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屎。你有病吧?”

    “脑残一般我不建议回去治疗,我的建议都是请自刎,况且你这说的冠冕堂皇的,那么多打酱油划水的小妖怪你们不也是看都不看就顺手杀了么。况且一直以来我家的大魔王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啊!”

    我看着欧文娜阴沉的脸,笑了“即使我不曾行凶,并不代表我会帮你的呀~而且倘若我傻乎乎的帮你杀光了所有的妖怪,那么——下一个死的妖怪就是我了吧?”

    “你的节气,并不宽容。我可没自信能在你的手里活下去。”

    欧文娜急切的想要解释什么,被我推拒了。我望着她娇俏的面容,不知该苦笑还是该嘲讽“别试图骗我。妖怪对谎言太敏感了,从刚才到现在你的杀气一直都在。别骗自己了,你从未把我当成过朋友。只是当作一个可利用的怪物而已。”

    气氛很尴尬,她青着脸说了声抱歉匆匆消失了。

    又剩下我一个人了。

    妈蛋。

    而且黑百合才不会杀光人类呢,那家伙只想称王称霸哪有她说的那么邪魅狂狷炫酷吊炸天。呸,被害妄想症是病要治的。

    金豹冷漠的站在门口的一旁,小玉抱着一袋子的吃食躲在他背后瑟瑟发抖。黑百合的杀气弥漫四周。像被人紧扼住了喉头,小玉双腿控制不住的打颤。

    黑百合转眼看了一下还陷入熟睡的阿崽,她挑了挑眉,露出一抹笑,“渣滓而已。一不小心就被虫子钻了空隙。真是……大意了。”

    怜爱的摸了摸崽的脸蛋,即使一肚子火气面对阿崽‘嗖’的一下全熄灭了。看着崽身上斑驳的尸斑,她阴恻恻的咬牙“挑食的坏孩子,我这就去杀了那群渣子。回来再好好管教你。”

    彷徨恍惚森林幽处。孤灯野火一点明烁。摇曳起伏恍若夜幕。心中焦作,更甚忧愁。

    欧文娜震撼无措的站在祠堂,看着那人的背影久久不能回神。

    地上躺着的都是她的家人师兄姐妹弟子,空落落的词棠了无生息。黑百合转身,居高临下的狞笑着,美艳的面孔也缓和不了她扑面而来的威慑杀肃之气。

    “有那么多的方式能惹怒我。”

    黑百合缓缓地走到了她的身边,扭曲的面孔笑的疯狂,捏着欧文娜的下巴猛地拉进了距离。一双嗜血的红瞳嘲笑着她的弱小“……偏偏要选最危险的那一种方式。”

    松手,欧文娜的下巴一片斑驳的青紫,她忍住了疼痛不发出叫声,嘴里一片腥甜。她倔强的瞪着黑百合“嘶——是你先逼我们的!至于另外那一只妖怪,呵。只怪她不该生为妖魔。”

    黑百合怒瞪着她猛地掐住了脖颈,她已经快到忍耐的极限了“我不想杀光这里所有的人,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无论如何最后你都有借口会找上门来找茬不是么,装什么正义?就你们家清廉公正为铲妖除魔在所不惜,就这做作的模样真让我想吐。”

    欧文娜脸色青紫,缺氧让她挣扎着手舞足蹈却毫无办法。欧文娜嘲讽笑着“随……便你……怎么说!反正……只有我能让……她醒过来!”

    黑百合面无表情的松开了手,看着欧文娜趴在地上苟延残喘的模样心中冷笑。她随手拽起了一个老头,逼近了欧文娜“这是你爷爷吧?不解开法印,我十分钟杀掉这里一个人怎么样?”

    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欧文娜的脸,扫过了她颤抖的嘴唇,黑百合笑的深沉“我也不想这样的……为什么呢?”

    “为什么……你们一直要逼我呢?”

    瞳孔紧缩,是黑百合杀气满满的苦笑。欧文娜颤抖着尾音“我……我……解开了你能不伤害他们吗?”

