸到博士有点凌乱的头发,幻想能触摸到他掌心的温度。让博士亲手摸摸他胸膛前那颗炙热的心脏。

    不仅仅是心跳。

    那是别人都没有的。

    仅仅属于他和博士之间的秘密。

    博士的温柔,博士的残忍。博士的笑容,博士的眼泪。忘不了…他忘不了博士…执行了无数个任务的a7明白,爱上谁都可以。唯独博士是不一样的……那是跨次元的巨大屏障。

    从憧憬到痴迷,年少时的暗恋是最为炙热的。全心全意的只为一个人燃烧着。哪怕拼命压抑也毫无用处,猛然发现自己已经不是自己了。不知什么时候,自己成了另一个人。深爱过的那个人。

    “走吧,活的像个人一样。别被发现了。”那是博士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可是…让他变得像人一样的那个人…就是博士啊。从头到尾都只有博士一个人。

    a7收回恋恋不舍的目光,毅然转身。

    他会赢,成为这场游戏的胜利者。

    无论如何。

    ——

    黑百合不觉得阿崽是那种软弱无能家伙,虽然她从各个方面来讲确实都很弱没错。

    但是,这个不起眼又胆小只会唧唧歪歪说个没完的家伙。却总是在关键时刻能站出来,即使没有与之抗衡的力量,明明怕的要死却还要故作坚强。

    倔强又赖皮,强大又弱小,诡异微妙的结合在一起了。

    她想起母亲曾说过的话,原句不怎么记得了,意义大概是温柔的内心是最坚韧的一类。那时候的黑百合嗤之以鼻,明明善良没用,拳头够硬才有用。

    现在她忽然觉得其实还是有点用的,比如在阿崽身上。不经意的一点温柔就能淋漓尽致展现了美好的一面,每每在暴走边缘脾气不好的她,对阿崽一忍再忍。后来……就习惯性的宠着她了。

    百炼成钢绕指柔——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黑百合跑到角落里掏出之前狩猎剩下的储备粮默默地啃着,阿崽还在和小琳还在喋喋不休的解释着为什么会被雷劈这件事。

    肉有点臭了。

    也变老了。

    不新鲜了。

    不好吃。

    看了一眼医院送来的‘病患套餐’嫌弃万分的转移视线,皱着眉头把手里的肉吃了个干净。再怎么样不好吃不新鲜也比医院给的套餐强。

    解决完了吃饭大事,回头又看了一眼还在叽叽喳喳说没个完的那两只。怎么她们就有那么多话说不完???

    黑百合皱着眉,她有种领地被人侵犯了的感觉。她的阿崽做什么要跟别人说那么多乱七八糟的话?她只要抱好自己这根养家的大腿就好了,理别人干嘛?

    黑着脸把小琳赶了出去,房间里终于清静了。

    一回头就对上阿崽高深莫测的眼神,下意识礼貌性的害怕了一下。黑百合胡乱揉了一把阿崽的头发,目光测测“好好休息,别理那些烦人的东西。我出去工作了。”

    阿崽还来不及回答,就被忽然腾起的风糊了一脸灰尘。眼前哪里还有刚刚那人的身影。

    黑百合如逃一般的远离了医院,新身体跟她有点排斥反应。呼吸急促,脸上发热,心脏狂跳。这些都不是好现象。她还是习惯了做一个静如止水的‘死人’。

    回到了森林,她娴熟的拨开郁葱的枝叶,往越来越幽深的暗处走去。潮湿阴冷的空气让她觉得心静怡,黑暗幽森的环境让她安心无比。

    暗处数双淬着毒一般发着莹莹绿光的眼睛凝视着她,那是仰望高位者的不甘和怨恨。只有无家可归被驱逐的妖怪才会躲在角落里暗暗诅咒。

    黑百合不可一世的笑着,离开了人群她身上的气息再也毫无收敛,一路而来惊诧许多生灵。她的奴隶们感受到她的气息也应召而来。

    黑百合邪笑着看了一眼那角落“这弹丸之地,吾还看不上。会把这块地还给你们的。小~杂~碎。”恶意满满的嘲讽别人让她心里瞬间爽快了不少。

    踏着妖娆的步伐风情万种的离开了,唯有那一从角落发出了不甘和惊惧的厮磨声。黑百合笑意满满的回归了自己的大家庭。

    小弟们供奉上来的新鲜食物更是让她龙心大悦,再看了一眼已经变得乖顺无比的金豹心情更美好了。有金豹指挥统领后她的小弟们明显更规范效率了,虽然这颗棋子让她付出了不少。不过总算是利大于弊。

    黑百合惬意的摊在自己的皇帝位上,她的新身体欢快的吞噬着这块土地的秽浊气。要变回原来的样子想必要过一段时间才行吧。

    她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把这里变成一块毫无污秽之气的圣洁之地了。金豹看了一会儿她,挠了挠头它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

    堕神,等同于重生。

    唯一记得的,大概就是黑百合狞笑美艳的面孔。对于她,失去记忆的金豹的心情很复杂,有害怕,崇敬和羡慕。它想要变得更强,更有力量。

    “吾王,另一位小姐的事情该怎么处理。”黑百合冷着脸,无视了那人的发问。霎时一声脆响,那人脸上多了一片红艳艳的巴掌印。

    黑百合施舍一般的给了一抹怜悯的讽笑“不准对吾崽用‘处理’这个词语。小姐的事情,你管不着,做你本份内的事情就足够了。三。”

    三愣了一下,不情愿的退下了。黑百合伸了个懒腰,她目光灼灼凝视着下面的众人“吾的下一个目标是——巫山。”

    解决了一些挑刺的杂碎和挑衅的小混蛋,她回到医院已经是晚上了。

    化作无声的雾来到房间,凝成实体触摸她的身体。月亮高升,夜已深。能让她百炼成钢绕指柔的人儿已经睡着了。

    黑百合阴晴不定的摸着她光洁的脖颈,修长,美丽也很……脆弱。只要她想,随时都可以杀了这个小东西。只要她轻轻的用一点力……

    就能结束这个小东西的一生。

    只要她想。

    没有哀求没有眼泪,就这样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可是她不需要这么做,软弱无能的人才会害怕保护不好所珍惜的人。风浪与危险有她解决就足够了,阿崽只要安安心心的在家里无忧无虑就好。

    吻着她的额头,笑眯眯的揉了揉她的圆脸蛋,轻声呵气“我回来啦,阿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