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百合深处有花香 > 正文 54.我骚起来我自己都怕
    小护士忐忑的揪着衣角,她此刻紧张的心情就像是00年第一次买彩票等待开奖时的一样。天色已经暗了,今天她不用上班。

    她和那个人约好了在一家比较偏僻的车站见面,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时间应该差不多到了。她不安的抱着自己的胳膊,冷风吹的她一霎浑身鸡皮疙瘩。

    腾空而越的一团黑色浓雾。

    是那个人来了。

    那个人她今晚看起来不太一样。

    大波浪的长卷发随意的披着,绕成柔美的弧度。一双摄魂灵动的灰眸如施洛华的水晶一般,她穿着蓝色丝绒的一字肩紧身长裙,修长秀美的天鹅颈上戴着价值不菲的钻石项链。

    像个正在参加舞会的女王。

    精致妆容的她,无声的挑眉微笑都是一种威胁。

    黑百合双手抱胸,了然的看着因为脸红急忙低头掩饰的小护士。小护士凝重的看着黑百合,对上那双仿佛能看穿她灵魂的眼睛。不由得一愣。

    “你决定好了?”

    她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看到祖母的病危通知书下来的那一刻。她就决定要这么做了。未来会怎么样?她不知道,也不敢去深想。

    “当然。”

    斩钉截铁,不容怀疑。小护士眼里的迷惘逐渐消散,她目光灼灼坚定的看着黑百合。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但是大部分人们都是不愿意离开的吧。

    明明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多美好的东西,未尝试未曾知晓过的事情啊。

    “那么……你要先死一下才可以呢。可能会有点疼,我尽量温柔一点吧。”小护士膛目结舌不知所措的望着黑百合,她落落大方的站在那儿如深夜里的一颗明珠笑的美艳动人。

    小护士惶恐惊慌的退了一步“诶?”有点瘦弱的她紧抱着自己的双肩剧烈的颤抖着,空气里弥漫着的是让她难以呼吸的煞气。

    面对一步步向她走近的黑百合,她苍白着脸无助的瞪大了眼睛。再也压抑不住心灵深处的恐惧迈开了步伐就要逃。

    ‘噗哧。’

    温热腥甜的液体喷洒在小护士的脸上,她无助的看着自己满身的血,胸前忽然被什么捅穿的空洞正血液四处飞溅。艰难的回头,是黑百合恬静的笑颜,白皙纤细的手上跳跃着黑色的法印。

    金豹沉默着从树林里走了出来,利利索索的开始捡尸体。触摸到的那一刻,金豹楞了一下。软软的真温暖啊,心里有什么东西有点疼疼。

    收拾好了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小护士,金豹抬头——黑百合正笑眯眯的笑着玩着手机,不经意的撩发都充满了性感的韵味。

    钱包被丢到了他的手里,金豹疑惑的歪着头。黑百合笑的无奈“去买点吃的,阿崽说想吃点宵夜。你看到有什么就都买一点,别让别人发现你是妖怪了。”

    “是,王。”金豹摸着手里的钱包,再抬眼黑百合已经走了。金豹戳了戳小护士的脸蛋,还是很软,可是已经变冷了。尾巴不安的甩着,他觉得胸口那个地方有点闷闷的。

    很奇怪的感觉,不会是生病了吧?呃……他会生病吗?

    小护士痛苦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奇怪的少年捂着胸口。她不可置信的跳了起来,看着自己完好无损的胸膛久久不能回神。连续抹了好几把才反应了过来,对上了那个少年打量的目光。

    金色……的瞳孔?!

    尾巴?!

    好吧,这个弟弟看起来也是非人类啊。小护士抖了抖干巴巴的苦笑着“诶……你好。那个……我有一个小小的问题,我还活着吗?现在是我在做梦还是真的呀?”

    “你已经死了。”

    小护士愣了愣,苦笑着。果然……小护士看着金豹不安的问着“我已经不是人类了吧?”金豹想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那我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事情吗?呃……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小玉,是个护士。”金豹对上小玉亮晶晶的眼睛,深思了一会儿还是回答了她的问题“金豹。”

    “那我叫你小金吧,你等等我。别让我一个人走夜路!那位小姐去哪里了?虽然听说是照顾小孩,不过我也不知道她家到底在哪里……怎么照顾她家小孩啊……?”

    金豹:……要不要告诉她真相?不,还是算了吧。

    “先完成任务,等会就带你去小姐家。对了,宵夜是个什么东西?”看着一本正经发问的金豹,小玉不厚道的笑了“我陪你去吧~这个样子去到外面会被警察当作神经病抓起来的。”

    金豹恍然大悟的看着小玉,乖巧的点点头。一时间对着她明朗的笑颜久久无言。

    ————

    糟糕了,我好像快死了。

    我现在用的这个身体好像快死掉了。尸魇这种大反派的身体不是应该很强才对吗?然鹅……我什么都没做一直浑水摸鱼的这个状态身体反而快崩了?