    黑百合释然一笑,温柔的替她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灰尘“当然,我喜欢听话的乖孩子。”欧文娜松了一口气,看了一眼一地陷入昏迷的家人们。她觉得心中五味杂谈不知如何是好。

    弹指之间她便随黑百合去了百里之外,欧文娜恍惚的看着房子里几人,都是新面孔。小玉勤勤恳恳的端着已经热好的手帕递给了黑百合擦手。

    阿崽已经被小玉收拾的干干净净在床上睡的十分香甜,除去她已经覆满全身的尸斑很碍眼,一切都很美好。

    小玉的外婆有点轻微的老年痴呆,对自己忽然身体健康感到非常的神奇,兴致盎然的抱着老白出去跳广场舞了。

    欧文娜低垂着眼眸,对着她的耳朵吹了一口气,一只细小的金色蠕虫爬了出来。圆鼓鼓的样子看起来生活的非常好。黑百合阴恻恻的瞪着那只小虫子,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欧文娜手里抢了过来。

    一爪子捏爆在手心。

    小玉见势不妙立马递了块新的擦手帕,欧文娜错愕的瞪着黑百合“那是法灵啊!我的天你居然!那可是……”

    在黑百合杀气弥漫的注视下欧文娜没声了,她不愿意再和这个该死的女人说一个字了。打了个响指把欧文娜丢回了老家。她再多呆一分钟,黑百合都怕忍不住毁约碎尸万段了那个女人。

    她狩猎的目标多为男人,无一不是臭名昭著无恶不作的坏东西。大概是因为她死的惨烈才会对这种类型的猎物特别偏爱吧。

    黑百合怜惜的摸着阿崽的额头,这个挑食的坏孩子。

    “变得这么丑,我不会嫌弃你的……放心吧。”黑百合从怀里掏出了几包从医院顺走的血袋,趁着阿崽昏迷捏着嘴就往里头灌。

    身体的本能驱使着她,尽管她本人现在没有醒,身体却早就苏醒了。恶狠狠的嘬着血袋没一会儿就喝了个干净干净。黑百合懵逼的看着那几袋500l的大血袋。

    不怀好意的眯着眼睛邪笑起来,从怀里掏了几块碎肉丢给了小玉。头也不回的喊着“等会剁成泥端过来。”

    好像发现了解决阿崽挑食问题的方法。

    如意料之中的一样,几盘肉泥哗哗下肚不带一点含糊的,哪有她平日里拼命抗拒倔强着不肯吃的模样。嘴上喊着不要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嘛。

    确认阿崽再也吃不下去了,黑百合捏着她干瘪瘪的小手玩来玩去。思绪却乱成一团乱麻,阿崽真的好弱。而且很不安全,随便抓个路人当劳力的坏习惯要改改了。

    那个女人这一刀好死不死戳中的正是她的死穴,所幸这人未结大仇而且还算是个性子柔软的人。这一刀轻戳的不致命。如若是别人——她就要给阿崽收尸了。

    她还需要个信得过的保镖,仅仅是保姆还不够。目光看向在一旁和小玉玩着悠悠球的金豹,她犹豫了。金豹很好用,但是当作看护员的保镖太浪费才能了。

    三,信不过。那只嗜魂鬼才想除掉阿崽,虽然被打发去了别的地方。但那家伙心野的很,指不定那一天还是会打着为她好的名义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来。他是一把好用忠心却不怎么听话的双刃刀。

    说到底还是可用的人太少了。思来想去除去金豹竟然没有别的能选择的人了,这让她很不高兴。堂堂鬼王怎么可以小弟这么少。出门是会被人笑话的。

    黑百合为难的皱着眉头,看着满脸红红白白的阿崽,心又疼了起来。阿崽气息纯净的就跟人畜无害的小鸡儿似得,这幅身体的力量也被那该死的虫子吸的干干净净。单靠着身体的强大勉强维持了生命。

    这般脆弱的不堪一击。

    要想办法整些好东西给阿崽补补身体才行。有什么是大补的东西呢……

    她想不出来,她对修炼这一片的知识一片空白。越来越强大的她全是靠本能走到今天,对于拼命压抑自己天性的阿崽她束手无策也无可奈何。

    叹了一口气,正准备转身离开,才发现被阿崽拉住了衣摆。这家伙现在神志不清的耿直的不希望黑百合的举动取悦了她。要是平时阿崽也这么主动坦诚就好了。

    然后……她发现人家根本就不是舍不得她离开。

    因为她身上的散出来魔气很吸引阿崽,黑百合散溢出来的魔气都被她吸收了个干净。她现在完完全全把黑百合当作猎物了。

    黑百合:……真奇妙啊……小东西这是要狩猎她了?

    不知在想什么的黑百合看着死活不肯撒手的阿崽,这家伙是要吃定她了?无奈扶额,掀开被窝也钻了进去。抱着阿崽平时收敛起来的气息全放。

    果不其然,那家伙吸收的更快更多了,魔气快速被吞噬着。

    黑百合苍白了脸颊,有种分分钟就要被掏空的不妙感。看到阿崽身上的尸斑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了,那张红光满面的脸咯咯咯咯咯咯的笑的十分满足。

    算了。

    还是先喂饱阿崽再说吧。