    我和二十一相望无言。

    手臂上和胸口的位置透过皮肤呈现出来的暗红色到暗紫红色斑痕,这些斑痕开始是云雾状、条块状,最后逐渐形成片状,我以为是什么过敏了。

    可是,这个身体早就死了……一个僵尸说什么过敏。明明就是起尸斑了。这个可不是什么好征兆,二十一透过扫描也只能干巴巴的说能量很低逐渐减少什么的。并清楚到底是为什么。我想,应该是停留在这个世界的时间差不多要到了。

    粉胖子蹭了蹭我‘没事的,反正任务进度都差不多了!加油么么哒!反派是万能不死的!’无奈的苦笑着,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我在做梦。

    奇怪感觉,明知道是梦境却不能醒来。站在一望无际的黑□□域里,我看到了我来到这个世界里攻略过的人物。那是我离开以后的后续了,白发苍苍的若离坐在皇位上眼里常含泪水。她的手里是一缕断发,我疑惑,她在怀念谁?

    性格扭曲的boss终于铁树开花知道喜欢别人了吗?这可是好事,不过好像没修炼成成果。也是,一旦成为帝王,便是选择了孤独。

    以前那个抖的姐姐,她领养了个女儿。软萌软萌的大眼睛白皮肤乖巧文静的模样倒是跟我之前那个身体有点像。总体也算生活愉快,至于另外一个短头发的……也是攻略目标的妹子。我不太记得她了。到了年龄听从家里安排结婚生子,也算平淡幸福。

    挺好,没耽误人家。希望那时候着急离开世界的‘意外死亡’没给她们造成心理阴影。

    卧槽,大黑二黑有一腿。这两威猛壮汉怎么就搞基了呢?说弯就弯的世界,我想不明白。

    卧槽,老三跟黑社会大佬跑了。啊摔,这个臭小子怎么跟那些搞到一块去了。

    两个哥哥都结婚生子了,妈妈看起来憔悴了许多。但总算笑容常在,真好。看到以前的家人总是份外的怀念。

    这只是一个游戏,但这段时日子真的让我挺开心的,大部分吧。虽然有些坑爹的bug确实是让人无语。我觉得回忆录也差不多了,该醒过来了。

    ……

    这t怎么醒不过来???

    我惊慌的看着这个梦境,不对劲。不是梦,我被不知道什么人关起来了。黑色的屏障上流动着不仔细看就不能发现的禁咒。是封印。

    一旦察觉到是被人为关起来了,我开始觉得暴躁万分。时间流逝变得如此的缓慢,黑百合到底什么时候能回家?她能不能第一时间就发现我的异常?二十一呢?它又在干什么?

    我颓然的看着周围一片漆黑,空间有点晃动不稳,恍惚间我好像听到二十一紧张着急的喊声。

    “小姐。”

    我回头,是一个挺熟悉的女人。

    对了,是之前大魔王随手抓的那个屁事不顶用还逃跑了的保镖。对于她的逃跑我根本懒得多想,反正一开始她就是大魔王随手塞给我的拖油瓶。我又不喜欢勉强别人,摆着个臭脸还得我伺候她的保镖跑了就跑了吧。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好吧,我好像懂了这是怎么回事了。这局面指不定就是我当时一时心软造成的,果然反派不好当。

    “之前那个妖怪的禁制花了我不少时间解决,这么久才来见你。我想跟你谈谈,你和那个妖怪毕竟不是一条路的人。你……不想伤害人类对吗?”

    我抬头,是欧文娜佛光普照普渡终生一脸祥和的圣母脸。她眉头紧锁着许多哀愁,眼里是我看不懂的期翼光芒。

    我点点头,没别的意思。就想看看圣母是怎么给人洗脑的,我这种乡下来的土丫头没见过圣母。只见欧文娜一脸欣喜若狂,哪有之前冰山美人不可抗拒的模样。

    “我之所以肯定你是朋友,是因为你的气息和身体都很纯净。你变得这么虚弱很大一部分都是因为没有进食。人类的食物对你伤害很大,再者我要道个歉。”

    “我在你身上留了点东西,没想到它会失控。吸走了你那么多的生命力。不过没关系,反正一时半会儿死不了。只要你答应跟我们结盟,我可以把它拿下来,再告诉你修炼续命的方法。”

    我看着她势在必得的笑容,觉得很刺眼。她是不是把我当成智障了?这套路浅显的小学生都不会信,是什么让她这么蜜汁自信的活到了现在?

    面对我的沉默,欧文娜有点着急了,看来她挺赶时间的啊。“我不想伤害你,真的。那个妖怪她疯了!她想毁了这一切!那会是一个没有人类全是妖魔鬼怪肆意横行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